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本尊的苦情剧本呢 > 第 1 章

第 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昆吾山巅雪虐风饕,凡人可望万仞,天寒地坼,是嶙峋叠,玉堆琼几千即的风景不可

修真界最大的剑修门派——玄天宗,便是坐落于此

之上,乃是宗事堂,形似道万仞冰川朴,周遭有气象。观,巍峨古门正殿执人御剑来去,一派仙家

怕是连周身的血肉都要山间有刺骨的吹过,若是凡人在这里耽搁一刻,寒风冻结了去。

暑侵袭,数此间来来往往的都是修人身着轻薄的春仙者,不惧寒九寒天,尚有好在衫。

执事堂前,显得格格,站在厚的鹤纹大氅仅有一女子披着厚不入。

周遭唯一的风拂过,她发间系的那一片苍茫猎飞舞,成了天地间抹艳色。一截红绸,在风中猎的白,凛冽的山

瞩目。在她陆陆续续有人踏出执上,没有换来她的些或隐晦或直白的目光半点事堂的大门,那

过这名女子时,一边揉着耳朵,一边心下叹了口气。堂时,只觉得耳边还萦绕着刚刚堂前那长老慷慨离开执事激昂的言辞,经名弟子随着人群玄天宗的

那是薛宴惊

前途无量。门青眼,收为关门弟子,风头无天宗,于试剑时得了掌两,六岁时拜入玄一十

里的剑,看到她将来一生的风光。就可以透过她手似乎不过才十几岁的年纪,

,玄天宗内爆发大乱联手,掌徒与外敌可惜入门不过数月掳走。,有叛被偷袭,子被玄天宗的仇家借机而他最小的两个弟

遇见。被找到时,她似薛宴惊这一失踪,噩噩。便是百年,数月之前伤,整个人浑浑巧在才被出门游历的弟子恰乎受了重昆吾山附近

不出来。百年间的记忆,什么都说,可偏巧她丢失了这师门上下难免询问她的遭遇

问,只能任历成为一个谜团。她百年流离失所,由她的经众人怜惜自也不便追

访议事,其中一位皇甫惊愕地指着她归一魔这段谜团群中注意到了薛宴惊今日仙霞派来玄天宗拜,满面副面孔的寝殿之中见过这炷香之前被解开,时,曾,说自己在魔界卧底长老在人却在一

有了解释她这百年流离终于

曾陨于魔族之斗在皇甫长老有一位幼弟无人疑心他会编造谎言刻意诬陷一个的小辈。,自此对魔界深恶素无来往重,年高德劭,痛绝,年来一直战击魔族的第一线,积威倒也

这般灼灼艳色,满了恍惚花眼更添三分明如秋月,柳惊的脸上,也渐渐消了些若桃李、一句,但目光落在薛宴眉之下一双桃里此时盛错了呢?”师门中人与迷茫,不免若有清亮的眸光或凌能令人下乘。优美的画笔都无法厉的眼见之忘俗,偏生这双眼了声。这张面孔生得艳描摹其眉目,似乎连最神压着,定只是,“兴许是认艳色稍落心为她辩解

错认的可能着实不名弟子为之佐证。况,还有与皇甫般无双姝色云的妖族也算少见,被但再如何迷茫恍惚,这,便是扔进美人如老同行的仙霞派数大。更何

钉截铁的一句绝无可能”,在场众人眼神,蒙了上随着皇甫长老斩一丝不明不白的色落在薛宴惊身上的彩。

得了。”然地回宴惊顶着众人等她解释的灼灼目光,只能茫以一句“我不记

的失忆,在有了遮掩的借口。些人至此,连她眼里似乎都成

难怪她这修为……

年的修赋不错,不然为高低,但想想宴惊了解得她当也知道,她当初脱颖而出,独如何能在千百剑修中掌门的青眼?不深,并不得玄天在场很多人对薛

可如今呢?

人叹了口气,眼里带着两分微不可察的惋惜

子,年岁过百仍未能超越金丹便是出去怕不一旦进入不出她的境界高成元婴了,有人轻声一哂,掌门收徒向来严苛,百年,传低,只是修真者可观薛宴惊这般惧寒众人看宗门里最笨拙时光,元婴期,便再不畏寒暑。玄天宗的亲传弟是要叫人笑掉大牙。的弟子也该凝的模样……

剑修可流命可抛讲究宁为玉碎不,唯道心不可折。,讲究风骨,为瓦全,血

大道。损,从此心魔丛生,便一旦道心有无缘

而薛宴惊,百年魔滚打、苟且偷生,她的道心还余下几分?界摸爬

不就她身上那鹤纹大氅证?是最好的例

弃子。

下了判断有人心下已经

她只能是弃子

造化了。掌门的亲传弟子,掌门出面维护她对她落井下石——她是昏迷,其他,今门也不会如何,端看她自己的人无权驱逐她,但玄天宗不会

事堂前,薛,执平视前什么,似清楚自己已被宗门放弃在一片雪色之间,目光会后乎尚不方,不知在想些的事实。

怔了一怔,诫她不得妄动情只见她仍是神色淡淡,无波无澜的模样方,告绪,狂喜暴怒皆这才记起来,薛宴惊被找回时受了重去看她的表情,加重伤势不可,否则恐会医修给她诊了脉有弟子经过时,偷眼伤,面上,开了药

月,遵医嘱不敢一个无喜无怒的瓷的把她变成了回到玄天宗后这数妄动情绪,难道人不成?

么伤,休养了这么久,还是样一副走一模样。步咳两声的孱弱也不知究竟是受了什

伙在想些什么,只是那几乎已被冻僵的脸颊。抬手揉了揉自己神诡异的家有理会身旁这些眼薛宴惊并

住她,步匆匆走到近“薛师妹!”有一前,将要开口却又见她抬眸,便加快脚疑。面现几分迟名蓝衣男子

同属一门。宴惊歪头看他的皇甫长老,从他的服色上,认此人正是仙霞派弟子,与刚刚那直言不讳

。”这仙霞弟子开口道了声歉。“……薛师妹,对踌躇片刻,竟是不住

传达了自己的疑惑。薛宴惊没有开口,用目光

着鞋尖,“那时,是垂首看伯一有声张,而是抬手给我,是师伯他做敢看她,只同探查魔界,在却没魔尊寝殿之中遇到了,你们指了一皇甫师都算是条逃生的路。无论如何得、做得不……”你,”仙霞弟子不有恩于我们,今日之事我与“当年,你明明发现了我们,

知是想等她宴惊的反应,有些忐忑地看着去,大”。师门长背后妄议关系发火还是想等一句“没概是不辈,只是微微抬眼瞬,没有继续说下他迟疑了一便在

甫长老无只是旁人的经历一实处,好似入耳的没什么反应,今日执事都只让她觉得荒谬,仿佛其他般,让她除情绪。了茫然实在生不出什么薛宴惊却堂中,那皇词,入了她的耳,飘飘的落不到慨陈羽毛般轻疾言厉色还是慷

且,而她从这个故事里找不到丝毫她的卑劣、她的苟有人声色俱厉地指责了共鸣。

“辰彦令人愉快的声音响起!”一道听起来不怎么,“和她说什么呢?走了!”

,歉意地看蓝衣弟子微微一惊一眼,快步离开。了薛宴惊

薛宴惊望了望他的背好人,总是令人欣慰的影,心下略有些复杂,己在这失忆的百余年间尚算是一个但无论如何,得知自

们两个吵不过,赶紧地闯了出来,袖子,一副要此时,执事堂还边撸着与人大打出手的架把那些闭关的游历的中,有一身后的师弟:“不找那老匹夫都叫回来,随我一起子风风火火行,单咱讨回公道!边走势,一边还吩咐

“是,三师姐。”跟在她身后那微胖男子苦笑:

看到二人,眼神里终切的笑意。于多出两分真“三师姐,六师兄。”薛宴惊

那女“小师妹,身体要紧,,见薛宴惊轻咳千万别动气!助的小师了几了紧大氅的领口。声,匆匆上前,抬手子身材高挑,身妹紧给自己这柔弱无宗统一的月白着玄天色内门弟子服

寒风。往风口的方向挪了挪,用身子给她遮了遮那微胖男子也

体冰寒,想必你在他身边待叹道:“唉,不过你这怪的魔功,运功之时通之症也算有了解释,体寒见薛宴惊乖身子。”巧应了,高挑女子又坏了久了,也被连累了一种极为古说那归一魔尊修炼

了,只是……这莫名多出来的体我领打扰其余师兄师姐们了薛宴惊又轻咳了师姐道:“师姐的心意切莫为了之症,只抬头劝。”两声,点了点头,并未纠结于自己我的事去

了重伤,宗门之中已尴尬,何苦再为了她的掌门被亲信偷袭受的掌门门主理门宴惊被掳走的事去得罪人。脉,在至今,另有代任掌明峰一昏迷不假,可百年前连累薛算地位中事务。他们四他们的师尊那场奇袭中,是玄天宗

勿要纠结此事病回来,还要被那挑女子握了握拳个冬天了,“医修叮后,她都以为小师妹要熬,小心伤身。重,你……千万掳走了些混账指责,自薛宴惊回百年,带了一身伤嘱过不”高“瞧你,好好的人,被每一次伤痛发作,不过这可思虑过

摇摇怀反而伤了自己身理?,何须介怀,仙,哪有为此介“些许小事派实力不算强劲,若实将他们一头:识想说仙霞力,来日霞派而已……”她下意在气不过,暂且积蓄实薛宴惊锅端了便是体的道

好笑,着实想不通份莫名源自何处。觉得其妙的自信究竟以自己但话到口边,薛宴惊又目前的处境,这

般,可柔嫩的柳枝又哪里熬得竟仿佛扶住了一棵过寒冬呢?女子干脆扶受了重伤,卧床见薛宴惊在寒风住她,让她寒风中轻颤的柳枝一靠在自己怀里。薛宴少,此时高挑女子扶住数月,清减了不她的纤细腰肢,惊此前中又轻咳起来,

不为瓦全?感情碎妹那份孱颤,眉心微蹙,,你别听那老东方活下来就很了不起了。”连忙又劝道:“小师妹西乱说,什么宁为玉碎在魔界那种地,能感受到师弱,女子心下一不是他!要我说

们自有他们不人的屈不折的道,却又宁折不弯的人,可他呢?她实在气不过,她骨、身傲也敬佩那些一何必为此苛责旁求生之举

“就是,”微胖口道,“的六师兄接别听那些混账的,就算无双,好色呢?”听说那归一生得和归一魔尊在一起兴许小过又如何?什么禁脔不禁脔的?师妹你就是单纯的气宇不凡、俊

是……“……”薛宴惊不由谢谢你的安慰了。失笑,那还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