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本尊的苦情剧本呢 > 第 11 章

第 1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伍里溜熊的队发出疑问:“你们觉不觉得,来越快,越来越熟练了?”它好像游得,有人忽然

片沉默。“……”

鸷地盯那熊怪大概也反应过来敌不动我不动,只一来休息,养自己是被戏精蓄锐,着对面众人。耍了,这一次上岸后,干脆趴下双小眼睛阴

有人打了个颤:“这可怎么办?”

鱼!”又有,自己走开了呢饱了,。”“我看到河里有鱼喂它,兴许它吃一个十分智慧的主意弟子提出了另就不追咱们,“不如我们捉

“好,先试试吧!”

“……”

处,燕回用力拉住了别冲动!”远没经验。”袖,“大部分弟子都是第一次历练,带队长老的衣“姜长老,姜长老,

“是啊,”方源在思路离谱了些,地看着那边已然迅一流。”但至少速开展的捕鱼行动,大家……行动力旁帮忙拉住姜长老,“虽忍俊不禁

脚步“放开我!到底也停下了将要冲过去骂人的开,”姜长老气得但被这么阻了一阻,拂衣袖,把二人甩

他紧皱眉头,一不错,待他独自开旁的方源却们解决了来给你熊怪,我去捞些回们做糖醋鱼朗道:“这鱼。”

“……”

子举起一大家捞上数防备,被砸了个正着,出主意的弟投掷过去,熊怪未岸边很快就登时愣了一愣。条肥美的大鱼来,最开条,向对岸的捕鱼行动开展得轰轰烈烈,

对岸鱼如雨下。一时间卖力投掷着,“继续!”大

“等等,”有人怔怔,“不好,它好像以为咱们是要攻击它!看着对面,连声喊停

家已经,大状。都注意到了对岸的异他喊得有些迟了

拼命向这边游来。急促,利爪在地面熊怪呼吸起来,鼻孔张大,中一跃,上磨砺两下,奋力愤怒地咆哮向河

吃鱼的话,也不至于饿成这省道:“也对,它要是肯个样子。”众人手忙脚乱地御剑升空,有人后知后觉地反

怎么办啊?”说?!现在,你刚才怎么不其余弟子大怒:马后炮

!”“不要慌

什么用?“光叫我们别慌有你有主意吗

“……

见再无掉它,一团乱麻中,翼地开口:“子,薛宴惊才小心翼提出什么充满智慧群龙无首的点们……有没有想过,干?”

,在五花八门、多么正常的一个主意,她几乎要以为自己才是那个异类了。花样百出的意见中

行吗?”众人闻言怔了一怔:“我们能

极了”薛宴惊答得轻松试试呗,不行就跑。

“行,试试吧!”

,就是不管谁出的大家有一个好处实践,说干就干。听,且勇于付主意他们都敢然天真,但

“围成剑阵!”有人站出来指挥道。

言便鼓虽然没起勇气落地,散成一圈围成阵有实战了的,闻上岸的熊经验,但剑阵在宗门时都是练熟法,将刚怪包裹在内。大家

“出剑!”

数道剑光交织,一时也算得上都将灵剑,那熊怪伏在地面上,向目标击出,人大都修为偏低,避,还随着声令下力灌注于剑刃,不闪不目标,在如虹。怪周围戳出数个土气势,所有人之间华光万丈。在场众坑,但百人同时出有人紧张之下偏离了

知道进攻了,总算没蠢死。”,颔首道:“老终于满意了些远处的姜长

?”高声议论道:“咦,却不想又听那边怎么毫发无伤

无伤?兴许是受大家满怀希冀地道:“你怎么知道了内伤呢?”

…”

变为铁青没受怪虽的笑意,伤,但姜长老怕是已燕回看着姜长老重新脸,强自忍住了唇经被气出不轻的内伤色的了。

但它已经再次被激怒,一片剑光,疾速向众的遍身鳞甲极为怒吼一没能刺穿它的外声,中气十足,又皮,弟子扑去。弓身跳跃起来,蹿出那坚硬,众人的剑都熊怪

它挠了挠痒。不得不承认,收剑逃窜,一边别说内伤了,那些攻击大概只是给众人一边

?”带队长老这边,有人问道。“出手吗

去也只有送死的份!”就需要我们出手,可以直接结束“再看看,”摇头,“如果这里本次历练那大家都了,反正继续下姜长老

影响我的佣金吗?”他说的是气话:“在这里结束,却不想燕回接了一

“……”

新结阵,用力把乱象中一片它逼至剑阵,忽听一道清亮女声响起,心!“稳住!”此时,

意识听从命令。危急关头,人们会下

,逼得那熊怪停道灵光亮起下脚步。

倒退,众人心底终于浮现出一丝成就感。眼看它逼得一

习惯后,就能学怕,但逐渐现这些灵光并不就会致命,”有人提醒道,“就像次、会越过火圈进攻。“它很快第二次遇到火焰时会害狼群,第一

的弱点应当是腹部,那里没有鳞甲。女声道

不到!”“但护着腹部,我们攻击

“出剑,能打到哪儿就打哪儿。”女声不慌不忙道。

八糟的剑气疾射而出,虽然熊怪动起及分慌乱中众人也没来得辨是谁在指挥,只依言准头更加不行,但百人出剑,总能蒙中个几照做,十剑。乱七来的时候大家的

中的人还挺惊喜。“我打中了!”打

女声“打中了就继续打。”

得疼渐焦躁起来,上,发出铁器撞击之痛。长剑击在鳞甲之攻击虽然破不了它的防御,却也让它觉声,那熊怪渐显然这样的

这样乱七八糟的就能行?”不住质疑:“百人同时出剑,们现在有人忍它都毫发无伤,我

发现了剑熊怪一直在努力突围,它很快就阵中最薄弱位,猛地朝这个的离方位冲去。

着的十数名己的方向冲来离位上站,此时见熊怪向自身奔逃。阵脚,下意识转弟子的确修为较为低微,先自乱了

,剑阵已然乱得不再成型。匆忙躲避间

声让离位弟子尽数散开。弟子自然撑间,女声已经高余下坚守的数名撑不住,正勉力有人先散了,

折,众不行了逃了吗?第一次人心下难免失出击便遇挫吗?只能望。

方向奔去,离位似是吓呆了,不能动弟子已经四散逃开熊怪自然拼全力向这个位空了出来,在地上,,只有一女修倒作。

只让它更补自身灵这一次的战利品撕咬已经饿极了,刚刚那他们吞噬为自己的肉填平这份扑了,用她的血渴望着用对方的血修士,一个接一个地把熊怪饥渴,腹中餐。加愤怒更加暴躁它直冲那女修想把她叼走作为一通折腾过去,扑在她身上,气后,再去追上这群,本能向着她的咽喉过去张开大口

的獠牙还眼,只看到女只是尖利膛破肚身下女修左手蓝紫光到自穿了它的着它疾扑的动一直划到腹部,将它开它睁开触到对方,它先感喉口,右手那柄略显朴素的木剑顺着喉,淅淅沥沥地洒下来,那剑尖从咽喉被炸开的口子穿身。。它的内脏混着血水己的咽喉一凉,透了它的,洒了修满芒一闪,炸

面上哪还有半眼神清凌凌地望着它,女修慌乱。

腹中的,单手撑地,最后的力身而起姿势。至少也要面目熊怪,这巨掌若挥中,便不是头颅破碎,女修就地断了半截在个翻滚躲开了这一掌掌向她的脑袋挥去一发之际,做出一际,拼着跪稳木剑横在身前一只手还握着那柄已经,半经尖叫起极,翻滚一圈后受全非,众人来,千钧熊怪的哀嚎声响彻天住身形。这一滚流畅至防御的

看得痴了,平时怎么教的,这么行云流水不由暗从未见过众人一滚,一时度,这厮莫非击?连翻滚都要做到无懈可自忖私下常常练习翻滚你们峰的师父

靠近,见女修无人未发现自己,又转身遁走。燕回刚刚已经疾速剑。趁着众事,这才放开手里已然出鞘的长

危不惧,然修为差了点,倒是点头:“这个弟子虽以前有实战经验吧?够果断,姜长老对她点了

师妹,薛宴惊。”那是我小燕回回以一个欣慰混杂着伤感的眼神:“

满脸血污,他竟未修又被淋了了句公道话:“事情发生的太快,姜长注意到是薛宴惊,此时怔了怔,倒是说魔界,不是人待刚刚老要关注所有弟子安危,那女的地方啊。”

遍,才变成了哪怕失忆对敌,哪里练得出都点了点头,若非多次的本能。重复过多这么迅疾的反应?不知也仍然刻在骨子里燕回和方源

上不动了,有人小心道:“它死那熊怪趴在了!”戳了一戳,这才欢喜翼翼上前用剑尖

呼,有众人一片欢“你起了薛宴惊:人上前扶没事吧?”

不沾血溪水边清理了自身血肉刻光洁如新,倒是方便没事。”薛宴惊去污,此时抖落己,灵蚕丝制成的裙了一得很。,裙子立

“薛宴惊……”

“怎么?”

“你……很厉害“没什么,”那人?”以杀死它,你怎么知道这样可踟躇道,

惊答得仍然轻松极行就死。”薛宴“试试呗,不

于她刚刚表”众人一时嘴上猛夸了。后者前者,还是在心里想想就算她一句好胆色还是骂的悍勇,大家决定她一句疯子,不过鉴现出“……不知该夸

奈,她这个人其实相压,但她刚刚没有任何感觉了,薛宴惊也挺无时会散发出“开玩笑危险。一种令人震颤的威。对她而言,没感觉就是没生命。据说高当珍面对低阶修士的。”没想到大家真信妖兽

前搀扶她理解她的幽会儿?”坏了吧,要不要歇息一“……”众人不太能人上默,有坐下,“你累

此地有血不宜久留。”薛宴惊摇了摇头:“腥气,容易引来其他怪物,

再逗留,纷纷起众人此时自然身御信她,不剑。

方向挥了挥手。起来聚成一薛宴惊却落后了一步,将岸堆,朝方源的的鱼捆

:“师妹给我捡的鱼方源一

姜长老一怔,转们对她提怎么回事?你向方源和燕回二人:“随护卫?”起过会有人一路尾头看

“没有。”二人都是摇头

“那她怎么知道姜长咱们在这儿,总不会老皱眉,“她是自己发现是什么修为?”的吧?”

“金丹。”

好,他过薛宴惊刚,不发现我们?刚表现很,提前吐露了行迹“凭金丹期怎么可摇了摇头,“好了不打算计较,只,跟上吧。”燕回和方源二人关心则乱”姜长老只以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