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本尊的苦情剧本呢 > 第 8 章

第 8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庞大的然不同剑修,是修者当中极为的剑法着各式各样、截多分支,修一支,其中若要细分,又有许

但总归剑修的道心,都在于一往无前,宁折不弯。

中可能会遇到的危险不管他人如何猜度,畏惧秘境薛宴惊自认算是个合格的剑修,她并不

险与机遇并行的旅程,与天争命,谈什么危险不危险?修真嘛,本就是一个风

拦,都踏入修行,为了窝囊更久守一长生又有什心翼翼地活着?那求仗剑行天下无人一途了,谁还要困修真者,谁,小吗?,想要么意想要自由

薛宴惊回到宗门后,借头,很是懒今伤势着养便开始打坐修炼起来。伤的名散了几个月,如万剑秘境初愈,又决定了要去

很陌生,如初学者一应该进境顺畅、毫无滞以结成生涩。到过元婴期,这个过程,但她元婴。如果她涩才对数次试着引灵气入体,总觉得曾达

成元婴?境界回落,而是真的从她并不是因为受伤才难道自己猜测有误?未修

的天赋,怎会如此?薛宴惊觉得奇怪,以她

破碎的道心?

能,她立刻否定了这个答案。

她的道要,但以可以铸成然极为重心碎成了八瓣,她元婴。道心固她的天赋,哪怕

来的绝那是实打实的天赋与悟性带对自信与笃定。

心,再次尝试。薛宴惊静下

———

出发前往万剑秘境的日子。很快,就到了

峰只有燕回、方人前往,不过子众多,又大源、薛宴惊三中要前往玄天宗弟都修剑,七十二峰的共有百余秘境四明

春意越盛是隆冬,人昆吾山中尚南行,间却已入了春,越往

刻。来叫大家休息片没有本命剑的弟子,修考虑到有些弟一个时辰,便停下出发去寻剑的大多是还为也偏低,带队子灵力不足,每御剑长老

他们停留在一处江边,足观花,这些性子磨了下便驻宴惊头细看那些淡粉轻红回温、桃花初正逢江水来,让她习惯见花,此时花花草草,大向来不爱懒觉。两岸种了不少地想躺下来睡个,她十几岁的时候绽。薛概是养伤这数见了暖阳便懒洋洋月,硬生生地把她的

安全起见寻仇的一双纳了六师兄的建议,以人认出她来,薛宴惊采,以防有蹲守轻纱覆面,只露出了

女子眉眼无忧,眼神曾历经世间沧桑干干净净,仿佛从不融融春江边

很好呢。”有人便掩唇笑道:“看来归一魔尊把她保护得

燕回冷冷地扫过一眼。

“哎唷在外有魔尊宠着用自己出力。”,回,可不敢乱说了,来了又有师姐护着,连御剑都不家命好,

其实薛宴惊伤势初愈后,已经可以动用,不还是带了她一程过燕回担心长途跋些灵力来御剑了涉她的身子吃不消

一团。几人叽叽喳喳笑成那嚼舌根的

薛宴惊眼神一亮,想起靠敲诈同门发家致富的宏愿。了自己

明那里拿到的灵石石了。丹就要一千中品灵多,一瓶用来疗伤的上好青参实在不算前些日子从宋

理成章。敌意,最好再来个人对自己释放但她总归是很别?若偷袭,她才好顺有原则的,随意处敲诈和抢劫又有什么

也是可怜。”“行了,咱们也少,在外面被养废了两句吧,人家又不要她了,

收了声,她却只是疾风冽,把那几个嚼舌根垂眸认真地开始擦拭长剑。燕回唰地抽出她的那柄的家伙吓了一跳,讪讪

索,有师姐在,这些,她需要给自人定然己制是不敢出手的造一个独处的薛宴惊托腮思机会。

片野地,竟与真这个机会很快就,有人好件法宝,念了句霎时间,苍口诀。壁坚硬了一把,发现那墙墙青瓦,飞檐立柱实楼阁无异。来了,当荒地之上,亭台晚,众人在一奇地上前摸楼阁拔地而起。粉营,带队的长老拿出一

众人好奇地盯着见金光灿那法宝灿,一望便知绝非凡品

长老宗门:“想要?那就努力华山试剑会上若有人能赏。”夺得魁首,这在众人觊觎的修炼吧。下,将法宝收了起来法宝,下届目光便是奖

宗门里都算不得最的那一批,如何敢去肖于前五。他们在不过止步首了,最接近的一次却已经很久玄天宗虽没有弟子夺过魁与的比试唉声叹气起来,剑?剑修门派,剑会是全,也众人顿时是规模最大的下剑修都会参华山试想天下第一

命剑,言觅得习得的术法,一把本谈间意气飞扬。信心满满想从万剑谈笑,交流着最近,不少弟子围在一秘境中楼阁前起了篝

错,有人围着角燕回和薛宴惊、方源三的人缘显见很落里在侧,还时不时有人来惊和满脸杀气的燕回被大家刻意忽视的薛宴两句。和他打个招呼,的篝火对坐,方源

,她一时还有全的烤羊腿,薛只递给小师妹只羊腿的工具,迟疑了片刻,些激动。到一条色香干脆低头去啃。养伤期间吃得清淡,忽然接触,挑了火候烤好了几味俱好的一宴惊见他没给自己割肉他借着篝火

她的手这模完羊腿,回头看到她:“小师妹,我就却不想六师样,忽然热泪盈眶地握住喜欢你这样的饭搭子!兄分

能吃的薛宴惊茫然但是抬头“啊?”弱小无助

一起用膳的时候,我跟他一道用膳能有食欲蚁成明峰这最近一直闭关,你可能不太熟悉难尽啊,”方源啊?”精,只吃木头,我们他,这厮简直是白“咱们四倒,“比如二师兄,他似乎有一肚子的苦水要群人,一言吃菜他啃桌子。你评评理,谁

“白蚁成精?”薛宴惊失笑。

“你怎么不说是,耐兄的也不是脑心对小师妹脉,也是人族的一支师兄有角羽族血啄木鸟成精呢?”别听这家伙造谣,你二燕回喝止了方源对二师,不是污蔑子有病。”解释道,“什么白蚁精,

“……”

,血脉能力的遗传也共分一十二支,据古籍记不过在漫长的时光里啃木,各族早已互相融合不了原来这是角羽古籍,也发现迹。要不头,不过去二师兄到处族血脉影响是他们的师父实在看早已绝载,数万年前,人族特地去查了

燕回正啃着方源带的灵方底细,同前去探查清招手示意她过去,原来不知对是他发队的长老对她招一边试图便打算叫上队伍里几位果,修为现有人跟了这队伍一路为二师兄正名,带楚。高的一

一只系在自己腰间了薛宴惊:我特地寻来一对儿叫体发红,我,另一玉玲感应到你的恐惧,会通作流光玉玲的法宝,险,燕回自然点头应下,出发前不放心地拿出这边也会,假使遇到危打算进秘境前再给只给警示。原本“这是你的。”

舞着羊腿与师姐复灵力的丹药给师姐。在秘境外在进入秘已,挥薛宴惊感动不告别。些伤药和恢境前多多敲的小集市上能多备下决心诈些同门,至少到时候

去歇息,方源不疑有口,便自离她和六开。他,送她到房间门想先师兄打了声招呼,自己

在那法宝造出的楼家都可随着性阁之中,大子任意挑选房间

薛宴阁楼,十分贴心个捕捉灵符,才熄了灯,开始打地为偷袭者制坐,静待愿者上钩。惊特地挑了间与造便利,又在门口其他房间相隔较远的和窗口布置了几

宴惊也屏住呼吓跑房中人。薛地靠近,生怕惊动了吸,生了这只肥羊。片刻后,有人蹑手蹑脚

遇。虔诚期盼着这场相两人各自小心翼翼地

矣。悄无声息地黯淡了下去。这原本是用门边光一人足那人踏入房间的一瞬,野兽芒一闪,又来捕捉大型的灵符,控制

,又悠才起灵气在体身去察看自己的猎片刻薛宴惊知道灵符起效了内运行物。,任哉地打坐了了一个小周天,

那一面孔惊却觉得很刻,薛宴是你?”失望:的藤蔓,看清此人的扒开灵符催生“怎么又

明。在同窗面前丢了面子的宋争还没有严重到要那些人夜的只有被她显然白日的的地步,对她怀恨在心袭薛宴惊敲诈过又句口舌之

干了因为这薛宴惊感到失望,是家伙的灵石上一次已经被她

咬牙切齿,原本想来教堂任管事的然逃不过御兽堂的她交还那几千灵石。兄长给了咬牙,上次那丢了训教训她,逼迫见她了心思他兜了下来,但也狠狠地教训了半步。他一看巴的嘲惚鸟自入御兽堂到薛宴惊就不自觉落了单,觉得机会他,不许他再踏难,只是到秘境内再发宋明法眼,虽然他那在御兽难得,便动,想

指都动不了,只有靠着脸和但此时此刻,丑得一趔趄,算是勉他被一股力量牢牢地束”这个的。地面上,连一根手凶恶的眼神把薛宴惊到变形被捆强贴近了“教训她缚在

定要吃两堑?”云,吃一堑,长一智。能长出一智不成了拍他的脸,“古薛宴惊俯下身怎么你一语有?”“怎么又是你

眼神想在百余名弟子的机会。个人,努,宋示意薛宴惊给自己一个力用,元婴期趁夜偷袭金丹期明先服了软面前丢这修者听起来固然丢脸,开口两人僵持半晌加倍丢脸,他实在不反被对方捕捉则偷袭不成

他喉果断问道:“……口轻轻一拍,宋明大口薛宴惊在吸了一会儿灵石?多少

多费唇舌。和熟人好处,至由惊叹于他的识薛宴惊不务,看来少不用打交道也颇有

“两千中品灵石。”

为不满鸟昂贵?”第一反应竟是大:“我还不如一只宋明

是不的份上,薛宴惊才给了。”原本是看在他的灵惠价的。……你想涨价的话,也石已经被榨个优

反向讨价还价:“两来,不再,我能用法宝抵债吗明清醒过?”千就两千

法宝,总觉得只有薛宴惊年少时便不爱用夺不去。的本事才真正是自己的,旁人抢不走自己修炼出

不过用来抵债嘛宴惊拒之门外的道理,薛么法宝?”欣然点头:“什,当然没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