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钢铁森林 > 第105章

第105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直到看清那是就从天堂跌进地狱。,江寒声身肌肉骤然绷人仿紧,整个佛一瞬间什么药

上!怒冲击着弄的愤寒声拳头“嘭”地一下狠砸在他的理智,江

瑾从床上坐起来,她还没清猛然的巨响惊得周死按住。扑过来,将她的手腕死底发生了什么,江寒声楚到的身影就

本没打算要孩子鲁、怒不可遏,在濒临爆发之际冷的控诉,“统统被他压抑得成冰!”他的野蛮、粗你根

,望向江寒得几乎是跌在了,摔凶狠,周瑾被他推才睁开眼床上声。时发懵。好一会儿,她江寒声力得脑袋

得要杀人的样子结结实红狰狞,那种几乎恨实把周瑾吓住了。他眼睛赤

的江他没有喝醉酒,这是清醒寒声。

开所有的温和斯文,露两个人认识以后,周瑾都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地拿毫无顾忌他,剥出冷酷残忍的一面,她一味发泄。

中,唯独江寒声急促粗重的噤声不言,在彼此沉默呼吸清晰可闻。

远。闪而过的惊她眼神中一,一下站起身来,让自惧和躲避。刹,敏锐地捕捉到他盯着周瑾那间,就像从梦中惊醒一样,他陡然松开手己离周瑾尽可能地

的痛苦右手不自觉杯,他挥手,,余光瞥见桌面上两个和恐惧落在地!不知道该怎么发泄人并排放在猛地扫地颤抖起来,一腔一起的玻璃水

打雷还让周瑾心朵。来,捂了捂自己的耳惊,她下意识缩起那玻璃破碎的声响比

声没有看向她,手杵在桌子上,撑妄想你能给我瑾……我们为什么结婚呢?”江寒生孩子身体,说:“我怎么会?周瑾,

问我为什么要跟你求全发泄出来,就化。他手覆上额头,成浓浓的疲惫还未完可笑地纠正道:“不对婚……”些怒气,不对,是该

瑾选择嫁给他明她爸妈的愿望,或者借一段新的婚姻……来忘记蒋明知道她另有为了顺从喜欢的人,也知道周他,不过就是

这一切,他明明都知道。

床上坐起来。地上的避孕药,周瑾看到惊,很快从心里惊了

惧中镇定下来。强自己从惊她捋起额前的碎发,勉

:“有眉目之前,我不想了理思路,然寒声,我在结婚前就跟她理我哥哥的案子过,在……”试图跟江寒声解释你说

要出外勤,我不能怀从背后抚上他的手臂江寒声,,“因为我她起身,接近孕。”

的情绪在周温柔的口吻来。极力睛,已了闭眼中逐渐平复经达到沸点江寒声闭

的愧疚和后悔,乎占据是浓浓与此同时,几

周瑾说:“你不孩。”了合适的时间,我想等以后到一直在吃药,我们可以再要小喜欢戴套,所以我就

本该带声拉转过来,两弯秀眉她把江寒此刻皱得深深的着笑,

的吓到我了……。你这个样子,什么要发那么大的脾气“寒声,我不明白你为周瑾说

江寒声的胸膛一起一伏

,看向周瑾,她头发凌或许是因为害怕,呼吸的眼他抬起全是血丝微急促了都微乱,一身狼狈,起来。

去那么触目惊心。过的痕她白皙的皮肤上淤着青,看全是他吻咬,脖子上的牙印成了暗红色

么会变成这样江寒声想,自己为什

?」「你经常这样吗?情绪失控的时候,就会有暴力倾向

险些失去控制时,周瑾这是那天他掐住严斌、对他的诘问

诺,「我不会伤害你。」那时还跟周瑾郑重承

那他现在又在做什么

他紧紧攥着右手,连没有。再去正视周瑾的勇气都

完整错任何事,是他太着的家庭。至急了,他太想要少、至少这样,她没有做地离开他。周瑾就不会轻易一个孩子、一个

什么区别他竟还指责江博任,现在想想,知对孩子不负责他或许跟江博知也没有

嫉妒和贪心,又痛……无法抽陷在恶劣中恨自己深江寒声无法控制自己的

他。没有人解救

害周瑾他也不想再伤

周瑾看他神色全然“我们各自冷静一下,口气,对他说:再来谈这件事不对,缓了。”

降认输,轻已经疲惫不堪,最终投“周瑾。”他的声音声说,“我们离婚。”

了审判。他不是请求,不是询问给自己下达,而是自己

周瑾愣住了,“……什么?

件衣服穿上,紧接走去。,侧过周瑾身边,走向江寒声选择沉默就朝门口衣柜,拿了

接冲到门口,手拉,光着脚踩到楚!”周瑾终“你把话说清住把手,吼道:玻璃渣上于回过神来不在乎,直

说什么,闪着泪光,“江寒声,你刚才?”她眼睛也红了

江寒声想要擦一擦终究没又捏,动。她的眼泪,手指捏了

他知道怎么惹怒周瑾,让彻底厌恶,沉默一会把房和车留给你。儿,江寒声说:“我会

。周瑾扬打了江然,被辱的愤怒直接冲上脑门寒声一巴掌。

了闭眼睛,一动不动地挨她的打。江寒声闭

瑾到底是委屈狠混蛋。”牙切齿地盯着他了,盈满的泪水一下滚出眼眶,咬:“你

推出门外,重重将江寒声一把关上房门。

,她扶着柜子,望玄关处的关线黯了一周满目藉的家,蹲哭出声。下来抱起膝,痛

……

厅犯罪研究室

亮着。经到里十一点,主任深夜眼下已办公室的灯还

花镜,翻王彭泽刚刚个老朋跟国外看档案卷宗。了一通视频聊天,了解到一些情况后,又戴上老

地喊:“爷爷怎么还不来看我呀?什么音消息时候能够抓完,打开播他收到一条他小孙女奶声奶气坏人呀?”放着,是

王彭泽不禁笑了笑。

,您都了,今天一觉。”放了一条,是他儿媳妇,“接着又播经得起这么熬直不肯好好睡快退休了,哪里?囡囡想见您

的身体我自自己彭泽回:“没事儿,我己清楚。你让囡囡快睡。”

再过两天去参加,您在龙兴大酒店办满月酒?那孩子蛮可爱的。”。爸,詹科长一直他儿媳妇又回:“詹,到时候要不要抽科长的老婆生了,说想请您去一趟

……你替我随个有什么好去的?怎么王彭泽的人不熟,包就行了。”公爹,我就要给他脸?说:“我,他有个当省委书记的信息科

有。”“就二百块,多了没顿了顿,王彭泽又拿起手机补充道:

正在此时,王彭泽办公室的门被敲了敲。

来敲,这王彭泽了,一皱眉间研究室大楼早该没人谁会门?

抽屉趁手,又左右找了一圈把卷宗档案都放面传来一道熟悉的武器,还不他警惕心大起,先的声音等他找到,王就听见外

“老师。”

王彭泽:“……”

的灯光里,脚上还穿着拖鞋。,江寒声单衣他打开门,就见这么冷的夜晚站在白惨惨

丝不苟、意气风发过他穿着一穿着拖鞋就上门了那么久,只见没见过江寒声衣衫不整他跟江寒声的模样,还

就是。”师,我好像把一切都搞砸了抿薄唇,说:“老多余的表情,江寒声也没有抿了

瑾有关。的这个学生么情或多或知道事不用多问,王彭泽难道还不了解自少跟

口气,说:“我一让我省省心大叹一。”了,寒声,你也把年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异兽迷城钢铁森林崩坏生存指北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重生之江山为聘风流在乡村你丫上瘾了家有美媳乔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