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本尊的苦情剧本呢 > 第 25 章

第 25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险在了我的面前……”千钧一发之际,是斩龙金剑挡些被鬼物杀死,

惊所言,无半句虚假。薛宴所以,

救下了她,也的确是归一魔尊救下了真的是斩龙金剑众人。

“可?”是……归会出现在这里一为

苦笑:“当我也薛宴惊惊讶。”真的是很

一团来,变得清晰明了。一串联起绕于脑海中的,她想了很多很多,萦那一刻乱麻终于一

比如撞掉她态度,还有仙派长老为鸾圣女的撞见她。何会在魔尊寝殿之面纱那人的恐惧,红

从未历经人世之苦——她的确已经很久没出的有握茧子,竟像是一只真正净净,虎口没有常剑磨年握的手”,果然是漂的金丝雀如臂指使的一柄灵剑剑了,因为斩龙剑本就一般一双很漂亮红鸾圣灵力所化,凭她心意亮,十指修长,干干在魔宫女当日所言“归一他不是实体,而是由她被娇养

来有趣,浩浩三界无一人猜中这个秘密。觎斩龙者众,,觊却竟

那一刻,她似乎死眼前鬼王。再去猜测过往,亦未多,想了很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想,不将来,只打算先去忧虑

一旋,空刺去薛宴惊无需握剑,掐向鬼王中长剑一振,着剑诀手腕剑与她心意相通,斩龙

寸地逼近,黑雾被分难一声,竟不迎战,甘心地尖啸选择了转身避走。光一寸受,不炙烤得十

听说过斩龙的赫赫威名原来它一直潜伏在万剑秘境中,却也

它不止是在修炼,更是英雄豪杰,亦除过鬼怪大名声,剑下斩过喁细语,如溪流般汇在收集修界种种消息入它的耳中,斩龙金剑偌视同仁,万物刍狗寻剑的修者喁,那些来圣地妖魔,一

柄天底下最霸道的一柄时一剑,实乃剑修最为津津如何不曾听闻?此欲遁走,他们倾羡一番后,时常还要感叹其明珠暗乐道灼伤,个照面已被敢撄其主子,鬼王锋芒,急的话题之一便不投,跟错了

新愈合芒翻腥风覆血雨,一薛宴惊如何会给它这样,却再也无法重为一体剑斩出,黑雾便被砍成两半,断口互相贴近蠕动许久的机会,剑先发空中握住长剑,手中锋,人后至,在

袭蓝衣。她一寒鸦一声啼,遍天金光映着远处传来

雾洞开,一剑,仿佛在欢庆她终于天地正气。一周纵横剑气将黑诀,金剑绕她薛宴一剑还肯再次唤它出鞘,随后邪,身侧游走疾刺而出,惊再掐剑

鬼王发出了刺耳的世的时它的到精心培养壳,可宴惊时的同族被悉数屠戮它一直是加速了灭亡。,又了心,想换上她的躯惜这个决定只尖叫,突然动境中,其实还仇,看到未到决心出伏于万剑秘,才出山复候,这一次是感应

却钓出了一条一败的鲛鲨死一只虾米而已,它大概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本是轻轻松松出来碾横四海未尝

体内爆开,把它炸成了可挡,一往无锋冽,锐不前,金光在黑雾点点碎

网,但她张开双掌,所有碎片灰飞烟灭之时。便被牵引着飘向她,没入掌心的片,鬼王却仍心能逃脱,四向一刹那,即是薛宴惊的天罗地逸散开去,寄望于至少有一片不死

很快又被秘境中下的一簌簌的灰烬落了下去,场雨洗净。

风波已平,薛宴惊以苍为席地仰面躺了下去。天为被以

归一魔尊啊……

,薛宴没什么实感,下来第一个念头竟是—震惊,却仍然了她多少对于自灵石来着?等等,鲸饮楼收因为她闲己曾经的身份惊很

不得圣女跑得那么快

宫檐下。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像是凡间般,薛宴惊爬了起来的众修中鬼物的进万剑下雨急着收衣,莫名把,仿佛要彻底洗痕迹一把昏迷在地己逗笑了。士逐一扛绵细雨越下越大清秘境

瓦,负手而立,内,把众人收进万剑宫以灵气疗,闭上双目,听着雨打着瓦片踏上了宫顶的金色琉璃薛宴惊一跃愈体内伤处。

是天底下独一无一的斩龙金剑啊她并然还活觉得着,又怎会寂寂中,百今谜团终于得没有真相其实也在情理之无名?系,如以解开。宴惊既,她苦笑了一声,她曾数次猜测过自己骗自己这只是一个巧合,毕竟着蒙年时光,她薛和归一魔尊的

一的解释,就是她用另一个名字。一个身份,

护她,无人保是她自己救了自己,给间,无人拯救她,无人自己拼出来一个名号。来流落魔界的一百年让她依附,

样一个身份呢?为何会选择这尊,自己当年,又是可是归一魔

反应大概都不会是慌自己有着丝毫慌乱之意。不过说薛宴惊不知道过去种种接下来该去哪儿无敌的实力,乱的。,该做什第一近乎,也不知道么,心下却无的,任何人突然发现

多少人等着要何人是友……虽然她心下还是有很多是修了什么古怪功法却又能催发出烈火会重伤失忆;比如外,如今面到底有赤焰;比如一个百战胜无敌于天下的人如何疑问,比如归一到底砍死她;何人是敌,个月她体内尚一片冰寒,导致前几

薛宴惊灵、碧柳垂丝,忽而扬眉一笑。气在体内运转一周,睁,压下诸般心开双眼,看着烟雨蒙蒙中的青山远影

管他呢

往事不可追,无愧。惟愿来路问心

一遭千山万水,且走它

间一回来人悔无畏,才不枉

———

客栈。

你提前并不知道归“所以,一会出现?”

利害之前,她不。”归明白其中打算告无论今朝还是来日,自己都不甚广,在薛宴惊恢复记忆,会做出危害师门之举诉任何“我保证,绝不知情一魔尊的身份牵人真相。但她相信,

的鬼物还能全由问何做到而退,”有人不道,“归一究竟是如“从未听闻的?你看到没有?”世上有人遇到这种等级

”薛宴惊奇道,“我曾于书中读从未?

,他们又是如何做力,悉数驱敌’过多年以前‘鬼物溷到的?”入人间,为害甚众,幸得真人并

白的苍道须发皆整章节』”pldquo他们是人抚须叹气:&am最新章节#完[]『来[]#看主动引鬼物入体。??

道人与鬼物同归于尽。也是一样”,已继续道:“然后自爆,薛宴惊正想说听苍“归一

“……”

敌’那一笔重,无力追击,”苍位牺牲的道友,便在史书中留下成气候,便逃回了鬼“余下的鬼物已不。”道人叹息,“诸了‘真人并力,悉数驱蜮,修者亦死伤惨

义。”“诸位前辈高

壳交给那腌臜东友都差点折在了那里。西,今日连我和姜道将躯不放心地提醒了一句,,主动引鬼物入体种法子你们千万不“若心境不够稳其夺去神智,平白“这反而会趁机被要学,”苍道人

只是最后一原来他步没能引鬼物入体,,在座众人听了一人也是试图主动出,就已被鬼物控制,不免肃起了敬意。

姜长老不放心道:“万剑秘境当中千年前覆辙?”何为,莫不是又要重蹈只是不知何时潜伏在这些东西是的,又是意欲

稍后再谈不迟。劝道:“姜师伯,燕师姐,你们快去色苍白,又要强撑着参,这些事与讨论一旁数人脸休息吧,鬼物既已,被周围众弟子解决

“……好。”

各自去打坐休息。姜长老点了点头,他原众人,倒也略略放门,在听说秘境本急着通知师下心来,与灭殆尽后内所有鬼物已被归一魔尊消

燕回又抱了抱薛宴了,下惊:“吓死我。”次可千万别这样了

“……对

你记得就好,燕回反倒怔了怔:和我道什么歉?”

宴惊心下轻叹,摇对不起重要的事隐瞒你……薛

你快了摇头:“师姐,去休息吧。”

燕回的确已临近强弩之末,也不再坚持,点头山弟日若有不推,你当时试图救我轻声道:“无论如没有继续追问什么,只看了薛宴惊一眼,也,我领你这个情,辞。”子苏平湖,来指使,必在下远岫上楼,蓝衣女修迟疑地

她抱拳一泥带水。礼,转身离开得丝毫不拖

能挑到美味的点心?修习惯性地投喂了,感叹道下一口薛宴惊垂眸,被身旁的同门女糕,她一块红豆糯米顿了顿,咬:“你怎么总是

同门玩笑道。是我“因为这就的天赋啊。”

块红跟着笑了宗小师妹的人生里。糕拉回到了这段玄豆糯米起来,仿佛又被这一薛宴惊也

———

后,姜长老带队踏上了诸多波折,好在腾得看起来苍老了几分回程又修是姜长老被折整几日的路,这一趟有惊无险,只

精心调养,但自只是仍有些虚弱的灵力充裕到可以随时入灵力,哪怕她玩。,准备三保证自己继续每日给他输方源也已经醒来,抽取出来拧成鞭子抽人回山门后,再请医修他醒来后,就拒绝了薛宴

后一批客人,走们是客栈的最秘境已然关闭,

将整座客栈折叠起来,随身大门最终折成了几尺高,啧称奇。后,看到身后的店家扛走,一时啧

正这分红流动办法,她还是想要什么犹豫,反去鲸饮楼买了一个前,薛宴惊还记得蒸包子的木桶,没到她手里。份后,付钱倒也一只。在得知自己一圈,最终还是要回

嘛。大不了假作等她身上实在没钱了,恢复记忆,诈一诈红鸾圣女已经

:“就展啊。”这种东西,挤压我们手艺来挺不满人的发源在一旁看起

觑。谈起来,一炷香后,鲸饮楼的掌口,抱着一簧地上前与的木桶,与小师方源站在酒楼门妹面面柜看他他攀然地一笑,巧舌如一眼,不以为用来煮面

amp完整章节,“会不会是什么』”方源试图狡辩术……??[]『来mp看最新章节&开始恭维我的时候,我[]&a&ldquo他脑海里得一片空白,

薛宴惊拍了拍他的肩忽悠过,别挣扎了,走吧。”:“我懂,我也被他

“……

得来的雁在争途中,一群头雁似的。嘴里还叽叽喳喳地面,回程叫着什么,耀自宝剑,在空中你仿佛一群不甚团结的大轻人按捺不住想炫飞在最前我抢要

着就头,索性喊这群呆头雁停下来休息。姜长老看

小的父母一只,也不知何时能长蛇,它身形还是小那般威风模样。落里,揪了块点心喂薛宴惊坐在角

手,蟒如何了?”姜长老悄然对她招了招待她到了近前,才轻声问道:“你那沙

薛宴惊挽起东西,又入睡了。袖子给他看:“刚吃了

“好像结论。胖了。”姜长老左右端详,得出

“有吗?喂多了?观察,难道是点心”薛宴惊低头

“肯定有,”姜长老若东西的习性,不过宠觉得们才会习惯挨着主人入有所思,“我不大清楚这亲近。”听说是修士体内有让灵的力量,它

“会让沙蟒觉得亲近的是何种力量?”

比划着给她举修土法者甚少,姜了个例子,“其大能者,可令使沧海桑,可平地起山峰谷为陵。”田倒转,高岸为谷,地裂天崩,长老怕她不懂,“土法,”修界

宴惊暗叹,归一杂烩出来吗?火,如今又是土法,薛冰一忽这是修了个大“……”一忽

传说了,”姜长老“不渐已经快被修界,渐叹道,“土法前期修行极慢淘汰了。”过如今这些都是

,料薛宴惊点了点头,姜可别告诉那,去和他们玩他们也认不出来群呆头雁长老吧,记得这东西是沙蟒。”冲她摆了摆手:“行

正酣的同门见到静下来。惊笑了薛宴过来竟然瞬间群聊到,向人群走去,一

她挑了挑眉:“怎么?”

起来有些不好我们……在讨论”最近他侵蚀修真“有人觉得那鬼物就归一魔尊,中一步,不然为何独他和她关系不错的女修看能够全身而退。”意思界的阴谋其

归一惊正想说她不薛宴过是传闻中的宠姬而已,谈论他有

避讳自己的?转念记在说自己坏话。起自己身份,么可应过来这是有人当才反

辩解道,“我是吧,”薛宴惊对归挺吃力的。”艰难地为自己看他打得也份还不大熟悉,但“应当至少也敢肯定自己不会是一个引鬼物害人的小人,便一这个身

,是真心救人还是假了,又争不出什么现在是我们玄天宗会影响都是自己抡着是善是恶了块鞭蓉糕,“你闻中归一打架向来不喜他魔界的人,如今归一剑上去砍的,唉友!“其实我也觉得不是,你是我们的朋结果,”女修随手的师妹,给她塞意伪善,都不假手于人,,算了,不说这个

问题抛到了还是会有些影响的那兴许她暂时把归一味,让脑后。……薛宴名誉鞭蓉糕实在美惊惆怅地叹了口气,但

平安安地回到了玄天宗。一行人再未遇险,平

着燕回前往执事堂,他人去休息,只带早得了他的信,此时正打发了其于此等待。众长老姜长老

却不想不过片刻工,只在门口等着打算入定,一般,没本以为又如以往个一一时人叫自己夫姜长老就面色铁那些燕回最不耐烦场面话,正盘膝这种议事的场合青地冲了出来辰讲不完进去作证,

怎么?”

离开秘境时,我曾寄姜长老也信请诸位长老提前准备不瞒她:“好验魂玲。”

乃是验人之灵魂所用鬼物附体之人?验魂玲,顾名思义,,我们当中还有被,燕回一怔:“师伯是怀疑

岫山、红尘府等,总不大,我只是以防万,脸色不大好看,“但一罢了,我适才也通知了远老却告诉我,一直存后都会接受查验,姜长老摇了摇头玄天“可能玲不见了。”的验魂宗众长起遇险的修士回到师门之那些和我们一放在府库

“何时丢失?”

“不清楚,也快忘了府库中还这东西毕已经很久未曾动用过了有只验魂玲。”险,我”姜长老叹息,“若不是这次在秘境中遇

十人。”的方不过压低了声音:“有开启玄天秘府钥回望了一眼大殿匙的,宗门内,下意识

头。“范围的确不大,只是……”姜长老紧皱眉

说下去,燕回却如他不何不懂

高等鬼物,对玄中混入了人当而言无异于大难在宗门内望重、临头。天宗这十人无一不是德高地位尊崇之辈,验一旦这十魂玲丢失是巧合便罢,

回提议。“去禀报代掌门?”燕

不是?“你又怎知代掌门

宗门都要玩完儿,是,不管一面。”燕回耸了耸肩以我们只能尽量:“如果他看向光明的禀不禀报,整个

住一道吩咐方源帮,借他们的验魂玲我盯,先别自己吓自“……”姜长老没好气地从秘境出来的几名弟己,我我往天剑宗走一趟此事未尝不是巧合她一眼,“行了,再说吧。”一用,其他的事往后子了,你先随

没有问题?”燕回却又奇道:“要怎知我就一定我一起?师伯

气:“鬼物模仿那一日,听闻你小师情感。妹进了习惯、快哭了,便知你不甚至举止,语气,得来修士的却仿不来他们的秘境后,我见你急得都姜长老叹了口是。”

急得伯你莫污蔑我。”着嗓快哭了?”燕回粗,“师子反驳“我何时

长老头疼,“我若若,从你烦死的。”容不迫行了吧?”姜“是是是,你言谈自没被鬼物杀死,那定然是先被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