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我可是要做仙尊与魔帝的男人 > 第269章 骑蛟入洞天

第269章 骑蛟入洞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意识的握紧了拳头。水榭间,看着远处缀着鲜花的少主一同玄凤幻芝立在说说笑笑的二女,下船只上,与

她需要赶去筹备,准备着此刻,战略已定,义的各种相关事情。庭湖起

如少主所言,她本就拟定好了挟着大局,让整个邪先斩后奏,等到局势已定,再一切,原本是准备来个莲宗卷入她的安排。

少主会出现在这里,的确是在她的意料之外

反倒是少主,在月为恐慌……有奏的性命在知道少主下,随时能够取她少主在,她先斩计谋,自然就不成了她的心中颇也在的那一刻,瑶台与纱菱扇的支持

上已经提前做好的安排弦上,已是不得不发意了她的战略,少而现在,少主同,箭在主的支持,再加

上离开此间,推是以,她需要马动下一步的行动。

台与纱菱扇,她主在一起游竟有些只是,看着与少湖的不是滋味。月瑶

只要在少主面前卖弄色相自己忙里忙外,耗尽就好。心力她们两个却

途。她们走的,才是正…搞不好门重利益,而从单纯的利益来看

想想也对,能够镇压中原三百年。便一个烈尊义

宗主的实力,犹在烈尊义之上。

之真传,一个真正与其费尽心力,去少主乃是宗主充满野心之人,夺天下,不如从一开始就去讨好少主。

苟言笑的月瑶台叹一声看得,都比自放下身段,美色伺主。她心中暗明白,舍得清冷高傲、不,想着,连一向看上去

了……完全人,当真是小哼!这到她是这种人。想不看她

“走吧!道。”她无奈

领着龙妞花湖而去。与蛇姬,她出镜

看穿,还被少主给了。毕竟主,以势逼人之意先前有试图架空少

平日里保养亦好。然年人,虽比她们稍大一些,但她自忖美色并不输于月、纱二

是也不信她但现在再去,少主怕显得太刻意了接近少主,不免

机亲近少主咐之事,全力办好,让少主更加信任与亲近,然后再看看,能否循,也唯有先将少主吩与能为少主知晓她的才华于她。,让事到如今

个计划,不容差错。途中反复推敲整在路上,一边向龙妞与接下来的各种事宜,蛇姬交待着,

一边她不在便勾引少主,气知在用什么艳媚手两个贱人段,趁,此刻也不想着那牙痒痒。

与月瑶台、纱菱师皓于山湖之间。扇游玩

儿,坛主往东海去了一趟:“小舟划入一片湖泊少主位一向如同使得我,坐了下来,摇扇道春天一忽儿就来们这与月,纱菱扇将桨放下知晓,少主啊,奴家倒是很像之莲般的月坛主,冬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

要问这么多?”你什么事?月瑶台脸一红啐了一声:“关

“也没有什么,只是头。”了一个老魔在水晶宫里,遭遇到师皓轻咳一声,笑道:

说出。寂老魔所伤”之法,去救月瑶台之他将己被迫结合了“嫁衣神功,自月瑶台被冥遇到冥寂老魔,

笑道,“不怪,难怪!”没有忍住?”来,是谁纱菱扇过既然只是天池、“这个就是英雄气海三穴相贴,就不知后救美了?难

更甚……是她没有忍月瑶台晕红住。

个也月姐姐主要还是当时使用了蝶。”怪不得师皓道:花指……咳,这

,乃是邪莲宗,这似乎也是邪莲宗的女弟子们,而且多弄的游戏之作,彼此戏典之中:“说起蝶花指的秘传,但却不记见于修炼‘月神’,奴家倒是记起弟子。”于夜魅魔一系的女纱菱扇道

些典籍也散了开来分裂许久,过往的一惑道:“这是为何?”三宗月瑶台疑籍,要比其它两处更多,镜花水月阁所藏的书

与蝶花指有关的事,月瑶台确实是不知情。

近。但是有些月神一系的女弟,更加高傲,总会彼此索求,这蝶避免不了的,是以修炼需求,总是,清男子难以接子先研究出来的。”笑道:“只之余,花指大抵上,也是因修炼月神系的女弟子冷如纱菱扇女弟子们

…”她确实也知晓,月莲楼里,规矩森连这种事情,也是“双结对的,行严,氛围压抑,不少月瑶台道:“这个…女弟子暗地里虚凰假凤之事,倒是没有想到,古已有之”。

上午时,三人在这里闲聊

花水月阁将移交给黑莲境,女弟子们将暂时结起镜花水月阁的众弟子,通知她们,镜到了中午,纱菱扇集往月莲楼

二三迁移,基本上每过十年,就得来上一次主,镜花水月阁的隐蔽为,然则毕竟是魔门,以镜花水月阁的女弟子们,自是有些不开心

金花以此为由镜花湖从上一次迁到,纱菱,到现在也过了么。扇与织,女弟子们倒也没说什二十

她们动作收拾完毕,只。极快,到了傍晚,基本上便已水月阁自己的船登上镜花纷纷前往洞庭湖,

顺流而下,往鄱阳河,子,从洞庭湖入长湖去了月瑶台、纱菱扇便领着这些女弟

的人前来接手,织将镜花湖中的各种机带了黑莲境关陷阱、姬也布局阵法听。金花留了下来,与她接,并,一一讲解给蛇姬

至于师皓,在天色渐黑时,离了镜花湖。

五,又集结,灯红酒绿,大了夜空一些地方,花船月圆之夜洞庭湖湖一个泊相连,户人,圆月很早的就挂在欢作乐,觥筹交错今晚乃是九月家寻

风中发抖。树下雾,满地苍凉,便是在明月之下,依流民在枯另一些地方,即旧令人觉得阴风惨无家可归,于冷结,

过这个冬天的。他们大抵上是活眼看着寒冬渐至,

,白阑现出身来。皓呼唤白阑。不一会儿在无人处,师,湖水滚滚

上,同时师皓跃到白阑背道:“小翡翠?”

小翡主!”“少翠在他的肩头现形,趴在他的肩上:

他也不知道她到底在不在,所以要叫一下头,小翡翠悄悄跟师皓点了点着他,有时候,

,月圆之夜去肯定不会错过看她的主人的机会。不过小翡翠

师皓取出玉清石,道:“我们走吧!

,我们里?”去哪白阑回首:“主

师皓笑道:知道了!”“去了你

陡然扭曲。下闪了一闪,空间石在月光玉清

所在坠落。他们往不可知的

没有任由自己边指去:“多次进入师皓已,而是往另一他并天里的情形早已熟悉,阑,往那边飞。”元始洞天,对元始直接往下掉去这一次

边碎散什么都看不清楚。白阑只看到,各种色彩在它的周、重组,

一纵但是主人这般交着主人所指的方向,说,按待了,它二话蛟身

出一道白中透粉的轨墟间抬起坠向远处挂下的天河过,划头来,只见一玹仙子与火魅女,在玄玉铺就的废只蛟龙凭空跃迹,斜斜的地面上,圣

道:“他这是又弄进来怪怪的东西?”苏睸笑了什么奇奇

与龙的区别是能够分清蛟叶紫姻若有所思:“蛟见到这等”她虽然也是第一次识渊博,自生物,但知

竟然会骑了一师皓只蛟进来,意料。这也实在是大出她的只是

从哪弄来了这样颇为好奇,不知他连她也只生物?

元始的。两人在洞天待得久了,实际上也是有些无聊

落的方向飘去。齐的往蛟青年当下二话不说,齐那海蛟,与骑

在湖边。虽然是“飘”,但速便落度极快,眨眼之间,

斜砸入湖水,先一步往这边落来的在她们后方,从高处斜师皓与蛟龙,反倒落湖水飞溅而起。

蛟龙在水中旋身而出,升了起来,竟在她们的前方堆成水峰。浪翻滚,层层叠叠

,也跟着骑在它背上的青年现身。

“主人!”进苏睸的怀中小翡翠飞

姐姐,也却没有开口打招呼……子。不敢师皓跟着纵了下来,既不敢先叫紫姻先叫师父娘

“主人!”白阑在他的降下浪花。身后,缓缓

息完全不是人间的景象,令它极所有。常,这里的对于白阑来说,眼前砖每一瓦,俱不寻是震惊,这里的每

界。越过龙门,见过天界苍穹浩渺,元气弥漫,阑曾息,分明就是天一眼,这里的气

叶紫姻凝视着他,道:的这只蛟?”“你从何处寻

,他将自己上次笑道:“说来师皓,发生的事都说了出来中秋节离开元始洞天后有些话长。”当下

大多走的都是水路虽然徐州到洞庭湖,毕竟从大兴城到东海,却也州西东。贯穿神,才东海其实可以说的事并不太多,到徐州,又从

间,都是消耗在路上。绝大部分时

遭遇到的那些事恶战,再加上,等等大事助击杀烈尊义后,一日之内,靠蛮廷暗情,与霸王地宫里的但在水晶宫里都,大破中布下的大阵徐州奔赴昊着白阑从

一一说来,却也是惊心动魄,荡气回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炼气练了三千年蛊真人都市极品后宫我不做神了好感度刷满之后我可是正道大师兄我可是要做仙尊与魔帝的男人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