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本尊的苦情剧本呢 > 第 31 章

第 3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着我?”对上宋明幽要用这么恶心的眼神不解:“为什么怨的表情,薛宴惊

探讨宋明大怒其他人的水平产!”生误解是你日日和他也不会对我们,才把考题出得这么难,“要不什么符法咒术,“……你还说?”李夫

跟不上,但至少在口气纸上谈兵方你一半的水准,功。”为我们这些人虽然实操够用:“李夫子他老人家认面该有一旁的女修也跟着叹了不然就是不

这口黑锅倒是比归一魔多。受起来也轻松得,让薛宴惊接许多尊的那一口直观明了

了,”薛宴惊无意推们之大鸿沟,不会再为难你的小脑瓜相信李夫子可以道,这空空如也“那这个误会可大拍了拍识到诿责任,只是亲切地“不过这次考核后,的巨宋明的肩,贴心安慰他了。”

“……”

敢如此嚣,心道这薛宴惊居然还一旁看张,这下子宋明定然不会放过她了几人对视一眼热闹

揍她!”和薛宴惊相熟的女修的众人目瞪口呆了片刻那边以宋明为首先佯怒道:“来人,

她抢去,这一招是的印子,一两日即作“自在飞花”,伤不了人,只是打在皮肤上会留下个了朵梅花在指尖先出手,花形状的,叫消。,向薛宴惊疾射而她新近习得手用灵力凝

嫣红。薛宴惊大松闪过,身一掠跃至窗外碧空之出这招不会伤薛宴惊虽未听说过这人,轻轻松笑起来,冲破这一间百花齐放,姹紫中。法术,却也看围了过来,指尖纷纷周围同门都凝起灵力,一时片花团锦簇,纵

了柳绿花红,独薛宴惊凌清秋上放人虽多,奈何准攻击都打在了同盟场追逐,他们了一身上,一时宴惊刻意走位引诱干干净净,踩在间众人头脸众同门纷纷追了上来,又被玩心大起的薛在空中与她展开御剑声嘲笑大家。头实在不太行,上都开满

这根本就是闹着闹的家伙也看出来了,哪有什么仇恨排挤?一旁等着看热玩呢。

不接下气,一边也忍闹着胡乱攻击起来,包括混战到最声来。后,大家已经开始笑宋明,一边围堵薛宴惊累得上气不住笑出

备归位入座。脸上放肆的笑驱散了意,各自准上课最后到来,扬声招呼众人家才落下云头,还是夫子

和薛宴惊相熟的女梅向她点悄悄跟修玩心未消,静身时抬手一大声吓唬她,待她回去。她身后半晌,忽地

凑到她的双指前:“来下好了。方似乎有些小失落,笑了笑,又主到她跟着,回身的瞬间已经迅动把脸颊地侧头避过,见对,让你点一薛宴惊早察

的面孔,要随便用这种眼神近前,你可要小心,不微红了脸:女修看着这张突然凑到“我的天,小宴瞪大了眼,微看人。

无法揽镜自照,只能凭的眼神太凌“啊?”薛宴惊没带镜子,一时厉太威武了吗?”空猜测道,“是我

打发她:“吧。”块玫瑰蛋奶糕女修见她茫然,无奈地塞了,没事了,去吃东西

时候,只问出了两个甜可口,以正欲细究,奈己的智慧受到了口的薛宴惊觉得自在哪何玫瑰蛋奶糕实在鄙夷,儿买的?”问题:至于她开“还有吗?

𗭕节?完整章节』”&ldquo&llip?[]phellip&he?『来[]?看最新章

课开始时倒是实用得很,看着底下一群色彩斑子如何在野、灵宝等物,外或秘境中探得灵矿,教生疼,这一堂是探宝课,夫子哭笑不得地授众学薛宴惊听得认真斓的弟子,只觉得眼睛被晃得

未能免俗方圆五丈范围内准以在的画像,企图将石确探得宝物的方向,可与这夫子讲到有中鲮的形貌铭记于心一种叫作石中鲮的灵兽遇,薛宴惊混在夫子手中惜这种灵兽十,以期他年某日,外表形似穿山甲启一场惊天动地的偶灵兽开众同门听了,可其中,一时也分稀少。,纷纷抻长脖子去看

知不觉间,已生动有趣,不这堂探宝课被夫子讲得到了散课时辰。

冷师姐”,不由门口,来接小师纷的家伙经过,嘴嘴角一抽。群五彩里还都挺礼貌地喊着“的冷于姝看到一学堂

师姐,你回来了!到五师姐,挺开薛宴惊看地迎了上去:“

红中显得分外顺眼。她罪魁祸首,从薛,还好师妹仍然宴惊手中要沉思白净净,在一片万紫千发。”片刻道,“准备好,我们就出这家伙才是走任务信件嗯,”冷于姝打量她不到眼前一眼,低头细看,然猜等你

惊摇头要准,”薛宴师姐你刚要歇息半日?”,“倒是“我没备的回来,要不

“不必。”

,麻利地御剑腾空理解师姐的顾虑,既然薛宴惊也再劝,她而言自然是去得越早越好百姓接了任务,对当

拉我走的小院然想起了什么,提议去我驴面前那里会合?顺便离开,你在我的灵飞去,路上薛宴惊忽可不可以两人向水云县道:“师姐,下次出门前个戏,我装作不想却硬要

看蠢货的眼神盯着她。姝不说话,用一冷于

自取其辱脸:“没事了。”的薛宴惊揉了

冷于姝却轻轻一。”笑:“可以

无情道并非“……”薛宴惊很惊也没想到五师姐会她这突彻底断情绝欲,她发奇想的胡闹讶地看着冷于姝,纵然得知愿意配合

妹,”冷“你是我最小事自然由得你。姝似是猜到了她在想什么,“这点小的师

,对灿烂的笑脸。薛宴惊抿了抿唇着师姐露出一个很

模作样地提了只隐蔽处降落,收起长剑,换了凡界两人很快到了云水县,进城门的衣物,才装城门外挑了

着饼子、窝头多,街上行人也少有兴致再多看什么令人进食一眼。,此时正值午时,街上偶云水县看起来要比破败些,住户不算等吃食,雾隐镇稍卖相一般,看起来没先前的的欲望,连薛宴惊都没有小贩叫卖

里再没有如李夫人,见势不对,人物,这一次的任务着妻儿早早溜了多线索的般能为她们提供更立刻脚底抹油,带报信的书生倒是聪明得

备探]?看最新章节?娘便扭着腰上前,[甫一落座,摊子老板行人◆◆[]『来观察来往冷于姝二人下,准找了间街角的馄饨摊坐用略显粗哑的声音听些消息顺便完整章节』,

“两位客官要吟地问道:点什么?”

芙蓉,纵然称不上天香娘身上,微微一怔,二人的视线落在老板让薛宴惊下身上下透出一得反身大红的并不赏心悦目,反而,只是全意识觉种诡异的违和感,看起来眼前的女子一国色,所差亦不远矣丝裙,肌肤如雪,面似

讶,老板娘这份惊见了,掩唇一笑:“我惊讶的。姑的?”水县人杰地灵娘看着眼生,是,美人如云,没什么可从外地冷于姝一如既往地,薛宴惊却并没有掩饰面无表情们云

饨。”县的理由“嗯,”薛烦老板娘给我们来宴惊随意用了报信书“回来祭祖,劳两份干菜馄生回

许用肥胖来人又在外面多套十分贴切。了一层躯壳”一掀,出形容并不准确,薛宴惊胖的女子……或是她,而是一个极为想起了书生信那一句“像得爽快,扭着腰转身“好嘞。”老板娘应来的却去帘子后煮馄饨了,不多时,帘子立刻,顿觉

椅,最终喘着重重的粗气将馄饨放在了不甚协调,走两步二人面前。便要撞上一旁的桌的手脚似乎两碗馄,艰难地挪动着了一条缝,手里捧着这女子双眼都被脸上横肉挤成步子,她

出锅的馄饨装入瓷碗,想必滚烫得很,这姑娘将汤碗捧薛宴惊下意识扫了一外能忍。在手里许久,不知是感眼她的双手,这刚刚觉不到疼痛还是分

对二人笑道:“也端了碟子米走了出来,帮把手。醋从帘,我死了丈夫子后这是我妹子板娘以后,让她过来给我

“亲妹子?”

自己打着扇:“一母所生,绝无虚假。老板娘放下醋碟,给

薛宴惊低头咬了一口馄一类,是她特地要的纯素馅,老实说,看过书生信里包了些干菜、蘑菇那种描述后,她下意饨,里面座县城里食用识并不太想在这何荤腥。豆腐干

生得可真美。:“姑娘,你不爱搭理人老板娘又凑了过来,见冷于姝,便只与薛宴惊搭话

“你也是。”

。”“我以前可远不如你老板娘颇自得地笑了一笑:

惊随口搭,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好奇。“是吗?”薛宴

手臂,可惜和小腿空猜测道,“常常做活是也不是?”板娘看着她手上的剑“我看姑娘手上有些薄茧,想必是后者被宽大的袖子遮着看不出端倪,只能凭经常做活儿吧?”茧,又扫了一眼她的都会显得粗壮,的人,手臂

腿,也并不特别爽快:“是又如何?不不如又如何?”和小颇为无趣,得这段对话接将眼前人按在手臂在意自己有没有粗壮的薛宴惊并没有粗壮的手臂和小腿,只觉桌案上审问来得

真的,岂不是上这张美丽的脸?”“若是配不

过雾笑着取出一柄小老板娘嬉镜,举在她面前,薛宴意识想躲,经对这种东西多多少隐镇那一回,她惊下少有了些戒

备。

硬生生地让般扫了一眼铜,又想从老镜中自己一无所觉板娘口中但为防打草惊蛇多掏出些消息,她自己坐在原处,的映像。

觉到镜子不过这也并不是一面普里有什么鬼物隐藏其中并未察,却也不是她。好在她来的是她的铜镜,里面映出

更红瘦了两分,唇色我见犹怜。眉毛细、更柔婉,脸庞更清更艳,楚楚可爱,

若未觉,颇自恋道:“没关系,我自有我的人格魅力。薛宴惊恍

%完整章节ellip?_[]?得更完美?”章节\』”&ampldquo&hellip&amph老板娘顿了顿,“你难道不想变『来[]\%看最新

起一着眼前的老镇是更完美的性格,如饵来外貌?今云水县更完美”作为诱吸引凡人心甘情雾隐则是更完美的不知听到了多少遍,薛,仔细看这个词她在雾隐镇板娘,心下浮,鬼族用“……宴惊微微一震这里愿地选择它们,先前的完美个猜想

?”薛宴惊不由问起:“莫非你有办法

住些时日可千万要在这里多兮地一点头:“咱板娘连忙神秘兮。”因的。姑娘若是好奇,可是有原们云水县美人多,

真地剖析道,“不音,出这样难吃的馄打算认真聆听师低声对师姐道:“她们肯定有问题宴惊压然不会做她甩着帕子走开,薛妹的理由,就听她很认。”冷于姝饨。”

“……”

多胖人,她们绕着过看到,冷于姝二人沿着街状那书生信中所说有很,也不整个镇子转了一圈意地乱逛着,街上并不似离开馄饨摊子似随零星几个。

察一二。又是要将这拦住,提议等到夜间先潜薛宴惊的意思,冷于姝无奈地摊老板娘家观入馄饨将她可疑之人按住拷打,

同意,二人耐随那姐妹二人到着夜色,埋伏在院子里到馄饨铺子收摊,尾纸进行偷窥。薛宴惊表示了一间小院前,借心等,捅破了窗

着皮肉都脱了下来。间里那看到那姑娘一用力,将娘的妹子正在着是这时衣衫连带因为房赶得实在不太巧,否该非礼勿视,就脱衣服,薛宴惊老板正犹豫

“……”

挺胖的姑娘,她抬手打肉仿佛衣衫般甩在地还真让那窗看去,只见脱姑娘。和师姐对视一眼,,将又一套皮开肚皮,再次用力挣脱一位层厚重大圈,但仍是个继续伏,里面的人瘦了一下一书生说中了,薛宴惊皮肉后上,露出里面更瘦小的

套上啃食起来。娘面无表情地看皮肉,片刻后竟中一着地上的两套伏在其这瘦小姑

波澜不薛宴惊听着耳边清晰的咀嚼声,十分钦佩师姐面上仍能保持惊。

她正要向她扑咬过来。另一侧有一道红影猛地暴起,说什么,院子

一把塞进了老板娘咬来的巨口中。饨摊,将凌清秋拔剑出鞘疾手快的老板娘!薛宴惊眼是馄

一阵咯嘣咯是被坚硬的凌清秋的声响,是门牙崩成了碎塞了一把长剑入口,反老板娘本是冲被薛宴惊片。应不及,口中传来着她手臂咬下来的,临

来,不由叹道:“这口,抽剑鬼东西还挺泼辣。”但她却不松薛宴惊试着叼住凌咬着,清秋没抽回拼命

觉得雾隐镇那伙计遇见师妹的挺费牙口。!鬼怪们似乎都上的门牙碎片,又想起“……”冷于姝看着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