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本尊的苦情剧本呢 > 第 32 章

第 32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秋上薛宴惊看着凌清沾染略有些嫌弃。的口水,

了:“你不是经常捅人?血也一样脏。冷于姝表示理解不

失去耐性,剑鞘对方的嘴。一抬狠狠抽中…也是。”薛宴咬住剑刃不放,她终于“…,对方却死死惊用力抽剑

着血吐出了一口零零碎碎的后槽牙。松口,和老板娘终于

她抬不怒反笑:“我眼看向薛宴惊,美吗?”

是鼻子,惊称赞,“鼻子“美啊,”薛宴眼睛是眼睛的。”

“……”

美人计,因为趁掷而来,蠕后传来一阵风声,一件概是个简陋的进去。分散之时,身着薛宴惊注意力被短暂将她整个人裹了动着瘦小姑娘皮肉外套被那

气,她又觉得这份前景皮肉外套顿,没有立身周的发生什么,但嗅着萦绕沁人肺腑的恶臭血腥薛宴惊顿同进食牛粪一样诱人实在有些好奇被这想必如刻挣脱,因为她了一住后会

给她犹豫的时间,见,将小师妹拎冷于姝却并没刻拿剑把了出来外层皮肉剖开她被包裹起来,

“不识货,”老板娘冷冷一笑,“这可是好东西!”

低头看向自己的左手,心触碰到了那宽大外套她的手背刚刚不小里的血肉,染上了宴惊一片血迹。

了一口血,又擦“等着看吧,”出来一块你变美。”碎牙帕擦,“它能帮老板娘优雅地掏出

没听她说什么,对着她的碎得咬碎一乐:“这算不算是‘气牙心下一薛宴惊压根口银牙’?”

“……”

如何变美?”倒是冷于姝皱着眉问了一句:“

把她使遍体肌我把这套皮肉送发现手背变白三分,血迹擦掉,会老板娘强自忍沾染的手上人不要管我们的闲事如何?”莹光。我,等到将整套渐渐淡去,平日里一直,如美玉:“肉全部吸收,可穿着,你一退一步,好相与的,大家各你们了气,开口道看你们也不是肤生晕连手上的薄茧都可以

想要这两谁要你送?我把你们姐的?”套还不都是我薛宴惊虽然并不怎么意识便用自己的强盗妹杀了这东西,思维反驳道:“但听了这话,下

……“你

稚的对话板娘问指老打断了这略道:“你到底是什么,剑冷于姝强行显幼东西?”

自然是人。”“我

薛宴惊轻声叹息:“你已经不是人了,你自己未曾觉察吗?

什么?”老板当然是人。”娘下意识反驳道,“我

端详,“鼻的东西属于人就透惜拼在一起的,的吧?”“只能说你身上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上夺从同一个人身,它们不下巴,细细着一阵违和五官无一处不完美,可住她的”薛宴惊捏

眼,冷于姝看了师妹一好奇她是如何得知。

又厚的刘海,冷于姝才看清亮的杏意师姐去看那瘦小姑娘,她拂开又长她脸上双眼一大一小,其中一只是极漂“猜的。”薛宴惊

眼,另一只则普普通通、并不出奇。

与骨骼被脸。人形,只是中间的内脏五官则掏空,冷已经上那套皮肉,那肤,于姝细看之下,才发现用来替换她们的被削掉了。皮肉皮套的双耳也还有地用来滋养皮其实是个完整的

你自己的?”轻抚过她小巧圆润又可什么是属于可还有爱的耳垂:“你身上薛宴惊一手按手腕,另一只手轻住不停挣扎的老板

的剧一阵来自灵魂深处老板娘忽然痛呼出声,手腕那一刻,她感受到就在薛宴惊握住她原来烈灼痛

了凡人。”你看,我就说你已她耳边低语,“是人了,”薛宴惊凑近业火燃不经不

有什么执“我是人!”老板娘却,“好似对此怎么会不是人?念似的,再三强调

,“况下,也能堕落成凡人在未曾被附体的情“师姐,”薛宴惊问类似鬼物东西吗?”

:“冷于姝微蹙了眉心闻所未闻。”

是什么东西方逼近的苍白,看着从四面八人影,轻声薛宴惊忽听得耳边有轻微碎响,像。”上见不到太多人轻轻踩碎了落叶,她纵身一跃跳上了屋顶一叹:“怪不得白日街

一日。一日少过不少,有很多住户过打探了一圈,有,云水县日益穷困破败,田地也荒废了,导致这小县城里的人不下去,便举家搬白日冷于姝一人曾到处百姓告诉她走了

肤光胜雪、眉目这些人影大概就宴惊看到这些人”的如画。男有女,但住户,借口中已然“搬走着不怎么明亮的月色,且个个都是几乎都是年轻人外表是百姓,薛里有

谱,而另一部分人已大概是因为这些人食谱。云水县的田地荒废,经沦为了他们的已然换了一种食

倒要看看,待你一人一人,“了?这次的人拿好处打发你们,你们沦为滋养我们的的眼睛,谁也皮肉抢!”院子里的我要定下她张?抚云鬓,又看向冷于姝“你们怎么是我先接触的,却不肯走,如今我美貌老板娘对院外不许套子后,又该如何嚣高声喝道,得意地抚

小院,持刀围的野,这些人的眼神快闯入种饿到贪婪,看起来已经不哪个部位,月光下,不知是看中了她们的那些人影很兽。住了薛宴惊一人双眼发绿像人,倒像是某

只能超度他们。他们,薛宴惊已经没有救了

下。壳,,凌清秋豁然出的脑袋,又没入了另一人的脑穿了眼前持刀人后脑穿出鞘,干脆利落地洞,从他的周,砍瓜切菜般长剑口中念了个剑诀将所有人毙于剑绕场一

中有不少人为了那,战力比起普通人尚有他们并不难杀,毕竟其腰,摘掉了两根肋骨些不如。盈盈一握的细

是躲避,而是拿着小刀去割那些尚未被貌已然远比生命重要得第一反应却不上尸首的眉目耳,仿佛在他们心里,容多。刺穿的人

者。但对薛宴惊而言,似乎没什都被一有些修士愿挑战强些修士不愿杀戮弱所有人等。很,有快,除了那对儿姐妹,视同仁地么区别,剑下众生斩于她的剑

尸首,清秋终于停下时剑身上沾下,待凌着红红白白的秽物。,院子里倒了一地

冷于姝看着师妹,由开口问道:“你了这许多人,剑下毫无见她杀修的是什么道?”迟疑,不

评价,反问了一句:“杀人般修的是什么道她想起归一的如麻者一薛宴惊自己也不清楚,?”下人对

“修罗道,”冷于姝秀令人迷失本心走偏,。”道法很容易微蹙,“但这

毕竟归一所修的功法,仿佛一个大杂烩,什有。么都的担忧,笑了笑:自己修薛宴惊听出师姐的是什么。”“其实我也不清楚

“你们是修仙者?”老来的,我不地后退一步,护住“这身后的妹妹,板娘自……”些人不是我叫然已经看出了她们的来路,面色发白

她的喉咙,,老板娘那身形瘦小的妹妹,扔掉手里大口姐身子妹动的手,是小师身子蓦绵绵地大口地喝头探查尸首的冷于下一刻姝闻声上,咬破她话音未落,染血的铜器起血来地一僵,软倒了下去,正低回头一看,险些以为又,急切地趴在姐

了张口,却没能发脑,却还未死,感“……”老板娘被她砸的血液,张了一下后音。吮自己受着她吸出声

。”对那妹妹道:“你姐可能是在问你为什么薛宴惊好心

的意见,就把我带负责到底,”瘦小姑娘“我饿。”上了这条路,自然要道,“她从没问过我

地上那老板娘眼里泛出行给她合上双目妹子都吸食旁人的血肉了,你又怎泪光,薛宴惊强么?你:“哭什能指望她还有人性在?

她眼里便不过都所有人在跨过那条同类相打破的,一旦食的底线,有些底线是不是一块行走的食物罢了。

…”“我原姐姐,喃喃道:为何非要逼我…不愿意的,你瘦小姑娘看着地上的

姝打断了她的抒情:“冷于

云水县究竟发生了什么?”

诱惑人,我姐的神明,他会姐就是县里第一个被,”瘦小姑娘抹了把眼像却不是什么真迷了神智的人。”,“最开一尊神像回到县里供奉,可那神始,是有人请了“我说,我都

,喉竟还未死,听着这话下。抽动了几里发出咯咯的声响,手指“……”老板娘

已经变成了一副用来肉,被姐姐吸收滋养肌肤的皮娘看了一掉了。”道,“她生得五大三粗,现在姐姐脸上的鼻子姐夫嫌弃她,和西怜人,”瘦小姑就是用了她奸……王寡妇生得美的,而姐夫眼地上的姐姐,继续“我姐姐她原本也是可的王寡妇勾搭成

“……”

就带我离娘指着自己那两只大小眼。”记,彻底消除很我身杀了一个过路的女子,像疯了一样迷恋开这里去面过好日子,只耗时间,”瘦小姑那女子右眼开始挖了眼睛说要给可我们谁都没发现的眼睛,“她换上,们都变美了,凑合用着左不同是瞎上脸上大片的胎的,我只能先美貌,她总是说等我

眼她的脸,胎记若隐若经很淡了。薛宴惊扫了一现,已

气很冷。与我师妹是看中了“你姐姐今日上?”冷于姝语搭话,她的眼睛想给你换

是想激起你们爱美的足之处,意说你们身上还有什“嗯,她故切都好说,”瘦小姑娘低么不。”劝过她,她不肯听我的,只要动了心,一下头,“我心思

“……”

“两位仙拜,“我是被来了,求你们救我出火海吧!”师,”她跪下叩姐姐逼迫的,多亏你们

中的神像。”“先带我们去看看你口

“是。”

完美,塑像前的杯盘里路去了知所踪,上面供着一小姑娘在县郊荒山上看起前带路,带着一人一本的山神像已不放着一团团血肉模,似是以木雕成,外表的一座山糊的贡品。来诡异的薛宴惊从未见过的塑像神庙,原

“就在里面,一位请进去吧。”

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笑了笑宴惊

“什么问题?”

淡,这是何故?”的那手背上沾染的血迹,却并没有如你姐姐所说手背:“我刚薛宴惊掀起袖刚擦去了子,露出自己的肤色变白或是茧子变

半晌才不情不愿地开口:“瘦小姑娘细看了她手背没有动心。”

“什么意思?”

然拍了拍……”瘦小姑娘突哎呀,说漏嘴了!”额头,若你,这术法就不会起效不动想借此变美的心思

,”薛宴惊挺遗头,“不过你本来得也不怎么像。”地点点“是啊

我还不是把娘嘻嘻一笑,“但“是吗?”瘦小姑你们带到这里了?

套十只血肉外套在她拒,她姐姐己所言那般不动心,便不起的如她自她真,换言之,如果身上也不会有效果

这里靠的是守住自己的底线与欲望牵挂这鬼镜鬼靠的是父母亲眷的,而留了一条退路,铜的时候,似乎又给凡人族诱人

世间道法自如此。只是万物验人性,才刻意觉得他们是手下留情也许是这惊当然没事必留一线生机,薛宴制。甚或是闲来想考相生相克,行然给鬼族下的一道限

着对她们再会”,这薛了进去,那瘦小姑娘笑一条麻绳,借着灵力掷进来。惊一人向着庙里卷宴惊哪间平地山林里能忍出,在姑娘身上一卷,把她也硬扯了起了一阵狂风,将薛宴,从储物戒里摸出型说了句“挥了挥手,用口

恐慌地要地面上,庙门紧闭,瘦小姑娘已经,三人倒在山神庙的了。狂风止息的那一刻

大骂,着:“小女无首求饶,嘴里念的薛宴惊,您饶过我这一遭!拼命向那木雕叩无表情意冒犯,以后我一定出游般轻松地左顾右盼忍不住对着眼前仍然面破口的冷于姝,和如又跪在地上给您带来更多贡品,求

头顶的雕像却并未像往出来兢地抬头看去时,才看到薛宴惊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柄小刀怒,,把雕像的眼睛撬常一般暴瘦小姑娘战战兢

“你做什么她吓!”得声音都变了调

“你嚷什么?”

你要不要也胆子怎么这现在就站在供奉台上,么大?我来历的薛宴惊反问,“连不知跪一跪我?雕像都敢供奉,你

停,将那雕像拆了个七满繁花的花园料时,忽然眼前她手下动一花,眼前的山像心口那一块木庙变成了触碰到雕一座开零八落,

颜精致衣着富贵,在园又不完全是她们,两花、扑蝶。眉宇,细腰纤个人容眼前出现两道虚影,子里摘间带着她们原本没有像是冷于姝与薛宴惊,的婀娜风情,眉眼无忧纤,

诱惑吗?”薛宴惊不太理该是一种解:“这本

怀里,又在她们耳边喁,温柔笑了起来。两名高大俊喁细语,把怀中地分别把她们拥在两道虚影身后又冒出朗的男子女子逗得

于姝蹙眉。

,如果变得更美白了,它是想说就是我们薛宴惊一拍手:“我明到的未来。”能够得,这

冷于姝看起来很想拔剑当场毁容。

致地观赏了片刻县百姓的东西。”姝无奈看她,她耸,冷于了耸肩:“我猜这就是它用来诱惑云水薛宴惊饶有兴

。”“嗯

你杀那些百姓的时候本受不住,呸了一声:“,迟早沦为和我瘦小姑娘看到寡妇也没有动心。若不说不豫,这时候来装定你是你原本就生得好看什么?诱惑?你奇,当初那美貌怜悯我们一样的怪物!”淡的悲悯之色,那,都未见半点犹里带着些极宴惊眼神不动心有什么稀高高在上地

薛宴惊本想说东西,又觉得这话无论美貌对修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口,都带着一股士而言只是锦上添花的么出

难道云人都动过心问道她只是?”水县所有不够美貌的凡

害人,装什么清高美而袋割了下来,接猴子似的,也不肯为变娘嗤笑一声,“我隔壁手了她家的馄饨后我怂恿姐姐把她的脑摊子。”呢?最然不是,”瘦小的钱丫头,生得跟只

眉。薛宴惊挑了挑

将美貌换成东西,你仍然不动心?不饶,“我就问你,若别的”瘦小姑娘不依跟我来这套,

确无法高高在上地谴果它用天责你们,”薛宴惊叹息,“如猜我的心动。”下第一的实力来诱惑我,我也未尝“我不会有片

“这怎么一样?”冷于姝反驳师妹,难道你就愿意统三界,修真界万人对你跪拜穿在身上?”把其他修士做成皮你放出你一,“就算刚刚它给,奉你得道成仙的肉套子每日场面

断然摇头:“那还是算了吧。”薛宴惊

么区别,”冷于姝正想变美想变强都无可出代此害人就要付流毒修真界的采补之术价。”抵不住诱惑,这份诱“抵不住诱惑就是,我不评价诱惑本身的对与错,惑是金厚非,但敢为色道,“就像几十年前还是权势实力都没钱美貌

“师姐比薛宴惊笑了笑:我有场。”

算作带来随便什么你的投名状,我就会帮时响起:“如人的尸首,的,只要给我。”人影渐渐消散,果满意你看到眼前的幻境结束,一道声音适

,但委实没什么眼色。这道声音并不阴冷,反而十分温和亲切

呢。都听她们这么说了还不停忽悠个单向的薛宴惊现师姐早已设了音结界,怪不得那鬼物打量四周,才发一傻子似的像个

冷于族对话,见师妹似乎想与这鬼姝抬手撤了结界。

“完更直白,…”起效也更快?”美性格、外貌…,“万贯家财什么鬼族不干脆拿出诱惑凡人?岂不是薛宴惊好奇道

族其实也冷于姝给出没有万贯家财无法反驳了一个的理由:“因为。”

了一阵无话可说的沉默。“……”对面的鬼族陷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