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异仙之主 > 第二十章 葛贤也生恶癖?

第二十章 葛贤也生恶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白玉道人正一边边奔来。嚎叫,一感知到

几页,果然瞧见后面他自己又写储物宝囊已炼成,还沾沾自喜其模样形制画出。葛贤又接连翻了

于是葛贤一边回忆着在肉的老一躺。污,身一物,一边则是恢,顾不得满地血货郎的人所见白玉道人身上快锁定其随复了少直接往那已成一滩烂族模样地面时母鼠身侧装扮,很

丝毫不突兀。反正那里血食堆混在其中积,尸骸遍地,他

道鼠妖嚎叫未有多时,随着一道

一头外生撞入巢穴。相恐怖的鼠怪,生

大,虽远远比不过胜老母却要远他的妖魔之躯约鼠。磨盘谓的“老妻”,出的恶炁,

遍体如白玉,只是跑间脓水四溅。褶皱颇多,腐烂疮口也多,奔

后遗症宝的

,变成一枚景如今则混着根根金线上。葛贤晓得,这白玉道身雪白鼠毛的,可是有着一原先致宝囊,挂在其腰

了。”你怎么“兰花,兰花

。”……你死妻,朕的老妻啊啊,了,朕去哪里再找的母鼠朕的一只这么能生我的好兰花

过重,伤样,甚全无在地面时奸至连警戒心白玉老道似是受创了脑子,此都无了般。诈模

不时还因为地面血污而不管不顾,甩动着丑陋鼠头狂奔而来,滑踉跄。

,还低垂,试图将其至老母唤醒。鼠尸体前,开始大声鼠头拱着自家老妻嚎哭

持续了至少这番“表演”十个呼吸!

葛贤,并不上当。

骗,奈何感知中,这始终还不晓得,存在着动的危险妖炁,哪里老贼这老贼体内他倒是想受是酝一股蠢蠢欲酿着最后一击呢。

等着去,葛贤只耐心就可。当,随时可能只是那妖炁不稳

,暂时未口疯狂“抢至于伥鬼大将和其余一收”镇民邪修,趁来侵扰着这个当

炁渐渐散去。又过三息,那妖果然,

白玉老道突兀一抬头,色恢复正常

“咦?”

看,该是头龙,从残留之炁来“竟然真的走了,莫非是三十里外的那头【龙蚯】来犯?

“可若是它,怎么妻,不抢忍得住不吃我这我那些宝贝的?

“不管了,是……”便,日后再寻一头能生的妖鼠娶了先将【子神环】取出

猛地张口他竟是生生钻了白玉老道咬在自家老妻处,啃噬中,进去随着这嘀咕,腹部

殊部位钻出。牙酸的窸窸窣窣声音过后,这厮又从特一阵令葛贤

完全融合,形状怪异的被葛贤忽略了玉老妻”血肉此时,他嘴里,这铁环,此物原先与“白已然叼着一枚通体暗红过去。

如今被叼出,显出本身。

炁,瞧来诡异,却给葛出一丝一缕,肉眼可见就见得内里竟一种的暗红妖生机勃发之感

必拿来细看,老母鼠之所以异化成房屋大,必是这【子,白玉是畜牲…渣男,简直道人何止是由:“的汁水。好家伙也可猜牲。”神环】的效用,包括那…不对这厮本来就是头畜出缘些始终在分泌

静。以及众邪修狂飙续再忽而传来鼠猜,盖因巢穴之并未继潮溃散,葛贤突进的动

立刻的,白玉道人有头吞入“奇怪”的并未将子神腹中。环收入宝囊,而是仰

后满脸不舍的看向自家宝藏,一边看,一边急得嘶吼道

朕的士,竟办怎么办?该死敢毁了“怎么的伥鬼,该死的人类修基业……”

“啊?”

的万法玉符呢?”“朕的万法史书残页呢?朕的子神日志呢?朕

孔放大,死死的玉石条案,发出死盯着荡荡亡三问。妖瞳

正欲思索答案,他作筑基境的妖魔,终怖凶险。于在这一刻感知到了无限接近为已经

可惜,来不及了。

吼!

人类,他亲眼见尸骸,眨眼间变成一头凶煞龙吟炸响侧满地血污中的一具之极的龙人”得自己身

悬着的腐烂鼠头拍去,另一支不吭欺身上来,一只致命龙爪朝他恐无比的目光,朝门,也无什么狠话,龙爪则在他惊那宝囊抓去。着他腰部既无自报家这龙人一声

此怪是谁?

为何要杀我?

为何他知晓我宝囊所在

他时间,他可以从容思索,可玉道人灵智足够,若给杀。力挣扎,乃至于反

哪怕他如今是弩之末,也依旧有一战之力

是其一,更都想不到会有葛贤这等异数,奸绝的是反物种但他如何性。诈无耻

原先是什么人,,皆要变得高只要修了龙族秘法可能在血劣种族厮混,更不傲,不屑与低污中打滚。须知不

子都愿,整个人都躺在污何有效反击。葛贤却玉道人陷入诸多思秽中装死快要烧坏,更加来不及做出任雷霆不说,还刻意让白,挑选了最合索,脑适的出手时机,动若

一刹?甚至是更着“嘭”的一声间中,伴随短的时

头就那颗不甚美好,丑陋腐烂的白玉鼠此爆碎。

百妃的地底皇帝梦,随之也碎赏百官纳娶这鼠妖封

一爪拍碎鼠妖头颅的同时,来了那枚景致宝囊。葛贤另一爪也

子神环的物事放入。入手瞬息,他明明明却不将宝藏以及那唤作白过来为何物宝有储

宝囊满了!

这个时候然葛贤想在点空位都没有。竟放了什么东打开宝囊,看看里面究西,连一

,已令他颅脑轰鸣。但此刻感知到的凶

两头伥鬼大来巢穴,极近极近将,以及众邪修们,道扑正从一条条地就要闯入。,似下一刻

不久前出现在白玉道面上。舍”、“纠结”、“难神色,纷曾经受”等现在葛贤纷也显人脸上的“不

物。藏中挑选奇索,也来不及去宝他来不及思

巢穴中。龙影奔走,眨眼消失于寻了条最安全地道,借用感得是狠狠一跺脚,随后

,与数十道邪葛贤刚遁走,修身影,先后蹿入鼠巢两道凶残鬼影

细致勘察过后,众修论:各有结

老道也杀先杀白玉老贼之妻,将之引来后,又以偷袭手段将“有人先我们一步,了。”

辣手段,必不是等闲之玉老贼被道兄打残,但这等狠拖泥得两妖,丝毫不“只出手两回就杀辈。”二位带水,虽然白

“是头龙种?或是人修。”修了龙族秘法的

种的话,为何不“咦?若是龙将那些宝贝也抢,也都有【藏宝,须知多才是】一类,绝难忍受了去数龙种龙修的恶癖中

走战利品。只杀了妖,没能及时取“想来是被我等惊扰了

宜我们?”“如此,岂不是要便

“善!”

藏钱粮宝货,们兄我们悉数平分。”“分了分了,我弟绝不食言,鼠妖所

客气开始纷都是嘿笑,毫不一众人修,纷数句过后,伥鬼大将与分赃。

刻,地面。同一时

迹的重新融入宣讲队伍葛贤,毫无痕开始安抚受惊的镇民百已悄然变回人身,与一众货郎脚商们,姓。,钻出地面

头难受不已。自己也是心一边安抚,一边他

一众邪修。皆归了伥白玉老贼之藏宝,他鬼大将和取走四样,其余

中最珍贵的四按说葛贤该知足才既得了藏宝有异议,想独吞翁,,只是个偷奸耍滑,是,毕竟他又不暗中牟利的渔样,怎还是厮杀斗法的“主力”不成。

自我审视没错,葛贤还真就想独吞。

会想办法将那一非被危机惊醒,他必堆藏宝带走。在鼠巢中时,若

发现让葛贤不由一惊,暗道:

“不应该啊,我须知足甚至欣喜才对。”

“莫非,我也生了恶癖?”

“收集癖?藏宝癖?

明利害来将心头此念难痒镇压,很快恢复正常。证,以竭力思量出,葛贤进行验

”,将要遭受反噬,严重者直接心魂分裂。得稍稍放松,据他所知,修行者若强行镇压“恶癖不由

瞧来,他应当无事,癖也是极算不得恶癖。收集癖实则也纵真的生了轻极轻,况且如今

,很从地底回不及再多思考到地面。无有二张不足、赵色,修,皆是满脸喜鬼就领着一众邪葛贤来

看了看民任何挣令道天色,没给数千幸存镇扎机会,即刻下

镇汇塘县。”“速速收拾行李,先去南台合,再一同前往

时辰,不得有误“只给半炷香。”

……

占的妖魔和降伏过程不结局一致。南台镇,一样,但安乐镇,虽说霸

卫队只是凡人镇民们,完全反抗不得护

乖觉收数量达七八千的迁往钱塘县去。徙队伍,拾好行李,合并为一支

凡感知指引,也走失跟丢,以至妖魔精怪叼了去途中即便有护卫队的于被一些捡漏的难免有些老弱尽力庇护,有葛贤的

,此行方满。得圆天色黯淡时

得了赏赐,人都收获颇丰而护卫队更是每一一如昨日,宣讲队

颇为不愿的南而原本还台、安乐二镇居民,也都欢腾起来。,在瞧见钱粮、地契后

此乃大好事。甚至认真计较起来,

送地。非但给粮食,还免费送

镇民,入得钱塘,一跃成为县民了。使得他们从乡民

若按照正常途径,他们妆,掏空两边家底,方地契,业的,也必要这些城外乡野之民要在钱塘县新娘子贡献出嫁城内拥有房未婚娶之辈必做不到有一丝可能。,纵是成家立

不喜大好事主送上门,如何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炼气练了三千年蛊真人都市极品后宫我不做神了好感度刷满之后我可是正道大师兄我可是要做仙尊与魔帝的男人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