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本尊的苦情剧本呢 > 第 17 章

第 17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轻轻能装进储物戒,她拿你怎么办呢?”薛宴惊“我该活物不里。掂了掂手里的蛋只能一直抱在怀

一个图案,待那图案起来。薛宴惊走在金芒,在空中飘浮在后面亦步亦前面,它就轻柔地引向蛇蛋,片刻后,蛋壳上通体泛才将略作思索,这绘制成功的漂浮灵并指引灵气在空中绘趋地跟着飘逸散开淡淡金光,她

放心地回头看它一眼,意地摸了摸蛋壳发现它跟得很紧,才满角处,薛宴惊都不每每绕过拐

足,一旁的石壁上刻着它的名字“切玉又在一柄利剑前驻—既成形而若水,遂切再度”—前行了约半个时辰,薛宴惊玉以如泥。

与她退密室洞开,有人从里沧流。面踏了出来,一竟是月前刚刚婚的平沙落雁楼少主沈正欣赏时,佩弯刀,白衣,腰

一闪,似是给什了个照面眼与薛宴惊打……也微一怔:“薛师妹?你么人发了个讯号,抬他手里光芒来寻剑?”,微

“是。”

他面现迟疑:“你……莫这柄切玉剑?”非也看中了

要摇头,没有受伤?”你出来了!有由远而近:“沈师兄,随意看看,薛宴惊只是听到一阵略剑不可的意思,正显急躁的脚步声倒也没有非此

见其人,先闻其声,几位修士很快出现在还有一个薛向沈沧流,满眼的关低下头去。宴惊,才面色切,见到此间石室门口,其中青衣微红,那一位女修正看

笑着应道。“我没事,不必挂心。”沈沧流

,倒是真心实意薛宴惊注意到他看向这青衣女子的便猜出了女修的身份,立时

妹、王师弟,这位是沧流此时也两方介绍:“这几妹、赵师开口给位是琼华山庄的李师姑娘。”玄天宗的薛

的巨蛋份,只是,那赵姓姑娘还?”被青衣女修有可以摸吗士大概是没反薛宴惊的身应过来些不好意思地扯了回去。,原本那几位修上前一步问了一句:“两方各自见了礼好奇地盯着她身后飘浮

眼神注视着她,又抱拳我欠你,只是不过沈沧流用道:“对不住了,薛师歉意又愧疚的剑不能让给你。”妹,我知但抵……独这切玉

!”薛宴惊“啊娘恍然大悟地轻呼一的衣袖。声,还扯了扯青衣女子听到姓赵的姑

提出告辞,“我本也不是冲着切玉剑来的。无妨,”薛宴惊

沈沧流又种了然的眼神很大度不予种明知你在嘴硬但是我“我明白。”看她,那拆穿的神态。用退婚那日那是一

这厮的眼神着实有些欠又在脑海薛宴惊实在不明白他程,只觉得里给她补充了什么奇怪的心路历揍。

叫住她,“除了切要离开,沈沧流却又忙。”“薛师妹,”她转身剑,我都可以帮玉,你看中剑冢中哪一

:“沈师兄,当着我师剑吧。”?有这工夫,不如修撇了撇嘴寻一柄好那姓王的帮我姐的面,你这样合适吗

帮忙取剑的,你好手:“李师姐好脚的人?”伤了,沈赵姓姑娘嗤,也要人帮,丢不丢师兄才他一声是受

嘴。得连连摇头看起来十分摆手,示意两人赶快被暗讽的薛宴惊尚不好意思,急未如何,倒是青衣姑

了笑,“我自己可以。”“不必,”薛宴惊笑

过要……”必逞强,”沈沧流眼退婚那日,我本就承诺“薛师妹,你其实……不神歉疚,“

切玉剑,你出手吧薛宴惊实在不想听沈沧流翻这些旧账,。”唰地一声,我决定了,我就要长剑出鞘,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

剑修而言手中剑来解决。,似乎什么事都可以用

何况她正想试试对战实在是个好机会。自己的实力,与沈沧流这个化神期

他又啰里啰嗦提以防惊一剑刺出,让他不得不动手去挡什么歉疚什么过往,薛

强上许多立刻看出了门道:“你到底是化神武门少主,弯刀与期,比之前的仙长剑一触即分,沈沧流突破了?”

薛宴惊颔首。

与你战一场。”“好!”“那我就沈沧流认真了些,

位退后些,又在石室门布了一道透明结界。他先示意琼华山庄的几

兄,我……”沈师薛宴惊开口:“

沈沧流回师妹她之伤,我前……如此。”担心打起来波及到她对上前独我不是故意在你薛宴惊的眼神,恍然大悟,不知是否误忙解释:“李吃醋,连鸠时受了对尸以为她在拈酸头,

,虽然这并不影看着别人外?”的爱情也觉得挺美好的欠揍的事实得自己颗蛋也送到结界:“我是想问,能宴惊笑了笑,她不记仍然什么人,不过否把我带来的这有爱过响沈沧流

门的人做了什么,蛇蛋,薛宴惊难免有些不放心。上已有裂纹不知仙武

…当然。沈沧流会错了意,讪讪点头:“…

将蛇蛋暂时安置好,宴惊轻弹剑刃:“请。

“请。”

流两个刀架住她的剑。柄圆月弯刀在手中挽了薛宴惊长剑平推,沈沧空中花,于半

还有空一声铮鸣。观战的青衣姑娘看的,次攻上,刀剑这个时候相撞,发出挽刀花摆姿势,薛宴惊心下好笑,知道他是摆给那

,很有些潇洒飘逸之感沧流做了榜”,沈取“君子温“三界刀绕在身侧沧流正”的名号,式,大开大合,但沈进,两柄弯美男如玉”之意。还曾性,也难怪这些年在修刀法其实是极刚猛的招平沙落雁楼祖传列前十。好事者搞了个界闯出了个“如玉郎有些,倒是极具,少了两分杀意观赏

过榜首乃是归一魔英俊潇洒一些郎,竟被一个魔头夺无数了魁首,实下。,凭实力分出个高着我修界一场决斗的大好儿在丢脸,尊的事实,令甚至还有人叫男与归一魔尊来嚷着要榜上众美修者大为不服,喊

众少侠去送死。怀好意,纯属是在怂恿榜上不过这种言论普遍被大家认为是不

潇不俊不俊逸。薛宴惊不动作如十几岁时一般,非常潇洒、招式知这些奇,只觉注重闻轶事,过了几招后得沈沧流还是

实是有些实力。此时刺了过去。的“东篱把,至少他确,又是一招自创不过他自然比仙武门侧身避过薛宴惊的进攻少主要强得多”向她当胸

这并不是杀招,他是打算及时收手逼她认输便罢的。

得不承认这一招确实好上挑,要看,但一种招松,转身又是一剑式的观赏性实在不挑飞他手中弯刀。连薛宴惊都不该多于实用,她躲得轻

出。她越战越进入状态剑意倾泻而,磅礴

不小的断,也给沈沧流造成了单剑对双刀,似是色也逐渐凝重起,神有些吃亏,但她未阻碍。他不再轻敌持剑的左手捏着法决不

影刀光,不断响声。一时间石起刺耳的刀剑撞击洞内剑

“沈师兄,我有至正酣时一个问题。”战,薛宴惊突然开口。

:“对不住,我现在只沈沧流怔了怔,眼神有些躲闪爱李师妹一人。”

惊无奈,“你也知我不是要道,我失去了百年问这个,”薛“……是否仍豪富如昔?这百年间,平沙落雁楼的记忆,敢问,

是略有些祖产罢沈沧流谦虚道:“当着几个姑娘的面,了,薛师妹你问这个做什么?”

听出他只是谦虚,方巨,嘴上改为传音:“你要作不停薛宴惊自然富,心下由衷到开输了。”平沙落雁楼仍是一心,手上地为他感

“什么?不可能!”

,过了是他眼光太差,她已经判断对方,是她判断薛宴惊有些惊讶第三十招时而沈沧流却看不出来要输,有误,

不出,保证滴水不漏,教你;三万上品灵石,我配合你做倪。”琼华山庄的道友丝毫看两上品灵石,败在你刀下我们停战,切玉剑让给她继续传音道:“一万

他随身出来一是切玉剑确二是这笔灵石对平沙就可以拿得成了上品,实值这个价落雁楼少明,不过是几千中品薛宴惊当初敲诈宋,余下的是沈沧流面子的附加价值,灵石,如今换主而言不算伤筋动骨,

“不需要但他只是哼了一声:

“我的提有效。”议随时

了下来。薛宴惊纵身跃起躲脚借他的弯刀,顺势还在他力,又于半空中一剑肩上踩了一

下来的力道,而是选沈沧流仰滚躲开了攻击范围。寒劈却莫一个翻了惧意,没有正面去双刀去抵御,那一瞬间挡那直贯心下头盖首,只见一片雪亮光名生脸而来,本想

和强大一些的对手对连热身都算不上。仙武门,果然是要得到状态,刚刚杀,才能找下满意薛宴惊心二人,实在是

,又由她一剑散去了霜微,映着碧色,中幽石洞光微剑气凝了霜

都练过,连沈沧流都对她用的不过是玄天宗最开,越打下去越生出一了又变。直至鬓边一基本的剑法,不但有些招式缕发丝被削断但不知为何种无力感,后,他的神色变这套剑法颇有了解,他就是躲不玄天宗每个弟子

不然这的就不只是头发。他情知是对方留了手,剑划

“怎么可能?”

笑,“沈师兄的确很有惊展颜一头?”“怎么不可能?”薛法会上出尽风天分,可惜少了几分苦练之功,这可是仍然在各大试些年

己的魔界生在台上打给旁人其实多多少少都有点表度,会点到为止,实战好,试法会这种站远比不过薛演的意味观的事情,对战双方,会比较在意风沧流生在豪富人,沈没有那么经验上她甚至看出了对方家,父母将他保护得很的问题活,但想来平和所在宴惊——她虽不记得自

还是嘴硬了一句杀了种天才而言难受。的不足大。对于这他还要概比“我只是……没用杀招。”沈沧流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承认自己

帮她取剑的样子烦是烦了点,是三万的?他啰啰嗦嗦要惊毕竟不恨沈沧流,不得坏人也一样,”薛宴,她自认又不是什的魔头,“选一万的还但始终算么杀人如“我

了神,半晌才传音问道怎么做到的?你的舞动,但人已经出境界…手下弯刀仍然在沈沧流:“你是…”

笑了笑,看向洞输不要紧,只,”薛宴惊口的方向,“在我面前认上不止你一个天是……”“别忘了世

琼华要和你战至最后没有说下去,半晌叹了看向口气,你毕竟……”沈沧流也对,是我看轻你了,。”山庄三人,“如果此处无人,我定

至最后,她想要那万两灵石。薛宴惊不语,比起和他还是更

出让她配合认输这种事流毕竟些脸面,干不“选一万的,停手吧,”沈沧,“不过,我也并非不还是要会苦,来日我们再战!”

亮的剑花。“行。”薛宴惊收剑还鞘,挽了个比他还要漂

“……”

,姓赵的口快:“怎么惊心直琼华落下风啊?”看过来,青衣女姑娘对着薛宴去关山庄三人好奇地心沈沧流看起来没停了,你

她摇了摇头:“累了,不打了。”

这……两人一个看地沈沧,琼华猜到了什么,那王姓娘都有些惊异很差呢,结果个望天一人都以为她实力山庄三人看着流低着头不说话,沈师兄说要帮她取他不大会掩饰男修和赵地看向薛宴惊,原本沈沧流尴尬。大概是很挫败。剑,两,不敢再出声,生怕

了什么,逗得他轻笑有爱了起来,两人视线黏在得他看只有青衣女修凑误以为那是爱意罢了。这姑娘的眼神和当到沈沧流身边说一起,薛宴惊旁观,觉是喜欢和她一起闯荡不同,他当初大概也没秘境,过她,只年看自己完全

一万灵石账。告我两清辞。”欠我任何东惊想了想,给他传音薛宴,出去后记得去,就不要再提了,你经过…哦,对了,除了那西,过去的已:“我再说一遍,你不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