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异仙之主 > 第九章 柳莺巷狐妓

第九章 柳莺巷狐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稀罕,且大概率让葛贤发觉了一条很是径外。属于他自己的修行路今夜一番折腾,除却

是大有希望。前看来更惊途光明,至少目觉这条路径,兴许前

证!那最后的验源于

的三种他先前采补来都散去。道炁异力,用完

力,分明已经算是永”微弱了不知多出来,尽管比“原版度,但这一股极其微奇迹般的又所掌握。呼唤了一些弱的异少,可谓是百不存呼唤时,竟可他福至心灵久性的被葛贤再次一的程

是,不止是呼风唤雨,蛊惑、画明也隐隐存在。惊喜的皮这两种异力分更加令人

当然,也如风弱到一般微觉的地步。几乎无法察

力,能否通过修炼,再“不过这些失而复得之度壮大呢?”

贤即刻进行细细感知此念腾起,葛

相应猜测未过去太久,答案与时生出

不行!

力,进行了雁过拔……这倒像是我对等待再次凝聚,不租借’来的异用过便会散去,需“这些异成?”力似是变成某种血脉神通被毛似的抽,但总量有限,论如何都壮大不得固化在了我躯体这些‘中,我可呼唤出来使用

法让异力时时刻也就无不曾纳物入道,自然刻进行增殖?”既无功法在身,也“我本就不是修士,

面上喜色不由得黯淡了些。,葛贤想明白这些时

“原版的呼风唤笼罩一处堤。”,也就唤来一阵雨本就不甚强大甘霖清风,范围坝而已

“我采补来后被削弱,世上还有比这唤时,给我洗把脸都不够刚那般模样,再呼更鸡肋无用的异力么成刚

异力分别从中薅来散后,我也将【降龙】两种躯。”百之一二程度的异力,固化在“无意外的话,我如今拥有的【打狗】、

人。”时,估摸只可打草蜥……好生丢降蛇虫“届一打凡俗野狗,降

葛贤一边嘀咕

是不由生出对应的来。滑稽画面脑海中,则

怀希望道:不过很快他,心又欢喜起来

算是我葛贤拥有的神通。”“即便再微弱那是超凡异力,永固于我体,自然

着的丐帮镇帮之宝“再壮大之事也不精怪,集多种异力于一能掠夺来的异力,当不犬碧玉杖】,的,比如洪不义那老侥幸采补个不断是没可能,我可至于再这般凄惨。身……若运道好些,能采补更多奇物狗一直惦记

“当然,也不可过多。”浪费,不可频繁采补

三两转,葛贤恢复信心念头

何利用好自己的不够,但仍觉得自己大思绪翻涌,绞尽验,思量加强大。初尝超凡之妙,虽见识有前途,有诸多念头、算着后续要进行的一种着如天赋,如何变得更且脑海中脑汁盘

其他想法未定,只先定了一计:

收容!

尽可能的多收容多多益善,百无禁忌奇物、精怪,

“嗯?”

差点将错过。”“想瞌这等好机会睡来了枕头,

是想到眼前正好有一个让他能还想着的机多薅一些,突然却会。精怪,看能否在体内两种强继续做做实验横异力消散前多收容些奇物、葛贤原本

报,而后去卖么间谍、细作组织售一家家寻那,观斗法厮杀,带节奏,不就是为了收集情他白日在钱塘县闲逛

忘了。一番折腾,差点把正事

幕,见证者实在多神庙】处发生的一幕,瞧来没有什么尽管今日在那【食蛊灵有价值的情报秘辛

大不一样不过他葛贤,

得了猛料。,他可是自那洪不义处

事,一时只是他沉浸于己身修炼之间把这茬忘了。

如今反应过来,哪敢再耽搁。里还

,却也是有时效性的,值钱了。久,兴许一旦拖延太就不那猛料虽然很是值钱

子图”,高矮胖瘦,应七八张长相纸笔,一鼓作气画了到这里,葛贤连忙取来有尽有。气质全然不同的“女

至于说共同点,那就是丑。

画皮异力”微弱之极则因为他如今拥有的“画技都管原身还是葛贤自己,,二则是不很糟烂。

没有好。一重伪装,再蹩脚也比不过毕竟是

快速出了门。葛贤将这些一句好生看家,趁又将那着夜色尚深旋即探手扫帚精捉来,交代皮囊塞入怀中,

荡而出,原本还欣内飘心软又将她放出。喜,以为主人还是嘴硬他一走,俏少妇从魂宅

一睁眼的便是满地狼藉无比混乱的屋子。谁料,瞧见

雪白娇俏的然是恼了,若此眼可见变红,显也会就算她不敢骂出口,在这里,少不挨她一顿臭骂在心底腹诽葛贤。得要脸上肉时葛贤还

至于现在,她倒是敢一边动手收拾,一边小声道

好的屋子啊……。这般能拱的,我刚收拾定性,便是野猪也没有“到底是个鲁莽少年,全无

……

葛贤又出家门,遁便开始更换“入夜皮囊”。色,寻着一个暗巷

家中躲在今人心惶惶,都,钱塘县如是方便惊人的斗法厮杀因为刚刚经过那葛贤操作。,鲜少有人出门,

不多时,少年货郎消失

臭水沟是丑。瞧了瞧着一旁如今的模样:皮肤枯黄斜,实在发若杂草,嘴眼歪乃是一个矮瘦女子,借自己自巷中走出的,的水面和月色,葛贤

自是但他如今只拥有削弱版真正的画皮异力,,也不好再多挑剔。能让葛贤变成一个国色天香女子,

得愈再说了,这般蹩脚的易容术,加真实

循着原身记忆,先往一葛贤一边自我界去。肯定,一边则处唤作“柳莺巷”的地

并未动用异力,如寻常时辰尚有余裕,是人般走着。以他

有纰漏,是否行酌自己这心血来潮的计划,是否得通中,则是继续思量斟

织的邀请……他以为作组这才不够谨报秘辛后,对比条件,择选可以一家一家慎接了多个细感知窥探到什天赋后,心急入道,最好的一个组织加些。”入,实在是莽撞了“原身觉醒么情

场只。”密,最终下“即便他真个窥视到殒命也很可能收编,若不从,直接第一个组织时就被强行怕会在什么秘正式接触

什么善心。行者一“此世修个个都是非也不会发人模样,自然

“我虽。”谨慎些,也要一样,却不可泄了真身大不

口。时,葛贤人已站在那柳叮嘱完自己

满脸凶煞为肌肉疙瘩,痦子乃是两个身穿短打的阴暗角落里陡然闪现泛着血光的眼眸同额头不说,还未入内,隆起一颗肉角似的大出两尊铁大汉,皆塔似的身影,时盯着葛贤

但算不得修士,乃血牛奴”。用来驱使的“是狐族随手培育出他们拥有异力,

,随处可见。便宜易得,整个【大数不尽狐族驻地中原朝】

便都哄笑起来,瓮后的葛贤,初两头牛奴见得画皮始只一愣,很声瓮气驱赶道:

里。“哪里来的丑女,去去去,速离了这

些青楼,也稍但怎么,怕是只有去那些也不会收下你这般莺巷差城中娼窝黑寮去了,得【大都】的那想吃这其余便是船妓之比不会要你。”皮肉饭虽说咱们这柳姿色的娘们,你若真类,怕也是没人瓦舍勾栏,一碗

入耳,葛贤心头顿时火起。这番话

的女子了,还出言门狗当成是来应聘妓家显然他是被这两头看嘲讽。

出手。蓦地想了一番“洪不义之记忆”,衡量过后,葛贤回

一双看起来干瘦的,差点被捏断手的手掌猛地探出,如蛟不得不咬紧牙关要哀嚎,但严苛的,很快就咬出一嘴,降龙巨力微微吐露血来。龙出海般,猛地捉矩又让两人住两大汉之手两人顿时想

惊讶和含义:这视一眼,都看出对方人对眸中的丑娘们是修炼“龙族邪法”的。

来葛贤那两人下变化过的,颇为尖讯求援时,耳边传正当薄的声音:意识要传锐刻

我是美是丑。”门是客,管

进入那狐母坟中,至多“再说本大爷此来,最精壮的汉子,只要一炷香,体内再事,只怕要被拉去配息,你二售卖一桩你存不住一滴精血早就想知晓的情报消乃是为了可。”人若耽误了正种,听闻就算是这世上家主人,非要漏个干净不

两句话入耳,两头壮身躯也不知听到了牛奴猛地抖颤起来。什么可怕之事,粗

闭口本大爷的丑陋龙顿时变得乖觉,便争抢女带路。为这张口

,让葛贤再次确定洪不义之经验果然管用。这一幕

青丘狐族!

也有对应的灵神尊位。地之一“狐祖”在万法教内乃是举世皆知的血脉圣,势力极大,甚至有不

在各地皆有据点,方便狐族行诸事。

打探一些世情、里也负责面是经营塘县内最低级的那皮肉生意的,暗地据点之一,明息等等。在钱而柳莺巷,正是狐族

笔赏钱。不义就曾上门来,得了好大一这群披着人皮的孽狐捉了人族女子跑出去,恰好被洪与她们做过买卖,不义等一群乞丐撞见炼邪法,有几个意外,反手捉了送

的肚皮之铜板都没能带走,又很当然,最终一枚快耗费在了狐妖们

铜镜,又察觉出先前邀这巷子一头狐妓,买郎担经过时,在原身挑着内厮混的他有些天赋,请原身成为细作探子的,也是在了他的一把梳子,一枚便随口招揽了一番。

如今葛贤回想起来,不怀好意。即刻猜出那狐妓该是

入得巷杂气阵阵既腥又臭又香的复左右。子,葛贤立时嗅得一味,装作随意的观瞧

幕不堪入目,皮配合吟、嘶吼等曲调。着的还有一声肉纠毫无意外的话,一幕声呻缠翻滚之景映入眼眸,

尽管葛经历过娱乐大爆炸,已是见识过许多美好肉体。贤前世来自地球,

人,各有胜场每一个都堪,怪道生意会“狐妓”,竟可适才瞥见的那些称美这般好。

心底出感叹来:贤不由得在同时,也让葛

“今晚钱塘县的斗法动静那般恐怖!”

也是稀奇。”“这群人倒依旧淡定,仍要来寻欢作乐,

是被彻底迷了魂吧。“只怕,

猜测中,他也悄然发动了超凡感知。

,葛贤顷刻有数个呼吸不义那厮的讲述了定论:后,配合洪

邪法而异化。”,本都是人族,后因修炼狐族“所谓狐妓

,这灵智变作疯癫狐妖。”数十头狐妓,要么暴法持续采补精血毙,要么失【入道代价恐怖,若无境】,且并不稳固,“几乎都在

我。”采补神通,远逊于“另外,她们的

一处买卖最后一念,便是的原因。地界葛贤选择柳莺巷作为

,加上画皮伪装,体拥有打狗、降龙两种异来战力已经比【丐帮五内也有洪不义的经验袋洪不义】要强许多。力,计较起

共不会有错。但谨慎些,

妓们捉了,他也哪怕他被狐可发动魅惑,继而反杀

思量起来,确是极为安全。

见得的半老徐娘。柳莺巷的主人,出乎多数者并不是个风韵犹存人预料,来很快的,葛贤便

清瘦,行如弱柳,眉目而是一位身材含情,眸中又充之色的年轻女子。满幽怨

显出无穷诱惑来。稍打湿了她身上薄纱,立时又了些,香汗稍似是行得急

其心意,得其欢喜上故事,知几乎所有男子,第一眼怜惜,并欲探究其身她,都会忍不瞧见住心生

当然贤。,这里面不包括葛

不义自述时第一时间想起洪句话。他在见到人后,泄露出来的几

炼了青丘狐族的险最灵神出身必然为何就想不开,放着万,反而去出来的女子,也不知恐怖的【食心狐功法,还是最凶法教极贵,恐怕是那种大族“柳莺巷那狐妖,不去追随修炼一脉。”一些平和功法、

啧啧,可她若是脱下瞧着柔弱口之大,足可在一那小娘们,让人想压在身下疼惜,间吃下数百人。”人皮,胃夜之

……

盖因他超凡感知,头忽而大感惊悚,给了极为可怕的反馈。在这一刻那自动维持着的此时此刻,葛贤心

要将他葛贤从里到恍惚间,他似去。,笼罩一切,欲香气,无比曼妙玲珑的,覆盖一切瞧见了一道散发着浓烈身影,外都包裹吞噬进蠕动着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炼气练了三千年蛊真人都市极品后宫我不做神了好感度刷满之后我可是正道大师兄我可是要做仙尊与魔帝的男人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