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异仙之主 > 第一章 我是男妲己?

第一章 我是男妲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杭州路,钱塘县大原朝,江浙行省

茅屋贫室,葛贤满县东一的货担之上。脸不可思议移,不多滞之色,半坐于冷个遍,最后目光落墙角处立着时便将处处榻,眸光一点一点挪彰显贫穷的屋子扫了的呆

是,莫摇紊前插有一扇,扇面书两繁多,琳琅满目行大字:旦淄,纸鸢泥偶……货物程。,实在吸引人,上头还杯盘碗碟,草鞋剪刀,形吼珠串簪钗

“我……我是个货郎?”

识吐出这句,那给颅脑开了光葛贤下意,内里轰的记忆涌来。鸣,旋即便是潮水般似刹

天般他面上的呆滞一种见鬼陌生开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般的惊不得大骂苍未有多久的愤恨无奈。惧苍白,

是晓得自倒也己穿越了是怪不得葛贤,他先

唤葛贤,乃亡。原身也是一货郎,家住钱塘,父母双

罢,真便个怎样疯狂是他从原身记正让葛贤惊恐的,忆中知悉了这是一惊悚的世界。

但此元非彼元。确是古代,且似是元朝,

此间王朝唤作【大原域无限,号称“如今日蛮帝国。头出来处、日头没处都是一个横跨数个大陆,疆朝】,乃是咱们的”的无上凶

不,应该说这整个世不对劲,处处,好似任何物界都是这王朝,哦精怪遍事都能成精一地,神异般。

是邪神之流。是此世统治僧,竟都已更可怕的皆为妖魔精怪亦或不是“人”,阶层,不管皇帝官员,还是神仙高

它们原先是人,只,圈养收割它们视为猪狗韭菜,肆意吞吃。族也罢,都被是修炼,人族也好,其余获得力量后,便都成了另一个凶残物种般

时期似有诸多之机喘息繁衍平民尚有缚,有规矩秩序,是以先前大原朝鼎盛

也开始显露统治者们”便朝分四起,眼瞧着露出及不堪入目的吃小的“了王朝末年迹象,各地大大小崩离析,烽烟出本相以相来。可近年来大原

似虎非虎且生有蝙蝠膜翅将数头怪形了本来面目塘县县令,半月前显万县民圈养。便喷吐妖雾围了钱,竟的妖魔,此獠当夜塘县,划为自家地盘,怪状,就如这名为陆化龙的钱

持铜锣、极大,又恐将县民头算,成人三两,小县令好食人肉,胃口孩可免一户户上门割肉,按人吃绝,是以每日遣伥鬼,推板车铜鼎,利刃

割完后会发止血药,敷合,不损人上后不多时就可愈命。

可饱腹,不消还会发放一种名为【去的血肉补回异粮食,太岁谷】的诡味极美,更几日竟能将割

于还有大量县民接纳了从暴起反抗数万县民即便不举家逃离才是,但钱塘并也该外逃来的亲友。未有一家一户逃离,甚说有这等妖魔县令,

缘由也简单,盖因在好名声的,比之残暴下的世道,食人肉却给予补耻的地方官乃至于偿的县令,是可得到封疆大吏处处皆是。、无

异、神秘现象,停留荒野深山、久些必死无疑至于说逃去度凶险,皆是妖魔地,却更不成,极量无解的诡怪物不说,更充斥着大幽谷水泽之

是以这厮得了个“割股雅称。下九县县腿肉,令中名声极好,们多从此处下刀,人肉县令在杭州路辖县令”的因了这些,陆化龙这位麾下伥鬼因其嗜好大

都什么“这?”世道

德,名声极鬼来好?”县令,居然还能腿一块肉的妖魔被感恩戴“每日遣伥你大

识想喝问此有无希葛贤破口大骂,望。世平民还并下意

呢?天道公呢?正经仙神

道路可让人族修了答案,此世,超脱有天赋,并寻着合适很快就又从记忆中得的路径就可一步登量,只要炼并拥有超凡脱俗的力的确有许多修行于世。

化龙,原本就是人族,但天生虎比如那纹虎眼,修炼有成后得了朝廷册封,坐上县令宝座。

知为何?只是

,最终都腐化了。多数修行者不管原本如何,只要得了力量

有例外,但极少。

,忽然发现原身竟赋的。当葛贤接收记忆到此时也是有修行天

超凡感知

醒的天赋便是葛贤一月之前觉

对于世上一切超凡,烈感知。不管活物死物,皆有强

正式踏上修行路,从的摸索着如稀奇古怪的“奇物”,同时也在小心翼翼着这天赋,加上货郎身份,原身攒了不少神之孱弱的人族变作仙

其寻着了一些路径。别说,还真被

多势力,大肆扩张,广此世毕竟由那些妖的加以培养,尤,又催生出了许统治,是以不管朝廷还是旁的势力,招收天赋招人马。,群雄逐鹿魔仙神所其如今乱世到来些拥有属下时也会选择那

,正是探子、细作、求最紧俏的一类人员间人这些。

撒网先发展一大家组织的邀请气而得了便宜扩张的势力、组织会广吸纳,原身因为货郎身份和一些诡异名批,再进行正式的筛选有意竟收到不止一

伙都接了。致命的是,这家

不可思议吐槽道贤面色惨白,,葛只见唰的一下眸中满是

伙,多姓家奴是吧。”好家

接收记忆到此时炸裂。,葛贤原以为已足够

同时也表,昨是他彻底适应这全新躯体涌而来。可未有多久床榻留存的余韵感受汹,当最后一股记忆涌来,的这一刻,极其难以言

一片狼藉,不堪入目,有辱斯文葛贤榻所在,后觉看向床等等词儿浮后知

图以及一铜镜、古枕头的床帚掉在床下。把破一把缠着七彩丝线的现了竹夫人、斑驳榻之上,赫然又出画仕女旧青伞,更有见得本该只有被子

这些物事,无是葛贤所收集的们。奇物一例外,正

每一样,皆有玄异。

了。,便可在梦中与一神可释大欲,代价不过但这一件却不同,好之玩意儿,夫人,本只是消解酷暑女相会,可解相思,随处可如那竹似成了精怪,只要抱着其入睡见算不得稀奇,是数日萎靡罢

会”,伞下即刻就会出的美,将其精也默念“求娘子相身穿青衣破旧青妇人,侬侬软现一个伞,实也是妖又说那撑开并语,好不诱人

图乃至,皆有类似之处。于扫帚剩余铜镜、仕女

等样人,好色少件奇物,可以想见年是也。天赋原身觉醒思总共收来这五一月,费尽心他究竟是何

好于此,也殒命于此

葛贤脑海中最后记忆:这厮接受踏足修行之路,昨夜极了多个细作势力的邀请,自觉不论如何都可觉醒了第二种天赋为兴奋,竟意外

超凡魅惑!

超凡走,集体显形,朝他出诡异远,但也让屋中所有吸引力,虽散发不奇物暴扑来……。之物似有那一刻他体内开始散发着无穷对于气机和异香,

被吸干“所以,我是而亡的?”

畅,而这此,为何我如今,通体舒“既是只觉龙精虎些奇物竟大半都废了?

葛贤先是满脸古怪,继而显出疑惑之色。

晓得不管使用,虽被吸走大量原身其实也不是哪一件,,可怕的是必定会短寿出代价,会极为好色,收集来精气,萎舒服过后都要付靡数日是小事了这些物个傻的事,但也

止一条人命,最凶残的,且是男女通吃,很宰了至少十几是凶残。内里存在着的镜奴,五件奇物中,有四件都背上了不是那古镜,

去受用,只是时相见,过过干瘾。到手后,奇迹般惜命常使用自己的第一种天月也不赋,呼唤里面的妖精所以葛贤极为的忍了足足一个

用法,葛贤此时该成人干了按说以昨晚的动静和

得反馈是:精满神可他此时感知己身,所足,增寿一年。

反过来内中精怪灵异,彻知中那几样奇物在他感底消逝。都已成了凡物,

,也有例外。当然

帚,仍是物。那把扫

柔声喊道:用过往语气,葛贤蓦地探手将之取来,随后

雾水,不莫要慌张,我已恢复清白家姐姐知所以。明,已可收敛体内气机,只是对于昨夜之

。”“还请来一见,相告于我白姐姐出

出来的情谊。许是惧怕,又或是过往一月聊

他刚一说完,那得一位身穿白衣,容貌闪烁,随后就见出来。色羞扫帚上七彩丝线偏上,子显怯的女

是以她也跟着姓,上一不曾杀过人,个姓白的穷酸秀才,帚精,她倒此女正是任主人是子,非要洁净一尘不染白。生性柔弱,嗜好打扫屋

身后下意识就往后才对着葛贤施礼,而昏迷后的诸事相告。并将昨夜他爆发天赋因其眸中尚存惊惧,现飘了几步,而后

干他,且真个所有奇物暴走,已得手,将其一身显形出来要吸来葛贤觉醒魅惑后,初始的确让精元血气分了个干

少年郎非但将精元全部取回是将眼瞧着,眨眼之间竟足要走,谁料少她们反更生生将她们吸吸过去,废,仅扫帚精幸存了人干,妖精们心满意年体内也生吞吸之

听罢,面色不叹道:动,心头则忍不住惊葛贤

噬夺祸得福以是因命吸引不说,还们的神异?”“所,对于超凡奇物有着致赋不止是魅惑,实?我那第二重天吸神通取她则还附带有反能将吞

中采阴补阳的妖狐手“这不是传说段么?我成男妲己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炼气练了三千年蛊真人都市极品后宫我不做神了好感度刷满之后我可是正道大师兄我可是要做仙尊与魔帝的男人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