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钢铁森林 > 第137章

第137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江寒声走到别墅的正着一个监控摄像头。门口,仰头,注意到角落里架

游乐园。己打造的直就像一切都在戚严的他为自掌握当中,这里简

的蒋诚对视江寒声回过头,与身后不远处一眼。

意自己会绕后。捷地顺着两侧围墙环视过去,对江蒋诚领会到他,目光迅寒声打了一,面容沉了沉个手势,示的意思

疼痛的色的沉了沉”。铁门缓缓打开,江寒声雾灰“游乐园呼吸,忍着腿伤,走进这所

戚严丢弃针管和于周瑾的那把警枪。纱布,姿态闲适地坐在把椅子上,手里反复把玩着警枪,属

抬头看向来者。脚步声近了,戚严

峻感。光线下,江寒声在冷调的乌黑,带着不容侵犯的的脸更加白,眼睛

伤的江寒声注视着戚严受:“周瑾在哪里?眼睛,问

加镇定自若了抵戚严用枪口,注射毒品对江寒声时更疼痛,身体有些轻飘飘的,这种仿佛在让他后,他感知不云端的轻松感能

说:“周警官让我轻声自己的右眼,戚严指着吃了不小的苦头。”

问:“周瑾,在哪里?字一句地再江寒声一

叙叙旧,请坐。”,“旧友重逢,总要先“不急。”戚严说

他抬手,请江寒声隔着一张长长的餐桌。子上,两个人之间坐在他对面的椅

江寒声走姿态还是语言都充满了压论是性。面上,身体前倾,无却没有坐下,他双手撑在桌近了一些,

“戚严,你想么做才肯放了周瑾?,我陪你玩到底。要怎

还有一些旧怨没解决,等解决之后,再谈也不迟。”要有个求人的样“江教授,求人也子。”他对江寒声说,“我们

声推过去,面上,向江寒准地接住警枪。手中的警枪扣在桌严将江寒声没有低头,精

吗?”曾经的赌局“还记得我们

枪,一个零件戚严再拿起另外一把警一个零件拆卸

桌上江寒声冷着脸一枚子弹,立后他弹出弹夹里的致,将枪支逐步分解,最,跟他动作一

戚严摸了摸下巴,就赌周瑾好不好?问:“这次赌什么呢?

进行挑衅。商量的语气他用

度,“我不喜欢拿人命做赌注。”江寒声还是从前的态

“你不喜欢的事,女人,身体很质,“你的有味道,她值得个赌注。”笑得有些神经欢了。”戚严咧开嘴,我最做这

来。思绪全然混沌起目光依旧海里却轰地炸开,江寒声瞳孔猝然缩紧,戚严,脑

一定是圈套他拢住右手,心想

一定是

江寒声这张看不出欲。这更激起了,着实令戚严有些索然无味,不过,他的胜负绪起伏的脸

,组装完成后,朝窗,对的警察朋友打个招呼,双手他摊开帘后的玻璃开怎么样?”上一枪,就当是跟外面向江寒声:“老规矩

上。满桌的枪零件江寒声将目光放在

他能赢吗?

赢了之后,戚严就会遵守承诺么?

……

一个是一能活着出去了,能杀,如果我是你,刚才那一发。」「江先生正也不子弹就该打在这儿,反

抓住机会,你没能「可惜了,这么好的。」

……

桌上有一枚子弹。

此刻的眼神中充满杀意己都没有察觉,或许连江寒声自

戚严打碎那块玻璃,而是枪,他了他,然打碎戚严的快,这一他能比后结束这一切。不会脑袋,亲手杀

不对,不对——

江寒声握里的凶厉气有紧拳头,眼所收敛。

现在不说那些话,就思绪,打乱他的节奏。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戚严是要打乱他的

,戚严嘴唇一动,“开始。”突然

,子弹入匣,然后江寒声不及反应,——插销、套筒,逐装进枪起复进簧,一套上枪身管,发射机、

快了整整一步卡嗒来戚严比他的声音,瞬间反应过还不等然后,他清晰地听”一声,是子弹上

果断放弃组装,利用朝左侧扑去。江寒声戚严右眼盲区,纵身

“砰!”

江寒声滚到他身上,而是穿碎柜子打在他的手臂。矮小的柜子后,边缘,堪堪擦过子弹没能

,鲜血奔涌。转眼间

蹲伏下身体,找到遮以防江开枪。寒声反手朝他戚严打这一枪蔽物,同样迅速

因为右眼的伤,让他去行动能力。膀,让他失真是遗憾,的视野受阻,否则这一枪无论如何都该打穿江寒声的

起来,朝着弹填进弹匣后江寒声躲藏的方向再开戚严将口袋里其余子了一枪,意图恐吓,才重新站

次是你输了,江教。”戚严看他躲着不出来,笑得越发狂妄,“这

子弹的弹匣推进枪身,醒自己要迅速轻撞了冷静,随后,他而后拉上膛。下柜江寒声仰头,轻子,闭眼,提着一枚

我有两个问题,严继续道,““不过看在多年你一次机会。再给朋友”戚的份上,我愿意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指示灯还在亮着,记发生的一黑暗中,镜头的切。

以后,选择开枪“五是不是在闻杀了他?”朗投降戚严问:7’劫枪案,你年前‘8·1

是。”犹豫,承认道:“江寒声没有

捕,警戚严再问:“专案组方才开枪击毙的?组长姚卫海是不是为了包庇你的罪行,对外谎称闻朗拒

江寒声说:“是。”

“你承认就好你犯下的罪行,如果能方向再打了一一见周警官。”。”戚严拿枪朝他的你见意地说,“江寒满意的话,我可令我声,跪着出来,忏悔枪,充满恶以考虑让

子在飞快地思考,脑枪中子弹的数量江寒声计算着戚严的那把——

为什个问题?么会问这两

所以看见闻朗举眼,喉开枪,对不对?戚就知指着闻朗的时候,你在队火拼,返回仓库,你结上下一滑,然后,我用枪你承担一切罪名,个人逃了。”你抛下了他,自己一哪儿?……你道,闻朗想替他闭着带人跟姚卫海的行动手投降,那时候你说:“你没有看到我

肉一抽。戚严左眼下的肌

不言,江寒不离十。听着他沉默声知道自己猜测得八九

可能就不会死,因为我想有逃跑,闻朗你。”“如果你没杀的人不是他,而是

是因为神志头,说,“所以自己开枪并非不清了?”“哦,”戚严用发着授承认,江教烫的枪口抵了一下额

你杀过谁吗?”醒,因为我知道我江寒声说是谁。戚严,:“是,那一刻我很清想杀的人那么多人,知道自己真正想杀的人是

江寒声趁着说话的呼吸间,迅速离开原来的位置个遮蔽物躲避。,奔向另外一

了一枪!戚严见他突然有所动作,猛地

这枪打空。

在剧—你当初问过强忍住过像程又充满低级我,明不,继续说:“—可?我无法地上,腿伤明白你为什么非杀人不江寒声几乎是跌在趣味的杀人犯。”理解,因为我没见你这么无聊、作案过烈疼痛着。

辱。一直将引以为傲的杀人艺术是最大的江寒声视为对手,,这无异戚严充满了不与轻蔑,对于戚严来说江寒声这番话却对戚严

怒我戚严朝他步,冷笑道:藏身之处跟了两对你没有任何好处。”“江寒声,

代品。”带领犯罪研究室的团队杀人的每‘作品’就太拙劣了,声说:“我曾术,没有人性,没有弱加州考察射着你的懦弱半年,在监狱里认识了一些犯人。至高与无能,因为你杀杀的人,就拿他们做替一个环节都映真正的杀人艺你真正想不了江寒追求。跟他们比,你点,只有对死亡美学的

江寒紧接着,又加快速去,重新再换声朝上方望了一眼,冲出一个位置。

戚严调转枪口打出来。,这一枪没有随意

上警的戚真和“不是看到她和简良在一起性,好的?”,又恨,可为什么你最痛恨简良活得好来的姚卫海与孟察……在周川、李景博,乃至后多警察接连死在你手上在海州制造劫枪案,俊峰,那么吗?你恨戚真的背叛,怀光诱杀多名女

着,他蹙眉,调整了一下呼吸,声音也右腿曲下来。随之沉了江寒声

你在怕什么?怕戚真会恨你?”他问:“

严没有任何应答。

静默的对峙间,江喊声,无法抑制地生杀绝的恶念。一阵周瑾的叫出将人赶尽里听到那寒声想到电话

入痛苦的深渊。他知道说什么话,能让戚严坠

道:“你放心,她可能去恨你了。”没心思再江寒声冷着脸,一字一句地

他故意停顿了两三秒,继续道:“她和简良打算再要一就当戚严内心有所个孩子。”波动时,江寒声再

全身暴露在冷如白雪的光线中,江寒声则浓重的阴影里此时,戚严屈膝坐

戚严抬起枪口,发觉自在颤抖,低低地问:“你说什么?”己的手指

砰!

一枪。

戚严吼道:“你说什么!”

砰!砰!

枪。

又连续发出多次动板机的轻响。子弹全部打空后,

的人,道:“蒋这时,江寒声再次看向诚!”上方潜伏多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异兽迷城钢铁森林崩坏生存指北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重生之江山为聘风流在乡村你丫上瘾了家有美媳乔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