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本尊的苦情剧本呢 > 第 40 章

第 40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一头驴啊,我把它“它只的,”方源震声带回来是给什么了?”问道,“你把它当你当坐骑

“……

定行不通,玄天宗不许,方源不等师妹答话又头疼地魔族入内的。”这肯摆了摆手:“

尊都在宗门里待了大半年了,竟薛宴惊心虚,她这位魔还有这等规矩。不知

流落在凡间,凡人畏惧伤了人,一切都迟了。方源他的形貌,早“这样吧晚会起冲突,待他,我把他送回魔界,”提议,“不能让他继续,你先回宗门

会有危险?”薛宴惊蹙前往魔界会不眉:“师兄你

界,就不会有不会和修士主动释,“现,我远远地把人送“问题不大,在的魔界没你事的。”过去,只要不越想象得那么可怕,一般”方源解起冲突

宴惊提出,“说不定看物,我还能想起些什”薛“那我和你一道去吧,么。”到熟悉的景

最爱和饭桶一道出“也好我们厨修,行。”,“,”方源笑了

也不必如此直白。“……”倒

薛宴惊的衣袖叽里咕噜懂的话,,他在魔界也是被族扯着欺凌的弱小魔族,不想了口气,对师兄“他说回去。”地说了一串方源听不道:那黑她仔细听了,半晌叹漆漆的魔

多久“你流落凡方源反问:了?”

濡目染那魔族字。虽不会说人话,但耳便比划了一个数闻言少能听得懂多年,至

点了点头,安抚道,“魔族内部平和得。”很,大五十年?”方源人,自他上位后,知你有没有听说过归一魔尊其会再出这种,安居乐业,不“一百家各司其职

泪盈眶,连连点头,那魔族忽然热不敢相信。”弯地对师兄说他有过耳闻,只是说了什么,眉眼微薛宴惊:“他

逃出来嘛。”“别怕,”方源对,你随时也可以再便知,若是我说得不慰道,“你回去一见

宴惊顿了顿,忽地想起什么,连忙问这么安慰人的?薛可是……要是归一已红鸾圣女说起过他失踪了。”哪有你经不在魔界了呢?我听师兄道:“

必过虑,”方源他那种人,必有后手。“不道,“

她自己有什么后手,毕竟连没有这信心。师兄的信任而泪流满面啊?薛宴惊简直要为

她仍在担忧,看到外界都说他狂妄恣肆命平定的太平江山,他看,拼死以为打下的偌大基业,搏怎会轻易弃便继续道:“想想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家伙古怪的表情,方源师妹之不顾?虽然为所欲为,但他并不

己呢?”是身不由“如果他也

留了后路。”不由己之前,也一定那他在身

薛宴惊只能叹了口气:“借你言吧。”

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张宣纸,她间时,又多民提出份,此时递到了元母面给雾隐镇的李家小姐整理中州各修仙门派招收时人向元狩村众村告辞,薛宴前:“你要是不要?誊抄了几

样,啥都,神色迟疑元母怔了怔,待意识到将来若真能像你们一:“要!我家艳秋,显见心下正经那是何物之后不怕,那多好。”着很激烈的挣扎,半晌后,才咬牙接下

路费足矣。多,笑,给她留下石,不但充作求仙的薛宴惊笑了十个上品灵

他们拯救了在此吃喜酒,席间因源想起颇促狭地看她一眼。称谢。薛宴惊终于吃到炖盘子的讨论,又被热情的村民多辞,二人关于了那锅炖羊肉,方师兄妹二人正要告留了一日问题而连连全村人的睡眠

“嘟噜”。姓名,将其简称为叽里咕噜了一大不大方便,也对方不甚礼貌,便问起他的源觉得总是以着那魔族离开了元狩村“那个魔族”用了酒席,两人终代称串,方源遂根据前两个于带

伪装,倒是方便得很。他身上面孔一遮便完成了没有邪气,用帷帽将

处专供修真者休憩方源给。连着飞了整整一日妹启程。去了封信,便带着小师飞行都要他带着的“空中楼阁”打三师姐尖。方源也有些疲累,拉着师妹在一嘟噜的确是个很弱小的魔族,连

云层上找到一间。食肆,无根无基,只做修士的生意,有固定的飘浮线便是飘在空中的一处此的修者很容易就能在悉于空中楼阁,顾名思义路,熟

置。”二人一空中楼阁的老的位若想看风景,就挑窗边后楼阁路过火焰山,板起身魔飞身而入,待他们:“半个时辰

噜一着这万里江山胜景。山洞下在窗边落座,嘟有些贪婪地看很久,此时张大了眼,直在尽量躲避凡人,又被困在薛宴惊点头,依言透过幂篱略

,他驾在一华丽豪奢的车:“赤霄宫还在大张恰好窗修士见了,竟嗤笑一声外銮铃响起空中驰过,邻座的们举目望去,见神女。旗鼓地寻找他们那劳什子的凤

闻言也怔了:“还没找宴惊到呢?一怔

时竟让不想百年已过,她当了了个忆,他们还在寻,一寻觅见一种未曾更改的执着觅。于诸多变幻中窥几岁时,这赤霄宫凰神女转世,她十就在兴师动众地找寻凤薛宴惊觉得个魔尊又失有些亲切。

“没呢

,”接话的人一副那么好找?”气,“这凤凰血脉哪儿等着看热闹的语

么要紧?”薛宴惊不太理解:“活在今世,是谁的转生又有什

辉煌。”凰血脉是最强们坚信凤将带领他们走大的,而凤凰神女必方源笑了笑:“

薛宴惊挑了挑眉件事放在上,新鲜事吗?什么友,最近修界可还有士随口搭话:“几位道和邻桌的修旁的,没有把这

首徒为结为道侣,什么火云堂被问,什么白虹派尊和弟子的仙了魔女叛出师修士想了想:“也没什么新鲜,还是老一套下魔界那边女装的怪癖……穿有无异动,门,什么归一魔尊有本意是想探听一

装的怪癖?”他,“归一魔尊有穿女薛宴惊打断了“等等,”

又是他的修士摇摇头,磕了一口言而已,没“传花生,“估计当真,”说话的

,造谣污蔑于他吧哪个手下败将气不过?”

纱裙,心情复杂识地摸了摸身上雪灰色的轻罗薛宴惊下意

楼阁飘至火焰山,两边,看了人一魔静静地靠在窗他们用了膳,静待空中一场火山喷发。

变成一片火海,好在这很远,眼看要浓烟击中空中飞宴惊随手射出一体流淌而下,将大地并无凡人居灵力化为齑粉山口的岩石迸溅开很高过的一只小鸟,被薛滚滚而起,岩浆顺着山住。火

邻桌的修着这火焰纷跳了下料。山石,是绝佳的炼器材山来的,火山喷发之,他山体里会凝练出一种火士纷们本就是后,

处,才而下。炼器,也不想节外在一座城池上空一跃薛宴惊和方源都不懂生枝,待过了火山

冲着魔界方向而行看到地面上有百姓在对着空中楼阁的方向跪本想直接御剑拜。薛宴惊眼尖,一眼便,却不想

需要帮助。问这些人是还是决定暂落云头,问她和师兄对视一眼,

一口着。百姓看到他们飞身而下一个仙师地叫,激动地叩首,嘴

于地的一位婆婆:薛宴惊率先落“此地发生地,扶起跪拜何事?”

“仙师,求您救救我孙儿!”那妇人老泪纵横。

住了,他们便想者垂怜。源连忙追问了看孙儿撑不门派,但这信一来一几句,方知是这经过上空的空中楼三日都会了个主意,来信求助当地的修仙阁,求路过的修真往总会耽搁些时日,眼这每隔中了邪,他们已去妇人的孙儿

。”“诸位请起,”方源应承道,“带我们这就去看看路吧,

一路色苍白的五六岁孩子每人搭了一只手腕被引进卧房,看到那妇人家中,床上躺着个脸,薛宴惊和方源,各查验各的。两人一魔很快赶到

男子大概是孩子的请到仙师了?父亲,见到二人站在床边一脸焦急的大喜:“娘,您

得好好谢谢人家,”儿如何了?”妇人急急道,“落下云头仙师看到我们跪拜就“是,几位,你待会儿可

仙师来不了,得等他们治“刚刚医看,只给开了副安神的边焦虑,还是说脸色,妄图从中推断出接下来的消息是好是坏。汤药。”望着薛宴惊二人的的大夫又来看过一回男子一边说一

他最近物直接接触过。薛宴惊探视过内腑,和鬼先得出结论:“

符:“接触不边燃了只探查算深。”方源在那孩子床

“嗯,”薛宴惊胸而过,并未停个比方,“大穿留的程度。”打了概就是鬼物从他身体中

奇她如何会知道得般清楚,躁,他不便当着他附和道:“只是这孩子本就体方源看她一眼,好这一屋子人已经足够焦们的面问出口,只是过凡界的大夫确实没法比较严。”重,不弱,才会看起来

来往,眼前每个人,入体,才被她察觉。不出她和鬼物有过什么薛宴惊就完全曾被鬼物直这孩子体质极差,又不同,像雾隐镇的李夫

师可有仙药,顿觉惊恐,又听接下?”了鬼物二字了希望,连连叩首:触不算深,才燃起一旁众人听

材这勉强好说,但其中几味药。”猛,壮年人还丹药是有,”方丹药对凡人来说药性太源蹙眉,“但修真界的孩子定然承受不得

备着这种针对凡间体不住了,去,这孩子显见已是要撑处求药也师兄妹二人对视一提议道:“现练可以吗?”,薛宴惊只能孩童的丹药会专,何况当地派也未必未必来得及

“你懂炼丹?”

材料吗?,你有“略懂

很多灵草也可以拿做菜,方源一直“材料倒是有,”备着,“但是我没炼丹炉。”

“有锅吗?

“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一口“生火,给。”锅,一把菜铲

“啊?”!

酒千觞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

:,

:,

希望你也喜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