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钢铁森林 > 第145章

第145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放周声才一直折腾到凌晨,江瑾睡去

再说:“我爱你。”住江寒临失去意识声,亲吻在他汗津津的颈间前,周瑾不忘抱

她在之后做了一个乱七只知道自己好像回到栀的梦,梦里一切都是混乱的,没有多少逻辑,她子巷。八糟

们玩捉迷藏,着她。作业,头,注地看,他江寒声在柳树下写,当时溜进了隔壁的23号抬起她进来以后跟小伙伴

躲进柜子到自己拉起她的手,牵她进江寒声很快的房间里,让她

没有她。人能找得到柜子里很安全,

就在江寒声转身离去,叮嘱道:“,你也不要说。时,周瑾拉住他的衣角你可不能出卖我,谁问

说。”只认真地江寒声不善言辞,点点头:“我不

久、很久,预想的往始终并没有发生,里,待了很已经走了,只有周瑾留柜子里一片静在这躲在柜子是所有人寂,像

可却发现手脚了。里爬出去,怕,想从柜子有点害都被绑着,动也动不

周围黑漆漆的知何时,环境已经转到了南山别墅的音乐厅。

只有她在这里。

江寒声因为疲惫而垂情。像还在播放面前的录本看,屏幕里,着头,从她的角度根不清他的表

一旁冯和开你嘛。”我们可以把她请来,让说这个女孩子在哪里?她见见玩笑似的说:“江先生,不如你跟我们

了,却用很低当时江寒声已。”“好很低的声音回答:经神志不清

冯和没想头。发,有意思了,他拿起相机走过去,拽着他的头让江寒声仰起脸来,对准镜,觉得更到他会答应

冯和:你想说什么?”

一抹微笑,尤为的上汗水淋漓,唇角扬起合时宜。他回答:“江寒声冷白的脸我不说。

和以为江寒声是在戏耍他揍在他的肋下。,顿时恼羞成怒,丢开相机,握起拳头狠

,没有画面,耳边只冯和连声咒及拳头打此刻镜头倒了骂,以在肉体上的闷响。

以为话或许是在挑衅周瑾都,江寒声这句冯和。当时就连

不是的,原来不是的

,想到的、看到的根本不是别人晦暗的世界里的周瑾而已。擅自闯进他在濒死的关头而是当年那个他孤独

真实她失声流下眼泪令她倒抽一的疼痛扎着一样,口凉气。,心脏处像被细细密密的针

,猛地,从床上坐寒声,喊着他的名了起来前的江周瑾想伸手拥抱眼

着,呼吸紊乱。急促起伏她醒了。胸间

拧开,江寒声也醒了,头灯啪地一声被?”手掌抚上她汗湿的后颈,哑声问:“周瑾

黄的灯光下,皮肤白净他上身赤裸着,暖周瑾回,看到江寒声睡眼惺忪,被着一副非常健康的躯体,肌肉匀称,江寒声无不昭示着他拥有子滑落到腰际,

她一脸惊恐,摸上她的很快清脸颊,“做噩梦了?江寒来,见声跟着醒过

瑾闭,两人肌肤相贴,汗水交融,周周瑾回身一下上眼,睫毛在轻微颤抖

她道:“你真是让我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她还要怎么做?还要怎么爱这个人,才算足够?

,低声问:听出她很快反思了一下,不对?”无措地说:“昨晚“我的责怪江寒声,我寒声又弄疼你了,对哪里做得不好么?”江

“你闭嘴,就让我也红了,抱抱一会儿。”周瑾破涕为笑,江寒声抱得更紧,

他们在长夜里相拥。

每一处都是知觉去感受江寒声的存在,他周瑾用尽浑身的鲜活又实的。的呼吸,他的温度,

还好,还好,江寒声来到了她的身边。

……

好,等江寒声下,再回家。重案组述职。两寒声去科大教书,公园散散这天,江一起到,然后个人约定周瑾也要课后就来重案组接她

直奔组长办公孔。周瑾一到重案组,面前赫然站着一个新面室,意外发现谭史明

那人身材高大着一股蓬勃的朝气。端正,由内到外都散发,长相

谭史明对周瑾说:以后他就是你的了。“来的正好,这是我们来的实习生高耀杰,第一天报到,

立刻敬礼道:“师姐好!”高耀杰

,周瑾一愣,想到场景。听他叫“师姐”时候也是类似的她第一次见赵平的

后请多多指教!”平更加热情一些,说:“我也是京州警大毕业的,高耀杰却比赵

敢当,不敢当。”周瑾连忙摆手:“不

,他就记住了所有人的名杰是个自来熟,脑子也字。他简单熟悉了一下重案组。高耀周瑾的成员一一介绍过以聪明,周瑾把重案组

,问她身体怎么样于丹见到周瑾,反复叮嘱一定要养好再回来参加工作。

演一个单手倒立来证明自己没事。瑾表示不用担心,她可以当场表

于丹立刻回绝,那倒不必。

方面已经乱成一团。交谈中,周瑾听于丹说起,淮沙

括老书记,都整个东升集团要接受调查。以及与他们出泥,自垂询督办,警方从戚严、詹韦入手,员,甚至包拔出萝卜带结的政府官公安部派人亲

腥风淮沙政场和恐避之不及雨,跟口高压锅似的,人人唯警界正刮着一场

和道:在七大姑在议论这件事老家就是淮沙的,现高耀杰在旁听了,忙附。”“是啊,我八大姨都

淮沙,那你怎么来海州实习?”:“你老家在于丹倒是好奇,问

手指勾高耀杰眼笑道:了勾脸颊,眯着“因为姚叔

中的姚叔就是指应过来他口周瑾和于丹一愣,姚卫海。

警察。”候,一直在接受姚叔一样。说出来你唯一能够报答他点中二,他牺牲了,我继承他的意志,努力,说:的方式就是做一名的资助,他们可能觉得我有“我上警校的时就像我父亲高耀杰恢复认

是的。”于丹欣慰地笑道:“你会

也笑了笑。周瑾

总有人在牺牲,亡随继地处可见,没有太大的价值。这条路上走到,而死,警察因公殉职的本质这条路但也总有新的人前赴后只是一个生命的死亡

变得有意义。牲者唯有一的信念,情,才能让他们的牺牲永远代又一代的人继承牺保持正义、保持热

自己在警重,高耀杰不想让话题变大搏击比赛上拿过冠军,姚卫海还来学得很沉转而就说起校看他领奖。

周瑾一听么?那你身手不来了兴致,“是错啊。”

于丹说:“你算是碰上了,周瑾以前是亚军。”

瑾:“过两招?”

一笑,“周师姐,质方面有差异,我不是看不起你,男生女生在身体素高耀杰嘿嘿我怕伤到你。

“没事,没事,我们为止嘛。”点到

的门在一起。,就见周瑾周瑾两人几乎贴重案组来接挟着一个男生的,一推开办公室课后,开车到江寒声下肩顶在他的肋下,胳膊,后

江寒声一挑眉,沉默地站在门口

稍开一,唯恐城门失火殃及池于丹鱼,往后瞬间石化

地上!摔,把高耀杰撂在接她了,也周瑾见江寒声来力,漂亮的一个过肩不再客气,猛地一发

江寒声:“……”

懊悔自己轻敌:啊,“这不算高耀杰一脸不算!再来!

周瑾哈哈大笑,有的是机会。”以后“下次吧

江寒声我老公现在以重案组女婿的身江寒声的手臂,直白地说:“来。”过去,,跟你介绍一下,她主动跑亲密地抱住份兼任本组刑侦顾问

在做什么?”无奈,“……瑾,你这是这么长的介绍似江寒声失笑,对乎有点

周瑾弯着笑,“训新。”眼睛冲他

“江教授,久仰地挠了挠后脑勺,朝江高耀杰不好意思大名。”伸出手,寒声

周瑾:“走吗江寒声礼貌地与他握手身边的,很快,目光又看向

久了。”周瑾点头:“等你好

天已近傍晚。

都似乎归入子。正常的轨的老样尘埃落定之后,一切迹,回到了以前

公一起哭诉,问她为什,歪头将手机抵么还于丹坐在电在肩膀上,听孩子和老案报告不回家;脑面前打结

身事业”键盘,仰在电脑屏幕上闪自己的白杨抱紧控室内,椅子里呼睡觉是人过一条滚动字幕——“呼大睡,类的终

温杯,正低头看着一叠谭史明双手捧着保一叠的档案资料。组长办公室,

事兴高脸瞬间垮道别,结采烈地了。到了下班时间,溢着快乐的一通报警电话,洋重案组其他打着招呼,互相果突然来了

亢奋。没想到烧。有机会来就出外勤,年轻的心在,只有高耀杰一第一天熊熊燃蹦三尺高,分外满办公室里

辆拉起警笛的警车陆续一辆安局,继续奔赴开出公下一个战场

……

和江寒声走到他冬天会改卖热奶茶的公园里,卖冰们以前约会时淇淋的摊贩在秋周瑾

经很眼熟了点了一杯热奶友约会?”茶,摊主看他已江寒声又来等女朋,问:“先生

主露出笑容:“我就寒声在这儿呢背后踩着他的影子玩。”儿,这时候扒着他的手臂,冲摊周瑾本来在

奶茶递给她。她跟他站到一处去,摊主眯着眼睛把

停。走到高高的天桥上,稍微停了两个人牵着手,从公园

她。奶茶,一点一点啄江寒声则背靠在杆,认真地看着周瑾双手捧着热着喝,

他:“你以是想到什么,问周瑾他深邃的目光,笑了一,像,在哪里看到的?我也想去看看。前跟我说晚霞很会儿对上漂亮

处的天空,现横着一层层玫瑰色江寒声回过身混着胭紫的晚霞。,看向目尽已至黄昏,天际

瑾的手,引着她望他牵起周向远处的天空。

“就在这。”

的照耀下轻眯起眼,携白气,不禁捋了捋她呵出一口着寒意的一阵风吹来,发凉的手臂。周瑾在霞光

下自己的围巾,给江寒周瑾抽出一截绕到他的个人系在一起。声看到她冷,解肩颈上,将两周瑾戴上。

注地看着这会儿些颜色灿细勾勒出他的面容与身瑾专是江寒声望向前方,周身边的他烂的霞光细,看着那

着说:“紧地依到他的身边去,微笑是明白了什么,紧到了。她像

泛着灰蓝色的冰冷质样冷,玻璃林立的高楼大厦林,长在罪恶的泥潭之上。感,机械一这片以钢铁为筋骨的森

、最窒息的一段人生,此从未发美感。现这里有任何她在此经历过最痛苦

霞光当中可现在,江寒声站在这万丈

如果哪天她跟江刻。寒声一样到了濒死之周瑾想,定会回忆起此时此际,也一

……

钢铁森林,幸而有你。

(正文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异兽迷城钢铁森林崩坏生存指北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重生之江山为聘风流在乡村你丫上瘾了家有美媳乔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