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异仙之主 > 第五章 葛贤欲捡尸

第五章 葛贤欲捡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同时,也对万法教生出了君般的铸铁神像,观看着那装模作样披浓厚兴趣。葛贤心头倍感荒唐的着道袍,好似仙

嗜好食人的远古受人族香包装下变作灵神天君火。凶兽【穷奇】,在其

那万法教主呢?其真种模样?身本相又是何

凶兽?妖邪都是什么远古孽神或是教内其余万神呢?又

路径,是是这般?此世否都主流的修行在意的还是这一条明显已成为当然,最让葛贤

要寻着相对应,觉醒天赋者,只的【真灵殿】,就可行。”“适才那茶肆老者说道修

人都是这样成的得虎纹虎、钱塘县,后者“显然富羊县令传闻天生就应的就是食蛊灵神。”令这二眼,所以其对

男妲己?不要啊。”“那我呢,超感加魅应的灵神是青丘九尾惑两种天赋……莫非对狐?真要当

呢?”不得,又该往何处去寻狐狸庙“若避免

里喊着不愿当男嫌体狐狸,心下已的本性,嘴渐渐路了。葛贤在盘算如何找门正直露出口

活生生的例子:下一刻他就听着了说来也是巧,

得了县令吩咐串起“说书人”明显也为,除庙祝,许是的角色。却庙祝外却是那还客

其所讲述的,只一桩故事。只是

县令雅称的陆化龙,正是前半生的丰有着割股功伟绩,光辉历史。

,此时都听得多县民津津有味。,内容想来有不少但包括葛贤在内的众为主人宣讲饰,

,尚在襁褓梦见得食蛊灵神,是以吾主降生时里内遍体虎纹,更得的妖鬼,保得家一双可伏百鬼之虎眸“我家中时便可无视阴阳之别,见得魑主人乃姑苏陆家子,某主母宅安宁。”魍魉,身上虎威可慑服方圆十

妖伏魔,庇佑靠聚义,降一方,后又中进士,文武双全,名震九乡。”“幼时便显神异,少年任侠,得诸少侠投

超凡脱“终得食蛊灵神指,修成正果,不日就可俗……”

这一句句肉麻修行的蛛丝马导,再带一人群中,葛贤夸赞中,寻出陆化龙这迹,并打算悄然开口引带节奏。正试图从庙祝

可就在此时,他面色骤变。

,细细,一股股超凡气息要抬压下想超凡感知出现的头东张西望的念头,继续动用己身的感应并甄别周遭那突兀

原先的感知中,数百米内凡,皆是寻常县民。方圆无超

,吸引来了大量非凡俗存在靠近,且中,这些不祝越到“陆敏锐感应随着那庙溢出浓浓的恶意不觉中在,每每听奋,化龙”三个字时知是人是鬼的超凡存讲越多在葛贤竟不知,都会,愈加兴

东西?”队,无一例假装休息,异,好似从湘西地界来的那一支商他们马车中也不知藏“庙外正沉,毫无精血流淌动静全是超凡存在,且装扮怪着何物,阴冷僵气沉……莫非是僵尸一类的直,死

内气血有异,更甚虎豹,不会就是丐帮吧?“还有角落里那十几个乞丐,体

“最恐怖的是那吆喝的,一伙男女老少汇聚着过来的卖艺团伙……”

感应到第三伙警兆轰鸣,再不敢多看,连忙人时,葛贤心收敛目光。

至还没瞧清楚那些人的物,同时他自己的一团团蠕动血肉,腐烂淋巴结等只这一瞬,他甚使他非但收回目光,连病变,这促也暂时先关闭。超感脑海中便先感应出了面目,躯体也蠢蠢欲动,似要

就想要先行退去。心头一边嘀边察觉不对劲着“什么鬼东西”,一

故再生。,变只是葛贤刚退出神庙,人身后还未来得及退至众

到!”“县令大人

。”“凡民回避吾主之恩德,口诵上名,赞

伍中间的神輿之衙方位,又随着伥鬼吆众人谁也不会去看那些一支更为抢,而是都将目光投奢华的仪仗队伍行来喝,主街县伥鬼,甚至于连赏钱奢华队都没第一时间去哄,包括葛贤在内的在那

,容貌奇伟的男子。着一位身量高层层华丽帷幕后面,赫然端坐

他身上感受到前所未感,葛贤不必开灵也能从有的凶险,即刻猜到这令陆化龙】。人必是那【割股县

冶夺目的花衣,此衣袍就是只是让他大感惊讶龙并未着县令衣袍,而个女得艳俗。的是,陆化人来穿也会显彩斑斓,妖是披着一件色

但穿了之躯。可陆化龙非露着大半精壮就这么披着,还无内衬,坦荡荡那花衣,显

有人的目光皆被神輿同的然不伥鬼吸无人去看这些,所引去了。不过这当口,前方一露台上两只截

若完好时好,着见了也会赞一哀嚎着。发,满脸生正披头散缺了鼻子的地雪白长衫,是谁污血,捂着一鬼,生得声好书生,可现下

,被财宝活。另一鬼,生得极丑又得了赏赐环绕,好不快、美人所,满脸痦子黑毛,凶恶奸猾,却

花衣的陆化龙似有出,人脸似也要噗嗤鼓起破碎,膜翅似就要伸什么“恶疾”发作,肋肉瘤,变作虎首。显出虎纹,背后生利刺不待众人细瞧,披般,那精壮身躯内有异物鼓动,眨眼间

水的鞭子狠狠抽打起猛地蹿出,拎着沾财货。之色,转而又赏抽完后他就听他嘶吼一声,随后面上才露出酣畅那白衣书生来,了那丑汉一袋

,看得县民们目瞪口呆又很是不解。这一幕

低了声音传来解惑直至人群中,有压

生唤作公孙星,师,“那书伥鬼,乃是陆县令多年好友要遭此了县令,成了故恶先生有功劳,只不知厄难。”县令能有如今成就,兼军公孙

这般多赏赐呢?”之眼,得“至于那丑汉驰名的奸猾懒汉,,是钱塘远近怎就能入县令流氓恶人,

逃……?”我们要不要我瞧县令似压制不住变化了,

有比钱塘更安宁之哪儿?方圆庇佑我们活命啊。”地?陆县令虽说变得诡千里异,好食股肉,至少可“能逃去

……

些,让葛得听得的这贤心头无比不安。

怪癖,瞧来又好”、“恶忠崇己的妖魔之躯”等似渐渐无法再控制自猜出来,陆化龙很不对不说,还莫对比过往,性情大变他能“好花衣”、名多了“好食股肉劲,

神之一的【无窍灵靠近的那些怀有恶意的腾起前面听过的一道神】,莫名……。发狂,吃绝半县人口同为四灵超凡者,葛贤脑海中倏忽翻在人群中不断传闻:富羊县县令追随再一瞧

那浮现。不妙猜测,刹

“不好!”

对劲的刹那,开始动作。葛贤觉出不立时

后。脚步奇快,先行退至众人身

又往街角退去。仍觉不够,三两下

而他那本无来由的预兆,成真。下一刻

忽然走出个鹤发童颜服,有男女老声喊道:龙朗少的卖艺团伙中,那一伙身着奇装异,又高又的老者,对着陆化先前被葛贤感知到的

“久闻陆县一方安宁,寻常人般乱世中能庇令大名,这可做不到。”

,以赞功德。”一首【灵肉曲】为县令献上“我等远道而来,便

话罢,根本不等陆化龙回应。

取出骨哨奏起来。、骨笛、古琴、箜篌等器,开始演其背后那些人便

刹那间,葛贤那超感竟被动打开。

欲念汹涌,浮现脑海:“那曲子烈预兆不出,必要灵肉崩溃,听不得,挣脱。”

脏狂跳,欲念湿泥塞的,,饶是如此,那最后毫不犹葛贤扯下碎得严实,依旧让葛贤心蠢动。堵死双耳,又猛抓一把一息入耳的残音

图》般的景象映入眸中得一幅看去时,赫然就见而当他回头宛若《地狱狂欢

所有县民,甚至于那些幻象中,癫狂摇曳。伥鬼,皆陷入欲念

队伍,哪里还有人样?而那演奏曲子的

是嵌合器官所谓男女老少,分明是一头头披,或是膨胀的妖魔,或都是人,因修炼所但在今俱都是一副模的五肢等等。生物”,着“人皮”白,各处都出现了“血肉赘或是一颗胚胎,或:通体苍者说,本也

本相。终于彻底显出受它们所的陆化龙,也弹奏曲子影响本就有些控制不住

魔跃出,并发狂似的开似仍披着花里的嘶吼中,一头与吃周衣的虎形妖蛊灵神】很是相震慑遭的县民。庙中【食大肆吞

的机会的,如今有哄逃四方除却如葛贤一般逃得快的,或本就在边缘

县民,几无幸闹的免。其余凑

不自胜,抚掌笑道:见此,为首的老者喜

些,你体内的食蛊灵胎才是大补哩。”“合该如此,多吃些,吃好

比那富羊县令要得这厮逃出钱塘,毕竟是修炼《食骨,免肢,锁了脊“动手吧,先砍去其四强不少。”蛊仙法》的,道行

伙人也现身。随着他一手,另外两

化龙杀去。恹的乞丐还病恹先是那些原,朝陆,倏忽个个都可飞天遁

天的僵尸,是行脚,一具具浑身腐烂,臭气熏商人,铜铃蹦跳着也朝陆化龙而声起,一辆辆马车破碎

葛贤一边与起逃窜,一边不断其他县民一回首听瞧这些。

在专都什么来头?似乎猎杀大原朝的【妖魔官县的惨剧,也是这刹那便明悟过来:“先前富羊躯当做是大补药?陆员】,将它们的妖魔身化龙就这么栽了?”伙人干的,

陆化龙,想股县令成色如何。此时葛贤超感已开,一念至去感此,不由自主就知晓这位

面色一白,探,顿时就让葛贤出血来。噗嗤一声,呕谁料这一窥

娘……好恐怖!“甘霖

虎么。”要扮猪吃老“都已经是虎妖了,还

葛贤这吐槽还没落

神庙前,异变再生。

般大,可俯瞰整个钱塘县的虎形妖魔现狂无乞丐、将所有乞丐、僵尸身,其背后膜翅一扇原本还癫,腥臊风暴吹飞。瞬息,其僵尸们魔陆化龙,在见得大肆吞吃县民的妖比,凝聚,眨眼身躯猛地膨胀数倍,一头几乎与神庙一眨眼间就袭来

狂笑声:随后,便是猖

余孽几头死尸。”兄弟,原来是你们“哈哈哈……本这帮【永生教】奇怪,是哪里来的魑,外加几个废物乞丐,魅魍魉宰了我的好官还

胎,导致富羊县那愣货住灵要命,是蠢得易被汝等宰割了心魂分裂,走入火魔,想是以为本官和一样,压制不“也。”

,但有十具永生教徒血肉,官从祂老人家处讨来进。”可助本“此番】,足你们,灵神祂老人家加上一县稚童体内孕养不上乞丐死尸的【太岁蛊虫谢谢倒也要阶源质和进阶功法了

“今日大吉,本官将彻底稳固蜕凡境。

回,噗嗤一声,他竟话音未落,就生生刺聋的膜见陆化龙一双带利爪猛地收是将自己双耳

随后又听他仰天长啸,全县可闻。钱塘

中,体内爬出,齐齐振翅朝着食蛊色彩斑斓,躯体好似线范围内所有稚童皆瘫灵神庙方位飞去。琉璃在葛贤不敢置信的目光软倒地,一只只蛊虫自它们着浓浓肉肉冻般,且散发

而那处,一场惨烈杀戮正在上演

……

隔着数条街,那区域。出生天的葛贤遥遥相望

然偏向陆化龙。从感知反馈来看,胜负天平全

仍披着那花衣只让人他那沉浸不觉滑稽,,只是此时丝毫于杀戮中的妖心胆俱裂。魔身躯

间将全县人口吃绝”放开来吃,兴许能葛贤毫不怀在一夜之疑,若“陆化龙

,收拾细软跑路按说此该赶紧回家时的他才是。

域。,其眸中闪烁起了异样光芒,他目光偏了偏,可莫名的庙周遭区看向神

看了个真切,记得清楚,感先前他知中也无错漏。

中,明显是那些唤余孽的修士。”作【永生教】主力和操“这场围控者

尸的湘西人士……皆“而那些修炼诡异是炮灰喽啰。”武学的乞丐,和操控僵

角落,身受重伤,“第一个照面,便死伤惨重,有死不知。”不少被食蛊风暴卷去四方

于再两眼一摸瞎。”“若能捡漏一两个秘辛,再摸尸一番,,先拷问在这妖魔乱世中,一番我当不至

得啊……。”浪费不“正好,我那来的临时异力即将消失,一个个吞吸

了。念头闪烁中,葛贤倏忽也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炼气练了三千年蛊真人都市极品后宫我不做神了好感度刷满之后我可是正道大师兄我可是要做仙尊与魔帝的男人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