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本尊的苦情剧本呢 > 第 4 章

第 4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沙落雁楼送来拜帖,神色都有些复腰,被薛宴惊婉拒。面时她要在场给小师妹撑杂。燕回提出二人见三师姐和六师兄听说平

至,他一袭白俊朗,单从个清晨如约而衣,腰间佩表来看,倒也是一五官深邃,位翩翩公子。她那未婚夫婿沈沧流在一

斟了“请。”薛宴惊招呼杯清茶。沈沧流入座,抬腕给他

事,过来递给她一只盒子:“薛补丹药。师妹,我听说了你的在身,这是家母命我给你带的滋看看你。听闻你有伤沈沧流有局促地坐在她对面,

听说她和归一魔尊的事以后便露她被寻回时没来看过,面了。

的态度。其实已经足以证明对方

碍,多谢沈师慈致谢。失踪百年,生死不知的等她百年,自然,也实在不觉得沈沧流也不怨愤,此时只礼兄挂心,也请代我向令薛宴惊自己有什么义务貌微笑道:“我已无况下

注视着她,记忆已长成说不出口,举茶。的女子,他心下微动粉雕玉琢的小姑中的,原容色倾城沈沧流本准备好的话竟有些起茶杯猛灌了一大口清

是六师兄给她食材,亲手给她备惊也不催促劲,也算她能他沉默,薛宴挑了上好的蕴含灵大概是想着沈沧流沈沧流重新给他准备的,知道几盘茶点——这好茶点让她待客,斟满多个倚仗了。气的。六师兄自然是这要来,师兄特地是好心,只茶,又端上了好心大概是要被白费平沙落雁楼楼主之子,且修为强

上了茶点,薛宴自觉今日遵了医嘱,又是珍惜上的蒜苗浇了水,命的一日,遂心情颇惊又顺手给窗台为愉悦。

后终于开口道:“你真的变了很多。沉默地注视着她,片刻期间沈沧流一直

“是吗?”

天下第一。”,你那时候只想变强,“你以前从不理会这些琐事的想当

免太过狂妄。,我那时候张口就要当天下第一,未如过江薛宴惊笑了门里实力强大笑,随口应道:“这仙的修士

说话了,瞪着她的眼神什么修为沈沧流又竟好似很失望又问道:“薛师妹你现在是?”似的,半晌才

大清楚自己的修为如修诊脉时说她尚未结成元婴探视过她的内腑,那大概就是金丹期力,不过医守医嘱不何,毕竟她一直严“金丹期。妄动灵”薛宴惊其实也不

神期未为此过她并不觉得自己过了。”分焦躁担忧,境界没了“我已经到化猜测可能是地看她一眼,生怕刺激到她是沈沧流犹犹豫豫力,致了境界回落,却并受伤导还要纠结几分,似乎似的了百年仍只有金丹的实比她本人,重练便是。倒

入化神期,才真正有了求大道如天堑。踏阶的、叩,但两者之间的仅比元婴要更上一层差距有可能。化神期,虽

语“元婴易,化婴的修者并进一人交口称赞。与仅修界有一句俗是天边的云,一个是路相比,那自然是一真界能在百年不在少数,很多人甚至花费上千年但他们中间修成元边的泥了。也未沈沧流这期,走出去人步。有金丹期的薛宴惊个百余岁的化神神难”,修必能

击到她的模样。难怪沈沧流一副生怕打

“恭喜,”薛宴惊却名。”完全没有嫉妒,以茶代师兄果然不负天才之酒敬了他一杯,“沈

不相今却……流叹息,“上下,”沈沧当年你我二人天

却已经是天差地别。

两人相对陷入沉默。他张了张口,惊亦是欲言又止,没有继续说下去,薛宴

,他顿了顿,转度看过误入过心魔试炼场。”得吗?当年我们闯秘在兀自伤怀而问道:“你还记,美貌的女子微垂螓首,欲说还休,竟似境时,曾一起从沈沧流的角

“记得。”

什么?”“当时那心魔问你最怕回忆道,“你回沈沧流答……”

往的心境,轻叹……”庸人怕成为一个”薛宴惊回想起过了一声,“那时候,真“我说,最

绝不退缩的气沈沧流看地想站在她身侧,上高山度在袖春风,下江流,艰险也除魔,纵然历经世间,少年意气,满着她,忆起当年,她说一同斩妖这句话时自有一种令人不自觉真是什么呢?

是情爱。少懵懂,其感情到底是不实也不大分得清那种沈沧流那时尚年

现在的起来:“薛宴惊微我大概会有其他答案和窗外的毛驴,忽地光扫过窗边的蒜苗。”笑了,目

,一个人有在两种情况下会不再沈沧流垂眸:“家母曾说过,接受了自己的第一,是他成功平庸。”,是他终于与自己和解做到过了;第二坚持自己的理想,

什么执念了,开玩笑似的抬眸“你又怎知我不是薛宴惊仔细思索反问:,发现自己的确对成为天下第一没第一种呢?”

流仿佛度看到了当年那个少这一瞬间眼波流转,让沈

小小年纪便已修炼,只站吗?她答,那还记得我们的初见,“你学会御剑如今这般、这般瞥了我时候,你一心只有在云端话,他已经继续道一眼,高高在上不尘埃。而不……””不沈沧流心头一热:“你

不上。水的喜欢自己当初那高他扫了一眼桌上的茶,他点,薛宴惊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就人的模,自己现下这端茶倒高在上不爱搭

她沉吟道:“你这癖好,了……”多多少少是有点变态

看到沈沧流愕然的表师兄今日前来,究竟直言吧。”所为何事,题道:“对了,沈情,她转开话还请

顿了顿,前两个字放低了声音,“退婚。”“我想,”沈沧流说得郑重,后

薛宴惊闻言毫不意外地颔首:“准奏。”

“……”沈沧流一的理由和歉意尚未说出这句“准奏”噎住口,她便已轻飘到惊讶,还是被了。飘地点头应允时沉默,不知是为他准备好

接一句“以来投奔平沙薛宴惊正想顺口再了婚,但你若退,如此,门内处境不遇到什么麻烦,也”。沈沧流疚地开口:“我知道你你孤苦无依。”落雁楼也不算在师颇有些歉跪安好,虽然我们

什么人呢?,如今的生定要依靠些师姐在此,我,至于‘无依’,谁活,我也不觉得在世一了笑,“有四明峰师兄又规定人生无依?”薛宴惊笑算不得孤

我们也许已经神仙眷侣。师妹,都是造化弄人她的侧脸,不由又感当年那件事,沧流默然片刻,望着人称羡的叹道:“若是没有啊……已经成了一对儿人…”

眷侣:“若是没有想劝他不薛宴惊张张口,年前大概就已经退婚要侮辱神仙当年那件事,你我百了。”

欢沈沧流,总觉得他太笨,是个天才薛宴惊还记得,她,也不爱搭理他还总自吹自擂自认当年并不太喜

已经知道确然是个天才,虽然比厮了,于修炼一途,沈沧流不过百年后的如今,薛宴惊的她自己是冤枉这不上当年

她只需要让三步就能普通人,那沈沧流就是方八步的棋都需要让对大部分人是薛宴惊举个不大恰方面,如果天下之力的天才了。勉强有一战下个五子当的例子,在天赋这

来收敛他的很多观念,但。年少的薛宴惊不认同近,交谈时也以教导。薛父为人端居多,以至觉。也不想违逆父亲,在薛只不过当年父亲人不相上下的错正严肃,和女儿其实并不算亲父面前向总担心她过刚易折,教她要懂得藏拙于给了沈沧流他们两

倒也明白了种东西是与非她努力得奇,就喜欢起那些所谓的“庸人”来,她并没有权利仗着自己天赋好,就去沈沧流和颜悦色,谁生俱来的,而成熟了些知这厮的喜好颇为神当初年轻气百年,大抵是,因此倒是难得对盛,不太看得上这看不上他的那个她。厮,如今虽然失了忆,但毕竟活过一个道理,天赋这

两厌了。算是相看当年她看不上他,如今他瞧不上,也上她。某种

在绝望地嘴硬,沈沧差地实话也听起来像是流看她一眼,摆出只是如今二人天别的境遇,让她的一副明白。”大度的表情:“我

“……”

薛宴惊不欲与他再费屋外一声怒喝“沈沧流!”打算起身送客,忽听得唇舌,

赤色长剑,是来的力道刚劲的一剑,那而去。随着这怒喝声而直冲沈沧流劈砍破窗而来,

体投地的姿势趴备开口送客的薛宴惊在了自己小心翼翼地摆放到安而出制作的那几盘茶点,扑了过去,在那眼疾手快,飞身了六,发现全的位置,这才分向沈沧流的方向去关心他已经被那沈沧流面前。突如其来的一剑抽飞了出气之下及时抢救出师兄亲手刚刚踱步到门边准道剑去,以一个五

与他对视。”薛宴惊低头:“……平身,不必行此大礼

不可思议地盯了惊是要挡那一刻的感动与诧然,就发现这显然只是一在他合身扑来的薛宴沈沧流剑,还没等他细细体味个非常美好的误会眼,刚刚有那她一身前为他受这一么一瞬间,他还以为

年间已然旁人定下终身,正怒视他道:“沈沧流,我刚得到消息,你这百击飞的赤色把他!”此时长剑的主人长剑名为“疾风冽”,是也不是?

声:“我且,冷哼了一的三师姐燕回是薛宴惊答,抬手拂去唇角溢出的血迹,认出眼。”沈沧流不前人受你这一剑

得着你让我?拔刀吧!天宗一派掌门收为亲传弟哼地比他还要流的咽喉:“我用口中的天才。有其到之处,她两百年前众人子的修者,多多少少都大声,持剑对着沈”能被玄惧沈沧流这个燕回冷是化神期,并不畏就已经

“三师姐……”

婚,我是愿……”,别打了,其实这退步:“师沈沧流。她既,又何一句方变心?此便有心想苦去责怪对,上前两惊很清楚,自己薛宴来没有喜欢过替他解释

就钉在了她身上:“还楼选在这个时?”眼下一刻任他欺负有你,说退婚就退婚么好说话?他们平石!你就这回那双凌厉的沙落候退婚分明就是落井下谁知话未说完,燕

挪步子,把身后的沈在燕回的视线下,一气?”沧流暴露面对师姐的怒,薛宴惊立刻挪桃花眼显得分外无辜,师姐,要不,你轻声提议道:“再抽他几剑消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