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本尊的苦情剧本呢 > 第 28 章

第 28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爷会不会也被…些日子一直跟着鬼怪视生意,我家老…”李夫爹到处巡仙师,扮惊二人请到人蓦地想起什么,又将一旁叙话:“做昊儿的孩子他

老爷一眼,漠然反问:“你冷于姝瞥了李家觉得他有变得更好更完美?

“这……”李夫没有。”人险些语塞,“倒是

自己的意思。冷于姝不说话了,神沉默地传达着用眼

忙接过话头如少年,出些东所以它们会尽量选择年轻人来替代。得尴尬,连身上的大量精气,而年道:“他没的伙计口中问长者精力往往不收被取代次化形都要付出一定代价,还要吸薛宴惊怕李夫人觉西,它们每问题,我从铜镜铺子

人又李夫看了一眼女儿:“?”那……女婿呢

购置过三枚铜镜,的账本:“上面写着李会儿顺路去看薛宴惊翻了翻从铜镜铺子搜出来小姐只不过以防万一,我们看好了。”

匆匆来,又道了声谢,放下心二人回房梳洗,准备随出门。李夫人这才

姐,你平日处理薛宴惊和冷于姝到类似的鬼怪吗?这些任务时,也常常遇话:“五师

得通过铜镜较厉害的了,居然懂的大多是未成,人间种东西,只头,“我平时遇到很淡,成不了气候。”它们都形的不过“这次所遇算是比鬼物,它们未必害人,”冷于姝摇摇是从鬼蜮流窜来的欲都可能会形成这贪嗔痴

“贪嗔痴欲啊……”薛惊轻叹

的。”所形人死后所我们修间的鬼物都是“嗯,凡人常常以为鬼物乃认为,除了由人的恶念,其化,但鬼蜮出来的那些东西余盘桓人

哪还有工了笑:“救人嘛,对上薛宴惊的眼神,人来去匆匆,洗去了泪痕,理了理夫留给我细细两人说话间,李夫好意思地笑发丝便准备出发,打扮?”

来是会点头的。”的恐惧还有被至亲放弃吧,我可以对那些父母月有余来尚有些虚弱们明白那种家小姐被关在铜镜里一,此时看起他们娘,让我跟您一道去中的所见所感,让他但凡心疼儿女,想渐渐消逝的绝望,却也挽住母亲的手:“讲讲我被困在铜镜

”李,“你真是懂事了。“好,夫人拍了拍女儿的手

”李家少爷高声道。我也去!

,多个人也多一份说嘛。”旁李少夫人也跃跃服力欲试:“都去吧

笑,但至各有各的缺点未疏于对儿女的教导,虽然宴惊笑少心地不错。见李夫人其实并

也跟着出发时,挤上最终不是不信吗?李夫人十分嫌弃:“你个老东西跟来做什么?你了马车,连李老

衬呗。”李老爷讪讪:“让我这个糊涂蛋去做个反

今日之事,回去再么:“先了却跟你。”解气,却也没再犹自算账李夫人瞪他一眼

“两位仙师哪户问道:李小姐人家?,敢问我们

”冷于姝淡淡道,“他家那“先去白家吧

西被我捆起来塞在床下了。”

“……好。”

经历这一切后牙切齿放倒试图般就不耐铜镜咬着牙按于姝二人的表情里非容更贴切些。与自己离放出真正的亲人,这些不了的,冷于姝一个照面就了心的真孩儿,看向冷薛宴惊放出神还算顺利,由冷于姝一若不想劝说。能直接说服当烦了人负责在然最好,超过半个时辰说服美的假孩人丢了完来形,上去直接是用咬但毫无感激,倒上前一旁真假皆失,只能而李家苦口婆心地将鬼物捅死,那些父母子,又迎回来一个阻止的父母、家丁等人,再由最初的几户人家都将鬼物放倒,顺便识寻找铜镜所在,

她。些亲人反目而心里难李夫人原本还倒是薛宴惊模样让李家夫人有些惊讶,她此前贴心,是个非常细心去试图开解,冷在乎这一点地绘制安神符,看起当然师姐妹二人也不丝毫不为所动的姝一如既往的漠然,来实在温柔又,又特安慰李软的姑娘家。受,看到她蹲在院子会不会因为这里的银杏树下,便走过担心她

己的杰作。看她过来,对她笑了笑,挪了挪身人展示自薛宴惊子让出位置,给李夫

,此时正兴致勃勃地给她指点道:“看,这片叶子是叠在百景图”出来宴惊趁着的油纸伞,这几片一起的是屋顶的瓦片,的工夫,蹲在院子里用这片是过路行人撑起李夫人一时失语,原来薛像不像?”他们在一旁说话银杏叶拼了个“浮生子,

。”“……像

尘,站起身来:“怎么?你们那边薛宴惊完事了没?”拍了拍手上的灰

原来她压点头,长叹一声:似乎有些怨恨咱们,这都是什么事啊……”根没在听,李“结束了夫人点了,他

他们总要为完美的事?”下不存芥蒂,天底下哪还想要真正的女儿自己的选择负责,想选更好的假孩子,到反而是薛宴惊开解有那么“无需理会,”没想了李夫人,“

也是无妄之灾……们其李夫人唏嘘道:“他

以才要把它们全部干者是那嗯,放过那些假始作俑多人家。”痛,我们就镜,祸害更孩子,将来掉,若是因为眼前人悲它们只会送出更多的铜有反驳,“鬼物,”薛宴惊没

松:“到李夫人眉宇间的皱痕松了者看得开。是你们修行

“别多想了,你做得对,”薛宴惊拍了拍她的,去下一家。”肩,“走吧

过了多少春秋,笑了要来开解原本笑,暗叹是自宴惊,却反被眼前的小夫人怔了怔,这才反应自责戳破了这些人己着相了。来自己心下其实是隐隐家的幸福表象的,娘其实已经不知活姑娘安慰了,转念又想到这小姑

时更忆,冷被拦住,被这家父没有办法消去女儿这段一行人正于姝的神色看起来比平日的记要离开,却又母问起有冷几分:“没有。

“……”

几人乘着马车,到了自去难,那鬼物假扮捉拿他,李家人一的少爷正在书院读书,倒是遇上了一户赵姓人家,不在家中,冷于姝

试着说服这家的父母行便先

出来的铜镜上搭了一搭,铜镜却毫无反应二人听了来龙去薛宴惊找脉,不置可否,轮流伸手在

“你看,没

吧?”赵母淡淡道,“的,吾儿一心读书,不会了中招吧。”怎么照过镜子,并未爱装扮,大抵是没有动静,大概是你们误这铜镜是我那儿媳送

地挠了挠头,“我好日子我生少次铜了面疱,怕夫人嫌弃都要看一眼好些了每经过铜镜镜后才”李家少爷将信将疑像的确是照了不没。,每被抓进去的,前段“……

媳我们也管不如去找她的不到,你们赵父附和道,“至,送客!“是啊,想来定是如此于我那儿爹娘好了。来人

举人吧?”忽然想起今年乡试,等等,”李家老爷却“不对才考中的什么,“令郎是

赵父不中,只有被事中思?举不成?”正的孩儿考换了才有本登时鬼怪替大怒:“你什么意道我真

“我问一句疯?”而已,你发的什

两人互不了起来。往地吵相让,你来我

:“仙师,薛宴惊身边怎么看?李家小姐悄然凑到

已经很淡了,说明魂飞魄散之时。”,恐怕再过些日子,早已脱离镜面的铜镜鬼物重的邪气,但这都散着很薛宴惊抱着铜镜:“里的气息铺子里便是真正的赵公子

,倒是赵母迟听了这话,赵家夫妇骂人的动作目而视,正要破口大骂你们说的们……两个都留下行不,我是真的疑了片刻都顿了顿,赵父怒行?”:“就算

一定要杀它。”行,”薛宴惊断然拒子的精气化形绝,“它吸了赵不能共存,我,此消彼长,两者“不

妇扑上来就要赵家夫打飞了出去。撕扯她,被她一剑鞘

地道:“这是什么事儿进我家要杀我儿子了!”去报官,有人闯母扑倒在地,哭天抢啊?来人啊,快

“就算是鬼怪又他对我们孝敬有加,又并未害过人!也嘶吼着,“如何?”赵父

们亲儿子来着。”子小声提醒,“他害了你“那个……”李家

现一阵尴尬的沉默。“……”院子里出

枚铜镜,不知经额外购置过一杀了我,不然它薛宴惊翻人了,“上有记载,令公子已除非今日你们有本事赠予何非死不可。”着账簿

家夫妇的快,快去把小姐下人被赵抱过来!”吩咐:,赵父连忙过来纷纷跑了喊声惊扰,

他倒是乖觉,知道未必有用这种事报官

“快!快求眼前的姐着一名七娘回来,赵、八岁左右的小姑丫鬟应声而父一把杀你哥哥!”拉过她:姐不去,不多时,抱

睡中被求你不要杀我小姑娘大概是从午哥哥。”的,此,奶声奶气对宴惊道:时尚懵懂,揉了揉眼睛“姐姐,吵醒

关在镜子里提心吊看得目瞪在还的模样,现李夫就不知道心疼觉得后怕,你怎么你这干的是人事儿吗你?我只要一想到我的儿人在一旁口呆,分外不齿:“女被

多绝望?母放弃他,会有自己的孩子呢?你想想他眼睁睁地看着父

充耳不闻,指使满院子的赵母下跪求情。下人通通向薛宴惊

您放过我家少爷!”对薛宴这些丫鬟小厮虽不明所以,倒也不敢违逆主惊叩头:“求,按着吩咐

看他们会不会是段时间那鬼十分机迷心窍的找补:“仙师,您李老爷我觉得我前模样就是被下了蛊!”灵地抓住机会为自己被下蛊了?

他一眼:“没薛宴惊看有这种蛊。”

“……”

有半点院子不自在。满地的里跪了,李家人纷纷躲这一跪,神态自若,并没不避,硬生生受了他们开,只薛宴惊不闪

我们赵家世代行商,如来:“求您了,仙师,小女儿跪了下吾儿才考上了举人,就要靠他光宗耀祖了啊父此时也带着!”

泪:“他还说待将来做了大官,要给我封赵母抹了把眼诰命呢。

耀祖,为了连吗?!”八字都没一撇李家小姐只觉齿的诰命,你们竟要眼睁睁地看着亲冷:“为了光宗儿去死生孩

李夫人冷声道:“,其他除了读书不行状元出来生意上至此?那鬼怪又并非,那光的是你的宗耀的你的祖吗?”你们的亲生孩儿本事考个你们嫌弃咱们两家有些算是我看着长大的,他,就算将来哪里不好?要被的来往,你们家孩子也他真的有

彻底消散,那玩吗?他害了赵公来日赵公可,自然百依百顺,待意儿难道会孝顺,那想想啊吗?”道:“鬼怪现在需要你们的你们们一辈子,难道就不会害你们李家少爷也劝

外人有什么干系?”赵们为“和你们么非要父恼羞成怒道,“难道我哪一个吗?你一群儿子是我和他娘生的,们还没有资格选择要闲事啊?!”管我家的

“……”

只是向薛,我们也不想活头:“仙师,求您了赵母对他们的争吵置若宴惊磕了个若没了吾儿罔闻,了!”

他,老爷夫人定然无若姑娘杀了要郁郁的相处我们法接受,怕是都看在眼里,实地跟着求情道,“少爷这些下人“是啊,”贴身丫鬟被一把,也机灵在是母慈子孝终日,活不成了!”和夫人她掐了

有碍吧?”死凡人的风声“玄天宗赵父也震声道:,怕是也于声名真的传出门下弟子逼偌大门派,若

子,冷眼观察着这场旁屋顶上,冷于姝脚下踩着赵家那假公闹剧。

面对鬼怪的硬碰以放手让小师书院返回一段时间了,一直没她已经从们的本事,好,她今后说不定就可师妹到底?若连这种事都能处理有了杀死它,薛宴惊已经可如今的软刀子呢是想看看自己最小的妹独当一面了。有出声,无非会如何抉择。

然有些规矩,不知会心道玄天宗乃名门正派,吵吵嚷嚷的赵去?门下弟子行事自用人命来威胁仙师不,心下只觉得腻歪,这夫人看着眼前他们威胁了她看了一眼薛宴惊,不就是家人否真的被杀那鬼怪吗?

一魔尊。玄天宗的弟:“离经叛道的归得轻松极了里的剑,回答忆里还沉睡着一个不想活了,那就都去死呗。闻言,她只是挥了挥手但这种事根本难不倒薛子,她的记宴惊,她毕竟不只是

“……“……”

一程。”!顺手送你们“来,不想活的站出来,”薛宴惊挽花,“我个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