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钢铁森林 > 第142章

第142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个电话报平安。在医院里又躺了一天多以后,才往家里打了,精神恢复得差不

江寒声还没有把淮沙的事告诉周来,让她自己去说家二老,想等周瑾醒

这种细致入微的体贴。周瑾简直喜欢死了他

危险也好,都没有关系吃苦受累也好,有生是让她最痛苦的。她在外,可要是连累爸妈担心,总

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破了,将只说哥哥的案子诉了他们。里,自然是报里打电话喜不报忧,周瑾给家

松岳脆弱,声,一时没说什叹了一么;林秋云却是痛哭出声,她放下电话,贴着衣柜忍展露太因为不想在女儿面前声哭泣了很久。

真相总是残忍的。

正直,教他宽容,教他善良,还教他拥有幸福的一生,没们用了半生的血,去教养周致死的原因。川成为优秀的孩想到如此,这子,教他些却成了累他

纵然晓得詹韦才正的罪魁祸首,,又怎么能不自责懊悔?可为人父母

知道,他性格有棱有角滑一点的。爸明明心里周松川做事圆岳低声道:“我应该教周吃大亏。”,日后总要

,这时候到大你对哥哥都很严格不是他了为荣。”“那样就他肯定希望你能以他”周瑾说,“爸,从小

,而是死于荣耀。因为周川不是死于卑劣

直是我还有你,周瑾。“他一直是。周川,一的骄傲。”周松岳红着眼眶,低头道,“

“爸……”周瑾眼泪淌下来。

,不擅长说太多煽情的周松岳性格刚说:“好话,低低唉了一声,了,好了。”

出去。湿润的眼睛,深尖的酸涩全都散深呼气两回,把鼻,周瑾抹了一把挂下电话

果递给周瑾江寒声把削好的苹说:“我爸刚刚夸我来着。,周瑾躺下,边啃苹果边

道:“得意了,微笑翘起来荡啊荡的,知道她很声看她小腿这么开心?江寒

比我考试拿第嘴里听到一句夸奖”周瑾问,了吗?”“那肯定啊,从他“你跟家里打过电话一都难。

江寒:“他,回来再说吧。等会声脸上没什出国了么情绪起伏,道去看看老师。”,我想

周瑾举手说:“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病房外有江寒声握住她的下拿体检报告。手,正要说寒声记得去楼护士敲了敲门,提醒江

江寒声道了一,起身,叮嘱周瑾句谢:“别乱动,等我回来。”

啃苹果吃,随手翻着手江寒声走后,周瑾继续机信息。

我刚刚来”、“援”、……当外瑾,组“福尔摩斯探案、““周太能打了太能群”里发来白杨一连串难吃死了”打了”、“游戏联赛把诚哥从派出所里捞出能不能请他你好点没有”的哭嚎,“这里的饭堂重案

一句语音消息,“小白吵!”最后跟着于丹杨,你好

房的门被敲响,紧接着么意思,刚想问,病周瑾笑派出所里捞出来”什蒋诚就进来了。着,又纳闷白杨说“把诚哥从

他脸上挂了彩,周瑾一眼就看到问:“你怎么了?”

消失把他送回来了。”蒋诚拉着凳,说:“詹韦要跑,我子坐下,浑身冷冽气还

的嘴角,心想绝对不回来这么简单。仅仅是送周瑾盯着他淤青

:“江寒声看,问呢?”蒋诚左右看了

告了。”“下去帮我拿体检报

笑了两声,转头看肩,说,“头发又长了见周瑾的头发已经过了“好先生啊。”蒋诚哼

这个长度,说:“回海州就发,也不太习惯手捻了捻颈后的头周瑾抬去剪掉。”

婚礼了吗?长头发挺好蒋诚说的。:“不是打

曾经去他说这句话不是凭空想象,以前周瑾跟他试过婚纱。

地问他:“婚礼,你多少有些默了一会儿,尴尬。两个人无言沉周瑾也想起了这要来吗?”周瑾小心件事,背后僵着,

那么大的气量,我出她的不自在,开着玩笑道:“算了怕自己到时候,我可没有江寒声臭脸。”蒋诚看会忍不住揍他那张

敢。”…你周瑾说:“…

不敢。”蒋诚举着手,无奈道:“是,是,地回

接受周瑾的笑容,就这么回海州了,上级还要再问调查。”问卧底的事,让。谭队帮我把身份证望着“下午我材料提交上去停了一阵,再说:我回去明的

周瑾说:“好。”

初那件事,我一直没机小五,我没想害你。”过伤会跟你解释。周瑾的目光,低他避开声说:“……当

“我知道。”了,我也想周瑾说,“现在有机会听你解释。”

还愿意问。愣,没想到周瑾蒋诚愣了

在我之前一个月的时间,卧,老姚已经派过一个他沉就暴露了底,大概不到……”底身份默了一会儿,才说:“

迟没有找到合适下一个卧底,蒋诚很却迟那次任务失安全地渗透进敌人接受任务,可是姚卫海海打算发展蒋诚作为部。败之后,姚卫机会,将蒋诚

身份需要时间,要想不排。为蒋诚出纰漏,更塑造一个需要耐心缜密的安

因此,藏锋行动卧底资料,处处忌惮着当时姚卫海还怀疑公安系统内部有人泄露了拖再拖

种高高在上的常给人一,恨他的人侦二队工作,他讲义气平常作风太过强硬,加上他骨子迫感,爱里有骄傲的本性,时他的人很多当时蒋诚还在丰州区也很多。,但

早就看他有两个人不顺眼警队里

想搞仙人跳,事后喝酒,私下里安排了一个妓女又以普通民众的身份向治安声,把他踢出警队。大队报,借此搞臭蒋那天他们喊蒋诚出来诚的

蒋诚跟周瑾的感情,回家,对他那段时间而言,总是那么艰难出现裂缝

诚就答应了。他们请喝酒,蒋

体的女人,脑了过来。他发现自己躺子一转就,不过到中途,帮人在打什么主意。蒋诚就清醒还有一个赤在宾馆里,床上知道他那那天他确实喝得有点醉

一个好机会。那间宾馆,可当他踏出蒋诚本来打算直接离开许是房门的时候,心里却想——这或

海一听,很快就明白“好”在哪他马上联系姚卫海里。,说明了目前的状况,姚卫蒋诚口中的这个机会

一直以来,那群犯罪团们知道行,一开始就让他伙就新成员十分警惕,底的警察身份来卧,蒋诚是个警察——与其等他们以后查出,不如反其道而

是一个前途无量、在而且将要察。晋升时却遭到警队同事构陷的警

藏毒”的罪名留在宾馆,日后他把蒋诚陷害进古华监狱,让会在证正大地接近贺文。“非法据里塞一包白粉,以姚卫海让蒋诚有机会光明

从头到尾,都没有背叛

了你。来一切都很顺利的,除蒋诚苦笑着,道:“

听完,默然良久,问周瑾悔吗?”“你后

就想让你好起来,无论最后望向周瑾,正经地做什么悔。小五,那时候我行。”了下嘴,似乎在回想说:“不后这五年的经历,蒋诚瘪

是会接受卧底任务重新再来一次,他

得道歉或许笑了笑,说:“的人。”不愧是我喜欢过不是蒋诚想要听红了地点着头,眼睛有些到的答案,于是她周瑾飞快,她想要道歉,又觉

诚听后,也豁然笑的头发,“那是当起来,抬手摸摸然。”周瑾

打起来。说不定我们要在这里:“行了,我面装模作样地晃悠重负,站起三趟了,再不走,来扯了扯身上的衣服走了。江寒声已经在外如释

影。脖子却没看到江寒声的身周瑾疑惑地“啊看门上的玻璃窗,”了一声,伸长

蒋诚先走出去表情,转头就见江的。寒声站在走廊里,面无

江寒声的耐性和,这种人很是一般的强还要可怕可怕,远比他以为隐忍真不蒋诚心底冷笑,想想

输给他,蒋诚心服口服

出什么东西,上衣口袋里掏抬手抛给了江寒蒋诚从声。

d存储卡。江寒声接住,低头一看,是张黑色的s

相机的存储卡。”蒋“别墅里那台诚说。

,抬眼看向蒋诚。紧紧握在手中江寒声

恢复不了。”了,数据作漫不经心啊,烧坏了。我给白杨看过,他知道怎么回事蒋诚装地说:“不说坏了就是坏

沉默着,很快明白了他们的意思,说江寒声:“谢谢。”

”蒋诚说,“以后好好对待周瑾。”“不用客气。

直如题上没有表现任何的谦逊,回答道:“一此。”江寒声在此问

看他神房里的事不满,哼笑了两声:“你可真有种。情冷蒋诚峻,大约是为病

……

回到海州已经是深夜,冷气。空荡荡的蒋诚打开家门,房间里泛着

后又反他习惯于黑暗,到卧室锁了两重门。没有开灯,回

蒋诚坐在床边,沉默了床上一会儿,又很快躺在

安静得可怕。过去真到了这一刻,他体会渴望着这样的安静,可又慢慢五年间,他无一刻不在

,又把家里打扫了想找点事情做,先去浴他坐起来,一遍。室洗了个澡

其实除了灰尘,也没,就把她的东西带走得干干净净,什么都有什么好打扫的,周瑾有留下。泥带水,她要走做事从不拖

的东西,的就很少很少。没有了她属于他

以为是周瑾落下的。诚发现一个小箱子,他在卧室的床底下,蒋

打开一看,才知道不是

下面还件男士t恤,一条灰着一沓书信。箱子里的东西不色的围巾,围多——两

t恤是蒋诚曾经穿过的

学着织的,一共织了两大学的条,一条给了周时候跟室川,另一条给了他围巾是周瑾上

是他女朋友的手艺。每逢天过花纹太丑时候,他还会到处招,不过蒋诚埋怨,给同事显摆这,在京州派出所工作的冷还是会戴上

至于那一沓书信,周瑾写给他的情书

她高中的时州警大。候就在写,一封一封寄到京

友,京州市的女孩子有没有比她漂亮。都在质问人还没有确认恋爱关系有没有交女朋当时两个,书信的结尾大多数

八糟的信了。有时候会打电话回习,不要再写这些乱七蒋诚哭笑不得,去,叫她好好

为什么不能写退缩,就在电话里追问两三天就会好,以后绝是因为他已对不再写了。周瑾不肯那她伤心个信,是不经有了喜欢的女生。如果是的话,

不敢撒谎,实地说“没有”。

他怎么舍得违心拒绝周瑾?

的礼物都送不出手他一无所有,连个像样其他女孩会想跟他结婚,因,却从不身材或许会喜欢他的长相、

么都没有妈的穷小子,什。”可当他对周道我就是一个没爹瑾说:“小五,你

有钱,工作以后还能更有钱一点周瑾回答他果你能喜欢我,那你就有我了,我比较我自己送给你,你不。”要,我有什么办法?如:“我

蒋诚想笑

地挂了电话,照常?写情书。到他笑,周瑾高高兴兴

蒋诚一封一封存着,存到现

没有掉出眼泪。书,蒋诚依旧想笑,笑着笑着,眼如今看着这些情就开始酸热起来,却

在一起。放在床头他将箱子侧着蜷缩柜,身

这里对他而言,是充满回忆的地方,蒋诚很难不想起从前。

房间的计划和想法的位置,阳光灿周瑾躺在他身边,说着烂,窗几明净,同样从前就在自己装修

他拥抱她,亲吻她,感己的家。”:“小五,我终于有自叹道

很黑,这里没有周瑾,现在房间里他在这灰暗中些许暗淡的光,有窗户外投射进来久地沉默着。

地响。蒋诚的手机在嗡嗡

条消息框,消息的来源是谭史明。屏幕闪烁着,弹出一条

「蒋诚。」

他们为「身份证明的你提供了两个选择。」事已经有了回复,

……

还需要厅也动用了不少的警谭史明淮沙的力,海州市重案组方调查,这次省事还有淮沙警回来坐镇。

他。一周以后,谭史明回到重案组,蒋诚如约来见

在谭史明前。以极其标准的站姿站蒋诚挺直背脊,

史明目不转睛地看了了?”他很久,问:“想好

。”蒋诚定地说:“想好了

?”谭史明:“不后悔

可没说过你的。”队,周瑾蒋诚笑了笑,“谭是个婆婆妈妈

面推到蒋诚面前屉里拿出一张谭史明从抽新的身份证,顺着桌

按照你的要求,开具身份证。”这是得新的

孟俊峰”三个字。身份证上的诚”,而是“不过名字不再是照片是属于蒋诚的,“蒋

诚,姚局和孟俊峰的谭史明无奈地叹了口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气,劝慰道:“蒋死都与你无关,

蒋诚拿起身份证,随意。手指摸了摸孟俊峰的名字,笑得潇洒又

无论如何,都,我只是想时刻提醒自己,活下去。”要好好“放心

来的。是孟俊峰换毕竟他的命

走,一定过别了吗?”蒋诚的非凡,点,跟周瑾道还有小心。谭史头,说“未来还会有很长的路明这段时间已经领略了

的。”,说:“不用会再见蒋诚想了了,以后说不定

蒋诚将一份档案袋放在桌子上。谭史明的

卧底档案。”报告,还有一份“这是我五年来的行动

留一了,他这份算档案初版的卧底自己,只是想为不上正式文件个身份证明。早就被姚卫海亲手销毁

卧底档案中写着——

9任务编号:k-2

负责人:“8·1姚卫海7”专案组组长,

,“8·17”专案组卧底探执行人:海州市丰州区刑侦二队副队长员,蒋诚

行动代号:藏锋

使命,现已,忠于,忠于人民信仰,忠备注:幸不辱将永远忠于国家圆满完成任务,未来将继续前行,特此报告

写出来头的一笔。,还余下两他没有个字,他只写了

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信仰,还有——

瑾。忠于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异兽迷城钢铁森林崩坏生存指北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重生之江山为聘风流在乡村你丫上瘾了家有美媳乔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