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本尊的苦情剧本呢 > 第 18 章

第 18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薛宴惊抱上蛇的石室,又故玉剑所在着自己。技重施,让它飘浮在空中跟蛋,离开了切

在她身后慢慢飘浮一蹭,才随蛇蛋似乎很喜欢她似蹭了分开,此的,刚刚被迫和她时凑过来在她身边

壳:“你的同族能够收养你也不知秘境里还有没有宴惊摸了摸它的。”

来那条雄蟒也是凶多吉少了。它既流落到仙武门手里,想

路大摇大门主和表姑娘的真凶人撞见,立刻猜出她是杀了少然不怕被仙武门的摆带着蛇蛋前进,浑她一

把所有能拿的剑都卷的那一柄,究竟是说这片刻,她有些搞不懂秘境的意思,不给她指薛宴惊仍然在每一走,秘些剑都适合她,还是都境又会。自己若真的不会阻止她。引最适合她不适合她柄剑前驻足

冲了上去。复行半个积极地到前方有刀兵之声,便给道防御符,猜时辰,她听到前路可能有架打,蛇蛋施加了一

传出声响的石室无二致,里面两俱是狠厉,剑一路行不可开交,眼神所见到的其他石室别个修者正与她斗得剑都是杀招。

似的服色上来看冢中几千柄利剑,却得头破血知他薛宴惊对剑招人的招式出自流。这一柄争同源,从他们相门,剑不过片刻便看出二非常敏锐,为何要单单为,应当正是同

上的红色剑,剑身上有她的视线落在剑匣眼中,竟似在蛊惑她如血的红色纹路,宝石光芒一闪薛宴惊看过去的一间,剑柄立刻抬手去拿起这柄,这光彩映在她玩似的。上,里面着一柄略显妖异的长剑观赏

头,也立刻这样去做了个念她脑海中生出这

乎因着这份得逞剑似进了储物戒。,有些得意地红光大盛宴惊一把合上剑匣,随手扔那柄下一刻,却被薛

若是这长剑有灵,大概要气得大给瞎子看”了。一声“媚眼抛

她收起长剑的那一刻作,动她。斗的二人却突然停了动,正在死齐整地拧过脖子看向

,一时竟脖颈,被这又一齐死死地将她盯着步一步两个人不转向她逼近,薛宴惊霎,只扭诡异眼神盯得有些悚然。

的,薛宴惊早从二人比下去。他们的后颈,用可惜始终是不会变个对斗中判断他们出砰的一过刺来兵刃,顺势落何惊悚,实力撞,力一眼神再如声闷脑门撞击,发响,身子直挺挺地倒了打不过自己,干脆纵身一跃,躲在两人身后,揪住二人

暂且安全后,薛,似乎是想夸奖她宴惊才对不远着她飘了一小圈了招手,后者飘到她厉害似的。处的蛇蛋身边,又稍显雀跃地绕

红色纹路让她莫名想起哪里有问题,只是薛宴惊摸了摸壳,权作安抚,她的气息前几日夜间见到的血月。剑身的能感觉到长剑不对,却又说不出究竟

了石壁,却没她在这里守着两人醒来,一边仔细察看有得到任何可用的线索。

蛋便飘到她手口蜜汁玫瑰芋她从储同门投喂的食物。点心,才咬了一物戒里掏出一些被在觊觎她手里的,看起,蛇

已经离开秘境了。”过待你破壳时,等你破壳了才能吃呢薛宴惊笑了笑我大概,“不

她直打转。馋的蛇她解决了蛋围着份糖糜乳糕,芋头,又掏出一

薛宴惊不免好奇:“的裂缝嗅到香气的吗?你是透过蛋壳上

并不能回答她。惜蛇

点心时,地在薛宴惊拿出第于悠悠醒转。上的二人终五种

呼出声“好痛!”其中一人刚刚恢复知觉,便痛

脑门好痛,怎么们解释,大概是你二人对砍时伤到了哪头道:“是啊,回事?”里,又听另一人揉着额薛宴惊正想开口对

她闭上了嘴。

看全身,又急连忙察刚刚的记忆回笼白,惊两人对视,随着受伤。疑不定,,都是面色发急询问对方是否

通过姓名,又向她道清无大惊施礼道谢,互相自镇定,互相搀扶好在除了身子虚弱些碍,他们强起身,向救了人,二人倒是并的薛宴了来龙去脉。

门师兄弟,原来二人是执,争执剑宫后也,不料看到这柄越演越烈,最终演化为死斗。剑后,竟起了争地一道寻剑情甚笃,进了有说有笑

方。”二人言谈间不由后怕:谁都没能砍死对们实力相差不大,还好我

受的最重的伤竟被蛊惑一遭,在咱们脑,谁成想是这位姑娘为了救人庆幸道:“是啊。”一人也上留下的呢

“……”

劲:“蛊惑神智肃穆清正,不该有如剑修圣地,一向最是宫乃子,此时自然也已反应邪物。”过来是这剑不对的邪宝我们也曾人不是傻听闻,不过万剑

己当心薛宴惊有宝。”我会将剑冢中所剑都排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查一遍,你们自

忙!”两人忙道:“我们也来帮

“不必了一你们又被蛊惑了,,”薛宴惊我还得分神先收拾。”推拒,“万

“…可是你一个人排查,要是被蛊惑了也没个照应。”

,但显然她失我。”惑了我若真被蛊直言,”,你们也制服不了薛宴惊试图挑个不伤人的说法败了,““恕

二人泪流满面地目送她离

自己上是否有不对劲带着蛇蛋,她上路剑她只要握最为契合的剑,顺便薛宴惊一个人地方。查邪物倒是不觉得麻烦,反正每柄在手里,就本就要去寻一柄与能感知剑

望想找到最她的契合度高剑,,但相差一点,有的则稍始终一无所获,有些剑丝希整座剑冢踏遍,如此抱着一低一些,她花了几日将并不大。合自己的一柄

过能蛊惑人心的邪物不过好消息是,虽然自己的剑,但也没再遇没能找到最适合

冢最底层,取看到便喜欢的宝剑,这秋。”平地,不知是否取自于独倚长剑凌清最终她回到剑没什么名气,石壁上刻剑名“凌清秋”,柄剑了一柄第一眼一句“少年恃险若

托付给它的她带着这柄剑准备离开剑宫,打算去寻找沙蟒的栖息地,看看能否把这颗同族。

了万剑宫,似乎在提醒她什她身后飘浮,到着光的人影,却忽然门口时见到前方逆很惊惶地去撞她的蛇蛋一直乖巧地

仙武门弟子剑,正是一位赖地等待同门出来,他大概是已经拿到了出这服色认薛宴定睛看去,从此人身上正百无聊

么会在你愣:手里?你碰到少主和表姑娘了“这颗蛇蛋怎见到薛宴?!”惊,他先是愣了

“当然是我个个拥有着非子却一,不然还能是他们杀了他们常朴奈地摇摇一个行事如此浮夸的门派,为什么门下弟头,不明白仙武门的智慧。?”薛宴惊无送我的吗

“你……”

,“有与之交手的是我的对手,”很可而是仙武门一个我可以峰的那一批,现在让开,惜眼前人并不是元婴巅普通弟子,薛宴惊并没留你一命。”“你不欲望

此人迟疑着点了点头,,别杀我。”退后一步:“

人身侧,刚经过此门廊,刚后刺来。薛宴惊抱着有些惊恐似乎到一阵剑风从背就感觉的蛇蛋,踏过

过,待首右手紧握被穿了个血转身看向地上喉咙在半明半,她一剑,剑影洞的尸首。尸脸上满是不甘。她甚至没有回头,只是暗的门廊中翩然掠抬手向后甩出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着一柄已出鞘的利剑

起蛇蛋刚刚好似她想捂一捂眼睛,又实蒙了个盖头,才上前抽出了钉在,后知后觉地想起后从储物在不知它是怎么透有些害怕外界的,最过蛋壳看到尸首咽喉处的长剑。帛来,给它戒里掏出条披它还是个宝宝,想给

了万剑宫的大对她而言实在没什么值得多她没有多看那尸首一眼杀上个把人抱着蛇蛋的“凌清秋”,踏出门,站在了的,薛宴惊单手,右手提着染了血阳光下。

妹出来了!”“师

的高山上,燕回正以手不远处惊,心下薛宴一喜。凉棚的姿势远眺,看到

方源也凑了过醋鱼。一碗米饭,饭上盖着来,他手里还捧着半条刚刚做好的糖

薛宴惊驻足观察四周,该前往哪个方向。和蛇蛋商量着不知

“小师妹抱着蛇蛋的样子真可爱。”燕回看到她抚摸蛋壳的动感叹作,不由

,小心翼界。”翼地观察着这个“是啊,”方源的小鹿样,盲目地形容道,“处打量的模就像初生附和,看着薛宴惊

染的自然就只能是?万剑宫内取不会再遇到怪物,姜长老她这柄新剑沾薛宴惊那尚滴着血的他自己能看到欲言张了张口,很想问难其他人目光诡异地盯人血了二人一眼,又止到剑后便剑尖吗只有

嘴软,选择闭上了着对小师这两人抒发中鲜香味美的糖醋鱼妹的盲目溺爱。他又夹了一筷子盘嘴,任由,最终还是吃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