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本尊的苦情剧本呢 > 第 6 章

第 6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来,在三界之内。今提”此三高高在上,将二者算界,此外还修真界如、妖、魔而人间又对鬼蜮时往往并不深恶痛绝,因此提及修界仙境、鬼蜮,不过仙境三界”,通常指的便除飞升一途外,是“人与其再无

最大的正若有妖魔侵扰组成,玄天宗位于九州凡人,人界共分为九州,也一力担当起,由修者和凡人共同斩妖除晓,宗门定会派出弟之一的中州,是中州了护佑此地的责任。中州统修仙门派来,一贯如此。,救助百姓。千年以只需报于玄天宗知

的任峰完成的任最多,宗门的资子执行,但却与每峰弟源自然也些斩妖除魔息相关。玄天宗七十二峰,哪个斜。然略显不强制门因着师父挑剔,所弟子偏少,这些任务自更向薛宴惊所在的四明峰,繁重。下弟得到的修炼资源务并他们倾共分

分到的灵石就惊解释,完成的时间自然也更长,必要时可求助其“当然他峰弟子,但那样的,”六师兄方源给薛宴话,“同样难度的任务,我要他们占大头。”们人手少,

的。”薛宴惊总结。四明峰其实挺穷“换言之,就是我们

反驳。实还“……”方源挠了挠一脉基本算是被放养了补贴,但他们的师,宗门也不甚重视,父昏迷不醒有师长四明峰头,着实无法其他峰弟子其了宗门提供的资源,

上后稍稍能人的积蓄已酸,但穷确实也是挺经差不多被掏和方源二的。之前为了给薛宴人少显得不那么院布置恒温阵法,燕到每个人头只能说好歹再加上给她空了。惊铸剑,宗门给的资源平均

,只是他们都感念子去转投别峰恩师情了。不肯点头这几也有其他长老暗示过这些年位天赋不错的弟谊,其实四明峰

教诲的慈祥师想到昔日对几位徒儿谆谆长,方源心下一恸

不容辞,责无旁贷佑百“斩妖除冽,“少,但而为。,”三师姐燕回擦拭着魔、护我们虽人也要尽力姓,我辈修士义她那柄疾风

薛宴惊点了点头是在忙这个?”:“五师姐最近就

,让他赶紧去闭界的关键时刻这人要强得很,这次二四明峰的任“没错,这师兄说大多都是你五师姐叹了口气,“她忙,”燕回些年关,少给她添乱。”还被她代她去,,说他正在冲击境赶回来了

了?”不过这次五师遇到鬼蜮那些东西姐去了这么久,会不会方源蹙眉:“

信时,提过不久“不会,她上次来见薛宴惊似乎有些不释,只是摇头安慰道:后便归山,放心吧。”解,燕回也没有给她解

再有任务,可不可以忙?”,觉得自说不定我也能帮上点己不该在四明峰干吃白去看看,让五师姐带我薛宴惊想了想饭:“下次

头:“你五师姐可没嫌你拖她会很直白地后腿,不信去问话,你若实力不够,我这么好说燕回却笑着摇摇你六师兄。”

辛酸泪。”方源在一旁抹了一把“……

笑,五师姐冷于姝的事,平时不大所有人绝对公平,只修的是无情剑薛宴惊笑了就是直来直去。做她认为正确一开口,奉行的是对爱说话,

来,就惨了。”,你”燕回提醒小师妹笑什么?,“等她回你这几个月毫无进境发现“你

的功法招式,她说我地坐到了她犁地。”给她展示了自创愁眉苦脸边:“五师姐是真的嘴下不容情,上次我僵,方源薛宴惊笑容一像是一头发疯的牛在

“……”

顶着呢,”方源拍胸先骂我!”来还有你六师兄我“不过别怕,天塌下脯保证,“她要骂也是

柄趁手的剑。”然很好,不过不急于一,好歹寻样?”燕回时,过段时间万剑秘境不能给惊道,“师妹,小师妹做个好榜正色看向薛宴你有帮忙的心思自“能就要开启了,我到时带你过去白了他一眼,

原来她早注意到小师妹的剑碎了

“三师姐……”

是。”一柄便碎了便:“可燕回爽朗地摆了摆手绦’既然不别又跟我适合你客气,我铸的‘绿丝碎了,再寻

———

符算是什么境界过类似的记载,只是知,他只在古籍中看从未亲眼薛宴惊仍每日照常去,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认却无法作答,他坦诚情况下,单去请教过李夫子,能够做到。见过当世有人。李夫子以灵力凭空绘制灵在无笔无纸无丹砂的,她已经

她多聊了几句,还顺他以为薛宴惊也是从天下。”点,对战时岂不是有源到的,很欣喜有有人能做到这一再配上一位主源不断的符箓可用合,几可无敌于口感叹道:“试想若真古籍中看弟子如此好学,便攻击的修者,两人配

单手攻击,另一只手绘符呢?”薛宴惊好奇:,用“如果只有一个人

绘符,如此分心,灵符怎能全神贯注。一手攻击,一手毕竟绘制符箓并不是随起效?”手比划两下即可,可行,但实战中几个过程都要听起来乎不可能做到,夫子摇了摇头:“

所用受教了。又准备细细钻研。绘符乃箓方面的书籍,,对于修者自身向夫子借了不少符如今的她。宴惊点头,表示自己是引天地灵气为己灵力消耗较少,正适合

悟性高,每次千里,喜得子赞不绝口她于绘符一道进境一日李夫一夸。课上都要例行夸她,说她人聪明、

馊主意,打算私下事堂前薛,也值当夫子不是悟宴惊那副呆愣愣给宗门丢脸的但他们不至此,多努力,修为也差,不过是凑巧在绘看着也懒懒散散原本最受夫子偏的,未见得有驳,就出了个教训教训她当着李夫子的面反性高的样子?平日里爱的几名弟子中便有人不服,想起执样,哪里停夸奖?符上有些天赋罢了

离开的工明峰半山梢,趁着薛宴惊喳喳,围爱凑热闹的弟子潜入四夫,一群在一起叽叽这天,大家派了人

不靠谱啊?”“宋明,你那个东西

他偷出来几么也能让她吃个教宴惊的小院里,怎训!”我特地找借口支开是御兽堂管事,样毒兽,扔在了薛“肯定靠谱,我哥可

始终不论了一阵,半晌,却翘首以盼见薛宴惊回来。众人兴冲冲地议

有人忍不住呗?”到底是什么毒兽,给:“宋明,你偷的我们透个底

了个关子:“反正都出来,此时相卖被御兽堂的人抓到,就是。”便装宋明其实也不懂这个,他怕是厉害的毒三只笼子只是随手抓了兽,你们等着看热闹速溜了就迅

山石后,又百无聊赖地家登时都兴奋起来,远远埋宴惊察觉伏在,才等了见薛众人怕宴惊牵着灵驴回来,大被薛

“咦?”随着的蛇似是被盘成一团吱呀一声,薛宴惊刚地向她的面门直窜而紧的弓般,来。开门声惊扰,仿佛一张就见院中一条刚推院门

下意识的反应是不丢的。记忆没了,但有些

的七寸,把那蛇掰开嘴,里里外遍牙口。在空中精准捏住观察了一外地尖滴闪不避薛宴惊未及多想,不了蛇识抬手,控制在手里。蛇,只下意冲她嘶嘶叫着,牙拎了过来,毒液,被薛宴惊顺势

扔掉。灵驴见蹄子在地上刨着来,她进门的似是有毒,倒是跟着着这东西,立刻冲了过边用大脑袋用她不认识这是什么她提力拱她,一边蛇,只看得出,似是在提醒她危西快险,催促她将这东

将那毒不会游窜过去,她略入毒蛇口中,,但难保这毒蛇段距离指并拢,一用力牙拔将下来。作思索,抬起手指探摸到毒牙,双间山腰处的小院很有一山巅,离她这薛宴惊顿了顿,虽然师兄师姐都住

面前逗它她,拼命伸着脖子要去显复灵驴杂的绳结,拎到担忧的身子,打了个略那毒蛇登“看,吉祥结。咬她,被薛宴惊抻直了细长的时恨

白了她一眼。驴子没好气地

品,便把顿觉知己难觅,孤单地欣赏了片刻自己的作薛宴那打结的蛇顺手扔掉了

不觉得有什么危险。她不认识这东西,自然从始至终

西丢了没法交待,连忙头,觉得很是没帮忙去把这蛇捉回来围观了全光投向宋明。后者挠了的目面子,但心下更怕这东叫人程的众人不由纷纷将质疑

那蛇么力气,轻轻松松地上思考蛇生失去了两颗毒牙,被扔出没费什就将它捉了回去。地就着痛失尊严,蔫头耷脑地面的姿势一动不动地待在。几人倒是打了个结,又被

尖吻灵蝮吧?!”得不对劲:“等等,体背棕褐、腹有黑斑,这它解开那死结宋明苦着脸给看越觉,一旁有个弟子却盯着那蛇,越不会是

灵蝮怎么了?很危有人不懂:“尖吻险?”一旁

我们元婴期倒还本抵御不了它的毒会弄死人的!“这东西性!”但金丹期的修士根好,

步,还没到想杀人的地是想教训教训薛宴惊,倒也连忙追问众人面面相觑,他们只:“你确定?

“我确定!”

也只能怪自己太弱!?我入门比她晚那么久见薛宴惊无事,仍是玄天宗大忌,宋害死同门可,如今都有元也有些后怕,但是这样就死了,那嘴硬道:“怎么会婴期了。她要明愣了愣,

无奈,有些不放心地提醒的人的吧?”追问:会也是这么危险“你还拿了什么毒兽?

来也宋明挠了挠头,黄的,看起?”特别危她不成“还有只大鸟,得花里胡哨的,头顶,哎呀,你就别问“应该没有吧,”是蓝的,腹部是了,我还能当真不是

物戒里摸出一本百:“是不是这个找到其?”问话的人迟疑片刻在他面前兽图,迅速翻中一页,把书册用力掼,似是想起什么,从储

看书么了?宋明低头看:“有点像,怎页上的画像

说怎么了?”那人声音都气得变了底下:“你调,把书册怼在宋明眼

页上大鸟画这段……于险心肾不交到重点时惊呼畜之为灵宠艳……羽黛蓝,色彩极一目十行,终于找至化神修为可免…之境,故有人断,唯众人都凑过去,盯一声,读了出来:“…宋明!”……这段也没用……”事感应甚速,能尽人之耳也,一声令能审别修者,二声令怫然而怒,其声不是耳立聋,三声令“灵鸟嘲惚,有人流血,四声令筋脉寸七窍着书像下的小字:

这么危险的东西,我哥……怎么也不收好一点“真的假的?宋明也慌乱起来:

有人反应快?趁她激怒嘲惚鸟,快点把人拦:“还愣着干什么住啊!”

一道虚弱了。”的声音从他们头顶传来:“好像……晚

从巨石后探头出去,只惊手里捉着只浑身,又给它塞了一口卷心众人慌活物,顺手撸了一把的多彩菜。羽毛见小院里的薛宴

心激怒它啊!”就给它喂什么!小以为是喂驴吗?驴吃宋明焦躁不已:“她

,看起脑的惊养的灵宠吗?这么无精打采、蔫头耷有人还来,兀自来不像什么正经灵宠啊疑问道:“没反应过……”什么?薛宴

腿:“嘲惚鸟!拍大眼神,此人才一迎上其他人看傻子般的

“不是,你力的大?”众人看着被?”嘲惚鸟薛宴惊撸得毫无还手之们确定吗脾气还不错……真是鸟,“这样都不反抗,看起来

!”那掏出书的人定地点头:“就是嘲十分惚鸟

的!”据书上被这东西弄死“那快去拦她啊!所载,化神期以下会

“等等……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有声道。人轻

“什么?

神期啊。”有化“我们……也没

握着一只大杀器的薛宴,屏气凝神看着远处不知众人一时进退两难一无所知还在撸鸟,全乎要哭出来惊,急得几自己

向,又笑着无助得像个眸扫了一眼山石的方者抬子。正在她手鸡毛掸里发着颤,鸟儿,那玩意儿看了看手中的漂亮低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