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我可是要做仙尊与魔帝的男人 > 第8章 潜龙出渊

第8章 潜龙出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暴雨击啪,溅起密密麻麻的打在坍塌的土地庙上,噼水花。噼啪

高的魁梧庙墙摇摇晃晃。都是,不远处足有两人碎散成砖石,砸得满地身影,满身是血,

的身周还倒着几具尸体他的神力之下,皆血,伤痕累累,他是骨骼碎裂,死于蓝鹤道人浑身浴

”,皆只在他他的松与“鼠蝠双恶神力硬拼。的周边缠斗,并不与然则赵海

什么劲!”赵海救两个一无用处的敌,把你自己的命都葬送了。”“也不知你在拼个松不孩子,便要与朝廷为道,“就为了屑的冷笑

一拳轰出的周边飞舞。,幻大的一拳砸落,雨水在拳头拳头居高临下,往赵海松的脑蓝鹤道人一声怒吼:“败类!”

海松手持雨中如同游鱼般翎刀,身影在一划,便闪了开来

翅蝠同时出手鹤道人背上。钩鼠、,站在蓝鼠蝠双恶中的鬼两侧破空击出,一钩一刀,从

即便是有神力护身,亦已是踉踉跄跄。溅的血水中,蓝鹤道人在飞

终于,找回了原样到众多的崩裂口,血身上冷光一闪,变,他两人高的魁梧水激洒。,不再是伤口,仿佛也在这身形,身上纵横交错的个时候

钩鼠。袍残破,反身一拳,轰向鬼依旧怒发冲冠,却蓝鹤道人道

旁边刀翅蝠嘿落。臂往地面掉笑一声,刀光一闪,蓝鹤道人的手

的雁翎刀,人的肋下刷,赵海松刺入,前胸贯蓝鹤道,血水如柱出,又很快的往后一拔

顾一用另一只赵海松扑去,想要跌撞撞间切的,往,竟是不手扼住赵海松的咽喉蓝鹤道人跌

将他交待?”另一只手也砍了下他的咽赵海松又是一刀,来,将喉:“你还有什么遗刀指他踹倒在地,冷言要夷的,用笑而又鄙

不得好……”道人喘着气:“你们、暴风雨中,蓝鹤得、们这些蛮廷鹰犬,早晚不

海松划断他着他停下最后刀光一闪,赵口气。的咽喉,不屑的

铁钩,笑道:“这家伙鬼钩鼠挥了挥乌黑的也硬气。

人怀中摸索,很快力、自寻死路罢了。,摸出一块虎状的符石不量笑道:“赵海松冷”弯下腰来,在蓝鹤

头来,见两位放等抓到那两个孩会独占这法鼠蝠再将它估个价回过,回去后,个,也不好三个人分。了它。”钱,你我三人一同分双恶盯着他手中的符石笑道:“只有一,我自然不看。赵海松宝,只是法宝

赵兄够义气,我刀翅蝠笑道:“们自然是信得过的。”

鬼钩鼠嘿笑道倒还是挺个丫头,:“先去把的。那两个孩子抓了再说,嘿嘿,那标致

,刚才雨还小了点,现,这烂天气人背“妈的去,鬼钩鼠骂道地上的尸体,往前赶然还越下越大了。在他娘的,居对着倒在

下,照亮天地雳,在远空划从深坑中爬出。光亮都无法填满,出的佛随时都有魔影,黑压压的一片,仿处从夜另一边的深坑,连闪鸣,一道道霹他们的衣衫都已湿透电发,高处电闪

则是跟随蓝鹤道人四名尸体,其中一具是他们带来的、六扇门的捕快,另一人,赶了一段,武者之一同前来一。发现地上倒着两

一把铁刀刺入那捕快的有一块双目怒瞪,捕快意料是完整的,他一击,大出那上伤痕累累,几乎少同伴相助,竟未这人身能躲过这亡命一博。口。那濒死的,以至于那捕快虽有不

群废物赵海松忍不住道:“一。”

中飞奔了十多丈在地上。一名武者的尸体,又奔三名武者也倒,看到另继续向前,在雨一段,第

屈的怒气。法洗清血迹的脸上,刀分尸,虽是如此,却也能看到他们那阵雨都无这两人皆是被乱凝固着不

赵海松骂道:“这群蠢货。为了两个没这样。用的孩子,拼成些亡命徒,真是一

分外些人他们想法,只是觉得的可笑。他无法理解这

剩了最后那两个孩子身边,也就呃。”他的声音忽的鼠笑道顿住。:“死了三个,鬼钩一个,看来是不用我们出手了……

一边说话,一边行便又飞掠了十多丈六扇门中的捕快。,见地上倒着一他们进,转眼之间,具尸体,却是他们带来的

满脸惊愕。这捕快倒在地上,

,见这尸体,其它出诡异的焦黑色,有额头处现出一个血洞,洞口的皮肤呈现犹如被火烧过一般地方俱无伤势,唯赵海松蹲了下来

这是什么功法?”松道:“

刀翅蝠道:“看起来,像学。”是魔门的武

恶一同往前飞奔,很快是一具尸体,死的依旧站起,与鼠蝠双的,又是他们的人。赵海松

充满了双手捂着咽喉只见这人,惊恐。,指缝间并无血水溢出,他面容扭曲,

的洞,洞口不大。扒开,看到的又是一个赵海松将他的手焦黑

水溢尸体,额头上被击刚才一丝血水那具丑陋的焦黑,这人却是唯有外溢。,并无穿的洞口还有血

鬼钩鼠道:“好诡异的指法!

赵海松皱很快的,他们又体。眉站起,拔腿飞奔,看到了两具尸

在了一块。这两具尸体,却是倒

赵海松没有去管这两个倒下的捕快尸体,直接向前过死者,

着他们,抬头面对山崖,他们看到了一个挺拔的人高处有霹雳划过,照亮了前方的影,背对壁,巍然不动。

是一名青年,赤着上腰间。背影看去,那,将脱下的上衣绑在

里。他的具尸体。赵海松带来都死在了这身边,倒着四的最后几人,也全

年男子。右,扶着一名中,他们一左追捕的少女和男孩更远处的崖下,缩着被

活不了多久。年男子同样也那中看着,也是浑身浴血,腹胸处着一把刀,眼

他们的目光,也都看向了那名青年。

看向那鼠蝠双恶一充满了光中青年的背影,警觉。

动念,他力极佳,看着这青年的背影,立刻检索起自己的记忆,看看有没有对的上的人物。松的心中快速记忆

个记的背影对上。忆中的江湖人,与这青谁知没有哪

会武功的青年。的,看上去像是被他轰走面在那破庙里,那个倒是想起了,前

闪出厉芒。难道是他?他的目光

的青年,那青年却是慢慢的转些鹰钩鼻,面目棱过身来,额头颇高,略有一那离开截然不同。角分明,与破庙里

青年的遇到的那赵海松知晓自己弄想法抛开。错了,于是将眼前这人,就是破庙时

朝廷为敌?”:“刀,踏前一步,喝道是什么人?可知这是六扇门办案,你想与他手握雁翎

冷的道:“蛮廷着双手,那青年在暴雨中负鹰犬,人人得而诛之

刷,一道霹雳砸落,贯穿了天地,照亮了青年的身姿。

目。他就像是黑夜闪耀而又夺中陡然绽放的烟花,

水在刀锋的两侧激溅一声冷喝,雁翎刀进。极快的速度,往青年的刀锋以阵雨,雨“猖狂!”赵海松咽喉划过

在他的眼前松的身侧,一指点青年竟向赵海松的腋下。到了赵海突然消失,身影一闪,

展全身功力,快速惊,施的移形换位。赵海松心中暗

随形,避开赵海松的,以不可思议刀锋,指尖那青年的速度,各个角度,击向赵海松闪动着奇诡的火焰却是如影

的战斗,只见两人初赵海松与那险。始时,还战得势均力敌间,赵海松的形鬼钩鼠与刀翅蝠一同看势竟是越来越危不知不觉

,越来越玄妙,他的速越诡异那青度也越来越快。年的指法,越

闪动:“用赵刀翅蝠目光在利捕头试招?”

鬼钩鼠皱个样子。”:“看起来是这

到的过来,所遇两人同时想到,这一路那几具死相怪异的尸体。

溢出,第二具咽喉中指,伤口接以指焰封喉锁气第一个被杀者已无血水,分明是功,额头中指,伤口有血水力贯入死者体内,直

身边倒着四具尸体,再后来,明是在极年快速击杀。位置隔得极近,分尸体的短的时间里,被这青四具是两名死者,到了这里,青年的

此刻,他与赵捕头交双方的缠斗,变成了他单方奥,不知不觉间,便从手,那指尖带火面的压制。的步法也越来的指法,角越玄度越来越刁钻,

似乎在利用飞猛熟悉自身的武学,并因此而突进。眼前的敌手,不断的

从侧海松身后动弹的那一瞬间影一闪,,那青年速度陡然在他们,身影一闪,竟到面往那青年逼近鼠蝠双恶身便快

不及竟是来赵海松心中大惊,此刻以刀格挡,迫不得已,反手一招。

气竟沿着经脉,逆流硬生生被击穿而上左手掌心嗤的一声,他的,伤口冒出青烟,一股炎

,一钩一刀,卷起滚滚雨浪,袭向青年。鼠蝠双恶同时出手

住身形,陡然身退开,想要稳赵海松借机抽喷出一口血水

如被烈焰焚烧,明只是掌以忍受。他一边封住自身穴道,一边大种寸寸断裂的痛感,难心被击穿,从手掌至肺骇。腑的所有经脉,竟都

中后心,他怕是马若是被这一上便会暴毙当场。指,直接击

法,如此可怖,如此诡异到底是什么样的奇功

是什么人?这青年……到底

——

来后,尘世中己也没有想到,他在元始洞天里待了那么多天,出皓自一瞬。仿佛只过了

可思议。,当真是不始洞天,竟是如那元此的玄奇,如此的奥妙

此刻,他独指法凌厉。鼠蝠双恶,身影诡魅,

周,划出一对撞,借此变招度,对师钩与刀锋,配合默契,连串光芒,有皓发动奇换招,以出人意蝠双恶的铁时亦会彼此袭。在他的身料的角

转转,展开如翼。色的线痕,兜兜翻滚如雪花的刀身上,被带着拉出白雨水打在

快得像是一道道闪电,在师刀翅蝠的刀法,皓的身周卷动。

时的,或勾或挑。到的角落,光难以看犹如毒蛇般窜时不出,再以刁鬼钩鼠的铁钩却是黑钻的角度,,出没于师皓目色的,在黑夜中潜藏

引。追魂锁魄步当真是诡异玄之又玄的气机牵火魅女教他名,名为步法,却的追魂锁魄步,这师皓踏着

置、锐的感应到这追魂锁魄步能够敏姿势甚至是此刻的不管是什么样的对手,只要他在运气,就会有“气机”,动,从而锁定敌人的位种气机的流

正一奇,刀光惑目,毫毕现。鼠蝠双铁勾暗袭,但是在追魂下,皆被他掌握得纤恶虽然配合默契,一锁魄步的气机感应

在火魅女教他的时候,楚的感知到,这步法觉得,这步法有多厉害是不可思议。,此刻面对敌人用出时,他才能清他还不的奇妙,当真

鼠蝠双恶越战越是心

他们难以底是法。明白,这青年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理解,他用出的什么样的步他们无法

不管他们是如何的竭尽,用出毕生绝学,过。速度幻无常的预判,将它们全都避全力这青年总是能够以变不管他们是如何的心思、未卜先知般的,施展各种奇招暗招,

够觉察到,船高。重要的是,他们能对方的实力,还在水涨

够在狭窄鱼入浅塘,只是能腾挪。影穿梭的步伐,初仿佛他还在熟里,勉强的空间始时,他就像是这诡秘得犹如魔

无处不在阔天空,来说,便已犹如海不知不浅塘,对他他的身影,仿佛觉间,这小小的

刻,其,变成实也没有过多就像是从两人夹攻被这青年一人“包久,感觉上,他们”。到了这

雷鸣,青年的高处电射下的电花,绕着他们。身形,也犹如这一条四面八方,一条闪重重的围电闪

没有钓他们的每一招每一快速养大式,都像是不断投下的住对方,却在将对方饵料,

不一会儿,这青年便蛟龙。从一条难以捉摸的鲤鱼,化作了他们无法匹敌的

们头皮发麻。这种感觉,直令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炼气练了三千年蛊真人都市极品后宫我不做神了好感度刷满之后我可是正道大师兄我可是要做仙尊与魔帝的男人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