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本尊的苦情剧本呢 > 第 22 章

第 22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百战百胜,无敌于天下。

那会是何等风采?

似乎被这短的。自己的双手,微微发着烫,薛宴惊下意识低头去看手心短九个字激起了战意

过他?”“我可曾挑战

圣女摇摇头:“不曾。

“那真是遗憾……”

,看向她的双手,忽圣女顺着她的视线然道雨的手:“归一有一双很漂亮的手,翻云覆

薛宴惊有些不明她突然以。起这个,让

笑,她似乎很爱我不会告诉任何笑:“你放心,的事,圣女再度笑了今日见到你人。

了禁脔一事不是已知了吗?经差弟子给魔尊当不多传得天下皆么可放心的,玄天宗掌门的亲传薛宴惊不明白这有什

圣女,她的气质着几l鲜的重瓣海棠,与珠薛宴惊认真看向艳时即将由盛朵开到最浓相映成趣。朵新很特别,像是一棠花,她的鬓边也正挽转衰的海

朵硬茬子,开不败的海棠花,似乎下一刻就要被雨打风正娇艳却行将开败过我很像路边去摘,才知道是过路的行人伸手圣女注意到了她的。”视线,吹去,待轻声道:“你以前

:“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许风流意味这话听着竟似有些,薛宴惊愕然

女轻叹你就是喜欢随口称赞人,男女老少,人妖怪,夸过后从不负么关系,:“我们真的没什责的。”

……”两人沉默对坐片刻

份寂静。宴惊打破了这你是特见我的?”又是薛

“没错。”

就是这么无不会如此无聊薛宴惊此前还信誓旦旦聊。宫圣女在姜长老面前说红鸾,谁想到这厮真的

了起来:“你眼也好,免得你被其他人打死了。”圣女笑我本来想着若那也知道归姬,去看一小子真有个流落修真界的宠不少,一他得罪的人

“……多谢。”

起身,“我要走了。“好了,”圣女

“……”感情这看一眼,还真的就只是看一眼。

知道,你不需要我失了忆也是一样,有保护,你不需要任何人,仿佛怕她肩,里闪着笑意,抬手拍暴起咬人似的:了拍她的又迅速缩了回去,圣女眼神护。哪怕受了伤突然“见到你我才看到薛宴惊的表情些东西总是不变的的保。”

士!”她拂袖一指窗外的大好风景:“拿着你的剑,出去浪起来吧,勇

“……”

薛宴惊觉得自己可能遇见了一个疯子。

“你还有什么想一个开前,圣女终于大问的机会发慈悲,稍稍正常问的吗?”离了些,给了薛宴惊

曾听说过它的下落吗?”薛宴惊不抱希望地开柄剑,叫作雀翎,一带在身边,你可我有一“年少时,口询问

“这我还真听……有人说起过。

薛宴惊很期待地看着她

“当时你在魔界,为了震慑一些人

&hell𚙄女清了清劈向魔界的金llip章节完整章节』”刚磐石,一有如此&am,”圣边嘴里大喝了一声ip?『来[]看最新嗓子,绘声绘色地表演,&amp一剑quo违我意者,

惑。?”见她停顿,薛宴惊“有如此什么

下去之后,碎的石’的,但一剑的金刚磐,“我猜你本是如此剑。的雀翎,”魔界特产那时候你可能还不认识是你圣女神色复杂,“所以你想说‘有如此当场改口,违我意者,

“……”

?”“你这是什么表情

宴惊眨了眨眼:“我原本以为里头会有个很辛酸的故事。”

是挺辛酸以其实还“当时你很丢脸,所的。”

能成为朋友了。薛宴惊叹了们为什么没口气:“我大概猜到我

正今年给归与载她前来边优雅地一掠而出,的仙轿和鸾鸟一同一的那份吃吧,记我消失在天际。省下了。”随即她从窗大抵是可分红圣女放声大笑:“尽情的账,反

红鸾宫圣女的亲信性子不大一样了?”子,……好像才小心翼翼地开口:到再看不到酒楼的影“那人真的是

自己一模一样的宠了口气:“总不能是,闻圣女慵懒地靠在软枕上姬吧。”点,一那家伙自恋到极找了个生得和言幽幽叹

有这种可能度,倒也不是“……以他的自恋程

天空,又叹逗笑,仰头趣了一分?”的一小块望向仙轿窗口框出l人似她?如果归一真的陨女被亲信道,“这天下啊,哪有落了,这世间你啊,”圣岂不是又无

“……”

———

,才众同门自去得边探了个头,挥了翻开菜单细看,也未弄清她和自己的挥手,示意起来。白她此行系,探究,从窗鸾圣女来得突然己平安无事后却也无心去洒脱,薛宴惊没搞明的目的

品灵石一盘的青菜,让玉剑的价钱,也吃上五百份炒青菜。息,算来一柄切石一份的面点五百中品灵石就够自己在这里,两千中品灵薛宴惊不由叹一碗的素面,一千中

。”饮楼绝对是物有娘,我们用上好材料,以最不忙解释这厮一边翻菜单一边叹气,立刻道:“姑食材灵气的方式炒制,您只要一尝便知,都是灵气充裕的所值一旁的小二见就猜到她嫌贵,我们鲸

取得如此霸道。鲸饮楼?薛宴惊气已横秋,归一魔吞海,剑这才注意到酒楼的名字——鲸饮未尊连酒楼的名字都

“那这五千中品灵石一坛的酒,又是何故?

子,酒啊,可有您的信“喝了它能增强“我们这里的个妙用,”小二卖了个关心。

“啊?”

四方,岂不妙哉?”士喝了咱们的酒,自前面就“姑娘您想信飞境,来自九州四海的修扬,进去大杀是万剑秘

必是什么好事。”“过度自信可未薛宴惊挑眉:

范围内,令人抛弃怯懦叫人盲目合理小二解释,“那是在“嗐,咱们的酒又不是,振作自我。”自信,”

“那就来一薛宴坛好了。”

心。惊也被勾起了好奇

也就七十颗,比单石,换算成上坛清酒,共七千们的套餐?一碗素面、一份青菜、一要干脆试试我些。”要便宜“姑娘要不中品灵品灵石

“行。”反正可以记红鸾圣女的帐,薛宴惊也没客气

望着风景,于窗边独酌。酒菜很快上齐,她

半坛后以抡着剑砍死十个沈沧楼果然己可这鲸,感觉自流。有些独到之处,的青菜都做得清甜爽口,酒液连她平时并不甚喜爱蕴着灵气,薛宴惊饮下

奸商,薛宴惊想。

的自信?个人对阵十个化神初期是合理范围内,这也她一

宴惊滴酒未沾,如今也她已经有月间,薛些微醺。养伤数的酒量并不算太好,大半坛入喉,还是自己不知是这酒太烈,

往。难免出现今日红鸾宫让她开始思考自己的过圣女的

有用过剑此前很多年都没她低头看着自己干净净,连虎口常握剑只有这几l个月间才磨出来的薄薄一层茧子练的之处都真的很像被魔尊精心痕迹早已消失,倒雀。似的,少时苦十指修长,干的双手,养在宫殿里的一只金丝,好像

倚在窗边喃喃自语,“因为他很强,所“归一魔尊,我和你到有些醉意,以我喜欢过他?”底有什么干系……”她

女那一句“百战百胜,否认,就像无敌于天下”时,一句自己有没有“不可能……”她很快挑战过归一,面刚刚她听到红鸾圣只会想着如何而生出什问了试着么爱意。第一反应是反强大对强者,她去打败对方,大抵不会因为他的

想不明白不想了,薛宴惊仰头饮而下。尽坛中酒,从窗口一跃

自己无需御剑便可飞行她甚至没有御剑而在此前她并未发觉完全是下意识的举动,

得自己该收回奸商这个评价,不想这酒竟真的飘然落地时,薛宴惊抬头望了有点作用。望鲸饮楼的招牌,觉

给维护过她的同门诸位,还单独留了一坛给师姐十几l坛酒打算带师兄二人。打包了步进了酒楼大门,她顿觉有趣,又举

这打包的东西,她就不大好实地付了灵石。不过意思去占红鸾,老老实女的便宜

爽口倒于其中,饮用时冰凉千上品灵石。”,平日里亦可用来盛些冰饮、凉茶配上一套寒玉杯杯盏:“姑娘,要不,整整一套只要一掌柜见她付账?将酒液倾一套散着寒气的痛快,笑着搬出

果然还是奸商“……”

收入囊中。气的金风玉露,还女那一杯散着寒是可耻地心动了,爽快但薛宴惊想起圣付了账,将整套寒玉杯

只赤玉,便可上品灵石即可。”需半盏茶的工夫生火或是怕火光引来桶,将凉透了的食物置为方便,只需五百颗热气腾腾,野地里不便野兽时最正要离开于其中,只,掌柜又推荐道:“还有这

还有什么好东干脆一并拿出来吧。薛宴惊无奈:西

掌柜露出一个精明的微笑。

宴惊最终薛载而

了也不要紧,木照最桶会姜、蒜、盐等物放多些东西清洗干净,时间木葱、盖上盖子,一炷香蒸包子的木桶?[]?佳配比蒸成包子。桶就会自动把子,还顺便蒸熟,她又买了一只用来』,只要把食材一并剔除多余的东西,按捏成包扔进去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来

一丝共舌灿鸣。乎没什么大用,但掌柜下,薛宴惊就是想要莲花的推荐包的动作,竟与他产生,她晃悠着离开酒楼,想起宋明捂荷

何为,她笑着对大家围了过上乱逛,看到她从酒楼来,追问究竟意欲晃了晃坛子:宫圣女“没事了,请你众同门还在集市红鸾们喝酒。”出来,纷纷

湖边,坐在“鲸饮楼的酒?早就”众人欢呼起来,围想试试了!拍开坛子,掏出自带的杯子斟酒。

的宋明:“刚刚圣女出现时,我看到你也拔薛宴惊看向神色别扭挡在我身前。”

,我怕不合群而已,。”大家都拔剑了明抱着臂望天:“你别多想

,我起来,亲自给他斟了杯薛宴惊笑了酒:多想,喝酒吧。”“好

而尽。宋明迟举杯和她疑半晌,最终还是了碰,然后仰首一饮

看到一家款式漂亮的,你没经,薛师妹,你不裙吗?刚刚我。”丝的衣验,待会儿我帮你杀价位女修凑过来:“对了要买灵蚕

薛宴惊捧着脸,不由对红鸾圣女的话心“多谢。”存疑,这百年间自己怎么会没有朋友呢?

门道,“你们有没有“对了,听过叶引歌这个名字她想起什么?”问众同

“当然。”众人纷纷点头。

/&gt

薛宴惊没想到大家都曾听闻,怔了一怔,追问道:“那是何人?

,我“归一魔尊座下女将,素有‘魔族双壁,”同门笑道的叶引歌们自然听说过。’之称“鼎鼎大名

族双那另一壁是壁?”薛宴惊好奇“魔道,“何人?归一魔尊吗?

无人能与归一魔族双壁另一位,是归一的下属。”名为李长亭,亦并称,”同门道,““那倒不是,魔界

投喂了一块新买的绿一旁的女修又给薛宴惊豆团子,一边随妹,你问这?”个做什么口问道:“薛师

想,继续问道“只是刚刚听圣是什么样的人物?”女提起过,”薛宴惊想了“这位叶引歌,

并不一致,”有人说着,“修重要的一“这说起来就复杂了,真界早年还有听闻和归一魔尊政见人试图推她上位,取在了最,算是魔界中比较亲近步上代归一魔尊,只是这个叶引歌修界的那一批她是半人半魔的后代计划卡。”

“哪一步?”

掉归一魔尊。”“干

个步骤。“……”那确实是挺重要的一

“出了这种事,归一没有对叶引歌如何?”薛宴惊又问。

“总之后来叶引歌沉过她的部分“那寂了一段时间,再出来过她,褫夺我就不还是归一手,她在魔界,兴许私下罚得而知了门耸了耸肩,其实归一声名鹊兵权吧?”同下大将。之时

势力或者法宝让归一也l百年了,也许忌惮三分、不想撕破呢?”什么手里有已经盘踞几

若有所思地点薛宴惊了点头。

“魔族双壁号,忽发奇想问道,“她念着这个绰,”归一魔尊可有什么称号?”

,兴许是仇敌起同门想了想:“非要的。”说的话,有个不大好听

“是什么?

。”“魔界疯狗

……

秘兮兮道,“我用东海人鱼的皮做的穿的靴子都同门凑上来神听说啊,归一就下半身鱼形那部分“真的很疯!”,而且用的另一位的皮!”还不是

……人皮”你怎么不直接说是用做的呢

这个传言就有些过于离谱了,不但薛宴惊没信,说,一群人又打闹其他人也笑着斥他胡开来。

后,大心来。这才放下家都是自信满满信心膨胀到要提剑冲进看到效用立竿见影,饮了,薛宴惊有个七进七出,点紧张地盯着,这酒的秘境杀它并没有人

毕竟只是斗志昂扬大家态正好,一定能给你杀招,身旁的女修也一把价杀到最低!”主对上与摊,倒没有失去理智,功后能获得法宝奖励的扯过顶多是有人跑到挑战成惊:“快跟我走,我感觉我现在状摊子

出来的衣裙,的僻的成衣铺子,细看确风格型的清……”薛宴惊乖巧了一间位置略有些偏凡脱俗。裙风带风阵跟随在后,被她带到,吹起袖角裙摆雅致,水,店家还弄了个小

薛宴惊的目光落觉得自己失彩流溢飘然若仙。可,腰间以白玉为扣,惊不光华,忆这百年间一定裙摆上在一件荼白色长裙上着这样华,竟只觉陌生,薛宴的长裙是荷包空她对必走起路来一定像是微微波光流动,想由心酸,洒了一身的雪月空。

,一剪几l下工夫,店主便看向了。”半柱香的尺环住薛宴惊的腰身l件衣么犹豫,选了几l了,薛,而后法、肩颈,随后剪刀在她选好的衣套古怪的法宝宴惊买得没什上的衫上细又开始穿针引线,她:“姑娘,好套衣裙后衫上迅速缝制,前后不过,店主点了点柜子东西便飞了起来,一道软细裁不过现在既然有钱

幽兰的百褶裙,:“卖吗她的腰身,选中时尚?”上了其她不由看向那古怪法宝薛宴惊换这件衣裙被她中一件月白色绣样一改后却完美贴合有些宽大,经法宝这

量她:“店主狐疑地打你不是同行吧?”

“自然不是摆了摆手,“,”同来的女修了,哪鲜少下山,想着买我薛师妹就是平方便嘛。”我们是玄天宗有工夫跟您抢生意?的课业都要累死的剑修,平日里完能改衣服,日里成夫子布置下这东西随

灵石。”店主想了想,伸出五指:“五千上品

“五百。”的一半?薛宴惊刚刚然是切玉剑了些,她正要对她而言未免太昂贵被鲸饮楼淡定提议道:宰过一笔,这法宝说什么,只见同门女修五千上品?

少了。”“四千五,不能再

“六百。”

“……”

给自己传音的最终听到女生的领域了,非常陌,薛枪舌战两人唇时候才清醒过来。而言恍惚地听着,这宴惊在一旁是对她

不行?“想千上品行什么呢?两

“行忙点头。!”薛宴惊

交。两方愉快成

”离开店门,女修才也太奢侈了什么?“你不去开店买这法宝做打听道,“你又改。,反,只是用来改衣服忙修正这些成衣铺子

“就是想要。”

女修失笑有钱人。”:“你以前一定是个

子,看到薛人沿着集市阵熟悉的呼喝声,名弟子正围着一间摊步而行,听到一一道凑过去出个围观的位子。,玄天宗三五宴惊二人就给她们让

可以得到彩头。前矮桌上的笸箩里则放竹简的阻拦击中后鲜花,只要,几l人面出鲜花,让它们通过小朵小朵的摊子上悬挂着数只竹简方的幕布,就

摊主狡诈,见他们将又极窄,且那,竹简困难了些要射中,以极言到底是尚小的幅度弹动那竹简,夫,对这几l名弟子而飞花摘叶的让它阻住鲜花去势。间的缝隙便偷偷弹指射出灵

过来安静围观要试试?”便问片刻,有人她:“我们还剩下几l人情知有把柄,诈,又抓不到半筐子花,薛师妹要不一时无可奈何,薛宴惊

“这有何难?

,二十个中品灵筐?石一筐鲜花,我看你这半筐不够叶瞥她一眼:“语气倒不小,要不要再买一主叼着草

一片扬,仿佛淡粉轻红的,笸箩里的花朵“不,纷纷下了漫天的花雨,溅起手蕴着灵力一拍桌面四溢的芬芳。。”薛宴惊笑了笑,右被震得尽数扬起,

了一地的缤纷。出,尽数从竹简当中稳稳穿过,打中幕布,落下,她未待花朵左手平推,鲜花疾射而

,自己去挑。”中,薛宴惊转身对众同门得意地一扬眉:“想要什么彩头在摊主呆滞的眼神

那一瞬间,周围忽然静了一静。

薛宴惊奇道:“怎么?”

师妹你真,我也不是说你的脸不是那种神采飞扬的好看觉得……薛有人结结巴巴道,“就是突然好看,不是脸,不对“没、没什么,”好看,好看……”

失笑。什么乱七八糟的?薛宴惊

不能拿彩头!”主回过神来,过去的!不算不算,行,”摊的竹简打出豁缝隙“你鲜花把我“不过来的,根本不是从口了才穿

“没错,”薛笑得跋扈,“我掷出的宴惊鲜花能把你的要赖我的帐的吗?”出豁口,你确定竹简打

沉默了片刻……”摊主,最终选择了能屈能伸

像大胜而归一般。穗、挂坠等些剑欢呼起来,纷纷上前挑了个小彩头,不过是诈的家伙服软,物,他们却高兴得好几l人见这狡

,又l天的如此,玄天宗悠闲众弟子过了几,姜长老一行却始终未见行迹不由有的日子,眼见离秘境关闭没剩几l

些焦躁了起来。

而添乱。生,他们贸然进入有人商量着要不就算真的有事发要再进去看看,被其他相信姜师伯,,反他人劝阻,让

楼下有人喊这日师兄为了救喧哗声吵醒,听到客栈子正带着哭腔道:方源进下楼,正撞见几l名玄,薛宴惊被一阵伤。”清晨天宗弟子抬着昏迷门,一旁还有个弟师兄”,连忙起着“方我受了“对不住,都是我乱闯,才害得方

上前,其他弟子看到她的表情,连忙安抚:“薛师妹修,立刻就到。”薛宴惊大步,别急,已经喊了医

擦手,开口道:“不严重,我给你们医馆,腑后,擦了考虑到秘境凶险开副方子,记得每日服药,给方源诊了脉,探视内醒,再去医馆找我。”秘境门口就设有数家若三日后医修来得很快,还未

很,每次万剑秘方,放之时,受伤的修士境开医修写好药可不在少数。实在忙得又步履匆匆地离开了,

间里,轮流看,将方源妥善安置在客栈房守照看。众人这才勉强放下心来

发白,他是被堵在万剑唇角血迹,那乱闯的薛宴惊口的仙武门众人拭去,没等同门自慌忙离开,方源去追中将他救下。凶神恶沾湿便独了帕子,给六师兄样吓到了子吓得脸色煞的模他时,恰从怪物口宫门

道:“姜师行呢?何还不见薛宴惊自也无,是否和仙武门起了什么伯和我三师姐一心去责怪他,只问他们冲突?

师伯他们大概还在时,姜密室里救人。”“我亦不知,我离开万剑宫那名子弟摇摇头:

受了不小的惊吓,先去休息吧,师兄这里有我。”:“好了,你也薛宴惊颔首

待众人都离开房间,兄胸口,闭目给他到看着他原本宴惊抬手泛白的按上六师条被子唇有了些血色,才收手给他盖了输送了一股灵力,

力尽,一沾出来,由三名高手名玄天弟子从秘境中护送,他们看起来精枕头就当夜,又有三十余昏睡不醒了。

们最,透着一阵诡异,开始遇到的那种熊怪待第二日缓过又遇到一只,双眼赤你们记不记得咱红如血乎越来越厉害了,不知为何,我神来,才对其他人道,秘境中的怪物似了好大力:“我们废气才杀死。”

人没大其他眼睛色?”放在心上怎么记得那熊怪原本就是红:“我

了点人数,发现秘境老、燕回二人,结察看一番。进秘境她就若明日再不见他们出来,言,她不免有些担心,决定再等上一日,只余三名弟子以及姜长薛宴惊点合刚刚那人所

宣被仙武门的人堵了!又给待有人来接替午时,薛宴惊进来:“不好觅食她照看方源,才下楼去了,李间,一名弟子冲了六师兄输了一回灵力,,正点菜

源救下的弟子,李宣就是那之前被方跟随报信的弟子离开玄天宗众人闻言,匆忙

宣的!”,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见仙武门的人扯着李见你时,你就一脸心虚领子:“上次赶到时,正遇

李宣连连摇头,“不、我!”图解释,了一张心都不虚的脸“我天生就长知道,”真的什么

恻道,“不然这山间“少胡扯,快”拎着他的男修阴恻可要多一座孤坟了。把你知道都说出来,

哟,那你人还不管埋。”错,居然管杀还道:“就听身边的宋明嘴贱挑薛宴惊正要上前阻止,

在不知这的人一时都沉默“……”大概是实和玄天宗仙武门话怎么接,

下一惊,师姐?光玉玲亮了起来,她心!!间的流恰在此刻,薛宴惊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