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本尊的苦情剧本呢 > 第 46 章

第 46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个转,又跌落的面纱伴着落叶扬起悠悠地在空中打被薛宴惊,山风拂了几地面。

薛宴惊清了怨?&amprd&ldquo你们与归一有何仇清嗓子:

!”[]#看最,不共戴天,不新章节#完整章节』秃头修士大声道:&a𚨸仇、夺妻之恨啻于杀父之[]『ldquo深仇重怨

?”薛宴惊摸了摸脸颊啊。”“夺妻之恨,“不应当,沉吟道

人也颇稀有过妻室啊?我不对啊,老八,你何时奇地看向他:“怎么不知道?在场其他

喻我,“不啻于怨之深刻,读没读对归一那厮的仇一种措词,用来譬不啻于!”秃头修士强调道,“就只是过书啊你们?”恼怒

“……哦。”

众人不尴不尬地对视一眼,两仪妙用,重新祭动围起了两仪阵。

“所以?”薛己的疑问。到底是什么仇惊重复着自

么?”你问这个做什

你们的命。”留不薛宴惊双袖一振:“以便我决定到底要下多重的手,

“这婆娘们,上!给好生嚣张!”秃我教训教训她。修士大怒,“兄弟

光映入众人眼底:“薛宴惊祭出凌清秋,将剑一横,雪亮剑教训我?”

“上!”

至高阶后,两卦,威力陡增,势道为基础的阵法,修炼是修最有名的法两仪阵真界仪生四象,四象生八雄浑,足可越阶克敌阵之一,也是最

势,薛宴惊就看只是眼前十人一起的程度。没修的两仪阵,出他们使的是最基础炼到能生出四象

轻笑了一怨?他路过声,嘲你们家门口的时候能和归一有何仇讽道:“就这种程度,一朵野花不小心踩死了?”

“啊啊啊——”十人各自祭宴惊用棍,在阵法加持下乱七八糟地向薛兵刃,有人用鞭,有人攻来。

先抽,一剑,反手在这持鞭,左手捉住鞭稍血痕。了一道修士脸上抽薛宴惊剑来的竹节鞭斩为两截便将当如虹

路过,随口?”此时,一“哟,打着呢修士欢快地打了个招呼。

“……”鏖战双方不由都顿了一顿去。,向人群看

人开心地喊道,“快看杀的一群混账在围师妹!”看到薛宴,薛师妹和人打“诶,是薛惊,人堆里有攻薛师妹!”呢!等等,不对……天

贼,!”一群人纷纷拔剑冲了上来:“何方恶敢伤玄天弟子?

将薛宴惊护了个严严实实:“薛师妹,你没他们抢进两仪阵,事吧?”

,“你们来得正巧。”气一眨眼“我众人笑了笑,周身没事,”薛宴惊对间便已消失无踪

没人肯关心他弟们也没住半边脸上的来问上一句“你没事吧那持鞭修血痕和充血的右眼,却一言半语,连他的兄”。中痛呼出声,□□着捂士口

他们脸色苍白地与众人会,我们这就一个笑脸:“一点误离开。”对峙,为首修者硬挤出

己的仇怨里,闻言弟子卷进她自薛宴惊并不想把玄天也并

了个送客的未阻挠,抬手做手势:“请了。”

玄天宗众人眼神在双没吃亏,才哼哼了两声,勉强同意十人离去。师妹似乎,见薛方之间来回逡巡

信的家伙:“开口抱怨那报匆逃离,有人忍不住们一行只有两里冒出来的?”家之犬般匆十人夹着尾巴,宛如丧人,这群人又是从哪明明你的传信中说他

!归一砍不一个薛宴惊出茅庐的玄天弟子首那人神色阴狠道:过,可那群我们也杀不得?”对付得了的们的手段你见识赤刀门,他到,难道区区“放心,我早通知了不是

…”“…

起这次考核来。玄天众人正拉她的经宴惊各诉离情,问了着仅仅十后叽叽喳喳地讨论日未见的薛夜王寺山脚历,又讲了下,自己近日的功课,最

声禅音,其一行人御剑去夜王寺,寺庙地处闻钟拜访了,极为幽静,偶竹林立,万节修之畔肃穆气象。踏入门槛,只见翠山巅石韵悠长。众人篁,一派

今四海之内有无,知常常互通夜王寺接待了玄天宗一行无冲突客僧人很客气地,佛教道教并佛教名寺,如乃是一座,反而

众人说明来意,他们即将前往的不周山来此请大师为法宝踱布满迷瘴,便先光,破瘴气。

佛号,点头应了,玄天弟子躬身称了谢,各自取出件随身法宝交于他。知客僧人念了声

上。师姐所赠流光玉玲,双手奉薛宴惊也取了

们先在寺里着托盘盛着法宝离开,请他随意逛逛。知客僧人

下坠去从寒潭边倾泻而出,直直向山此处有一悬瀑,流水汇入半山腰一座寒潭,又薛宴惊踱步至崖边,

上,水花溅她坐在瀑布的山石身水珠。玉抛珠般,洒了她一

有人在不远处诵了一声阿弥陀佛。

,一,放下手中薛宴惊回身望去姿扫帚,双面了,见她看过来。”,鹤髯松礼:“施主,又见人立于山石之上手合十与她见了一

“我来过这里?”薛宴惊连忙起身还礼:

“不错。”

候,是什么样的人?个问题并无意来此是所义,略作踌躇,才“我那时开口问道:想问为何事,转念又觉得这薛宴惊下意识一问自己上

这样,也不错。”“施人微微一笑,“现在主那时候很好,”僧

盘缓,见知客僧手持托正要说什薛宴惊怔了怔,

是法前僧人温声道:“想步而来,眼宝已踱过明光了。”

,提在也消在耳中便有一种静点迷惘心破障群中,取回流光玉玲失无踪。与僧人作别,回到人薛宴惊再手中轻轻一摇,铃声听之效,心头刚刚生出的施一礼,

,不是吗么可迷惘的是了,有什呢?现在这也不错

谢,这才离开夜王天弟子再次,又问了知客僧人几个问题,这才追寺,薛宴惊刻意赶上去。落后了一

对,山下却并无回到世俗之感,仍是一片察觉不静寂,薛宴惊立刻红尘到了山脚下,

原本该有风声、虫鸣、叶摩擦的簌簌声,子互相此时此刻,这些却都已经消失了

:“把法宝收中剑身一转山巅飞去,此时耳边闻她察觉有异,立刻空了吧。”得一声轻笑,有人,重新向

场景,先她花,树木、山峦、天幅水墨画般,被人八地倒薛宴惊眼前一方真实空、地面都像是一掀了一步的玄天弟子已经横七竖一层外皮后,露出下起来,揭了一地。

刚在山脚下都染了丝惊惶,视线划过门……有一开始和她薛宴惊眼神里鲜见的有在万剑秘境外和刚不对付的宋明,有常常投喂她糕点的女修,那些弟子的面孔,其中维护过她的

的人已经被薛都在这里了一剑刺穿了咽喉。宴惊“确定他们音刚落,说话?若有人去找那群和尚报信可就不好了。”话

视为他们的囊中之轻视还我师兄命来!”薛宴惊,早她把“师物,此时又惊兄!”这群人颇有些又怒,“你这妖女!

们把玄天弟子如何了?起剑落,一薛宴惊手一人,语气平静得有些诡异:“你剑杀

伤他!”撑开防御法宝一边高道,“只要你乖乖地跟我们离开,我们绝不们性命去了而已,”有声喝“他们晕过人一边

有人反应过来,不然我杀了他!”手中首抵在最近的玄天宗连忙将得太快薛宴惊杀人杀弟子胸口:“住手!

惊歪头看着此人,“我不太喜“哦?”薛。”欢别人要挟我

看着指尖的血识用出血迹,他下意弹指之间,那人嘴角溢成了一团血雾。未持匕首,下一刻,他整个人爆裂开去,碎去摸,正奇怪的左手

大声叫喊起了什么?!”来,“你“啊!”其他人惊恐地

弟子三步之内者,死。薛宴们,靠近玄天己的手指:“不过一个简单的灵符罢了着自,别怪我没提醒你惊看

寂静。…”场上死一般“…

,“找我何事”薛宴惊挑眉?”“对了,你们似乎还没说起过,

了。”,我们不必,”有在传…出气罢人连忙道再对付他,只能拿你出…归一出事了,“他既然已经出事了“最近外面一直

杀?下一个。”你们怎么不去“漏洞百出,”薛宴惊抬剑在他胸口戳了一个洞,“他在魔界多少年,

,只是想杀、拿你出气出事了,我们才敢动作……”说后报所以听说他不过归一,就虽然你失宠说了实话:“我们打复我们,被她视线扫过的人讪讪,我们还是怕他

男子身?见过“你们这么恨他,却认场,最后视线来吗?”薛宴我?”不出我惶的落在了一个面色惊上,“你慌什么惊环

男子看她一眼,:“我只远远见过归头去又立刻低下一一次,我不知道!”

得意味深长:“你这薛宴惊还不是认出来了吗?

他?男子后退一步:“你、你真的是

焦躁。其他人有些“是谁?你说明白!”见他吞吞吐吐,

此时树静风止,薛宴惊发

诸君跪冷冽与轻慢,她衣袖一振,扫向]㈠『来[]$看最㈠_[那笑新章节$完整章节』众人的膝弯:“魔尊在袂却无风自动,抬眼间已然如三月春风柔的小师丝衣上了拜。”妹眉目间,四明峰此,

不由得跪了下去。被她这劲力一扫,众人腿弯一软,

“……这个是谁,这三界之中”没尊号。有人去问魔尊除了归一,无人敢用

其注意力,其语吸引法宝偷袭,但,他们还打算用言得知她的心思。到她的手段后众人寂寥无声,刚刚见反抗他人用身份后,却再也生不出

胜仗积累出的赫赫威名,无人敢犯。那是归一魔尊多少次

速飞来,声音由远及万籁俱寂间,忽有一人?”等……你们都近:“拿下了没?等跪着做什么

逗了?慌忙给他传了音你们以!”,那满脸络腮胡子的了,却捧腹大笑起来:想全身而退罢了有人“别修士听为她是归一?她不过骗骗你们,

。”“可她……真的很厉害

你们何?”一拥而上,她能奈“一群软蛋!那是们被逐个击破了,若

可有凭证?归一,“你说她不是

小姑娘,好教你知道,其斩你可是下。”归一激斗整日,最终赶得不巧了叶引去了,可就“当然有,魔界那边传来消息,,若是早一日,我在刚刚,歌将军揭竿而起,与们兴许就被你骗过络腮胡子哈哈一笑,“

一?你诧不已,“什么?”所有人都惊“叶引歌杀了归认真的?”

么?青睽之下,很多人都看到了!天白日,众目睽“我拿这个开玩笑做什

惊讶得最突出的那一片异声中,薛宴惊绝对是一位:“等等,你说……谁?”!?叶引歌杀了谁杀了归一

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酒千觞向

:,

:,

希望你也喜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