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本尊的苦情剧本呢 > 第 15 章

第 15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万剑宫中有两种得到宝剑的模剑,式,一种是人选一种是剑人。

匹配的守护能离开落进一,取得那要的那柄剑,抬手宝剑等级相触碰它的那一刻,会间密室,打败一只与其一就是找到自己想魔兽后,方密室柄剑。

场,与魔兽对战,战胜后,通,秘境会为试炼者指适合的那柄剑。过它身后的那扇门进入试炼其二就是直接引出

兽,并不会真正界是与宝剑相匹配的,前者遇到的魔兽境护魔兽就越厉害战者实力相匹配的,剑威力越大,守让他们无法战胜。境界是与挑幻化出的魔;后者遇到的魔兽境根据每个人的能力

过,让大家量力而行自己境界前,,不要去贪图那些远超带队长老就再三进秘境提醒的神兵利器

得闯进去捞次眼看着又有些人明明都选了第人。”“每次就人,有些弟子好高此刻,、眼高手低骛远三月之期要过,我们二种,可还是打不过姜长老也正,每着万剑宫的轮廓叹气:关最折磨远远地望

,我记得你当初便是在。”里突破了一个小境燕回:“三师方源看向

燕回颔首:炼场其这试端看这些弟子能是大好的突破机会,不能抓得住了。”

并不算少,这些怪物自路上遇到的袭击后卖个好价钱们这一同样不小,方击他们。好在收获也然不会因为他们此来并的可用材料,准备出物身上源和燕回二人都收集了!”恰有一群毒蜂袭就不去攻少怪提剑迎上。他“小心来,几人熟练地非为了寻剑,

——

石室。他们,也没有去择,有人万剑宫中进入了试炼场,是直接下也好。剑,而薛宴惊没有加入就算拿不到,欣赏一商量着先去逛一逛光芒一闪,她落入一间那些名随着眼前

这里空间尚算宽敞,共分为两个部分,一边是魔兽所守护修者打坐修的通往剑冢的整的安全区域,另一边是可供大门。

给自己的魔兽。安静地等待着秘境分配薛宴惊在原地站定,

立着,目光牢牢锁定着眼前人。变幻,很快化为一只豹子,耳朵竖眼前的光影

是长老讲起过她认出这了画像,因着这批的金丹期锋牙豹,出发宴惊自也跟着牢牢记给他们细细都是金丹玄天宗长老兽特征来寻剑的弟子之前,境界相对应的期,就只讲了这两现的魔兽,还给他们看讲过此间会出下,此时见到熟悉及元婴的形象,知并不算难对付,已经,薛剑走出安全区域

某种错误,锋从空中显秘境意识牙豹消失,只元婴期的雷火象,似乎到自前光影闪烁出了形。但随着她靠近,眼

竟似在犹豫四不像,最终定格在一薛宴惊微微一怔影持续变幻了许久,鳖身鹿蹄的以一试,眼前正从长形象上还卡出了一只豹耳猪鼻,正想着似的,中随即却也隐元婴期也可鼻子里喷出火星的巨象个稍显陌生的匿了行迹,那光

看起来没什么攻击性。,这魔兽生得可爱一只黑,外表像是薛宴惊歪头与那东一对儿蝠翼,色兔子,只是背上生了西对视

她给她派彻底痊愈的总不秘境看在她重伤未上,特地照顾了一只筑基期的吧?会是

如此贴心。从未听说过秘境会

薛宴惊心球却只被缓了一缓,继续未及思索,那魔兽口中兄口中击中,师向她砸来,好在试探,先拿出一全力一那能抵元婴巅峰她袭来,只防御法宝,防护罩薛宴惊早有准备,及时域。击的防御法宝瞬间碎为齑粉,雷吐出一只雷球,向后掠,退回了安全区被雷球

最低也是个化神期。秘境果然不兔子显见会如此贴心,眼前的可爱

个金不会太瞧得起她了?口气,让她一宴惊不由叹了丹期来对阵化神,这秘境会

报纠错的,那摆在眼前没有什么方案,一是缩上两个月,等秘境中显然是就是硬着头皮捞她,二的只有两个解决途径能上在安全区域龟着师姐来上。

道烤焦的痕下一上留擦着她的左臂薛宴惊,她再次纵身躲避,那雷,她睛似的追了过来,正正一道雷球立刻砸了过来踏出安全区域,而过,在她的血肉却好似长了眼没怎么犹豫就选择了二

身体再一转向空中子,她的会让她退缩,只左臂感受球,这攻击着实似乎自带某种磁力就算躲过,剑尖直冲那兔子挑去,魔兽再度吐出雷霸道,雷球上加想干掉眼前挡路的到一阵剧痛,但疼痛不薛宴惊没顾得上魔兽,她足尖轻点石墙被她的会让她更吸附过去。去心疼这唯一一条裙也会

又受了一次伤,但率、走向有所了解。却已经对续向前,兔子雷球的频宴惊用剑将它弹开,继几波攻击过后,她

向左肩,刚刚雷球在下了一道焦痕。不过她有些惊讶地看这里炸开,连法宝的威力居然没有彻底,只是仍然留都能炸成齑粉……炸穿她的骨肉

真的很痛,就算炸不死剑挡开从四面八的网。也不想硬抗,她继续用薛宴惊不过是方弹回来的成了一道密绵密,雷球,剑气不透风

雷电铸成的墙壁。人之间竖起了一道由到它的前一刻,两,在她的剑尖触碰拍拍翅膀飞冲到近前时,她防备着兔子走,但对方却不闪不避

想这到面前有电光一闪的时降惊网,一边面前竖起高立的位置。墙,一边天立刻撤剑,却不劈向了她站候便还是个天雷地雷,准确地薛宴惊反应极快,看

到了一回被天雷劈得外她倒下去前体验么说自己也算少,心下还挺乐观,怎时候走了几千年弯路,提焦里嫩的滋味。

控着那雷电起身,铸成的墙壁向她猛扑回了安全区域。惊咬了咬牙,一个翻滚兔子推进,薛宴

月,姐为何说这里适合突破积蓄未待身上伤痛褪之中挑战自我,在与域打坐,如此往复两中将灵力耗尽,体内可灵气,直至于险境回到安全区更多然后去,感受到丹田灵力解了师强行突破境界。,此间灵气远比外界枯竭,立充裕,魔兽对战过程始打坐,她也大概理

虽然元婴期修士在升境化神魔兽面前仍界,总是好事宴惊闭目检视内一桩。,想试着突破,然不够看,但能够提

次,似乎有另一股力量在压制着她,不让她她引气入体,这一突破。

抗衡,随即骨爬遍全身。密麻麻地顺着脊从丹田泛起,又密一阵针刺般的剧痛她起了不服输的心思强硬地引灵力与之

,只觉得内外都受了创。薛宴惊瘫在地上

时看来最为无用的聚灵只留了一瓶在丹。的冰心散,没有留下疗内而在秘境外丹,也没有留下治外伤伤的青参集市上挑选灵丹时,她

一只食盒,事已至此薛宴惊忧伤地思索片,从储物戒中拿出,先用饭吧

———

短暂休息过后,她下定决心,再次运转灵力,气沉丹田。

乎听变强?么想要问,你为什丹田内数道灵气凝成的金丹渐渐破碎、变形,剧痛之中,她似到有人在

疼痛之余仍不由微笑,,想要活得嚣张又精彩随后她仿佛听到了自己显稚嫩的“我想当天下第一”,薛宴惊的声音,先是一道略想起幼时的,想要肆意仗剑九州,无人敢拦。她,曾想要天下无敌

…”这些声,我要活下来”的音色响起“我要报仇为我可以”,“…“我偏要这三界相偿”,“我要改,紧随其后的是音逐渐变得纷“我定要他们以命而活”,“一道似乎有分明顺我心意变魔界”,也再听不很多道声音“我要问然后又是纷杂杂,连她自己些颤抖一句凭什么”,

只余这一响。道声”最后,脑海中“你为什么想要变强?

正确答案该是为了斩妖除魔、拯救苍生吗?”薛宴惊想了想:“你是天道吗?

“……”

答道,“也许眼前的魔兽?为不用连不知道,”见对方不语“我,薛宴惊如实了打败是为师姐师兄看顾我?”

一个微不足比起幼时,这似乎道的理想。

芒,但不境已经变了太多,她还经太过遥远,她曾经想有朝一日站在高处高山之巅有什么风光中,看看两侧一十六岁于她而言,终究已天下看到她的锋也不再是为了让天站到最高处,让全力,想要变强,但她下人去看她,是想要在攀登的途的风景,今心而是她自己要去看看也想知为何如

景。如果那里的景以创造新的风,也许她还可色不让她满意

成紫府元婴。新聚集,一道道凝灵气在她的丹田内

了怔,自己就这样突破内灵力更,体眼时,疼痛已然无影、更加凝实,她怔了?无踪薛宴惊睁开双充沛

股灵力牢撕扯抗衡,最终把这大的能她试用一下元婴期能制在了角发挥的威力,体内另一股巨还没等袭来,与这股灵力互相

这是?薛宴惊蹙眉,气蕴丹田,刻意尝丹田,而是溶于她的血肉后才发不对,思索,右手出剑,体内,她试着觉得自己体似乎一直巨大的能量,下意识用出来的之中。决,现原来这种力量不在她此前就试了很多遍,最有发现这股去运用,左手捏了个法还是灵力,她略作蛰伏在她的但并没内的力量似乎有些

低头这并不是灵力,那它到宴惊底是什么东西?薛看着自己的双手。

判断她是金丹实没有凝成元婴此前医修也相信这个判断,因为她的体内确确实期,她

界回落,可是……假如婴呢?她真的从未过修导致了她的境她以为是受成元

、化神这样的境界排列此刻薛宴惊突然照修真界都被自己忽想到一个一直以来金丹、元婴了的问题——魔功步步走下去的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