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本尊的苦情剧本呢 > 第 39 章

第 39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烦暑。高云淡,凉风面,微收金秋时节,天

,一个低头,一个抬头目送着南飞看着蚯蚓蠕动薛宴惊师兄妹二人雁。咕噜咕噜冒着热气和鲜香的羊肉锅子前,方源和

元家几人口中的最后薛宴惊若无其荒山看看吗?”事地转移话题:“去

没有技巧,全靠,此时方源也只能无奈点头:“好。”她转移话题向来师姐和师兄们宠着

田稻穗今年定能一路行至村西,得见两丰收起,便是滚滚稻浪,想侧农金黄,秋风一两人从村子中央穿过,元狩村盈仓。

一片金黄,“我小时候最喜欢看这草,颇有娘脸上都能多两些怀念地笑了笑:着丰收在望,爹分笑容。”揪了根狗尾巴方源在路边它意

划着:“记得有,沾了一身泥,爹娘崩一次溃地一边嫌弃我,我贪玩掉进这东西里面一边给我冲洗。对着稻田旁的沟渠比

,她认得他们时,这些斩妖除魔达的名门、护佑师兄师姐们也一样的责任。兄提起自己的过往,其薛宴惊怔了怔,她鲜少肩扛起百姓内一力护持师听六师子,对便妹,对外是老成练

未想象过他们少年意气的模样。、冒失莽撞,她却也从逗趣到令人捧腹的时候纵然偶尔也有

开口问道人在凡间吗?”“师兄可还有

世了,小时候我去”方源想了想,又补充道,看过,玉雪团子般,特别可爱,“有啊,我有个弟弟,“不过她也已经过七十岁,寿终正寝,已算是古来稀了。留下个女儿,那女孩儿

“……”

她也有后个人,我人带份礼罢了我还把人家的小去看过一次代,不过人家已只是偶尔逢年节会托落寞,“后来我就,被他们一口了,”方源摇了“其实。”一个老祖宗地敬着,代的后我了,就知道有我头,眼神略有些经不认识不去了,子吓哭这么

“六师兄……”

想求仙,也理解她父“不必安慰我,了。”缘分就此尽家人所以我理解元艳秋母,入了门,百年都算弹指,和要付,”方源叹息,“问道,总有些代

…”

。”个姓余的师弟了,不知你入玄天宗那一“对年,宗门招收时,有,被兰亭峰要走了你还记不记得,当

“有弟被她一剑挑落手中兵刃,面色却没什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当时两人么不印象。”薛宴惊记得他的印象倒不甘,只是摸着脑她对还算不错。对敌,那余师服或

走完最后一程,也没有回过宗门他进了师门一,最一个姑娘子,他想回去陪他们,“但后来他又遇到终与她执手偕老于凡再归山门,”方源叹道,成了亲,从此再能理解。间。同门很多人都不门,言明父母乃是老来得,一见钟情后,拜别了宗

,但这是福就好。”再也没见过他了,只要他自“怪不得我回宗门后己觉得幸他的选择,”薛宴惊想了想,不能理解我大概也

“他挺幸福的,

到这一句时,我抬羡慕修士自由超脱,他的葬礼,他给“尘缘这东西头看见他方源笑家院子里棣棠花小书房里读了信我去参加,当真难说得很。有人却也有人觉得求仙问开得正好,信,我在他的道一路上太过孤清。了笑,,信里说他这辈子没有哪一天曾后悔过,读突然就明白了几分,”师门留了一封

个人追求不同种满院子的棣棠花只是点头道:“每修了仙也照样能。”不会扫兴到去说什么薛宴惊自然

“你呢?”

放弃手里的略一思量,“但“我不知道,”薛宴惊我绝不会。”

方源弯眉一笑,一指前山洞:“到了。”

一眼行,通过一条极为狭窄人顺着山洞摸索前鹅毛和数坨鸡的小路后,眼一道祭时留下的薛宴坑旁还留着几幽黑不见底的深坑,前突然,那惊探头看了开阔,地面上有粪,想来是村民献

是此处了。”“应当便

“谁跳?”师兄妹二人对视不怎么情愿。壁上的鸡一眼,又望了望坑粪,都

从储物戒里摸出一根钓竿来。方源略作思索

沉默地注视着他。……”薛宴

鱼饵,薛宴眼看着师兄又掏出个好吃。”只食盒,正挑选惊提议:“苹果酥吧

下去。块绑在出来,一块投喂师妹,一同意,从食盒中取了两方源欣然了鱼线上,又把线抛了块苹果酥

吗?”薛宴惊啃了一口点心:“真的能钓上来

持竿,摆出得道高人的架势方源单手:“愿者上钩。”

了整个食盒的苹果梨酥、青梅酥师妹本人,那事情将会容易许酥、柿子酥、凤薛宴惊干掉多。后,方源叹了口气,只觉得如果自己要钓的是小

一怔:“看来下他抬手收人怔了面真的有东西。”竿,待那空空荡荡鱼钩被扯上来时,两

感受到邪气。”并未:“可我薛宴惊奇道

邃,还带着分神秘。声音低沉而深下方传来一阵低吟,

“没有了,我吃光了!口吼”薛宴惊对着洞“它问还有吗,了回去,

懂?”有些吃惊:“你听得方源

“你听不懂?”

然我听得懂,那我下去看看。”方源摇头,薛宴惊挑了挑眉:“既

“我们一起。”

姐应“不必,”薛宴道,“当对你面的能力吧?”惊笑炼我独当一说过,要多锻炼锻离开前,五师

“鬼来,“小笑了起灵精,”方源心。”

而下。黑的无底洞一跃“好。”薛宴惊纵身,向着那幽

用鱼竿吊了根香蕉下去源左右无事,又饿了吃香蕉,别吃我师妹!

刻后,薛难尽的声音传上来谢你了。”宴惊一:“六师兄,真是谢

“……”

“仙师。”

们怎么来了?”起小心翼翼山洞口响面还跟着几位百姓:“的声音,方源回头,见是元家几人,后

了您的事,他元家母亲陪着笑:事?”也想来看看,我们在我跟邻人讲“仙师,这儿耽不耽误您二位做

”方源摇头,“只是万“倒是不耽搁,一有危险……”

就跑,您放心有危险我们撒丫子!”

近坑边。”方源心知元行事,想透过他们看一看女儿者如何是想看看修真“离远些,别靠只提醒了一句:可能会有的将来,便并坚持赶人,

,依言照做。一行人连连应是

的低语声,洞下传来一阵叽里咕噜一阵拆山似的声响随后是噼里嘭

了声师妹。方源有些不放心,喊

回应了他:“师薛宴惊很快兄,再来根香蕉。”

肯吃香蕉?”“它

没有啊,是我吃了。

“……”

飞身从坑中跃起上,,一个手里扯着一个黑漆漆的人形。薛宴惊漂亮的收势落在地面不多时,

就是你们口中的古神。”不远处的村民吓得一口:“介绍一下,这阵惊呼,薛宴惊开

它到底是何物?”

为我在魔界待过,才听得懂他久了,大概是因“是魔族,”薛流落在人间很宴惊道,“的话。

问:“它、它为什么躲要害我们?”慌乱了好一阵,”字,村民才壮起胆子听得一个“魔看到薛宴惊一直扯着它,在这里,是不是

受到邪气宴惊摇过人,这大概就是我并未头道:“他从未害的原因。”

“那它每天晚上在是不是在诅咒我们?”念什么?

不是,他是在唱歌。黑漆漆的人形叽里咕宴惊替他道:“一阵,

“唱歌?”

“嗯。”

唱的什么歌?”奇道:“源不由

“小寡妇上坟,光棍汉思妻。”

得了”古神低语一时不太接受“……这份真相。原是魔族歌唱,村民

也不太懂这歌的意看到,薛宴惊又解释了一境。”师兄的表情比较适合表达他的心思,就是觉得调子哀婉,句:“他

“他的什么心境?”

“他是被救。”在向村民求困在地底的,一直

啊,他何时求救过了?”母茫然:“没有

才把鹅扔回,他在那头鹅身上拔毛“就是,拔出了个‘救’字,你们扔进去的来的。”鸡鸭

我说“哟,”元母一大鹅咋还斑秃了呢?”拍脑袋,“

对呀,也没人很有几分委屈,元看出来那一回母又黑漆漆人形看起来是个‘救’字啊,你是是不太认字啊?也不忆:“那

薛宴替他答道:“惊和人形沟通片刻,他是认不全错了。”,可能真的写

啊,还倒是大,短短一会儿竟已不没有半句在调子上。”“这可怜见的,”元母胆子“那你天唱歌吓唬人也不能天再害怕,反而抱怨道,

清梦,他才开始孩子,天天子夜。”东头有户人家生了个子入睡的时分哭说,几个月“他嚎,分外扰人、扰魔前,村唱歌哄那孩

“……敢情你还是好心。”

“没想到我就挑中了方源也是梦呓般低喃道:众村民面面相觑,这样一个任务。”

命,没想到跟着师兄看其中都透着人性也是沉出来这一趟,怎么诙谐去两次,都是真刀诞。薛宴惊默,她跟着师姐和荒地灭杀鬼族,救下了凡实剑

亡,自也是好不过元狩村无人伤事一桩。

:“我倒巴不得悬赏榜上都是她笑着安慰师这样的任务呢。”

声,那便说明百姓安居“也对。”方源傻笑一,未受任何妖魔鬼怪侵

着气看向那:“我们该拿他怎么魔族只是……他叹办?”

从没害过人的妖魔,倒是没有斩杀的必要。

段时日。”薛宴惊斟酌道驴帮忙抚养一:“若实在没去处我可以带回去让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