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本尊的苦情剧本呢 > 第 38 章

第 38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四人在此过得上中秋集一连持分外愉快,当续了三日,一行蓬莱岛是浮生偷得三日闲。

听,才知那群人是蓬一群人追着摊贩。一个小贩从空中贩卖违禁物的莱岛岛上过,在周围一打离岛时,她们看到有呼啸而执事,抓的是在

宴惊拍卖大光明地在、畏罪潜逃岛连助人毁尸灭迹什么东西能算场里叫价,又有的法宝都能正得上违禁?挑了挑眉,这蓬莱

他小贩凑过近年修界有传闻力。”来鬼鬼祟祟地给她,取出来吸收知几位道友听没听过,解惑,“不说,人体内的金丹了能增强自身功是卖金丹的,”一旁其

“他从哪“那只是传闻而已,又没人真正验证过,儿搞到的”方源皱眉,金丹?”

他没杀人,就是偶然遇见了同归于尽么来的呢?这口子决“他说的一伙人,才动了歪心贩撇了撇嘴思,”说话的小夷道,“管他怎不能开!”

不能开。”说得对,这口子决薛宴惊颔首:“道友

口子一开,修真要沦为弱肉强食界迟早正如几十年的人间地狱。前的采补之法,

?就不能靠自己老歪门邪道老实实地修炼?”暴躁:“修真界怎燕回很有些么动不动就搞出一些

晌,见蓬莱岛执事捕,才摇了摇头收回已经将那小贩按倒逮四人仰首注视半视线。

与责任中去了。过了这三日,她们又要回到自己的生活

——

玄天宗。

薛宴惊回到自己的大袋子的豆饼作己的思念拿出小院,先之情,并对灵驴表达了自为不带它出门的补偿

蒜苗新开出的去看窗台扭,亲昵地用大脑袋蹭了蹭她,又叼住并未与她闹别朵。她的衣袖鉴于她这次出门时间尚且表现良好,灵驴细小白色花

会开花。薛宴知蒜苗居然也惊怔了怔:“我竟不

一簇花朵,也散发亲手抚养出什么香气,但毕竟过的,就像做出了起一阵细微的成就般,让她心下泛悦。的很小是她那是拥挤在一起某种

感激,它很得意,对它表达了呃地嚎了一嗓子。揉了揉灵驴的耳朵地啊呃啊

至于沙捕猎了,宴惊是出门没有灵驴聪满载而归蟒就很好哄了,它明,误以为见她果然带了食物,非常崇敬她

龙殿精源带着小师妹出任让冷于姝去休息,由方回玄天宗就直奔潜务,他一说好了下一次任务要挑细选起来。

第二天一早,就带着精心挑拣宴惊的小院。出的任务出现在薛

,展开信件细看,“语之声,以“古神的低语?”为献祭,古神益鹅鸭掷诸山洞,以怒,村民遂议以酣眠一夜的人尝闻古神夜半低人祀。”元狩村里薛宴惊伸了个懒腰

,站起身来,“去祭祀。”她唰地合上信件真的这就走一趟吧,”拿人免得去得晚了,村民“我们

方源点头:“正有此意。”

二人与师姐打了声招呼,御剑从四

了元狩村所在。]◆『来[].看明峰出发,不过章节』,便到◆[最新章节.完整几个时辰

,敲开院门,一中年他们寻到寄信的人家陌生人?”妇人狐疑地看着两个“你们找谁

“元艳秋。薛宴惊提起信件落款的名字:

“找我闺女?”妇人打量了二人一么人?”番,“你们是什

源拿出腰行公务。”子,执牌给她看:“玄天宗弟

,妇人态度恭敬了,又把丈夫去喊女儿回来雷贯耳“仙师?”玄天二人请进来,在中州都如几分,连忙打发宗仁义之名在整个围裙上抹了抹手水,“一,端上了茶粗茶,请仙师勿要嫌弃

此,是想问问方源道了声谢:“我等来村中古神一事。”

二人细细讲了来龙去脉,给妇人连连点头

方掐是隔壁村的故意闹乎是从地底下传古神低语声传遍全村,后来才发到子夜时分,便事,很是和对了几场架,现这月前起,每不懂的话语,村民一开始还以为念着他们听大概从几个出来的。声响似

着直教人咒语似的,听对于这种声响,心里害怕。”妇人描述的原话是:“像在念什么

来呢?”“后

扔了出来,古神的声音定然通往地底,有个山洞,特别深,以骂了一伙好生到底,”妇人道,“大,反倒是激怒了古神。出主意前有人拴着绳家都认为那山洞山上顿。”了几只鸡鸭鹅,算作祭静下来,但没什么用当晚,鸡鸭鹅都被“村西祀,想让古神安也愈发愤怒了有个荒山,子下去探过,都探不。我们吓得不行,把乱就往里头扔的家

又是怎“以人作祀么回事?”

“啥以人作祀?”妇人愣了愣。

“就是用人命来祭祀古神。”

连摆手,“没有的事,绝无此“什么?”妇人连!”

姑娘的信里提起过,”方源蹙眉,“元艳秋

人在何处?”

头了,你们玄天不可私下妄事先找玄,妇人不停喊冤:一副怀疑她已经拿女吓唬她,这都什么年每逢年节就敲锣打鼓地动,我们可都记宗的人眼看仙师脸色不太好,着呢!”我们有“那死丫头!我就是吓唬儿去做了祭品的架势天宗,从上空飞过,告诉

惊二人行了一一阵脚步声,不多时,钗布裙的门来,对薛宴院外匆匆传来礼:“见过仙师。”年轻女子进得

“你就是元艳秋?”

“正是。”

“这封信是怎么回事?”

家,就让村里人拿给你神,动,,她吓唬我再不嫁人成我去祭祀古尴尬:“对不住,们寄了信。元艳秋看起来有些是我和娘闹别扭我一时

判断。她到底是不是寄信的元本人,都要待他们观师兄妹二人对视一眼,她所言是真是假,甚至信,并未全艳秋察打听一番后再做方源与薛宴惊

知无不言言二人并出来,只是又追问了几心表露神情况,元家人自是无不尽。未将疑

位仙师,”待状况后,两人了解“两艳秋又小心问

道,“你?”觉得那古神究竟是什么

一类假,“兴许就是妖魔哪有真正的神明?”方“人间的吧?扮来糊弄乡里百姓源想了想

人,说我们村子妇人有些担忧:“底下的就是一位古神那万一是真的呢?之前有个过路的游方道。”

算是真正的神明,色道:“宴惊正祀。”也不能以人为

头:“我知道,我们鬼怪可以驱逐,但真没我就是问问,万一那古打算搞人祭,妇人神要害人怎么办?分?”神明是不是该敬着几

那就与妖怪无异惊安抚道,“。”,”薛宴魔鬼“神明若要食人害人,……更对付的妖魔鬼怪罢了就只是

,下道理。神明怎这种论调,一时怔住……”意识想反驳几人第一次听到能与妖魔等同,却又觉得她说得似乎也有

“万一真的有神明要食人,”薛宴惊斩钉截铁道,“那就诛神。

方源给小师妹竖了个拇指:“志向!”

时有些出神。望着薛宴惊,一元艳秋捧着脸,怔怔地

到子夜时分,等着听一语。不到有用的线索,就留山洞探查一番,若找听那“古神”很快提出告辞,准去村里询问一圈,再去究竟是如何低师兄妹二人

两人分头行动,一个往东,一个往西。

人,逢人便说后,村头大爷瓜子都被他骗去一半。任的面孔,一片,不过半个时辰兜里的又笑脸迎张比较容易令人信方源天生就长了一人很快打成自己是来探亲的,和村里

,他正在和村,后面还围着一里大宴惊找到他他接下来该走哪一步爷们下六博棋群人指指点点,提点

他一边下棋,一边和人聊天,莫说元艳出来。情况了,连她亲秋的爹小时候喜欢光屁股在河里捞鱼的事都套了

棋,败见到给了对面的大爷。佯装不敌,几步输掉这盘小师妹,他才

好眼前跎年岁,不如就安妹塞了一把瓜子到近前,方源先给师入仙门者千,“我稳地过追求一个缥缈的目标蹉误会母觉得凡人能中无一,与其爹娘一直挺疼这个女元艳秋一家应当没什么人祭一事想必是个安稳打听过了,她和爹娘的日子。”盾在于,她想去修仙的矛,而元家父,”走都说,元儿,问题,村民

来的瓜子,随口磕了起来,:“也是方源又掏出一小把炒栗大爷给我的,要不那边的薛宴惊接过师兄递过要?”

子里逛了一圈,并未察觉到什么肉,“我在村邪气。”子外壳,小心地剥出果“要,”薛宴惊捏碎栗

?”“再陪我走一圈

“好。

头家里,道走着,路过村东,便随口与师妹闲聊道村东头王二丫院子里用大锅方源和薛宴惊一亲了户人家正在:“炖肉,想必这就是,明日村里开席。”听说她要成看到

“你奇道。打听么?”薛宴惊这些做什

“是起,他们打听的,”方源笑道,还邀请我明日去吃酒。村头大爷们主动提“不是我

“……”薛宴惊忽然驻足,细看向那口大炖

些还通的羊肉,其形嗅香啊。不过真的好其味,旋即松了口人肉的惊方源险气:“这炖的就悚事件,连忙观是普以为这是遇到了铁锅炖

瓷盘,他“但是锅里还盘子,”薛宴惊认真炖着两只分析,“凡人可不吃招待哪一族的?们炖盘子是用

“……师妹啊。”

“嗯?”

识,“那是扣在肉子,”方源痛心不吃干净的石头也是一样疾首地给小师妹补充常上,把大块的羊肉!”。真的,哪个族他们也压进汤里,“哪个族也不吃盘方便入味的,换成

“……”薛宴惊羞愧地低下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