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本尊的苦情剧本呢 > 第 2 章

第 2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四明峰昆吾山

拥有一净的小院。山腰间窗明几薛宴惊在半

前十几年的记忆,犹倒是还保留了人生在阳光下伸了个懒活的短暂时光,她,对这里并不陌生。宗生年在玄天腰。她这百年的从床底,记得自己当上爬起来记忆丢失得彻

薛宴惊晒得懒洋洋的,感觉本该十几年对比她明显感觉得到,自大力气布了个阵一间院落,又,特地在半己的心温暖如春前不同了。不准,似乎境已和百年子糖,于是又顺恐慌的,但是是一忆,连性情都有些拿捏被阳光山腰阳光最好的地方——三师姐考虑这里的阳光实在不错给她搭建了势瘫回颗要被烤到融化的松,确保小院范围内始终了柔软的床铺上。了人生中大部分的记到她畏寒,她丢失自己像

如何,想来是个缺阳光的地方,以至她不记得魔界环境于她如今对这些温暖的光线如此贪恋。

来,备茶以待。才起身更了衣,在小几前坐了下薛宴直到和师姐师兄约定的时辰快到了,

多时,两人如约而至。

休息,便约好了今日来她解答一个问题——着催她回去此,给日在执事堂前,二人惦记薛宴惊的寒症,急

归一魔尊是何许人也?

些复杂。姐和六师兄的神色都有薛宴惊提出这个问题时,三师

凡间以厨入道的一见的“厨修”。当年招入门下,收为亲本就少见,传弟子。年轻,身宗门招收时,掌门觉得新奇,略有些憨厚,他名为的弟子。他本是便动了心思,破格把起来方源,是玄材微胖,看,凡人自行悟道位厨子何况还是罕天宗内少有的不修剑道师兄外表很

姐相视一,你对他?”师妹瞬后,率先开了口:“此时,方源和三师……可还有什么印象

薛宴惊抬指点了昨日六师兄了点自己的脑袋无所知。”:“忘得一干二净,除对他一那句‘俊美无双’,我

可不止:“源闻言便笑了笑是俊美无双,据红鸾宫圣女的那是‘郎艳独绝,说法,归一魔尊世无其二’。”

红鸾宫圣女?近。自然记得”薛宴惊修。幼听说过红鸾叮嘱她时父亲还曾提过这个门不要和她们走得太宫,这个门派算不上正道,也算不得邪派中人行事轻狂,

占尽世间半数风流枝为剑,将对手斩“是啊,据说圣女面,一刻,枝头。”,风流多情,当了口瓜子,“听闻这位归一魔尊生就一魔尊身上,”方源磕数系在归一山试剑气之下于剑下那以桃颗芳心尽剑会上,他轻纱覆双桃花眼花苞恰恰盛开,

书的架势,很一半呢?”薛宴惊一副听说捧场地追问:“另

“在他那方源笑了起来:双多情的桃花眼里。

识抬手抚了抚自了一双桃巧得很,她也生就花眼薛宴惊下意己的眼尾

三师姐摸了摸皮疙瘩:“还占尽不知道的,还以为对归一一上的鸡话说的,片芳心的是你呢。”世间风流?这

时听到说书先生是我说的,是我此前方源大笑:“这可不下山去玩的原话,一字不差。”

“……”

动情伤心。”一身风流,不知传闻中,他这子为他得天方源又继续道:“下多少

……造孽啊。”垂眸:“那可真是薛宴惊

这个人身上着奇幻价,一向两事,传到我们这里,不不必尽数色彩的故事,很难传言孰从中知经过了多少人的口头:“魔一其人的评真孰假呢?出他极分化到夸张的地步。当真。对于归界那些风流究竟是个三师姐燕回却摇了摇,倒也推断曾见过他本人,如何得什么样的人。我们又未,有太多带

薛宴惊受教:“师姐说的是。”

皮实,难得遇到一个分耐见小师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风火火、雷厉风行,平众对剑修的刻板印象,从来风接触的人也都是差不多的,不免多拿出了几微笑,她人行事都非常符合大妹乖巧,燕回忍不住修的是风雷剑法,为

此时又给也有人说他不解风度,堪比说归一风流多情,却情的程解惑道:“一只棒槌。”就像有人师妹继续

薛宴惊失笑:“这话又是出自何人之?”

此二人就结了怨。”源接口道,“据说那位主气得嘤嘤跑了,自人,曾魔尊撞见了原型一条白狗’,将狐族少,魔尊惊叹曰‘好肥的被归一魅惑的少主,”天下的狐族少主狐族“是

……”

未必当得真。”污蔑。这句棒槌也,才对归一魔尊进行了狐族少主被气到失去理智为是“不过,大家普遍认后续一系列的

什么若有所思地抬眼看他:当得真的?”薛宴“那可有

吃边说。源掏了一捧瓜子分给二人:“故事挺长,来,边

,收了玩笑般伐过重,人燕回的态度,正色看向师路上,白骨森妹道:送外号‘屠戮’。白了他森。”他成为魔尊的这一“修界名鹊起之时,因杀无人清楚归一魔尊的本名和来历,只知道一眼他在魔界声

“……”

蜮。”被他打“后来他显得他很凶残似燕回继续道,“,要么是死了,要么是流亡的,便逼着去了鬼那些不肯服他的魔族改口,是为‘归一’服了上位时,嫌,”,要么是被他打‘屠戮’不好听,大家

“……

、问鼎三界的野心,快。”如有机会,当除之而后“修界有人认为他这逐鹿天下之意,觉得此‘天下归一’归一’二字,取的是子所谋甚大,有

“天下归一?意识想反驳些什么,却被一阵轻咳打断。惊眉心微动,似乎”薛

弱、在寒归一魔尊这种杀人如麻的腥沾玉,仿佛任何一丝血看着薛宴惊,后者正掩燕回这柔柔边的手指其上都是一种亵渎。声的小师妹,是如何在风里走几步就要咳她简直难以想象自己唇轻咳,挡在雄身边艰难求存的。纤白如

是认你们请继续讲吧薛宴惊仍然真地摇了摇头师姐关切的眼神,还:“我没事,师,不过对对此事没什么真实感师兄

喜道人几件其余的说给了,怕是连斩十二魔神,枯血古多,”燕都中力夺孔雀昙花,’?”“归一身在凡界随意你听,小师妹你可听上发生的事寻个说书人都能讲得说过‘欢比我精彩许先大略捡实在太多,黄金台上这些传奇故事早已传得三界皆知回思索道,“我

“不曾。”

来采没见到当时的百年间,曾有正道人增进自身修为,”燕回信这种邪法界间形成了度。”,甚至有人以重去猎捕落单的散修和涉猎,甚至在三流传的速忆起来,仍然很难相诱门派里的底层弟子成效太慢,又有人面色凝喜道人’的修士,在双式地教他们那种规补炉鼎,迅速妖修,买卖炉鼎的生“在你失踪的这重了些,“这种功法迅速在人魔妖三界流传况,可能一种模,我现在回金利士也,不知祸害了多少位绰号叫作‘欢……你鼎,填鸭修仙,再后出一种采补的邪法,用。连修界一些所谓的修的基础上创造有些道行的质合宜的无法想意,最开始是少女调/教成炉来嫌再后来将凡间体

修真不止要修武境,“有些人嘴也要上说着的是捷径。”刺道方源不由讽修心境,却原来最想修

“此法与双修……”

邪功自掠夺的那一方会迅速也有希望活下来采补是单方。”留情的话,炉鼎面的掠夺,”方“这种衰弱下去释道,“被,直至死亡。当与双修不然,如果主同,双修是共同进境,动采补那一方手下

地养着,便是慈悲了日里好吃好喝燕回一哂:“有些门派,觉得不将炉鼎采补至死,平。在我看来,采补就是采补,并无不同。

与归一有关薛宴惊蹙眉:“此事?”

止了这门功法。”:“是他终燕回点了点头

“如何终止?”

习过这套功法的“他杀光了所有人。”

粗暴的法子。”薛宴惊挑了挑眉,“真是个简“……”单又

甚至被他连,”燕回摇了摇头涉猎过这套手下的魔族花了很长时的时候,人人自危,甚空出世之时,一统魔界,据说他指挥人、妖、魔。修界来简单又天涯海角地去不起寻求庇护。”间,收集了所有流传开来“只是说起功法的吾山下长追杀所有的相关典籍,锅端了,付之一炬,归一已然有些门派,“这邪法横至有修士在咱们昆闹得最大

了。”薛宴惊摇了摇头:“那可是求错人

,并没打算真正付诸实天宗自然不会应,“是啊,咱们们抱的”方源思……”什么算那些人口口声声说冷笑了声,“就践,可谁会不,只是出于好奇什么心,才以重金求得邪功

着实难掩对那些人的鄙夷。他“嘿”一声,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神色间

手,宗门早已下我们玄天宗自然不会出逐出门墙,谁敢碰那邪功,立刻燕回也挑了挑眉:“令,门内弟子绝无宽宥。

薛宴不满伸出援手?”惊敏锐地察觉了师姐在些什么:“想来有其他门派

归一杀了那么多大能的侄子,界有不少人早就看不口。正巧,修的那些一看,‘他的炉鼎还活着并没真的使用过’或是出于好奇才。修真界嘛,讲究一个又是哪位长老魔尊的向欢喜道人买来自己的亲友有错嚣张做派,这惯归,可到底‘他只是方源点头:“那功法看仇的好借些人人,自然有人要报复修士可能是哪个他并未伤及人命’这的友人,就算知道同气连枝,被杀理由,实在是一个复一拍即合。

“共有多薛宴惊问道。少门派出手?”

对这个门派的是当年十大,“三十三派联大大小小,一共三十三的仙梦泽,师妹不惯的人自然不在少数手势势浩大,为首在修界如此横行,看,”燕回比了个口号,声派之一有印象?”个,魔族可还盟,打着除魔卫道的

薛宴惊颔的修真界十大门有一些毫无意义的大片大片的沼泽泽州十大派之一——后梦泽嘛,稀薄,人烟自然知道仙派之一。当年声势,泽州灵气,拥加起来一共也不到十比玄天宗有里正正邪邪派之一,或者长真界常者说来唬人得很,个门派。不过仙,那排名称谓,比如柳叶刀一脉十大梦泽。虽然修首,她确实是正正经经过之而无不及。但长

也是如雷贯耳。的去处,当年十几修界十大派几乎是每个岁的薛宴惊自然修者所向往

门曾齐聚一堂商议对抗掌门返回门派待仙梦泽许久的欢一行字,神不知鬼不觉地进了内喜道人,他气急败来那归一魔尊已然方源继续道:“当堂匾额上还被刻了时,只看年三十三派掌堂。”坏回到内堂,却发现内的尸首到山门前钉着一个人魔尊一事,,正是那失踪

薛宴惊奇道刻了什么字?”

一游。”“归一到此

默。“……”薛宴惊

塞,了然笑说归道:。”方源看出她的语“都尊是一个很狂妄的人一魔

“后来呢?”

“后这个门派道,“师妹你回来这数过仙梦泽月,可还听说吗?”来啊,”燕回挑

意,微微一怔,横着走的,他们区百年,这样一个乎都是管其他人愿境的大门,其他先到的散修和小门派他们看中,也不机缘秘到过仙梦泽弟子了。曾遇了师姐话中深来得迟,却要先进秘不愿意交易,扔下“……”薛宴惊宝,被可真是风头无两,弟子灵石就要强买。却没想自然听懂境中其他出门几大派竟已然烟消云散,那时候的仙梦泽到,不过区人得到的都只能让路。秘在一个小秘境外己十几岁时她还记得自

界大概也想维持”方源道,这种微妙的平衡,也没擦不断的人、魔惊天动地的大事,归一近年倒也收得的太平,敛了不少,没再闹出什么有去找他的麻烦。界终于迎来了难“自此,一直摩

的太平?”,“焉知这不是烦,他才并未闹有人去找他的靠归一武力震慑出来“也许正是因为没事呢?”燕回唇角微挑

平哪有那么简单?我源笑了笑,并没有反驳靠忌惮而来的太平暂时足矣了。”倒觉得这种:“真正的和

。她想了想又,至少也不算反对薛宴惊抬的门,她问:“那些沾了邪功,对于归一的行事眼看他刚刚,他不说认同,无一人生还的语气中察觉就从六师兄?”

摇头,“别说人要被劈成两半。”“没有,”方源夸张地了,蚓都一的做派,怕是连路过的蚯以归

竖着劈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还。”

残的。“……”那还真是挺凶

也只敢把真的有漏网之鱼,怕是邪法烂在肚子里。”方源又道:“就算

可以想象得到修界对归一如何救万“杀万人大概人,”燕回对师评价。”妹叹道,“你

角微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薛宴惊

“他杀了太传下家被连锅端了……去,岂不是遗毒万年?作为名门正派的弟子,若让这头盯着手里的瓜子,口,“但……不,其中甚法子,怎能使这邪功绝迹?多人我不能说他用这种极端派、世至有些门却没有再磕上一杀得好,”方源低

一的为人,毁誉参半、真界一直都有争论,”,“正如归燕回摇摇“这到底是他的恶行还是功绩,修争论不休。”

附和地点了点头,“唯“的确,”是一段传奇。,就是无论如何,他的人生都已可算一能确知的方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