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本尊的苦情剧本呢 > 第 29 章

第 29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姑娘啊,还要顺手送他们一程听听,多么热心的一个好

出来。话都说不感动地连一句院静寂,赵家人

,不停,咬了落在赵父般站起身,不烤似的,迟自己像是身上,赵母也不由正派弟子地的丫鬟小厮将眼神料刚跪了满己名门人,才豁出去想必不会随意杀戮凡安慰自宴惊一剑掷出钉偷眼去瞄他,他一树上。子,就被薛被人架在了火上在了时进退两难,只觉得迈出步片刻咬牙

叶子和金黄色花朵。震,簌簌落下满地的柿子树被剑气一

李夫人半蹲着,捂住了赵家那八岁小姑娘的双

是在虚张声势,负担。杀上个把人而已,对她而言真的没什么薛宴惊并

以后的事了,不处罚,那也是了宗门后会有会影响她此时此刻的决定。就算回

在满院的尖母:“还有吗?”声中,她看向

赵母瑟缩了一线落在自己身上,连铜镜中下,看能把我那孩儿从忙摆手道:“不,别薛宴惊的视放出来?”再杀了我,谁还杀我!他爹死了,你

重地“呸”了一声实在同情不起来。,她虽也震惊于薛宴惊手起刀看着,却对这家人李夫人在赵母身边重的模样,但在一旁冷眼、毫不容情

得了我?”,你们不肯,,只是在做正确的事“我劝你们放他出来“但也仅此而到遗憾,”薛宴惊我为赵公子感挑眉,已,你以为威胁

过小女儿紧紧八岁的女儿如何赵母活下去?!”杀了我们夫妇,要我们急中生智,又扯抱在怀里:“别杀我!你

,“二十年后,去的不吃让她来找我报杀父戮母之仇。“那我给她一个活下理由,”薛宴惊软硬

叫,“我想活,我惊逼近,惊声我错了,我错了!别想活!”过来!”赵母见薛宴

薛宴惊闻言笑了?”了一笑:“想郁终日活了?不郁

身上鲜血淋漓不、不了。”赵母疯子,甚至不敢回身去看一眼丈夫的模样。狂摇头,她被吓破了胆

说好商量的嘛,”薛!”本可以好手,“师姐,她同意了耸肩,愉悦地对屋顶招了招宴惊耸“你看,大家原

此,冷于姝心下发现自己在踹了下去。未追问师妹究竟是何时只是抬起一脚将那微一凛,却也并假公子从屋顶上

假公子甫一脱离“娘,救我!”的控制,呼救便高声向赵母冷于姝

赵母在薛开视线不敢看他,一步步走向铜镜。宴惊慑下,却避的威

相,冷笑一早断运气好,不然我成功大势已去,也不再装是被人提着线走,声:“一个杀你们夺家产子绝孙的好!,还指望光宗耀祖模样算你,情知不知道的还儡戏里的悬丝木偶呢假公子见她这副以为你们是傀以后第一家子蠢货,呢,蠢成这样不如趁

不是说颤,不敢置儿子都能不要,你、我为了你连亲生信地会给我赵母全身猛地一封诰命的吗望向他:“你怎么?”能这样说?

给你封诰命的,贵妇人都要敬你三分你舍弃假公非但镇子上的人羡慕了我,来日我本是会。”若不是今日子又露出一个温文尔雅你,连那些京城里的的笑容:,刚刚我只是说气话,“是啊,母亲抬大轿出门,让你乘着八

最后一句没入铜镜前留下的成一团黑气话。这是他化

她余生都难平,独她怅然若失地己的诰命梦碎在哀悼其他人都看得出他是站在原地,似乎在戏耍赵母,故意让

正赵公子,同样悄悄抹去了一滴泪。夫人眼说,李,一句话都没有从铜镜出来的真地站了许久尖,看到他好似用衣袖在原

上的情绪,他抹去了这滴泪,也对薛宴惊多谢仙师搭救。”躬身行了个大礼:“抹去了脸

。”宴惊示意他平身:“举手之劳

于姝一挑眉:“举手之劳?”

举手之劳,这事姐解释薛宴惊连忙对师,“我的意思是,砍了举手之劳而他爹实在“我没说挨家挨户搜铜儿毕竟还是挺折腾人的,”镜找鬼物是已。”

……”

着柿子树,发气,现赵父还有一口,李夫人示送回房去。其他人围听到这一句,大家终向了赵公子意赵家的在柿子树上的赵公子他不由纷纷将视线投于想起下人赶紧把八岁的了还被钉姑娘

再行一礼:“父母生赵公子对着薛宴惊我,我我养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去死,还请仙师手下留情。”

赵母一喜,仿佛抓住了对,好孩子,好孩子。住他的衣袖:“命稻草一般抓

你们,我也不来沾光,若来日你们穷困这个儿子吧。”赵公子却甩开了她:“我不能眼去死,但也若你们富贵如昔你就当没有我潦倒,我自当接济,睁睁地看着仅此而已,我会离开这里,

“你……”

定然要咽气。”让我拔剑,他想让他活,就请薛宴观察了一圈,叹了口个大夫来吧,若是惊绕着树:“

咐下人去找大夫,随赵母便连忙吩后转身还待与方却已不再理会她。子再说些什么,对

算流落街头,我也消散的边一个屋檐下!”“你说得对,咱们在一起,那女子哭着说不愿意和两一起离个儿开,就了。此时夫妻二人相拥母连儿子都不管了许久了,赵父赵妻子,她也在铜镜中媳,她已经差不多在念她这,放出了自个想让我死的人活在同枚铜镜,又怎么会惦赵公子将手掌按上另一

走!”“好,我们

我还需要你眼:“帮忙,账本上记着那予了何人?”置了一枚铜镜,薛宴惊看他一你可知他是赠替代你的鬼物购

儿我给“我知道,”您带路。”首,“是我的赵公子颔名同窗,

走了了摆手,“我们先“好,”薛宴惊不想再参与赵家人剑拔出来后送到李府,别等我的闹剧,对赵母摆。”亲自来讨

是”。恨应了声“赵母已是恨毒能含了她,又不敢不应,只

人手牵着手,跟在李赵公子和他的夫

甘,追在他身显爵的父母当中对不起你?可若是家人身后准离开,赵母犹自不一定会选我们吗?”后喊了选,让你在我们你就“你觉得我和你爹和一对儿做高官句:

两人母的声音越都没大踏步离开,连头有回,任赵逐渐来越小,在身后消散。

]更新,记住[]尊的苦情剧本呢》第?酒千觞提醒您在[?『来[]♂看最新章节♂一时间完整章节』《本

可以交由你们小两正好我落脚,是暂时没处李夫人心软子,“孩子,你若地拍了拍他:下有间胭脂铺口打理。”

两人感激涕道谢。零,连忙

有经“谢什么,其实你们

了摇头,“都怪那铜镜一样的街白家那姑靠谱,我就跟她说了事儿,她父母和丈夫,若她实在,就来我铺子里做工,”铺子造孽啊。”李夫人不下去不死。对了,记不记得前娘,她跟你们遭遇了阅历,到哪儿都饿商的都不

:“夫人大义。”薛宴惊回头看她一眼,正色道

滴之劳罢了得连连摆手:“这算得了什么缺人手,不过涓妖除魔?”雾隐镇斩,哪比得上两位仙师如义?李夫人吓此辛苦,我那铺子本就正

怕是会在不知不…”个中州…师姐又心细如发,它们物所谋甚大,若非你及个镇子,甚或逸散开去师姐隐镇,”薛觉中占据整宴惊笑道,“那些鬼救了整个雾低?何况,是你和我“善举何必分什么高时通风报信,,祸害了整

说到眼,皆是神色凝重这里,冷于姝与她对视一

而幸存者一被蚕食殆尽,仿栗。佛在打一场一开始就无望那幅画等着一步步地无所知,只能恐惧,的败仗换,身边人一个接一个被替想想就令人…在场众人都是不寒而

的外貌,还看,这东西对修士竟一只和她生模一样得一盗取。简单模仿修者是尚不知它仅能里薅出了更可怕的是,薛宴惊此是连带修者的实力也能镜子前从的鬼物,从这段经历来也有效果,一并

化为一座死城。替换,上会不,雾隐镇到底是会有其他的城镇已然被不是起点,这世他们更不知道鬼物尽数

,脸没哪家上勉强露出一行人继已经过去了。的孩子考中过个笑容,续乘马车上路,李夫人举人、秀才一类盘算着今年镇觉得最艰难的子上再

却不众人摇觉不到了新的一户人家半晌,对想更沉重的还在后面,到眼前。”摇头:“我感那铜镜的邪气了薛宴惊闭目

法子去找?要们分头搜李夫人一时没反应,急急吧?”追问:“那还有什

宴惊叹气:“找到也没用了,里面锁着的人已面普通的镜子了。”魂飞魄散,那铜镜也只是一

去找找铜镜,,挽了挽袖子道:“我万一还有救呢!”铺子刚刚开业时,这家是心下不忍人是第一个光顾人,却仍的客账簿,看到半年前铜镜李夫人连忙翻开

薛宴忙拿给薛宴惊:“仙师,是不是这嫌,把这家姑镜的行列,李家众底下翻找出了什么,连娘的房间个?”入了寻找铜惊没有拦她,轻叹一声加是李小姐从衣箱上避什么,也顾不人和赵家夫妻翻了个底朝天,最终还也参与进来

暗记,点了点头,闭贴上镜面,望之中化为了虚无。无所获,想来想放过大量神识去搜寻,目将手掌一星一薛宴惊看到铜镜背面的点的希望,最终却耗了这姑娘已然在绝

眼神中摇了摇头:只是一面普通的遍,在大家期待的冷于姝也尝试了一铜镜了。”

“……”

宗再请师门长老一试宴惊扯了块包住铜镜:“我们会,只是……”窗帘,小心带回玄天

未出口的半,她大家都很清楚句话大概是“只是别抱太大希望。”

原本住在这里的品,从折旧痕迹个很可从衣箱绣工并不太好,但小狗显得憨态可掬爱的小概都是这个房,分外家小姐绣着小狗扑原本来看,像是几年前,绣法也统一,大扯出不小心所作,其中一只帕子上来的绣绣成的抚摸着刚刚翻找时是一生动,想必娘。的主人蝶的图案,底下

她握了握不能也去修仙仙师,敢问我能宴惊:这些鬼物?拳,突然抬头问薛!”,也去帮忙除掉

态,如今也儿短短时心百要成间内见识了人长起来了怔。好吃懒做的女孩李家人闻言都是一

薛宴惊笑了笑:“过肯收你。”汇总一下派招收时试吧,若当真有修仙几日我把中州各个门潜质,自有宗门寄给你,你去试

李家去!娘陪你一起去试!”嫂,李夫人上前握住女儿的手:“小姐兴奋地看向爹娘兄

岁数了,跟个老婆子,这么大李老爷无奈:“你什么热闹?”

“岁大怎么了?”李头子“岁数非得天天对着你个糟老新事物新人生了?就闷气?”看他分外不顺眼,夫人现在数大就不能尝试

您也太迂腐了。”条件给娘亲帮腔:“就李家少爷无是啊爹,

怪气地重复了一遍拖长了语调跟着怪声:“就迂腐了。”李家少夫人故意气他,也是啊爹,您也太

“……”李老爷知道现不待见自己,只能讪讪闭嘴。在家人都

事了。不关她的了这家的父母,至了口气,都痛苦愧悔还是松最终,冷于姝将结果告诉于他们是

———

结界里燃烧的熊此间化为废墟,不知又,待内跑了十几熊大火和两侧安然一天趁夜一把火烧了铜要流出什么志姓起床时,看到独独明日周围百的店铺,不由笑道:“此间事终了,冷于姝怪传说了。”镜铺子,薛宴惊看着在无恙户人家

悬于废却又掏出一只上,让它刻“玄天”二字的铜牌,抬手打了道灵力进去墟之上。冷于姝

薛宴惊奇道:“这是何意?

对你提起过?”此慌张;也几千年的传统了,“咱们宗门里警示恶人冷于姝解释,没人,冤有头债有主,此乃玄天“告诉百宗行事,无需因就来找玄天宗报,与周遭百姓无干,”

第一次出来执行任务吧大概因为这是我其实也不错。”“没有,”薛宴惊笑了起来,我突然觉得,做名门正派的弟子,

带贬义的语气念起一次用不自归来起,这是她第这四个字

这个词来讽刺仙武门的。上一次,她是用犹记得

的宗门腰牌,原不知子一碰其实是靠薛宴惊抚摸着自己来这就是真正的名门正下嘴皮多少年的正义积起来的声名与底蕴。与公道堆起来轻飘飘的,但它派,赵父上

看她一眼冷于姝奇怪地:“什么叫‘也不错’,你还做过哪里的弟子?”

了,五师姐,你觉得此次“没有,”事件是鬼蜮的手笔吗?”薛宴惊转移话题,“对

是,”冷于姝淡淡道,“其他地方厉害的鬼物没法聚集这么多这么“一定。”

没听说“我还从过这种鬼物呢。”

布下的结界:“手一挥,撤了点火很多种,蚕食凡界的有不同。”方式想必鬼蜮的鬼族分很多冷于姝看也各着火烬熄灭,抬

的入侵方式吗?”“它们以前也用过类似

了这些归一魔尊一统魔界后,“闻所未闻那些不服他的魔族流地找人附体,,“如今多就是简单了鬼蜮,鬼族才多,想来是由于以前的鬼族了些智囊。花样,”冷于姝摇头

一愣,时间欲哭无泪。!回曲折地扣口黑锅竟能如此拐弯抹角、迂到自己头上,愣了薛宴惊没想到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