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钢铁森林 > 第104章

第104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人,他明白如何控制一个人你要不要我?横臂抱着周瑾,问候,就能做到。他她:“,他想要做的时江寒声是掌控全局的

周瑾很快心痒难耐,“要。”

蒋诚“那你说,我和,谁凑近周瑾耳边,问她:才是你的男人?”

,唔……”“你怎么周瑾有些气恼:

答案,“谁是?”要问出一个江寒似乎非

开,我:“你解没了,跟他周瑾刚才的气恼被他缠你。”回答

也无法案。的情绪,可这次他准的答江寒声看不到她的眼睛备好接受断他周瑾

白皙,现在被磨得已细腰带,周瑾手腕纤瘦子上的经发红。他解开周瑾腕

,“是你,是么?”她不怕你,满意了身去,面向江寒声这点疼痛,转过

“不够。”唇流连于她的颈间,

比起她怎么足够?,这点为蒋诚做得那些事

到她怎么爱过子。他想恨,一蒋诚,心中有些口咬在周瑾的脖

以前咬人还知道收嘴,这次真乎见血,周瑾皱着眉头,疼得气。连连抽咬得狠了,

摸上江寒声的腰腹,指尖在上面一划,江周瑾彻底气急败坏,手寒声痒得本能要躲。对他无赖恶劣的行径,

瑾顺势扭转局面,抬趁他不备,周翻身压住了江寒声。

咬出血,轻恼我?”是在确认罪证一样。,像周瑾拨开领口,侧首将声真能坏到样咬着问:“江教授,你至于这她看见江寒那牙印看了看

歪斜斜布的吻痕……鲜红的牙印,裸露出周瑾领口歪一小片胸上,也是牙印,更不用提肌肤上那的,肩膀半露,那上面是些星点斑

丝,更显得凌乱而黏着几根发狼狈。她头发长了些,额上细

处溜下来,淌进江寒声的眼睛里。从她肩膀房间里浅浅的光晕

怔了怔。江寒声

一把推开那,飞快地跑出栀子身影里,呆呆地看着她哭脸,那个女人的可怜又狰狞的很久的以前,在那巷。个女人,拉起他的手周瑾他被笼罩在从柜子里冲出来,个傍晚,突然想起以前,

天灿烂的晚霞跟着她意识地就这样倾泻在她舞的长发上。最终身看他,那的肩膀上……跑,目光全在她飞她停下脚步,回他脚下没有

得厉害伸出手指,去摸周瑾耳侧的光线。,着魔般的心跳

一句,“里洗过,黑得有好漂亮。”乎没听见周瑾些发亮,似江寒声眼珠像是在水埋怨似的,痴痴说了

周瑾:“……”

的手捉住,按在枕头腾在半空将江寒声上,“谁漂亮?”

周瑾认真地盯着他的假醉。两人十指眼睛,仿佛在确认他到底是真醉还是交扣着

,似乎认命般闭上了眼睛晚霞他笑了笑,“

了多少?你到底喝瑾:“……

吮了处,张嘴狠她凑近他最沉磁性的哼叫。吮他的喉结。江寒声喉咙里发出一声低脆弱的咽喉

着周瑾。他一下睁开了眼,怔怔地看

?”周瑾视着他的目光,反问:“我现在亲的人是谁

他薄唇动了动谁?”,很久没的脸颊,再问:“是有说出来话。周瑾亲吻他

……,“江、江寒了滚,声音发哑江寒声喉结

头,伸手摸住?”的下求婚的人是谁,再问:“当初跟我周瑾点点

江寒声。”

我结婚的人是谁?”“跟

“江寒声。”

项链在摇间的钻戒荡,星一样闪烁着。瑾轻闭上眼,颈

江寒声起身乱搅乱缠。戒,衔进周瑾的嘴巴里,抵着钻戒,两人的舌尖冰凉坚上的钻,低头咬住项链硬的

寒声捧住她的脸,低低道:“周瑾,你别哄我。

说:“周瑾的耳朵,给我生个孩子。”他喘着气,吻着

周瑾发丝凌乱,眼里湿,答应他:“好。”润,这次没有多想

我。”“你别

睛有些湿润,抱紧周安静心跳声交织,江寒声瑾,埋在她的肩膀的呼吸声、怦的房间里,急乱处。

“别不要我。”他声音“我爱你,周瑾。低哑

……

到凌晨,江寒瑾回到床上。这一夜折腾了四五个小时,直才抱着周

周瑾精疲力没有醒。沉很沉,一直竭,睡得

起来时,头痛欲裂。,一下回忆起昨晚的事江寒声醒还有些艰难。因为醉酒的缘故得比她早,从床上坐

但“罪证”还在。

看向的牙印……他的衬半边雪白的胸,上面遍布着吻痕,有的已经发紫周瑾,看她身上穿着,露出颈子和衫,领口两粒扣子已经还有那咬得见血不见了

下,瑾在他身单上还有一小片淋漓血迹,他想到周哭着说她疼……

江寒声手抵上额头自责。了,一时间懊恼又,只觉得头更

近周瑾,握住她的小心地靠手臂,小声喊道在已经十点多了,:“周瑾?”他看现

眉头,翻身,并不打算醒。了个周瑾皱起

凑过去,“饿?身上,江寒声又身上还疼吗?你饿不

上头,嘟囔声,我还要睡觉。:“江寒周瑾扯着被子蒙

江寒声:“……”

是很讨厌他。敏锐的判断力,他不确点不知所措地收回手,定周瑾现在是醉的缘故,让他失去了也许是宿

的调查报告。”子出来,努力睁了睁被子里的周瑾又掀被我今天还要写金港救援的行动报告,人案他正在想着,蒙进还有怀光连环杀眼,说:“完了,

江寒声:“……现醒了之后我帮你写。在还早,你睡吧,

他,说:“过去搂住江寒声,亲你必须负责。”了亲周瑾

江寒声温柔地笑着,吗?”又问:“你还疼点点头让她放心,

。”都疼瑾说:“疼死了。哪里

腿和腰都酸疼得没有……力气,

困。”她钻进被窝,了红,“我睡了,好寒声。她脸红理江有再搭

收拾地上的一片狼再烦她,起来去藉。江寒声也没

了很久的心情逐渐他捡起周瑾晚上她说过的那轻快起来。散落的扣子,想着昨天些话,沉重的衣服,

肩膀上,暖融融的。璃洒进来,落在他他站在阳台晾着浴巾,明媚的阳光透过玻

么样的午餐补偿才好,,忽然听见一着头,周瑾做接受了一会儿阳光的此刻阵手机铃声沐浴,正想给江寒声闭上眼睛,仰

像是周瑾的手机,声音不大,他方向走过去。觉,寻着铃声的怕吵到周瑾睡

在这里,手机也在里面没有拿出来。周瑾的包,关门口地上是昨天她

开拉链取出手江寒声捡起严斌。电显示是来,掸掸灰尘,拉机时,屏幕上

电话。了想,直接挂掉这通江寒声不太高兴,

看到了什么东西,他机放眉。微皱了一下回去时,江寒声余光拿出来,轻

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异兽迷城钢铁森林崩坏生存指北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重生之江山为聘风流在乡村你丫上瘾了家有美媳乔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