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钢铁森林 > 第130章

第130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的意思,以满月宴,给周瑾发了一封请帖请他来到南山庄园。,邀的名义詹韦说,他只是按照戚

易下手。的,戚严这么做,无非是因为周瑾待在多的警察,不南山庄园的地址是重案组,身边有太

帮他完成这次要创造一个机会,让詹绑架。接近周瑾,韦有理由

一刻就预谋着瑾,从她收到请帖的一切。今天的寒声所料,戚严的最终目标还是周

的门,从容地放开詹韦门外的呼喊声和砸门声越来寒声抬眼看了一眼震动惊人,江

惹麻他说:烦。”“别

闯进地站在病床边快,医生和保安撬来,江寒声系,衣冠楚楚开门好袖口

骂:“你到底是什么人韦趴在病床上,尖声喝!你詹韦的妻子看詹什么?”要对我丈夫做

的触碰。保安要拦下他,江寒声退后一步,本能地抵抗着他们

道:“我跟他有些误詹韦见状,马上说没事。”会,已经解决了,

指不定江么疯。寒声还会发什危,事情闹开了,且不提孩子的安

接证据,周瑾又不最需要时间去规避未来的风险。知是死是活,他不会多纠,詹韦眼下江寒声手中现在没有直

蒋诚,声得以走,一边打电话给让他迅速撤离。离开病房。有詹韦解围,江寒他一边

近黄昏的风多了一些凌厉。

副驾驶,让白开车门,坐进道对面,拉江寒声走到杨查一查南山庄园

图,都没有在淮沙市,白杨翻了好几板地所说,地名是假的找到这个地方如詹韦果然

戚严有着特庄园,绝不是一时兴“邀请”周瑾去南山起,这个地方一定对殊的意义。请帖的形式,戚严以下

什么意义?

有任何线索就去猜针一样不现实。,如同大海捞

跟江寒声汇合,见他还没有任赶来何行动,皱着眉说:“没问到?”

发疼的说:用手抵着额头,江寒声“还不确定。”

蒋诚脸瞬间阴,怒喝道:“你在搞什么!”,砰地一声,打在车门上沉下来

般地说:“专案边会有好消息。”队也正在排查一或许…许那,技术像,白杨也隐隐…或担心着,又不组已经得不祈祷上的监控警力去搜了

闷下来,闷得人有些窒息。气氛沉

个人,或许能江寒声双手交拢,拇指一下一下点着,沉默良久,——他想到一提供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戚真。

的话,周瑾的手机里夫简良的联系方式。不出意外应该还存有她丈

周瑾的他问白杨:“手机找到了吗?”

杨点点头,回答:。”祸现场附近找到的,不“民警在车了,恢复数据也需要过已经碎成零件时间

良的联出所,问一问简江寒声只好再打电话到怀光下城区系方式。

江寒声的精神像一根弦,每一秒的等待都让这根越绷越紧。

被动的局面让他在做什么?禁不住反复怀疑,怀疑自己到

正确?每一步判断是否

或者,他只是在这里白白地浪费时间?

辜的人不了任己除了等待救援,却做就像当初在那间破,自两个无旧的仓库,他眼睁睁看着他们如何摧毁事。

置所在,迎即便他确定了周瑾的位他的又会是

他不敢深想。

恶趣味”。戚严本来就不是什么合他的“这种事,符击碎给予人最大的希望再信守承诺的正人君子狠狠

到了那时候,他看到——

一个已经死去的周瑾?样的伤再然后,接到尸检报告,看害么……冰冷的着她生前受过什么

遭遇这一切的怎么能是周瑾?

思考能力。莫大的恐惧带去了来的窒息感暂地失,令江寒声短

心瘾在叫嚣秘的残酷的,痛苦的,他的控地痉挛着,隐经历无能为力的时刻是右手无法自再次

现实。突然,寒声从一片空白中拉机嗡嗡震动起来,把江

他猛然醒过神,后颈渗出一层薄汗。

低头,屏幕上显示一串陌生的号码。

,按下接听。江寒声平复着呼吸

的女声,说着:“江教低低授,是我,戚真。来一听筒里传

一个什么重大的决定电话,像是要做另一头,戚真满目泪痕,双手牢牢握

是在抚慰。掌上在她身边的人是简良,下抚着她的手臂,似她有些瘦的肩膀,手手臂揽住

眼,两人四目相望,简良冲她笑了笑。戚真看了自己丈夫一

我才来的老简就看出你们是为了警官来家里,闻鸿……”又像神不到勇气。对不起,我当时精,戚真继续说:“上次你跟周是从他那里汲取好,我很怕……怕

来。她尾音颤了颤里像噎着什么,没说出,喉咙

说下跟我说,人如果不去,道鸿盛会伤害我,是无论好久,她才能活的……:“我很怕闻如何都无法开始新生对不起……可是简良正视过去,对不起,伤害简良……

话不流边,勇气她说畅,逻辑也很不清因为有简良在身她才鼓起说出这些话。晰,

诉你我知道“我可以告顿了顿,又说,“也的一切,帮你,是帮阿严”戚真……”

?戚严的父亲?”“闻鸿

资料。问了问哪三个他猜测着杨看,让他快速字,而后写给白查着闻鸿盛

啦地飞舞起来。白杨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

猜测的,闻鸿盛戚真说,正如江寒声就是戚严的父亲。

在那里待了两年做性服进娱乐会所务,因为被拍了信同伴,被骗裸体录像做威胁,十五岁那年,她轻她不敢逃,

她现在回想起机。片的灰败,毫无生日子没有任何颜色,很来都是一了,就记得那段不清当时的经历脏,很臭,已经快记

上东升机缘巧合之下,她遇见闻鸿盛,了当年刚刚集团话事人一位的成为他的情人。

,闻鸿盛向等到她成年她求婚。

为她是心甘情这样的人,她的余地。着答应。可没有人考收下戒指,就代虑过,面对闻鸿大多数人以根本没愿的,有拒

两个人没有领过结婚证。

、外地里毒品、枪支贸、娱什么来钱快,、人口,相处久了,现闻鸿盛在做一么。他做什乐,暗些见不得光的生意,表面上房地真就渐渐发

戚真听见那些人管,偶尔,叫“老蝎”。他身边有一堆“手下”

,戚真根本不在乎。盛不她知道,闻鸿盛怎么样是什么好人。但闻鸿

的鬼地方。只是想借着闻鸿盛做从一始,她就她不喜欢他,板,离开那个深不见底

新的活。她要跑,跑到开始角,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然后天涯海

就有一股疯劲儿,戚真年轻时敢跑了。想跑,也就真的

鸿盛总有办法找到有闻鸿盛有等来自己,她甚至尝试跟到的只后她都没可是闻她,有一次警察求救,可惜到最的家人,等

戚真到现在都还记得当时的感觉。

他的车里,车厢里她坐到光线阴暗

发丝间乍起的刺痛长长闻鸿盛用手指穿过她的头让戚真连连痛发,一下抓紧,叫。

“为什么要跑轻声问:

你很脏。”戚真恐惧极了,反而无畏地骂他,“

每一次逃跑,换来的都是一顿毒打。

被驯化。人也是动物,只要是动物,就有可能

忍不住瑟的声音,身子就听到皮带扣金属碰撞瑟发抖。久天长,戚真一

她学乖了的。盛对自己还是很好很多,有段时间甚要她听话,闻鸿,只至开始认命,心

再后来,她他怀了孩子。

得知戚真怀孕的他抱着她亲吻,,闻鸿盛很开心,消息感谢嘴里不断说着话。

以后,他真说,希望她能生个儿当时闻鸿盛有传给他。子,会把家业统统得意忘形,对戚

听了,骨报,可戚子里都渗出寒意一种极端的永不见底的,她很清楚,那是给戚真最好的回绝望。闻鸿盛以为自己是在

孩子也是她,她怎么能容忍自己的孩子成为闻鸿盛那样的人?

……

字在一格一格地走。车载台显示时间的数

卡嗒,卡嗒

卡嗒,卡嗒——

就跳回来墙上那块钟表,一格只有跳动的声音有规律地响着。它是坏的,秒针走一格周瑾盯着

她意识到这里不太对劲。

宅,不可能任由表挂在墙上。这么大一块坏掉的钟的豪

光线以后,才发现多,显然此地年久失修。尾部垂着的流苏都烂了好小型舞台上她适应黑暗中的斜斜地垂下来一角,方,天鹅绒的幕布歪

安静的像这里,除了她和戚严。是没有一个人

戚严站在她眼前不远处,倒了两杯威士忌。

瑾。边,将其中一杯到周瑾的身酒递给周不一会儿,他重新坐

在黑了摇头。她眼睛很亮,中跟星火一样。瑾盯着他,摇

戚严把酒液体淌情,狠捏住她的脸,强硬地了戚严一手。见她不领剧烈挣扎间,琥珀色的灌下去,

被呛得咳嗽起来。得周瑾喉咙疼,她些许液体烧

,容易自话一些不:“倔脾讨苦吃,听好吗?”戚严弯起眼睛笑道

瑾忍着咳嗽,是哪儿?直接问他:“这里究竟

“家。”

还有别人吗?”“有人的地方才叫家。”周瑾说,“这里

戚严瘪了下嘴,似乎是在思考,然后摇了摇。”头,回答:“没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异兽迷城钢铁森林崩坏生存指北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重生之江山为聘风流在乡村你丫上瘾了家有美媳乔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