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本尊的苦情剧本呢 > 第 44 章

第 44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消逝于天地之间。鬼物彻底烟消云散,

子,褪去一身绒毛新化为仙向众人。,抖掉袍角飞灰,负剑而立,下一个瞬间,兔子重回身看,雪灰色衣袍一振

没人有这么硬的嘴。”薛宴惊双眸璀:“我就知道,璨如星

终于变回正常。”自解,因此他不敢说死了,符咒了摸自己长短源摸,说出来你也一样会杀的脖子:“

要自裁,才能让他们变却忽然想到什隶役使?”薛宴惊,难道到时候他也些凡人运回鬼界当奴回人形么:“可他说要把这

忖道,“法不能在,”也兴“他这一句又未必是什么秘法?而这秘方源思许到了鬼族地界上他们还凡界施用。”

知道眼下不是纠仍存疑,却也结这个的时候,因一重新化形为人。薛宴惊摇了摇头,心下为眼前动物正一

,恰有她的丈夫姓里惊喜地看着自己的你还真变成黄狗在,目睹了?”一个女人,正愣愣地有些反应不过来:“你,呆狗噗地一声,变为指尖。一旁围观的百了这一幕

前一把揪住他的耳朵:“我让你打孩子,让你打孩子!女人回过神来,上

“哎哎,她非说你小小年纪就撒谎,那了得?别揪耳朵!”男人慌忙为她“我知道错了!”变成狗了,我以逃窜,

拍大腿然惊觉,一地看着这一切,有人忽其他人呆若木鸡,慌忙向家中跑去。

对不住,要不是这位仙妻子哭名男子,人群里他的师买下了你,我险些就兔子化为一“对不住,把你杀了!”着抱住了他:

男子揽住妻子,长叹一声:“不能怪你。”

两人对薛宴惊叩首,拜谢仙师。

喜,有人放声哭泣。有人欢

,扭着出来里钻身子变成人形;有些人人身;有蚯蚓从土落地,化为掉下来个大活人。有苍鹰家房梁的蛛网上,

拥抱自己她的面前,躬身下位老者,被儿女搀颤颤巍巍地走到所有人都在,看到长街尽头一扶着,的亲拜。人,薛宴惊抬头

救下令爱的命。”起她,“我没能“不薛宴惊扶必拜我,”

的手:百个其他人的女儿。”“你救下了千老者叹息着拍了拍她

“……”

那东西,就是为我那孩儿报了仇,理当受我况,您杀了一拜。”“何

拜了一拜。一地飞霜中,飞灰老者就在这落了满地,恍若霜雪,

目睹中回神,沉默这一幕的镇民和她丈夫帮忙收敛了王家嫂子们都从喜悦的尸骨。在场

周遭几座的口可怜人下葬,了安抚。百姓们一一说明情况,城镇,对那些惶惊和方源又走访在他们墓前念了祝往生恐的最后亲眼看着那些诀。

了壶什么会有修真者?”你觉得这世上为开口问道,“方源身后,沉默地离开关镇,御剑片刻,突“师兄,”薛宴惊跟在

方源答得毫不犹豫:“先有妖魔鬼怪祸

间,凡人无法对,才有修真者应运而生。

视前方白云舒卷,“我明白了。”“……”薛宴惊抬眼平

方源认真看向她:所触动?”“今日之事,让你有

“嗯。”

“有触动,是好事。”

物所扰,不为世俗所解,“我们修者不是该以修心事?”薛宴惊不绊……”为要吗?不为外“好

是坦然经俗,如何敢说不为并不是要护着一远无动于衷的心,而源温声道,“修心境,未经历世颗完种种,看遍世情、千锤百炼出的心境整整、与世隔绝、永世俗所绊?”方“从历人生

薛宴惊闻言肃然起敬。

你这是什么眼神?大为方源不满:“

那不着调的六师兄能说话的眼神。”这样一番“没想到我

方源得意地仰了:“你师仰脑兄深奥着呢!

,那鬼物化成黑烟时,我只能道:躲避,你一只兔子却敢“你胆子实在是大御剑飞去,方源又不要命地向黑雾里撞。的方两人一魔继续向着魔界

,觉得这兜底。心知肚明,薛宴,都有斩龙金剑给她无论如何什么可夸耀的实在没笑了笑,毕竟她自己

忘了,当初在万剑秘境之中,大概连她自己都

的身份,面对鬼物往无前。也仍是毫不退缩、一她尚不知自己归一魔尊

界最为邻近的一座凡人二人一府落下云端,这是与魔百里,便是魔族驻城池,再往前,不过所在。魔一路向北,在江阳

都以为这座这里民不不少城池定然衰落枯败、每每提起江阳府,聊生、饿殍遍地业萧条,更有甚者猜测

是一片安居敞平整的青石板大道但薛宴惊甫一的韵律,正酒肆中人影互相交踏进城门,便闻得集市茶棚前男女老少恬然自,丝竹管乐之声与小贩行也逐一映入眼帘街上的烤肉融,形成了一种奇妙之景。叫卖声响十里,,沿街而行,布庄商筹交错得,乐业、盛世繁华摊子香飘中一片尘世喧嚣,宽上行人车马络绎不绝,水雾氤氲升腾,

对小师妹一笑:“前来过这里一次,所以才敢说没我几年什么方源危险。”

喃喃自语。嘟噜新奇地张望着,嘴里

“他说什么?”方源问师妹。

惊正抬头打量楼阁飞檐,闻言,这里几百年前并不是这样的。”道:“他说薛宴

对,微微蹙眉,抬乌鸦组成的一,薛宴惊去,正见闲谈之际,天云朵也各自察觉不出个黑衣人形,余下,遮天蔽日来这竟是由空中迅速飘来一旁乌头看扑棱着翅膀散去,原到那怪异的乌云里跳片黑云。

族!“是魔方源高声示警。

进了街边两侧的店上百姓眼见此异像,却铺里躲避。不慌不忙,有序地快步

薛宴惊右手已然握听得百姓呼将军来了!”喝:“住剑柄,耳边忽

将军?

长|枪,直追那片乌云而见上空有一女子白衣银甲,手持薛宴惊抬头望去,果

来。

薛宴惊逆着光,下,一袭银不清她的面容,只见得她遍身的肃杀,阳光裹着雷长|枪舞得虎虎生风,霆万黑衣人刺去。钧般的气势,向甲熠熠生辉,那红

花哨多余的动作,在简洁凝练,法,招式凌厉狠辣,大算不上美观,胜薛宴惊一见便知大合,没有丝,这是杀人的枪法。她用的是一套枪

敌,一声呼匆收敛魔气,动作太快,凡人帽扣在头上唤来乌飞落地面,他的袍,扯了件黄色外衣人群里那黑衣人显见不混进百姓中间隐去披上,又匆顺手,正盘迹,哨重新群去短暂遮蔽她的视一手撕去身上黑偷了只架子上贩卖的草以这些百待人追过来时挤进了成衣铺子的撞了个正着。,他看不清楚,被他迅速人群里的薛宴惊为质,却脸对脸地与线,自己一个闪身疾速

“尊主?!”

天要亡我”的表情即哭丧着脸露出一个“他先是愣了愣,随

意到对百姓们此处异样,连声高喊示警,那女将也匆匆尸,追了过来,再没,一□□中其心口。她给他逃窜的机会这样提着长生的欲念,周围百姓原地,甚至失去了逃,枪上挂着魔点头示意。他直挺挺地站在

着她再度驾云远去。百姓们欢呼起来,目送

薛宴惊早已隐入人群,背影:“好仰望着她飞身而飒爽的女将军。”

军威武”,为这女子送行。百姓们口中喊着“叶将

着这个姓氏,“叶惊想到了什么薛宴将军?”听

将军抬眼望去:归一魔尊座下叶个凉棚,了。”便是歌叶“想来源用手在眼前搭了

过这个名字。“魔族双璧叶引歌……”薛宴惊自然还记得红鸾圣女提起

心,她与修真界关不由笑道,“放系一向不错,不会注意到刚刚师妹不者动手。”也听说过?”方人群,“是啊,你无缘无故对修着痕迹地躲进了

身为他座下一人人薛宴惊想起了尊在修真界的待遇,大将,居然可系不错?”以和修真界关喊打,而叶奇道:“为什么归归一魔

没有插手。”一最被诟病的就是而这件事里叶引歌完全一嚣张恣肆,叶引稳持重,”方源解释格也不同,归行事戮修者满门一事,当年因着采补邪法屠“她与归一政见不同,歌则沉道,“况且,归

我明白了,”薛宴惊与凡人,“她关系也不错。”望着周遭百姓的反应

颔首道,一更得民心。”血脉,”方源“比归凡人的“她有一

“是吗?”

“百姓更亲英杰,源总结道,英杰,归一雄,”方是情理之中。乃枭“嗯,叶引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