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我可是要做仙尊与魔帝的男人 > 第4章 我成了她们的……

第4章 我成了她们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被师皓压在身气息,沿着男子的皮肤,往她的身体传递而来下,炽热的圣玹仙

这乐难以抵挡。是极品魔源,此刻全身无力的她,竟也欲散并非凡间所有,乃

都变得滚烫,意识也她只觉每一寸肌肤,迷乱起来。

好在她终究是自幼修得他往另一边滚去。是凭着,心智坚定,竟行的道门天才脚用尽一踹,踹子使劲推最后一点力气,将身上的男开,将

燥热,虽还残留着自我身体却不由自主寻找目标。他双的,意识,知道要控制自己目通红,满身,但是师皓滚了几滚

他摇摇晃晃站起,目光扫去,放眼过去,首先看到的是那艳红的魅影

人的人影走去。他歪歪斜斜的,往那桃红色的、娇媚可

来,原本想近。火魅女立时也慌乱了到被叶紫姻踹开的男好戏,一边要在旁边一边看羔的饿狼,往她逼息回复玄气的她,竟看,如同看到羊

“你、你不!”她要过来……不要过翻身往远处爬。来啊

二话不说的便扑了上去,压在火魅女背上。得住自己?皓区区一个凡夫俗子,如何控制

门中人流立刻传不如圣玹火魅女出身魔门,奇的魔药,那股热诡狡诈,道心却容易受到魔源影响犹如行走且魔女。身下扭动起来。此刻的他,自身,立时间,便也在师皓仙子坚定,导向火魅,本就更加

尽,反误了她自声。魅女机关算圣玹仙子眼看着笑出己,不由得

女相斗多年玉洁,火魅的算计下心如寒冰,但与相厌。此,陷入这番悲惨局面魅女竟在其自刻看到火,彼此她本是冰清,立时便笑了。

道心失守,体内直侵心头。这一笑,圣玹仙子自己亦是魔药

来,不知不觉间了一团另一边,三人滚作……男子,又滚了过羞气难当,推着身上的,苏睸听到她的笑声,

——

仙子,一边搂着火魅女,底的傻眼了。搂着圣师皓一边

女都还未醒。此刻,圣玹仙子与火魅

天空,却已不知地上,看着何是好。师皓搂着二女,躺在苍茫的

他竟对她们做了这样的事情?

被当做媒介的那名男子,他气力反倒最介,对于药,乃是以男子为媒是大补奇丹。是以此刻这魔先恢复。来说,又

慌忙坐了起两边的圣玹一边感叹女,来,看向左右仙子与火魅的这般艳福,一边却也是头皮着自己几世修来发麻。

体上。彼此远又想她们们捡来衣裳,却不好帮,必定又要打起来,慌忙她们穿上,开,让着,她们两个醒来将她们两人,各自抱暂先盖在她们的躯离,又为她

会一怒之下,将他杀头来,想着她会不自己也快了?们醒后,然后速穿好衣服,抬起

的事啊?可这也实在是不关他

是被无说……从某种角度上来他其实才端牵连的受害者吧

余,又想着反正事情又不是他的错。样子了,她们自己造孽,师皓强迫自定下心来,慌乱之已经变成这个

这个地方。定下神来,直到这时,才有空真正的打

高处的天空是苍茫的,隐约间,仿佛有什端。么东西,罩在他们的上

,有半残的拱门,还有舞的几个、倒塌的白支离破碎,匾额上半边残破,剩下的半玉柱子字。远处的破碎的飞檐一座匾额,匾边也是额的有龙飞凤

写得威严大气,偏偏字,个都不认得这几个那几个字,他却是一

个笔画,都弯虽然整体美观,但每心中想着,这”吧?曲如蝌蚪,他就是所谓的“蝌蚪文

而歪斜。残破的白玉石那件桃花红的上,她自强盖在她的身上,香肩飞仙外露,才的激烈玉腿难掩,脑上的髻因为刚火魅女被他放在了一己的襦裙,勉

林浩劫的魔门妖女,被摧残隐生出罪恶更像是感。的无助弱女,让师皓完全不像是引发武此刻的她,看上去

细一想,师皓也实在同情不起来。自己下的,所以仔而那魔药却是她

铜镜是他刚才无意去。抱了过躺在一面青铜镜上,转看向另一边,滑,于是便将她这青中看到的,平整光圣玹仙子叶紫

双玉足,露在外头她的身上,倒是盖得白色的的本就是绕襟因为她穿道袍,道袍摊开,盖实,唯有晶莹洁白的一严实

动了一下,圣玹仙的道袍手来,轻柔子从摊开的洁白道袍下坐起。,抬起忽的,那洁白

清醒过在胸口。的一声,慌忙将它捂,美体外呈,她忽的道袍滑落来,又“呀”

杀来,将他万段。碎尸师皓慌忙退了步,担心她一把冰剑

,白皙的脸蛋脸,变得一己,那通红的俏上,不多时便满脸憋红下摸了摸自却见圣玹仙子看着他脸煞气。,又似在袍

退了一步。不由得又师皓

莫名其妙的失了身武林仙子,自不罪这无端卷入会滥杀无辜,此刻虽然摊开的道袍下,果着娇却也不好怪躯,却也是暗道一声圣玹仙子在人敬仰的,心中着恼,的男子。“冤孽”。她是名门正道,人

现自己依却发穿衣,想要起身虚弱无力。

害她的,于这火魅女暗藏着,不害她性命,此刻却用来陷这魔药本就是却是毒药,虽也未能马上恢复。男子是大补之药,于她

一端“你,见火魅女还未醒来再看向另。圣玹仙子低声道:、快去将她杀了。

回头道:“这个……”

,竟是向你攻击,若是让她出去,不,自私自利宗精心培养,与白天害理,滥杀到了,她为了害我知又要,不择手段。”无辜,。你刚才也看这便是魔门邪魔门的行事作风道作对的魔门妖女,伤被她害死多少人圣玹仙子道:“她乃是

犹豫内,逼着圣玹仙子来保护他。了一下,适才火魅女师皓一同攻击在

关系的妹子很难做到那般无情无妖女义,将刚才还跟他发生魔门此,衣难蔽体的,他却也直接杀死。,正道就是正道。然而,看向那一边魔门单是以便可知晓,魔门就是

摇了摇头,道:“我不会杀她……师皓

杀掉罢了。”我与她相斗了:“你这人也不不过就,她既醒来了,我又而起,娇笑道么多年,彼此不分胜负你这笨嘛!亲自动手杀你,所以让是自恃正魅女竟也翻身道身份,不好自己个玷污她的臭男却听一声娇笑,火你来杀我,逼我将怎么会还昏睡着?她

胜收。来,轻轻她婀娜坐起,襦的舒展了一下手臂,着。她抬起手衣在她的胸上,勉强挂姿态诱人,美不

以为,谁都像你这般圣玹仙子冷然道:“你无耻?”

你害死了。”幸亏这位小哥白道中人,不就是火魅聪明,否则就被女单手捂胸,足够,他正经?你让死了,你也不亏。他来杀我,我死了,你,直接假装道:“你们这些所谓赚到

,只是想到,这魔门妖女的火莲刀,能够义的点,就绝不能让她死在这里。单凭这一装睡然则天瘟魔秘,皓倒是没有想到她是在克制蛮廷太上皇烈尊

了这一点,否则,说也幸好他多想不定就被她反杀了。

火魅女,卑鄙无耻,竟然用出这段。”圣玹仙子盯着得过你的咬牙切齿:“谁能够比种不知羞耻的卑劣

她心中又名失身,点再次一想到自己竟然莫气又怒,道心差失守。

自作此番当真是自受。火魅女却也暗自后悔,

门中人,没想到今日自己下药练的却是夜魅,一向守身如玉,,自己也折了。她虽是魔天的无上秘法

表子,表面正经的她的搞不你们身全都是装刻的道:“所以说,你,一身仙气,背地里爬。”心中颇为不爽,尖好早就在期待男人往上高高贵贵们太素仙阁,

早就是玉圣玹仙子冷然道:朱唇万客尝,一身下贱看你这等魔门中人。搞不好你火魅女,。”回事,浑“我不将此当做一臂千人枕,

边的碎片就往圣玹仙火魅女大怒,抓起子扔去。

同样抓起扔过去。毫不示弱,身边的各种东西反玹仙子

烂泥地里的小孩子打般,捡起什么就扔,全一个是白道仙子,门妖女,此刻竟瞪口呆。这两个人,像是架一师皓一边闪躲,一边目无高手风范。一个是魔

当然也由此可她们气到了什么程度。知,

两个,给我住要无休无止的斗手。”下去,师皓一们两个还眼看着,她咬牙,忽的吼道:“你

女各自举着残砖碎石与火,往他看来。圣玹仙子

常的凝重,他的目光隐显得异着恼火。他的脸庞师皓环视一圈,

一个翻手为云,覆轻轻一掌,就能够将手为雨,门中的天才。她们击杀。她们两人,个是魔是白道中的仙子,

低自己的声调,不让自己失去理尽可能的,压鄙夷。他但是现在,他看着她的眼神,却是充满了

们两个,在这里勾心斗角,争个你死我活知道,三百年廷南下,屠了多他缓缓的道:“你们知前,蛮不知道,就在时候,外头死了多少华夏族的同胞?你们少城,杀了多少人?

“这三百年里中原,他以金族为皇,烈尊义的武林纷争。华夏是你们当年所引发劫的,却,在蛮族的统治下且偷生,活得卑微如蝼蚁。而造成这一灾子民为贱族,华夏百姓族,以

却在这种争,,坐正邪之义的斗了这么多年人,毁于你们的你们“你们让大批的武林中视华夏沦陷,民不聊。你们拥有抗击生。”人生,让北蛮渔翁得利,害烈尊义的实力,死无数百姓地方,虚耗毫无意

是要喷出熊熊的、火焰。霜,双目却像的面容,仿佛顿了一顿,他愤怒的覆上了冰

不过是一个不还有一个男孩:“就在我进入这里之他们的父亲,只类,正在武功的读书人,抓捕两个孩子,一个女前,效忠蛮廷的的握着林败却为了反抗蛮廷而,他的指甲,都要将孩,死。他的双手,紧紧自己的手掐出血来

力远远逃亡。他们明“有一批江湖知道蛮廷势大,他们人,他们的实护忠义之后,在暴风比不上你们,却为了保义无反顾,他们被追已经死去此行,九死一生,却是上了,很可能现在也雨中,带着那两个孩子

个孩子。”风雨,两道,能够搅动“而你们,你们如此武艺超凡,神通广能够引发道魔相争。你天才,却活得还不如那两武林强大,统率黑白大,是黑白两道的

下,苏睸气,却又哼了一声,扭过脸了挑眉头,一脸杀指责,竟没有再说话。在他的

玹仙子却是垂下出轻轻唉——”良久,然后发眼睫,静的一声叹:“

皓转过身去理会她们,漫步走在这片断井颓垣间。去,没有再

眼,各自捂着衣裳,紫姻与苏睸对视一在他身后,叶转身飘开。

——

见这石柱上冲云霄,犹远处看时,这石柱并不师皓是走了半里路,此刻站里,抬起头来,却太高在这柱之下,从如天柱。过就,感觉上,也不立在一根石

寻常。仿佛连接天地的石到分外的渺小是很不柱,让他感,绝对,这里的空间,同时也意识到

感叹着此地的宏伟与壮他立在这里,抬起,看着这擎天之柱,丽。

传来轻轻的,“身后却”的一声。

的身后。皓转身,见苏睸到了他不知何时,

袄裤。她已穿那身桃红色的襦裙,但回了并未穿回

饰之用。她坐在圆形这石乃是白玉雕就,久以前,大约是安放在屋檐上又者是石柱上,做的石上,

态悠闲,裙下,露出纤细的、小脚,艳红的她翘着腿儿白皙的小脚,与光说不出的魅力。洁的浑身上下,散发着丫。她脸带笑容,意

她道:外头现在,到底是“跟我说说,什么样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炼气练了三千年蛊真人都市极品后宫我不做神了好感度刷满之后我可是正道大师兄我可是要做仙尊与魔帝的男人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