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手握百万雄兵,你让朕起兵勤王 > 第25章 精神损失费

第25章 精神损失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只是公孙河不下人,得恶狠狠地看向府中好冲姬烈发火,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将事情的经过,低声告诉了公孙河。一名下人凑上前去

公孙河听罢,面色阴晴不定。

他倒没有想到溜出邸,更让烈会跟儿子公孙,姬烈会偷偷遇上,并起了冲突!他没想到的是,姬

这下可是有些棘手。

,幽地的藩王!天子血姬烈虽然没有什么实说到底也是权,但

此事若是捅到的麻烦!朝堂上,怕是会给公孙家惹来不

快,实属误会,误会!”有些不愉“犬子不知王爷的身份,这才闹得

公孙河打了个哈哈,试图把此事给揭过去。

“若只是不计较了。”风吃醋,孤也就简单的争

姬烈淡淡地道,

,说你们公孙家“但令郎口出狂言就是王法。”

就要后,也是不问青红国丞到来皂白,孤的皮。”扒了

的威风朝是姓“你们公孙家好大公孙不成?”,难道这大夏

此话一出,公头道,赶忙河心头一颤,

敢!”“王爷言重了,下官

是看向一旁的张昌德姬烈没理他,而,冷声问道,

?”“意利,是什么罪名图对藩王不

道,笑容,高声张昌德露出一抹会意的

“回禀王爷,夷三族当按谋逆罪

“国丞可曾听到?”

姬烈似笑非笑地道。

官听到了。”

公孙河表面一副惶恐的样子,心中有些不耐烦。

,自然不会被夷三族。公孙家的能力以他

依不饶,却但姬烈如此不恼怒。是让公孙河颇为

爷,到底想干什这个傻子王么?

年幼无知,在令郎不值得捅到父皇与朝堂上……”“不过又是初犯,此事也

糊涂。姬烈的一转,这又让公孙河话锋有些

笔精神损失费“不如这样,国丞赔给孤一,此事便作罢吧。”

白了,姬烈最后还是听明失费,但公孙河是想虽然不明白什么是敲自己竹杠!精神损

,最能花钱把此事摆平不过合适不过!孙家家大业大,

子?”“敢问王爷想要多少银

地道。公孙河试探性

“三万两!”

出了一个巴掌。姬烈伸

你这厮可真够黑的!

孙河心中吐槽一句,笑脸,表面却是堆起

让王三万两了,就是五万“能够两也没问题!”爷气消了,别说

既然国丞如此客吧!”气,那就五万两

姬烈斜视着公孙河道

公孙河抽自己一巴掌。当即目瞪口呆,恨不

如此厚嘴那么一句话?姬烈这厮知道脸皮,自己干嘛多

,下官这就命人去准备!”“……行

公孙河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句话,让公孙河又多花了两万两!就这样,姬烈一

不愧是财大气粗的公孙一声命功夫,就有马车拉着银子到来。下去,不到一炷香的家,公孙

姬烈命张昌德清点一番,确定数目正确后,这才下令放了公孙庆。

快回回去了。”带着犬子也早了,王爷歇息吧,下“时

公孙庆转身公孙河离去。姬烈行了一礼,便带着

的惩罚。”冲动“公孙公子,以后莫要再冲动了,今日可

姬烈笑道。

公孙庆的背影一个趔些摔倒在地。趄,

消失在长街尽头。公孙河身后,他头也不敢回,跟在

“走,咱们也撤!

心满意足地姬烈呼着众人。

……

孙家的势力,何必要受那傻子王“爹,以咱们公爷的气?”

地道。一回到府,公孙庆就

又怎会有今日之事?”若不是你,倒也好意思开口,“你

河瞪了一眼儿子,公孙冷声呵斥道,

,不得随意出在家中,没有我的命令日起,你就禁足“从今门!”

了眼睛,公孙庆闻言,瞪大

“爹……”

下去!”“还不快点把他带

孙河朝门外的下人吼道

给弄了出去。拽,慢,连忙进入大堂,将孙庆连拉带几名下人不敢怠

长地叹了口气。待到大堂内空无一人,公孙河才

他身为国丞,掌控着封地大权。

是不可能。,杀了姬烈也不别说打压姬烈了

河并不想走到那一步但不到万不得已,公孙

朝的藩王,他若是死了,万一朝麻烦说到底姬烈是廷派人来追查,那可就大了。

两银子,对公孙河而言,都算不得什么。是儿子公孙庆受辱,还是折了五万

烈今日所表现出来的真正让他心惊的是,吐与手段

老谋深算的狐狸!傻子,更像是根就不像是一个

早知如此,自己就不该在收到消息后,主去王府试探姬烈

府舍人也罢,只能等新的王到来再说了。

下来,日后再说。且隐忍公孙河心中打定主意,

……

是令姬烈身为开心。未能跟一宿,但敲诈青楼女子睡上那么来五万两银子,还虽说今

笔银子。回到府上,姬烈也是极为慷慨,大手一挥,再度赏了张昌德等人一

捧着到手的银子,人眉开眼笑。张昌德等

日后还不得他们跟着姬烈不过出去子到手,了两趟,就有大把的银起飞喽?

姬烈同行的王府护卫则是满脸的羡慕嫉妒至于未能跟恨!

便心满意足地揽着她,呼呼大后,烈让秀儿把银子收好之睡。

话。一夜无

开始锻炼汇报烈刚刚起床,身体,就听来福前,说是杨德厚求见。次日一早,姬

见过王爷!”“小人

东家,怎么一大“杨早就过来了?”

笑着道。姬烈

爷怕是要有祸事临头了“王…”

紧张不安地道。杨德厚叹了口气,有些

“杨东家何出此言?”

了皱眉,轻声问道。姬烈皱

了冲突?”“昨夜王爷可是跟公孙家发生

“不错,确有此事。”

此事,姬烈并不意对于杨德厚知外。

消息灵通实属正以掮客为生,城就这么大的地方,常。毕竟幽州杨德厚又是

王爷可不知道,公孙家可不是好惹的!”

成?不成他们还敢杀了孤不“那又如何?难

道。姬烈不以为意地笑

大意,他们公孙家可真能干出这样的“王爷万不可事!”

德厚面色严肃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血棺骸骨,生人禁地本尊的苦情剧本呢问题女友恋上我八卦天师封灵道长恐怖游戏:满级王者误入青铜局遇蛇天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