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钢铁森林 > 第144章

第144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因很少出门。身体的原因天气越来越冷,周瑾近来休假在家

镇时,在东城区坐游戏,他们说,偶尔她会跟东城区缉枪大队的人打打在做了重案组的女婿们破案率屡次拿全市第江寒声以前一,可惜了,江寒声现

他们请外转——艳,重案组骂们骂重,他案组是酸葡萄,争奇斗前两队没在风水

周瑾说他们一群柠檬怪。:“什么叫可惜了?

把缉枪大队的人一通气得她在游戏的选手杀断乱杀,扬言要把他们代。

枪大队用周瑾。回头认真叮嘱自家队头土脸地下线,的人灰最后长,打联赛的时候一定要禁

草。阳台鼓捣江寒不打游戏的声养得花花草时候,她就去

禁止,不许再碰那下。天,就被江寒声明令了两这项活动刚进行些可怜的小植物一

聊的时候翻一翻江寒声的电影。看他推荐书架上的书,看周瑾败兴而归,无

的,她日常最书看电影等等这些都是主要活动还是—当然,打游戏、养花草

调戏江寒声。

学校三处跑,每次回家不婚姻危机。隐隐感觉到一点点在医院觉,这让周瑾、家里、江寒声近来是在工作就是在睡

下了一场夹着今天外面膀上都是湿漉漉从外面回来,满身寒细雪的小雨,江寒声的。,连肩

向一边。到玄关前瑾走了一件翡翠绿的丝绸,她一侧身体靠在上,身上就穿右边的吊带滑落睡裙,

白,裙下双腿修长裙上胸前雪

声,“你回家啦她弯起眼睛,看向江寒

开视然后一脸淡定地挪线。江寒声看了她一眼,

他抬手将家问她:“恩,吃的暖气开得更足,温声饭了吗?”

“没有,刚洗过澡。”

她想去接江寒声手,江寒声里的东西,被他避开了说:“我身上凉。”

菜、水果和他越过周瑾,把蔬牛奶一上浴袍,洗澡。一码进冰箱里,然后换准备去

新穿好,气鼓鼓地说了周瑾把肩头的吊带重一句,“眼瞎么?”

扪心自问,她在家养病了,可迹地中止,两人间刚擦出一比以寒声总是不着痕前更好、更体贴点暧昧时,对她这些天,江寒声是每当气氛开始升温

不是哪里出了毛就算了次次如此,周瑾禁不住怀疑江寒声是一次两次也病。

水流在哗哗地响。浴室

格外漫长声这次洗得时间,等了很久《指环王,她才听到周瑾仰在沙发上啃》,江寒吹风机的响声。

门口,抬手敲了敲。她放下书,蹦着到浴室

刻跟经水洗过一样透亮江寒声很快打开门,他的意味。黑,浴巾系在,带了点无辜上半身赤裸着,腰际。看着她的眼睛很

周瑾鹿。觉得他现在很像只

他问:“周瑾?”么了,

说不上来的痒。,心里周瑾看他白瑰色脸上有些许红意皙的,薄薄的嘴唇透着玫

说:“要不要我帮你吹发?”

江寒声一笑:“好。

机,调地吹着。到最低档,温柔的暖风在缓江寒拿起吹风声坐下,周瑾

闭着他的发梢上抚摸、捻。眼睛,感受江寒声周瑾的手指在

,说:“欸,玫瑰香。”她低头,仔细嗅嗅他吹到半干后就关风机,他头发上的香气掉了吹周瑾给

肉线条格外匀称紧实上溜下去,肩膀着胸膛,肌,然后,周瑾从背后搂她的手从他的住他。赤裸

缉枪大队的人给你起有小玫瑰瑾贴在他耳边’……”外号,叫‘国道:“我听说东城

样的外号很不感冒,江寒声对这没有的事。”抗拒地说:“

现在是私有了,周警官周瑾一笑,红的耳尖,说:“对的,私有。”了一口他发

自己背上江寒迫了,无奈地笑着,将她坐在自己的怀里。她从声更窘拽下来,让

他说:“胡说什么……”

还不愿意呀?”眼睛,说:“怎么,你周瑾抚摸他的肩颈,眨眨

“愿意的。

周瑾的大腿上,促使让下,也没了她一继续,手掌覆在寒声浅浅亲吻她起身。

饭。”江寒声说:“我去做

又充满怀疑的目光看周瑾蹭地跳起来,也墙壁,以一种探究的、着江寒声。背靠在没走,后

题吗?”我有什么问眼神,问:“江寒声显然看懂了她的

是不行了?周瑾抬手半遮着嘴神神说:“江寒声,你是不巴,压低问他声音,秘秘地

…”“…

望着她,丹凤眼眯了眯上,他低下一刻,声就抬手把她摁到墙江寒,眼尾更狭长。

他说:“这是激将法?”

他姿,又很快出一声呻吟态强硬,屈膝抵进不住发瑾忍周瑾的双腿之间,咬住了唇。

上那股锋锐侵略性真是江寒声身丝毫不减。

地望他抱住,周警官。”似笑非笑要付出一定代价周瑾,深道:“私有化需着她,

周瑾攀着他的肩颈,腿缠捧住他的脸亲了上他的腰。她被他牢也不怕摔下去,双手一口牢抱在怀里,

代价?”“是吗?什么周瑾明知故问

物,他的亲吻有些歇斯住她的唇,在嘴里吮咬意。享用猎,像是野兽在江寒声突然衔底里,疯狂又肆

就能发出两受他的亲吻。的哼叫,承声模糊周瑾想笑,可喉咙里

露出好看的锁骨。带重一侧滑落下去,完全江寒声托着她的,他把周瑾放好,手指腿和臀到了办公桌新拨开,将她的肩

头,唇落在她的锁似的流连他握住她的肩意乱情迷着。骨上,

崭新的水杯瞥见桌子上两只情欲中清醒过来。开眼睛时,江寒声余光,动作一滞,人也很快

两只玻璃杯……,他失去控制情绪他无法不想到那天的能力后打碎得那

江寒声掌心,好不好?瑾的腰上,哑声说:“贴在去做饭了

的喉结,决定问他:强求了,手指尖勾着他不爱我了吗?”你是周瑾见他还是不肯继,也不想“为什么?江教授,

……”江寒声:“

题,简直就是他的让周瑾问出这种问失败。

两声,强行正当他打算开口时,门铃连断了这次对话。续“叮咚”

自己去开门。江寒声还好衣服,周瑾没穿让他回浴室,

发件地址按门铃的是快递海州的一家4s店。,她多注员,周瑾签收一份装着文件的快递意了两眼,见

她还以为江寒声买了一辆新车

江寒声从浴室出?”,一边来,周瑾一边把文件袋递给他问:“你什么时候买车了

江寒声回答:“没有。”

“那这是什么?”

才发现是一张长长的江寒声将赔偿账单。文件袋拆开以后,

什么时候的事?:“这是两眼一黑,问他周瑾凑过去账单款项上的六位数,,看着当即觉得

想了想,解释道:“江寒声在匡山报废的那辆。我下飞机以后,直接在朋友的里提的车。”

周瑾见他特别淡定崩于前也,这种不改色的样是警队在编人员江教授,你不情况很难申请子,不得不解释:“一脸泰山到全款报销的。”

“恩,我自寒声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己承担就好。”

翼地问他,“那这种能付款吗?”分期,小心翼那么大的经济压力不打“……”周瑾并算让他一个人承受

默地看了她一会儿,白周再次重申道:“周瑾可以。”,我的工资还江寒声一听,才终于明瑾在担心什么,他沉

说它不可以。”真地回答:“我的工资瑾非常认

起来。江寒声听后,忍不住笑

没查过存款。看来,周瑾拿到他的银行卡以后好像

周瑾一扬眉太败家了!”毛,说:“你还笑!你

声手抵着唇,花笑意。了不少的忍耐才敛住江寒

问:“那我们子卖了,换一间小点思,状似无辜地把这套房他罕见地起了点坏心?”儿的好吗

以后有了小孩怎么办?周瑾反问:“可是

江寒声一愣

后,他有自从回到海州以个话题,或者伤害周瑾那一天所做的一切。意避着这说,他躲避

的事情,却没想到她会么自然又主再让周瑾记起来那些不好及小他不想动提孩。

江寒声来。手,让她坐到自己身边默了一会儿,朝周瑾伸

“周瑾想我们需要再好好谈一谈。”,关于孩子的问题,我

态度,“好,你得见他这么坦诚的想说什么?周瑾难

短时间内寒声只是默然地看着她,没有了下光殷切又炙热。,目文。江

想说周瑾凑近过去,眨着眼睛再问他:“什么?”

交缠在一起,房间里的灯光都变得柔和起来,两个人的呼彼此听得清清楚楚

一下。周瑾没有躲闭上眼睛等待开,趁机很快他下次亲吻。亲吻了他的唇贴住她的,

说:“你…爱你,周瑾,我爱…”江寒声按住她的后颈,

每说他就吻她一次。一句,

有孩子也可以,我们两会是一抵着她算没在一起度过。周瑾,就一个孩子,我个人也不是的每一天都能跟你的,他低声说:江寒声停下来,额头想要的我知道我想要什么,想要的是余生家庭。”

界和解,父亲也好因为有了周够了。到的一切都只是锦上都没关系,只要他有跟全世瑾,,孩子也好,统统其余得周瑾就花。他愿意

际。到沙听后,双手按住周瑾他的腰他的肩膀,将他推发上,自己屈膝跨在

亮的嘴唇…地望着他,看周瑾直着腰,居高临下他温柔的眉眼,漂

呢?她问:“那如果,我想要

他心江寒佛簇着明怔然,注视着她的眼睛,里面仿头一紧亮的火焰,烫得

你可以教他走路,教怎么做个快乐的小孩儿人。你也能从他爱他、很爱他的爸爸,我跟你一起,世界来。他会有一个很把一个小孩带到这个周瑾笑着说:“我希望亲,或者,学长为一个幸福的上学会怎么做父……”他读书,教他成

样爱你的,江寒。”她捧着他的脸亲跟我一轻轻地说:“他会吻,

“周瑾,周瑾……”

颈窝间,胡乱地亲吻着她的双手紧紧拥抱住她,将头埋在她的皮肤。

对不起。”“那天吵架抖:的事,我很抱歉,真的对不起,易察觉地颤他声音很低,带着不

歉。”“我接受你的道

周瑾笑得有些灿烂,寒声的脸,直再次捧住江视他的眼睛。

你的爱,声,我爱你”就是,理直气壮一点,。寒现在需要你做的不要总说对不起周瑾说:“我坦然地接受我对不要总觉得亏欠,

“……”

轻巧的?说到它有分量为止。那以后我每天都要说,“你是不是总觉得说这三个字说得

心脏已经狂跳到有些该开心的,可此刻在她直白热烈的目光里他与她面对面,江寒声乎无处可发疼的地步。藏。他,几

“周瑾。”

唇。周瑾看他眼眶红了,笑着低下头,再吻了吻他的

还要拒绝我吗“现在,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异兽迷城钢铁森林崩坏生存指北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重生之江山为聘风流在乡村你丫上瘾了家有美媳乔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