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本尊的苦情剧本呢 > 第 5 章

第 5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把沈薛宴惊好说歹说,总算沧流全须全尾地送走了。

燕回意犹未尽地太过软和了不大满意地看向非你对他还余情未了?”些:“莫盯这厮的背影薛宴惊,觉得,又盯了小师妹性情未免

,”薛宴辛苦了,再有下次,我一定亲自抽打“师姐打。”地给她捏了捏肩,绝不劳动师姐“自然不是那厮惊乖巧

再大的燕回白了她一眼对上小师神,只觉得带两分孺慕的眼开,却被师妹叫住火气也不忍心对她妹无辜里更觉得沈沧流可恶,叹发了,反而口气,转身要离

师姐,我想去看看小师。”沈沧流带来的这场剧终结后,薛宴惊正色回:“三看向燕

燕回微怔。

在外,她短多是小师兄场叛乱中,也是二人一掌门的第九位亲,当时师尊身为一派掌在侧,那修炼、叫作秦铭,是玄天宗岁,与她最为要好陪伴门,事务繁忙,其余传弟子,比她年长十余惊口中的小师兄同被掳走。兄师姐有的闭关薛宴有的游历暂的玄天宗生涯中大

人扶灵把他,却被告知,秦铭一件事便是问起他首送回了宗门的尸几十年前,便有薛宴惊回到玄天已逝,早在宗后,第

叮嘱,都怕直想去看看小师兄,,这才一直拖到了今日但其他她一师兄师姐听了医修的,于伤势不利她情绪波动过

来的小师妹却受了如今被算肯点头,把度,总连番打击了婚,三师,又刚刚被退人带到了后山的冰洞,也可能是本着破罐子破摔的概是终于不再忍心拒绝姐燕回轻叹,大他们精心保护起

二人步入冰洞之内,吞噬。昆吾山腹,曲径通幽,在一瞬间被只觉得所有的噪音和喧嚣都

,放置着一只冰洞深处,白玉床冰棺

已然磨,足可见生前抗争有几分宁静残留着被某种野兽少年尽,五,闭目安睡的样子甚冰棺之下,之惨烈。和。只是他的身子早的皮肉,持剑的右手露出一道深可指只余白骨了两根手指啃咬的痕迹,已残缺不全,断腿上还人容颜一如头骨的伤痕,左发丝间

一次感受到的无力回天,她仿佛看见了剑的少女平生第那一瞬间薛宴惊指、无可奈何。似乎不敢相信那曾陪着她一起练死得如此的少碰到冰惨烈,抬剑一起笑闹漫天的晦暗血色,和持尖轻颤,手触

?”人送他归来“是何

把冰棺,只着面三师姐摇了送到山门下交给了守了消息追出去的时候,留了一句话,说是影,那人只给守山弟子已不见人……来送他回家。”摇头:“不清楚,那人蒙弟子,我们得

是谁杀了他……”

件伤心事,她顿了顿,段过往,对再将他安葬。”于此们把九师弟的尸首安置,盼着有朝一日找到,“冰棺燕回来说显然也是“不知道,”回忆起这可保尸首不腐不化,恨后,害了他的凶手,报仇才继

“……”

小师妹你也……却见薛,还有找回你的一拍了拍她的肩日,真乃侥不想宴惊沉默,燕回:“当时我们都以为天之幸。”

的时候,,该回昆吾山宴惊垂眸,她醒来的弟子只记得自己是玄天宗

,”燕回给她紧了太冷了,你的伤虽好转紧大氅,“走吧。“这里了些,也不该久

,迎面却撞上一人,身在三师姐身后离开了冰洞。走出几步一眼冰棺的少年,跟着玄天宗长薛宴惊点了老服色。点头,最后回望了

“白师叔。”二人了礼。

多多少少会对我们名门象,的礼数,一有何谋算,你若对那正派应对魔族老免了二人不去看起了异动,不知归边还有什么印些帮助。宴惊身上:“听说魔族那边又的长谋有姓白燕回,只将眼神钉在薛

笑:“我是真的不记得了。”薛宴惊苦

。”白长老告诉我若想起些点了点头:“什么,记得来

神魂,他弟子擅用。宴惊身上一扫而过,倒不至于对门内够搜索记忆的搜魂术乃是邪法,会伤及他锐利的眼神在薛旋即收回,能

“好。”

———

了,你先回去准备心事,“别胡思乱想了。”一个的注意力,让她别“好了,”燕回试图转移薛宴惊子的符法课就开记挂着那些伤时辰李夫一下吧,再过

薛宴惊点头应是,回了驾雾的毛驴出发去李辰,便牵了那头会腾云院,整理了看快到了时些笔墨纸砚,眼子所在的月余

在那毛驴识得,巴,期待着她的夸不认得路,好腾云驾雾不过片刻工就把她送到了月余峰是第一次去上符法课,,得意洋洋地甩了甩尾奖。

了它,这才步入堂,拜见了教绘符的李夫心菜喂惊掏出颗卷

修,却也要修符,诸般上都有增设绘符的课门上下虽大多是剑击,关键时可用来保命,各大门派基本灵符可防御、能攻每个修士都会在随身的储物戒里携带一些程。玄天宗一

绘制引雷符。,正赶上这一节夫子薛宴惊来上课时要教授如何

子面灵符的基础笔法吗?了句她的情况见她进来,李:“可懂得绘制色淡淡问

略懂。”

打好基础再来。””夫子点头,便跟着听吧,以先去与外门弟子一处听课,“好,那实在跟不上,可“只是切勿逞强,

传来了一阵“是。”夫子多半是好窃笑。意,只是人群里

桌上取一符。过绘制图形引天墨,绘上的过程,要求极为初学者符是通上好的朱砂、格,一旁的特制的符夫子示意她去才能成功绘制灵地间灵力于符纸之纸和灵狼毫制成的毛笔要用份笔

业大,些损倒也不惧这好在玄天宗家大

座,周围有人窃窃私语领了纸笔朱砂,与她搭话。,但并没有人上来薛宴惊挑了个空位入

可以瞬间撕开化留神看好。”的是雷符,又称‘引笔墨符纸,我曾有幸亲眼见过符,它引爆时是修者实战中用得最多的灵符攻击类过程较为复杂,你们且斗时使:“神期修者的护体罡气今日要用顶尖的引雷大能比,极为得用,之一,修门派出售的上好引上品灵石,只是绘制绘制雷符’众人分好。如今那些符夫子开口让大家肃静雷符能售至数,属

数千上品灵石换一张只,确认过买不起,只能自己用心去,众弟子唉声叹学。能使用一次的灵符,着实是过于昂贵了

笔,堂下的弟子们便,抬腕一笔一笔地缓样学样地模于半空中仿着画纸悬下一笔。李夫子将一张符慢绘制图形,他画一

上好的薛宴自己,却让她觉得不大着画习惯。薛宴惊灵狼毫,莫非着,莫名觉得熟悉,似在失却记忆的笔尖的这百年,只是,她足以应付,只是画过得比画符所需灵力不年中,曾绘制过较落魄,用不起这遍千遍惊也跟着模仿,盯了盯材料?手中这纸笔

众人雷符,明日继续习。”句句,这道灵符果道引的手法,眼看时辰已到带着大家去:“这堂抽了几人考校了落笔,便叫众人散,已经自行熟悉片刻,又随过了大落下夫子的字字,待李夫子然极为复杂半个时辰,他让一笔胡思乱想间,却也没有那道灵符一划地画完了

纸背,不过片刻,一道成功的符咒。桌前,笔走龙蛇,力透教外行们也能一看即众弟子缠着李夫应允,重新取了张画已经凝成面上隐隐散着蓝便绘制出一个完整的知,这些色灵光,倒也好说话,点头出来,执图形,纸符纸笔落座于子看看完整的雷符,

家又缠着夫子想看看效果,李夫子灵符掷向一块大石,着众撞的一瞬间,响,无奈,引弟子前往后山,让大落地将大石炸得粉碎才将手中发出一阵巨灵符与巨石碰家退远些,干净利

众人立时欢呼起来夫子上绘制有天赋的弟子,要他,李试试这堂的成果。笑着摇摇头,又点了课上向来最

几点火花。众学子睽只溅起了想夫子却赞道:“不错那人依言照做,学着夫。”了面孔,不睽目光下,此人微子将灵符砸向石头,却

与绘制出些火花“你们,便算是很功了。除了纸笔朱砂质地外,此人不解地看去,见初次绘制出系。”者熟练与否也有极大关李夫子正笑道:来的灵符,能溅这引雷符效果如何,

薛宴惊在一旁听得认真。

间虫的便是九天惊雷声响起声碎裂。的形状空中仿若凝成实体,天光骤,手腕贯的图形,无笔无纸精准地劈向如,在空,震彻山涧,那道,散发出蓝紫芒,又被形在意随心动,右手步行至山间无人处,无丹人牵着毛驴暗,疾风忽起,山相间的光一线鸣鹤唳之声顿止,雷电两指并拢,无需去回忆忽有所感,,随着灵力所指,那图雪劈空而来,竟是一道整块巨大的山石应薛宴惊灵力轻动间挥洒自引着掷出,瞬时那灵符薛宴惊指尖所向,散了课后,她一个闪电,紧随其后中绘了个连光亮破开漫天冰

上已然碎为齑粉的随后,云消雷发生过。一切重新归为平静。除了山石,仿若一切都未曾

符修,对符咒熟练可用墨汁为替代。”来的地步,甚至无朱话语似乎尚萦绕“有些出色的砂时,到信手拈李夫子课上的以普通的纸笔便可绘就于耳畔。

纸无丹砂,那如她这般无么境界?于符修一道又算是什

麻烦,她手下没轻没重桃花眼,无助地瞪大了一双薛宴什么都不懂,这一不小心把对方干掉了颇有些忧心忡忡,又该如何是好呢?的,万要是有同门来找她的,她失了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