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封神之截教杀神 > 第一百零六章.金鸡岭见孔宣

第一百零六章.金鸡岭见孔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豹前逗留三日,方才率军回转、彭遵于诛仙阵牌关。

,使大阵自行运转,他余元入阵布置一番诛仙出,乘金眼五云驼一路向西

向金鸡岭扬盖世大战,有一个飞,在那里有一场,独战八方,敢向圣人出手的而是要孔宣!今日不是往西岐,

不知道为什么,有很多欲一睹那孔宣风采赴金鸡岭,其中之一。今时今的余神所向,就随自己心意奔日,余元心人喜欢孔宣,穿越前元亦是

盘广阔挥汗如金鸡岭上,西岐四十万大军张袂成阴,星罗密布!雨;营

展,营寨不大,远喉要道,两杆红旗招不如西岐一方,但如磐石屹立,风雨不动!人马扼住咽下,一支金鸡岭

身穿道袍,头顶金冠,一人盘膝而目开阖间光芒中军大帐坐。他,形容古怪,流转。非道非俗面若刀削,

他,就是孔宣!

王欲罢兵。无策,逼得武姜子牙,逼得近寸不得束手他,拿西岐将官十余人

这时,帐外有人门上的免战牌来报,说西岐大营营已被摘去。

一笑,起出帐,跨孔宣闻言哈哈马提刀,仅带五千精兵离营。

孔宣刚一出营,就闻一阵道歌。

力,吾今到此绝孔里瑶琴乐性情。不识高名空费宣。”飘流四海不定踪……静“性似浮云意似风,

故弄玄虚冷笑,不屑道:“之辈,吾倒要看你孔宣何手段绝我

余元在场只身而立。如一定前方黄雾散开,一道人会认得他。

西昆仑散人,大罗金仙陆压!

孔宣扫了陆西南角,目光落在一株大柳树上。压道人一眼,侧目往向

眼望去异样,陆感觉到孔宣的,不压抬得面色一变。

一稽出,遥向孔宣首,道:“截教一人自树后走元,见过道友。”

续对陆压于他!”说:宣眼中异“此人不“截教……余元。”孔自量力,还请道友稍候,道了声:“久仰,继宣降服片刻,待孔。”然后一指陆压彩连连,于马背上抱拳

通!识道友神笑应:“正好见识见

,直扑陆、掌中刀,飞身暴起“哈哈哈……”孔宣仰天大笑,弃了胯下马压。

石破天惊

飞沙走石!空间簌孔宣所过之处,抖,大地簌颤

齐狠狠向下一划。双臂扬起,齐,陆压道人面色微沉,孔宣来势汹汹

呼……

压身烈火从天前。而降,如幕成墙挡在陆

大作,如出膛炮弹狠狠冲撞过去。孔宣冲至近前,周身红光

轰!

烈焰从中央破开,流焰坠地,火星四溅。

陆压慌忙暴退,右袭道长虹如匹,分左向孔宣。大袖纷飞,两被孔宣冲到面前,

改,只是身孔宣身形不停,去势不外红光退去,浮上一层金

金光依旧。散,陆压虹光如匹,孔宣金光似剪,虹光飘

骇,忙自袖中掏出一大红葫芦。痛,陆压道人大双臂剧

昆仑山上有仙藤,一结七葫妙法生!

葫芦,刀所杀!育一口飞刀,戮人元,正是为此藏魔神静气,孕这大红元神。《演义》中,金身不破的余

,左手一甩,把那深深一揖到底大红葫芦祭起,陆压道人脚踏虚空,连:“宝贝请转身!”退百丈避孔宣之锋芒,拜曰

刷!

丈,内藏黄光如冲起一芽,正是那斩仙飞刀毫光,高有三大红葫芦内

这飞刀有眉有眼一闪,,双眼盯住孔宣泥丸宫,光华宣射去!直奔孔

晃,五色青、黄、白、黑飞速好个孔宣,凌空将身一神光轮转。齐出,赤、

色神光弹飞了出去,没能碰到余元,就被五斩仙红葫化作一道流光回在斩仙飞刀至,根本芦中。

怀宣至,五色神光冲起,将陆压撞飞出去。,从半空那斩仙红葫芦猛地,孔一颤里。中落下,被陆压收在而这时

双肩一抖光飞出,刷向陆摔在地上。孔宣悬空而立,压。山石之上,重重地,一道堂堂大罗金仙,撞在

不得面皮,就陆压甚至顾地一滚,弹起后化作一道虹光远遁。

内。上熠熠生辉,更显整个人威风凛凛宣,如山岳一般耸立,阳光洒在金光孔宣体此时的黑光刷空,倒飞而回,没入

叫好,道:“道友神通“好近前,抚掌佩服!”广大,余元佩服,!好!”余元来在孔宣

并肩走向回中军“道友言重了大帐。将士,将马匹、兵刃他麾下交由副半空落下,和余元笑了笑,自将带回,他和余元。”孔宣缓步走

仙家道场,余元也没什军中比不得宣席地而坐。么挑的,与孔

所为何事?”“道友远来,不知孔宣问道:

余元“我听闻道友兵阻金鸡岭,一人挫,心生敬佩!答道:今日来此,只为虚门下一睹道友风采。”败玉

地一散仙,哪里摆手道:“道友谬赞,孔宣不过天金鳌碧游道统?”孔宣爽朗笑,于圣人,承比得上道友学道

鸡瓦狗一般,足见道友可在道友面前却,修为高深,之神通。”压,根脚深厚元道:“想那陆如土“道友过谦了。”

我曾于西海相时我五色神光未曾祭逢贵教多宝道此处,孔宣微微摇人,那出全力……”说到炼完全,可眉微蹙,似乎在思索什一怔,剑多宝道人也未头。响方道:“三百年前,听余元此言,孔宣面色么,半

师伯手话不曾说完,但余元却听出来了,儿,好想起《演义》中,退后,灵鹫山燃灯人于孔宣面前败下吃了亏。连忙转移话题,恰孔宣做过一场。临,与位应该是在自己大这种事刨根问底往下说,余元陆压道道人驾孔宣一不应该

救我一师叔脱难。一揖,道:“余元风采,二来是为今日来金鸡起身,向孔宣只是余元势单力薄,妄。”求道友助我一臂想到此处岭,一来为睹道友余元

在何处,待了。”孔宣起身不知,扶住余元臂膀,道:“我与“道友客气道友那位同门身我退了西岐大军,就与道友同去。”道友一见如故,何必如此客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炼气练了三千年蛊真人都市极品后宫好感度刷满之后我不做神了我可是正道大师兄我可是要做仙尊与魔帝的男人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