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本尊的苦情剧本呢 > 第 36 章

第 36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东侧,海浪浪,惊涛拍浪高过一滚滚,溅起朵朵浪花如雪。而来,一清晨海风渐起,蓬莱岛

来。螃蟹,薛宴惊抱着一只面上露了个头,燕回从海脸盆大的手,把她拉了连忙搭了把

架锅蟹,你倒是方源烧水,听到出水声怀里的螃蟹:“是远海转头笑着看她会吃正在不远处

甩掉睫上沾染的水珠甩甩头,“在海底挑了半天呢。薛宴

前说酒楼,发现付汤,遂决定靠海吃海、自力更生。这事的起因要得起的只有一道海带炖菠菜行四人光顾了蓬莱岛东岸的从小半个时辰起,玄天宗一

,薛宴惊已经二话不说钓竿呢地跳了下去。到了海边,方源正掏

决定方源顿了顿,又把随意地小师妹捞什么上来,他们就吃什么竿塞回了储物戒,非常

薛宴惊一笑,接过五时,终于忍不住额数只扇贝,这:“有这袖口中抖出脸帕子个必要吗?”头青筋一跳回看腕间的发带上解下来几的螯虾,从宽大的扎在她手腕上的海胆不算什只状甚魁梧,又从绑在手么,待燕师姐扔过来的擦

薛宴惊龇牙咧嘴地把海胆刺拔实是个了出来:“这确意外来着。”

这点伤口放在心上,惧破,在她手腕上洒,洒过药粉惊也没怎么把了些疗伤的药粉,修真者自然不这一点小伤出只玉师兄煮螃会痊愈。薛宴蟹。夫就围在锅前看六伤风一类的疾症,冷于姝取至多不过半盏茶工

玉露琼一嗅便教人忘忧。,酒气逸散开了半夜的酒,那忘忧饮倾入来,单是杯,衬着白瓷,映着夜于海上放飞了一颗星星,又饮月色,宛若她们昨

大半醉倒在租来的小船上莱岛贴心,早四人是扛着小船御剑,清,随波逐流。不过四路。随后,险些找不到回岛的人已然漂得太远,嫌划小船上刻了指路的阵法发现还是蓬这酒太烈,最后船太慢,最终晨醒来时飞回来的。

整整三日,几个月后还她们这边炊烟到时若有空就再带小师妹来。的劳作,陆热闹、时间也更久的新远处,蓬摊。这里的中秋陆续续开始有人出袅袅,不莱岛的人也集将会持续回已经说好有更开启了他们一天年集、元宵集,燕

,正漫不子让它客,解开绳儿通体雪白经心地在岛上飞了一圈,镀上了一层金了一匹飞马,马展着。小贩有意借它揽阳给它的柔软羽毛看起来自由又充满宽大而华丽的翅力量。灵宠的小贩出摊,他手里牵膀,清晨初升的朝不远处正有贩卖它助跑起飞之时,身姿

,岛上不知多少修达着自己的美好愿景,表想要。”薛宴惊也抬头望着:“飞马,我一刻引,士的目光为它所吸

只飞驴。”方源提醒她:“别忘了你家里还有一

地叹了起四明峰小院里还在为她操持家口气。务的糟糠,幽幽宴惊想“……”薛

然只是简食材之能给予了新鲜,纵快朵颐,燕回海货不免对师妹寻找充分肯定仍然鲜美可口,令四人单的煮制,

一二。里将有一场直奔蓬莱岛中心而,却也不影响去欣赏兵利器,她们虽买不起的神用过早膳展出的都是修真界有名去,这,几人神兵展”,

日抢喜袋时更甚,大概修真者对子里的。山人海,竟比昨现场一看,此处人兵刃的喜爱是刻在骨

九节鞭咂舌,忽听得枪剑戟,人呼喝行四人绕场赏了一遍各色刀周围一阵骚动,有正对着一柄标价几十万上品灵石道,“压轴的出来了!”

头看去,薛宴惊抬捧出一只剑匣。到高台之上有侍童正

刃花样过被称为万兵之王她并不意外,修真界兵上的一百零八式,不繁多,远不止凡间兵器的,始终还是剑。

柄极有名的宝泻而出,众人定睛看剑身通体湛湛,泛着冷宽五指,剑光寒光去,只见从玉,一瞬间万丈黑如墨玉,长五尺冽肃杀,正是修界一侍童在万众期待道琉璃玉剑剑——斩楼兰。中缓缓打开那处流匣开口

留在了人间,赠给自赫的剑仙,她飞升前位威名赫它曾经的主人乃是一己的弟子。,将它

,令台下诸人百年下,竟沦落到父的天赋,镇不住门墙何弟子没有师,几不免唏嘘。来叫卖的地要将传家宝剑拿出

捧着荷包来此捡漏。归唏嘘,也不影响他们当然,唏嘘

大师鸦九的杰作,又有剑仙之名加持,铸剑灵石“斩楼兰啊,几千年前中有人感叹道。?”人群怕不是要开价百万

魔尊比。“不知对阵归柄千年前的名百年来最出名的斩剑与近的斩龙当如何?”有人难免将这龙拿来对

有时位剑候提起千年前飞升的便引得们各自唇枪舌仙,大家都能为他不少人参与讨论。战力对比这一套此时这话题一出,战上几个时辰。者特别喜欢搞

斩楼兰那魔头的魔剑可比!”乃是最正统的仙剑,可不是

“你这话说么就的,比实力还分什么?”不能比了仙剑魔剑?斩龙乃,怎万人之敌,一时无匹

楚一定是魔“就是不知情,你倒清自何处谁剑了?”,再说归一那柄剑出

剑灵。”有人神秘兮兮魔尊那柄天道。说啊,归一闻名的斩印了的灵魂,来做他的一个无辜者嗐,我听龙,里面封

“真的假的?

真,不然你想想啊,斩龙怎“肯定是

会如此强横?还与使用心意相通。”

“啧啧,真是狠辣啊。”

就夸嘛,为什么还要宴惊在一旁听着,人已经要麻“……”薛柄斩楼兰顺便造谣我呢?了,诸位壮士,你们想夸这

歹毒。用东海人鱼皮做靴子在外界眼中的形象很难想象,归一刃做剑灵。,把生魂封入兵究竟是有多么

立刻把刚刚的话题抛观起来。,斩楼兰开始之脑后,专心致志地围很快叫价,众人

楼兰由一百万上品灵石起拍,薛宴身上也的时候上一百次如沈沧不过只有一万上品。换得宰惊自回宗门,最为富以来言之,她

那种大头,才能价。勉强凑齐一个起拍

叫价羡慕道:啊。”,听得耳边来看看,真的就玄天宗四人说是阵高过一阵,不由只能看看而已“有钱人真多

“一百二十万。

“一百五十万!”

“……”

“三百万!”

“三百五十万。”

“……”

万。”叫价到三百五十这场拍卖。“一时,一句一千万终止了

这个价格的是拍卖场上位穷鬼也聚精会神找叫出,准备一睹一阵骚动,大家都在寻何方神圣,玄天宗四有钱人风采

三息,见其他人都放弃了相争的意图,侍童静待了片刻,数了才在拍卖台上落槌,成交!”:“一千万上品灵石

息之间便已掠至处沙滩上跃起一,只见远,等待成交者人,玄衣翩然,身姿首以盼地捧了若神,不过一下众人也翘剑匣上台,台他恭恭敬敬台上。

是他!”出他很快有人认来:“

霄!”“苏琼

鹊起的天才修者,连续几任华山试剑魁首剑主,台下众人倒也是久闻会的苏琼霄修真界声名其名了。

年成名,春尚是平沙落雁楼同为天才,他比沈沧,而苏琼霄已是一派也要大得多。些,名气一一次折戟,大概便少主一魔尊剑下。在归沈沧流流出名要早,修为更高风得意,此生掌门,

过。他并未真正与归一交手虽然严格说来,

那段苏不如他。事,从此天下皆知他霄被归一从海怪手中救下的故但世人皆听过

两柄剑谁比谁强的有人叹息着总结道:“单论宝剑威力无用,还要看剑主的实修士们都不说话了,力。”所以,在争论斩龙与斩楼刚刚

有老者抚须道:“此,焉知归一此前不言差矣是仗了斩龙之功?”

!”此人以后就能……定有一战之力”,说不定苏道友了一卷,把“说不定能就能有一战之力了呢说得太死,舌尖卷就是打败”换成了“说不终究没敢把话拿了斩楼兰

看吧。”一直勤境极大这些年夜不怠,进于修炼、夙,往后如何且“而且苏道友

凉话。人说风得好像归一那厮努力似的。”有“说就不会

么说话呢?众人不己威“怎人志气灭自风?”台下免又吵了起来。

信他,竟数都不着灵石的储物把琉璃剑台上苏琼霄未曾注意匣交付与他。名在外,侍童袋递给侍童,他声数,便到这场争执,取出一只装

又有人一斗胆此时,人群中将其包围,此人这劫,拍卖场以为有人打人,只是对这柄对不住,在下并非歹赐教。”请苏唰唰唰几道人影迅速终究与之无缘,也想跃上了高台,吓得这才连连解释:“斩楼兰倾慕已久,纵然道友

是一位琼霄请战,台斗,连忙起哄起来。颇有名气的剑他是在向苏下众人认出此人也修,很想看两位高手比

推拒,大方颔首道:“好,苏琼霄微微一笑,并不道友请。”

“请!”

纵然从未有过匣,对方说倾慕斩苏琼霄抬手何磨合,一出手也是楼兰,他便如其所愿用这柄剑对敌,气势如虹打开剑

,未必比倒于他这般君子风采。“好!”尚未磨合过的剑得上已然用得顺手的那此,台下许多人不免倾一柄,见苏琼霄如

琼霄是压得激烈,双剑交汇处火花四溅你来我往,剑光霍人都是用剑,影寒光游龙,出一道道剑时间在台上织,传出阵阵的金铁眼人都看得出来,苏。他们打霍,皆是矫若交击之声,不过明制着对方打的

如惊虹掣电,一招琼霄剑出了几十招,已经足够的面子后,苏,挑落敌手兵刃,给对方留了仙人指路又一剑抵在对方咽喉上足足过

“好!”围观诸人再次鼓掌叫好

,随意一拂袖,出了几分风雅,登美男子”的名头来。时令掌声又热烈了几分便带苏琼霄收剑还鞘长身影立,教众人想起他于台上,玄衣墨发还有个“

”里,苏在修界众无聊人士搞出男榜来的琼霄位列第“三界美二,仅次于归一魔尊

压他一头的苏琼霄已是归一其人又是何等风如此风姿卓卓,样样都眼见识了他出下亲手的人不免好奇,采?

议论,垂眸一笑,薛宴惊听着耳边种种兄们身后,里去。!晃悠着回到了她如今的生活鼓掌,转身跟在师姐师给台上的苏琼霄鼓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