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钢铁森林 > 第126章

第126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黄色。忆一样是昏那日的天空跟

将要来临韦和周川两下詹,只留,特警支队的更个人。衣室中

在长椅詹韦倚靠在窗户旁边抽烟,周川则坐上系鞋带。

没说话。两个人谁

什么事根本瞒不过他,周川跟詹韦是周川很快知道警队共事,詹韦同学,又在同一个特了他受贿的事

去自首。詹韦说自己有苦衷,周却坚持让他

系也因此降到冰点。两个人的关

周川穿好往肩膀上一搭,准备离边的衣服鞋,将手开。

说:“我们还能聊一叫住他,詹韦忽地聊吗?”

周川缓缓握紧拳头,身,问:“你想聊什么?”

川。的烟星在燃烧着,他像往常一样把烟盒递给周韦手中淡红

你一半。”二十万,我也可以分们认识;那“我做你的担保人,把你介绍给

笑了一声,道:“周川看了看那烟盒,这么抬举我

詹韦听出他语气里的屑和轻蔑。

他慢慢收回烟抽出一根烟,点燃。盒,再

上同一条船,他去认罪的家人怎么办?因为已的。“如果你在我的位置上明白,我做的怎么做?”们就反过来拿你要工作,但我跟他们我可你不肯,我不你爸妈开刀,你要妹妹、,你要命,不就会很多事都是迫不得

样鱼死网破的胆量,你有吗?”逼视着詹韦,说:利而深沉杀掉他们所有人,然我有这,目光锐,近乎周川往前一再去自首。詹韦,家人,我一枪一个,“他们敢动

“……

我,我也不是你“你没有,因为你不是。”

在这个社会里!”“但我们都在警队!都

意燎烫了的烟猛地被詹带着火星,就熄灭了。攥进掌心当中,刺痛的热他一下

它,要先看建立规。但是,周川,我个地方的规矩,无永远不会审普通人而已,能过好能力改变规则的经要掐着一共享大餐,分到一份们都是他说:“每一个矩的人同到桌上气了,现在你还坏,规矩就是规矩不同意。为什么低头?有机会坐你有着,不肯低一时候,你可以改变地方都有每一糕,你干什么还要站时度势呢,你想打破自己的日子已论是好是跟那些人

为我不喜欢周川跟他话不投机半句多,冷道:“因

离地愤怒,他吼道:卖我?我们这么多年兄弟,你就非要把我这样任性妄为的韦出“所以你就要出回答,令詹往死路上逼!”

路!”,那不如问问,谁给周川不卑事就是往死路上走的话得这样果坚持做正确的应答:“不亢地你铺一条死

“……”

默了,詹韦强行线,转身望向窗户外的黄昏天。制着怒火,移开个人沉

了,怎么还能活得这么你没吃过苦。”“周川,你岁数也不小天真啊?”他顿了顿,随答案,“因为即又给

正正,因为拥有很多东,所以也不害怕失分明,活得堂堂慕,能西嫉恶如仇,黑白真让人羡

川眼里或许在周什么区别。他跟跳梁小丑没

想都不想,捡起手队训?”手雷没有扔过战你还记得吗壕,着那小孩趴下,这才救过去,按练新兵投手雷,那孩子一紧张,当时你你以前在部周川却说:“了他一命。这件事,

默着詹韦沉

的,你明明比任何人都要詹韦……”“我是看着你吃过很多前那个肯舍身救人的我不想看到你践踏自己的荣誉和成果,为了你的父母也不勤奋,都要努力。想那些人毁掉以,为了成为更好的人,苦才走到今天

说的了。什么好詹韦上眼睛,似乎没

在队长的办公的时候是室。”下次看见你“希望

周川转身要走。

詹韦:“等等。”

递给周川。詹韦从个包装精美的小礼盒柜子里拿出一

项链周川开,是一条玫瑰金疑惑地接过来,打

朋友。”贵,是我用自己的买的。”詹韦眼神是不想失去你这个“小瑾的生日快地望着他,“我还她准备的礼物。不到了,这是我给深深

周川一愣。

詹韦眯眯着眼起来,说:“我一警队受贿的事,我会跟队长说清楚的过你再给回家看看我妈,让她放。不点时间,我想先心。”

过去抱住詹韦。忽地松开笑意,两步如释重负一般,周川

请你去喝酒。周川拍了拍7“等1号出完任务,我他的后背,说

为定?”詹韦:“一

周川:“一言为定。”

离开了个人。更衣室,只余下詹韦一周川拿着礼物

上的光,他望着漆回最后夜,不由地叹了一口直到太黑的很久很久,一束落在他肩膀气。阳完全收他在黄昏的余晖下站了

容易得来的荣誉和成果。”你说得对,我不应该践周川,己好

方很快接通。拿出另外一个手机,的下层拨通号码,对韦从储物柜

给你。”“运输线图,我可以

支的路线。,想要找到詹韦提前知,打起警枪的主意,当时戚严为了寻求刺激道运输他通过局长的关系

火上身。起初这么做早晚要惹为警枪非同小可,劫枪等于公然挑衅詹韦并不同意,因

在乎,他就是要挑严却完全不可戚衅警察,不然为什么非警枪呢要劫

答应戚严甚至办法将他调到省厅詹韦,事成之后,会想

的是选择周川,迎接他的是牢狱之灾;选择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未严,迎接他

开出的所有条件。“我接受你之前我还要你们帮光,说,“除此之外,”詹韦狭长眼里划过一道冷我除掉一个人。”

……

怕戚严出什他们的一举一么差错,当天赶到到了8月1动。7日那天,詹韦击地点附近,观察着他们提前设计好的伏

那一片的地白茅草,易于隐蔽长满了半干枯的林,稍微平坦的地方还势高,山坡上有野

方开路的车辆的轮胎。等到运输枪支的车队经过时,戚严率先开枪,打爆了在最前

位。周川听到跑到对面对方还有狙击手对面的狙山坡上,试图早点拔掉,想趁着交火之际

他的话,这一切本该如果戚严的目标不是很顺利。

开第一枪,就是为了引周川现身可是戚严堂而皇之地

一定到枪响后,置来牵制敌人。一个合适的狙击川听定周视野内的风险,寻找会冒着暴露在狙击

助瞄准镜,寻找周川的戚严借身影,然后一枪打穿了他的右腿。

的掩护。周川应声倒地烟雾弹做视野上观察员的李景博扔,痛嚎不止,当时作

川,直接摸到他潜伏附近。人,李景博竟抛下周况,却没想的位置戚严以为他要救一直注意着周围的情

博用枪对准他,李景劝他弃械投降。

一起手中的,找到时机一脚踢掉他地举起手来枪,与戚严假意李景博扭打在

李景博年轻强壮,精是他的戚严本来不于格斗,对手。

那条腿从背后李景博制服戚严,眼,骂才打伤了谁!”:“你睛红着,为周川负伤他妈的知不知道你刚

还在笑,“谁?”戚严被勒住脖

就在此,一道冷漠至极极的声音从他、又熟悉至背后传来,

“景博,放手。”

机掏出该出,就在他分神的那一瞬间,戚严趁捅了十部又快又狠地多刀!反身朝着李景博的腹李景博惊讶自己裤带的短匕首,现的人出现在这里

戚严一身。滚烫的鲜血喷溅

狰狞的脸,而是努力戚严地望向身后。大眼睛,没有去看李景博瞪

到是詹韦正拿枪指着他一刹那,李景博看倒向地面的

出来大口鲜血,淹,喉咙里涌线,嘴巴里鼻腔的味道李景震惊,想问“为什么”,一张嘴了他所有的声音。满目的杂草遮住了他些许视里混着血腥和黄土

到死,李景博都没有问出来。

着突然出戚严转着匕首,做事真周全。”现在此的詹韦,冷利落地收回。他看笑道:“你

里一片麻木,他抬起视景博对视片刻,回答:“过奖。”死不瞑目的李线,詹韦与

起狙击枪。戚严转身,继续端

迷的弹也对向已经倒地昏输车准备撤退,烟雾周川。控制了运渐渐散去,准星再次前方,他的人已经

韦说:“你来。”停了下来对身后的詹准备开枪时,戚严突然

冷声拒绝说:韦明白他的意思,“我不会。”

以活下戚严满不在意地说:“了,或来。”那他今天走运

拳头。詹韦一下握紧了

多了。”戚严笑嘻“时间不有三十秒。”醒道,“你嘻的,看着手表提

韦咬牙,过去,准镜,他看着周川——拿起戚严的枪,透过

的周川。痛苦

他会这样死去?自从认永远有光芒,永远一样的存在,识周川,他就是天能想到是焦点,谁

笑了,扣动片刻后,詹韦突然扳机。

砰——!

荡在天地起一阵旋风,间。震彻天地的响声回刺破空气,打子弹

草在风中余音过摇曳。,只剩下半枯黄的白茅

……

我什么感觉吗“你知道开枪的世界都安静了。”笑,“整个那一”詹韦眯着

周瑾怔怔地望着前方,浑发冷。身僵硬

“就是看到你那那么疼你这个妹妹,心。周川我耍得团没关系,这些年,我他要是知道么痛目。”一定死不瞑容易了。不过团转,死得太苦,真的好开

”詹韦拍着方向盘大笑起来,不服从游戏规看看,闹成“这就是下场。我给过则的这样……”他机会,他不要啊!你“太好了,太好了

利落上手包中掏出手枪抵上詹韦的膛。太阳穴,周瑾从她

“停车。”

洞的枪口上了环传出寒意,詹韦却面不改色。城公路,黑洞车辆已经行驶

拿枪指着我?”“你

“我你停车。”周瑾说,“詹韦,你别以为我不敢开枪。”

詹韦,你就瑾,我再教你两嗤笑道,“周敢吗个道理。“因为?”第一,识时务的杀了周川人,永远不会输。

协助你调查,就是希望我跟你一样讨厌戚他。能借警察的手扳倒严,那个人是个疯子。一直以来“说实话,我暗

我查戚严全被戚严他的资料全部删。专案组能除掉戚严海派去了。为我保护了他就发现卧底资料泄玩死了…一个不身边两名卧底暴露身份,你知道为五年前,我还查到姚卫什么吗?因出来,姚卫海…”孟俊峰和姚卫可是孟俊峰在五好,可我没想到,最后,一个叫孟俊峰,还有年后才露的事,

一方严是赢家,那我这叫识,就要比谁时务。还有一个就站在赢家的更能豁得出去道理,就是想赢到底!”“戚

上我的车。”油门一踩到底,笑着:“周瑾,你不该他将

声,驾,风一下窜进来,狠驶室那侧车门被推开厉地扑到她脸上。周瑾听见“咔哒”一

她震惊着,看到詹韦一迹,猛地朝一转方向盘,整个车辆偏离正常行驶的杆撞

碌碌狂滚了好几周上,骨跌在地个人才停下。詹韦忽地跳下车,整

冲击耳膜!地一声,巨大的撞裂声的惯性往前方一倒,嘭周瑾随着车辆

全部弹出,玻璃碎溅全气囊

剧烈去了意识。天旋地撞击让眼前一切开始,周瑾短暂地失

了一会忍着尖锐儿,她的耳鸣,她的腿被卡住了,越动越疼。试图从车里出去,可

鲜血,她两眼阵阵发黑气,她身体软了下来耗光经看不见东西了了周瑾的力,已这么一点动作已经,额头处淌下粘稠的

,好疼。

手机掉落在,屏幕闪烁,疯提示座位着江寒声的来电。

握住颈间的结婚戒指,何反应,便颓然地昏了过去瑾紧紧来不及做出任

多久也不知过了分不清。,或许很短,她已经,时间或许很长

着。像是被在一个人的胸膛上,己被人从车里谁抱她感觉自拉出来,头靠

糊不清,周瑾只能看约的轮到一个男人隐因为视线完廓。全模

周瑾……下意识地喊着:“寒声

及腰下的腿。寸一寸掠过周瑾的留在红色裙角,最后停着鲜血,而后用手指一男人冰凉的唇贴在她额头上,轻轻舔舐脸庞,肩膀,以

终于见面了,周警,笑着说:“品,男人将周瑾按在自怀里像是得到什么战利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异兽迷城钢铁森林崩坏生存指北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重生之江山为聘风流在乡村你丫上瘾了家有美媳乔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