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本尊的苦情剧本呢 > 第 16 章

第 16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薛宴惊起身缩了,不知是否域,,再次踏出安全区子平静地对的错一下。,这一次兔子似乎手提剑,与

符,不需思索,无符精,信手拈即引爆,爆开一室的惊披着光雷球时,她将那灵芒,犹如击电奔准地向雷球砸星,一个引雷灵去,两者一往无前地冲了上去。两指在空中绘了在兔子再次吐出空中相撞,随电闪雷光,薛宴需回她左手并来,

见雷球已无法抵挡她,很开抗,左手而出,那道雷光铸天雷地网同时发动着,魔兽艰难地与之再度被动用似的,在道墙壁再了数月后,似乎兔子再度故技重施,仍有余裕,瞬就将它电得灰飞烟大能量感灭了。本对体内的那股强在她的用力下,一无阻碍般平滑向前推进转而又加了力道,她到陌生,但它沉寸寸向兔子的方向压挤滞涩。那她手下运转如风,毫无,没有给兔子备,右手抬剑与雷光相任何躲避的机会,,薛宴惊早有准心终于平推成的墙壁,抗衡,却不想薛宴惊

题。她又是什么实力,真的是化神期,那连她己都无法解答这个问薛宴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如果这兔

后所守护的石门也缓缓打开。魔兽消失,它身

薛宴惊心下有太多疑问,这么,她修炼上究竟发生了什她能轻易杀死一只化神期魔兽是何人……什么功法,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如果百年间自己身的是,那能够把她伤至重创失忆的又

会是归一魔尊吗?

解答她这些疑问,薛宴惊也只能暂且按捺,踏但眼下无人可出了石门。

截然不同一柄剑。她看着左右两侧的指引她去向最适合的那,薛宴惊进入了剑冢到略显朴实,每以进入万剑宫壮丽巍峨的风格简单石室无门,似乎每个人,这里与整的石室内,兽后,秘境会过的狭窄回廊许多宝剑都出现在眼前,莫非是秘境又成?都可吗?为什么这柄剑都安然摆诸多石室,顺着仅容一人通失灵了不放在一间不甚规眨了眨眼,不是说打败

斥她,却也与她没有什乎都不排有宝剑的软剑,她几下,它们看,也看不出到底哪一柄适的共鸣合自己,试着拿起那都逐一相起来,对经过的所刚猛的利刃,亦有可其间有凌厉么特别薛宴惊干脆在剑冢里闲屈之如如此,些剑比划了

凛,其赫赫威名她幼时一直以为这柄剑已然静待下一任有缘人送回剑冢的,让它蜒向石室是空的,石室内的石壁上刻着了这样一把名便曾听闻,外界得浪费地逐一阅览。,免有兴趣的刻字,才知这是前人取走。有些平生志,薛随着剑里面的剑大概已被宴惊漫步行来,饶乃是环形,蜿主下葬了,上,有不少剑冢中的于其中一间石室中,枕着一柄名剑长回廊薛宴惊驻足细看石壁上剑主的剑主过世前托人帮忙

已铸来几千秋。三尺青锋,古剑寒黯黯,不知薛宴惊看着匣中

可惜还是鸣。的共凛不排斥她,却也与她她握在手中试了试,没有什么特别与之前相同,长

正的有缘人吧。放回匣中,长凛去等待真如此,还是让薛宴惊将它小心地

于这种无私的传承,的。她一向是钦佩对着石壁行了一礼,

自的挑战在这里盘桓了约两个时这一路行来,没有碰前行,玄天宗魔兽搏斗弟子想必都已经开始了他们各有人影出现。辰,薛宴惊才看到前方也正在密室中与任何一个。其他门,她上其中派大概薛宴惊继续

一人通过,她人让路几人似乎些什么,狭窄回廊仅容但那了等,想等他正驻足们结束对话后再请几争论貌地等

不算仙,你们不服我,表哥耳中:“行,我知道得呢?”但女子带着薄怒的声音正传进了她的武门的正经主子,你

仙武门?

了,成姨您就放心去吧她取多给厌男声:“表妹喜欢这柄剑,就再的安全。”一柄好胁过她的讨,有我在,足以保护随即响起的是那

开启的声音,大概是那步声和密室随即薛宴惊听到脚人妥协了。

走去,此前遇,听到声音,齐齐回身看她。到过的一男一女正抱臂,径自向前待着在石壁边,颇为悠闲地等她不再等待

那杀了王女子先喝道:“是师兄的贱人!

神一亮,“这是你?”男是冤家路窄子也认出她来,眼了。”

边看到了此彼此,”薛宴惊目光扫过,在女子脚这是……”那颗巨型蛇蛋,““彼

音未落,她自己已然反应过来:“你要带它回去做灵宠。

并不稀奇。念,她们此前一起亲眼这样的威力引来贪见证了沙蟒之威,

?”地看她一眼:“是又如女子很得意

并不适沙蟒性情平和,其实合战斗。”

见识的小门小派一个将死之人操心了。”就不劳你灵宠的法门,,我们自有调|教些没“仙武门可不是某

言大概也不是什么新鲜的评价。”的,不过这“够无耻对你们而

整个人倒竖,男修站在薛宴惊面前,将这条们站得稍高些,投下的女子柳眉阴影把薛宴惊上的,他是蜿蜒向笼罩其中羊肠小道堵得严严实实。回廊

开。”:“让费唇舌薛宴惊不想与二人多

得了吗?”女修略带嘲讽:“你以为你还走地笑了起来

也笑了都去代你们杀魔兽取剑笑,看向了?,你们身边那些忠心耿“这真的是二人,“对了了,”薛宴惊我仅有的让步耿的护卫呢?

看她:“我身为仙武男修颇多取几柄剑,轮换着用,有什么门少主,不过是倨傲地问题?”

下人去拿,也不知你们真是走得一个不剩了。倒好,自己丝毫不肯涉让手算取走其中一柄,将其,看中哪一柄就手下竟被派。”薛宴惊每柄剑贪的都可以拿起,也只打一共余的留给后来人,这两个人是选中了多少,险,在剑冢中逛一圈

,轻连命一起留下来吧。”挡住了她面去,若不肯,那就“你手里这柄看起来也这柄剑,我就放你薛宴惊的下巴,“前的路留下佻地用剑尖去挑不错,”男修

“就凭你?”

她杀害王师里算一算色微微阴沉女修也叫兄的账好下来,,那就在这好歹!表哥男修脸嚷道:“不识

就怪你自己撞到了我们手里!”了过去:“本想出去后手便是一剑向薛宴惊刺男修颔首,抬决你的,要怪

惊尚不送上门来,顿觉十找人试剑,就有人清楚体内力量到底有何威力,正想薛宴分欣慰。

流光一闪,三风。青色尺长剑,剑出如她手

手中兵刃。,立时弹开了男修幽暗秋水的石廊中仿佛落下一泓

恻,“怪不得如灭灭的灵光映的笑容显得有些阴恻。”此嚣张“算是有两下子,在男修脸上,让他”石廊中明明

薛宴惊希望我能对你说开他的攻势:“轻而易举地再次挡同样的话。”

剑,想使出寸劲男修实力瞬间,骤一抖,绕上薛宴惊里这柄剑倒是有平平,手不及防下将剑脱她手中兵刃相触那一柔可刚,与令她猝些名堂,可手。化成软剑

有变招,一力剑尖仍直冲他面门而去万法,宴惊却没

燃烧符掷出,这无声无息地向薛宴作响,簌簌落在地上男修手手一出,空用左手捏了个来不及回撤,就轻轻一点,有什么东西反应极快么东西立时被烧得噼啪惊扑去,她,右手剑中有指在剑柄

正派?”议地看着眼前首,有些不可思一眼地上的毒虫尸薛宴惊扫了男子:“名门

发展了吗?如的记忆,有些今的名门弟子已经跟不上如今天下情势是她失去了百年始在剑柄中空处藏匿毒虫偷袭敌手了吗?

虫无声无息地扑咬是要枉死在他剑若非她眼神好些,岂不在这种幽暗之处,毒

却不慌不忙,见碧笑,左手上一道的那一刻炫技一般用,恰在堪堪要刺到心而正挡璀璨光幕绽开,早不在了薛宴惊的剑尖之色长剑又直冲自己眉开晚不开来,仍是轻蔑一前。修招式接连被化解,这防御法宝

脸上,薛宴惊的受到一阵彻骨的剑没有触及他,剑上寒整个人笼罩,他感霜。森寒,鼻意却已然将他至已经凝了一片冰尖上甚但他的笑意很快凝固在

得及转变为恐惧。他脸上的轻蔑还没来

是他的防了对面的光,这共同对敌,女地盯着,竟透过他后男子身后不远处,穿。修一直颇具信心地等在宴惊的御法宝开得太晚被剑气洞上的洞看到愣愣,只挡住了薛的“,女子怔了怔,只听不再动作了什么东西,女修“表哥?”这种狭窄意识到得轻微身,眉心却已的地方反而不便两人噗嗤”一声,背对着她的男修后脑上似乎喷出此时见他忽然

她脑海中的最后一个念头了,好霸道的剑气……这因为那道穿颅而过的而是直直射入了她的头颅。剑气并没有消散,

倒了下去,薛宴,她这一次见两人都么表情出剑就是要杀人的。惊没什

概就此轻易。唯一让她惊讶的,大是二人死得如

们的境界,我好。”推断一下自己的实力想起了什诉我你,能不能先别死,告么,又俯身摇晃但她突然了他们一下:“等等

伙,可惜二人份嚣的实力实在匹配不上这但两人已经不不讨厌嚣张的家宴惊叹了口气,她张的程度。能再给她任何回应,薛其实并

抱了起来。向那颗人的尸首,正要离开,却又回身驻足望她迈过二蛇蛋,迟疑片刻,将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