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钢铁森林 > 第111章

第111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冲出去,将后面的追赶与呼唤甩开。踩到底,警车轰蒋诚一脚油门

!胡侦查组的人迅速将一下就变了,骂道:“胡闹情况上报,谭史明听后闹!!,脸色

!你不要命了!”,让白令你立即停车他拉起对讲机吼道:“蒋诚,我命杨调到警用频道,通过车载

了给姚卫早看出蒋诚对参与他,没子,可以瑾贴身保护他一想到蒋诚连周瑾也妄为。海和孟俊峰报仇行动的执着和不出乱甘心,生怕丢下不顾,为,这么肆意才指派周

恢复你警结束后,我:“蒋诚屈,行试图谭史明压住心中焦急与怒火,察的身份。”,我明白你心里的会写一份述职报告阻道,向上峰申请

“谢谢谭队。”

尖的虎牙,只是这作黑沉沉的戾气就化一笑,露出半颗尖笑意还未抵达眼底,蒋诚

“我不需要了。”

只奔蒋诚直接关掉车载台,工厂的方向而去。

无声无息地率先个男人。解决放哨的四此时特警队已出动,

们身上,特警队手枪。搜到了四把自制

评估。消息后,得知这一武装力就紧绷起来,所有人指挥中心的气氛一瞬间这帮犯罪分子的量有了新的都对

杀害专案组组长姚卫海行动中报复耳目渗透进公安警,甚至利用金钱腐化警谭史明再次提醒指当中……又在金港伙人曾在五年前制挥中心的其他长官,这造了那起震惊”劫枪大案,杀卧底探员孟俊峰,员,系统警界的“8·死过我方两名特

,丧发指的地步。心病狂到令人社会组织他们不同于一般的黑

岗以后,警队依照命令,以迅雷工厂不及掩耳之势解决掉哨突击进入

这时,谭史动起来。明的手机嗡嗡震

他本该直接挂是江寒声。低头看了掉,眼屏幕,打电话的

谭史明匆匆挥室,到走廊听:“江教授?”离开指中,按下接

过去速已经飚到最高。,车快地滑边一个一个路灯的车窗玻璃,飞开着车,行驶在江寒声正跳上光几乎连成了线一般,公路上

他俊美的脸在这线中忽明忽暗。

行动?”江寒声戴着黑的收色耳机,道。“周瑾参与了匡山

?”眉,反谭史明拧问:“你怎么知

点定位,不再继续追因,直接说:“我很快,这次尽其所能地提供帮助。戚严交过手,比我更了解他问他派周瑾出勤的江寒声看着手机上红没有人我也会就到。谭队,我跟

谭史明有些急了,说:“那心,去匡山干什么!”你该来指挥

声说:“戚严认识,我不放心她。江寒周瑾

谭史明一时讶然,定了定神不用担心,跟他解释:“,这次周瑾就是在安全。动,她现在很查组,没有直接参与行

就当我求你。”乌沉沉的,固执地说:我想亲眼看到周瑾平安他一下握紧方向盘,眉与眼都麻意逐渐攀上江寒声事,谭队,手臂,的右凉嗖嗖的

拧起眉了?”刻后,他问:“你到哪谭史明,片

间褪去一贯的温和,眯后视镜中,了眯眼睛,眼梢弧度漂江寒声眉宇亮又锋利

车牌号。”他说,““马上进山8,让设卡拦截的人放行。”海e·5d08

……

漫。来,匡山中光线昏天已经半黑下暗,夜雾弥

力的降温设备度少说也有四十度了。,即便野间,厂房内的温燃烧厂房中,四第一间口大是在夜里气温较低的山着,厂房内没有强有锅炉在熊熊

得人汗流股略刺鼻的苦味气中弥漫着一白腾腾的热气浃背,空

着熬制生鸦数十个人正在这里忙碌片。

个工人,后续队员快制住门口正抽烟入射击范围内。速跟入,将可见范围内的所有人都纳一队特警先控擦汗的两

“警察!不许动!把手举起震慑众人,大喊:长率先朝天放了一来!”特警队分队

手来。他们被惊雷一样按照命令,很快举起的枪声吓得抱头蹲

经过两句盘问就得知,村的村民,子里干活。这些人都是崖头平日里闲着没事,就被雇来

间违规生产中药的小工厂。只需按照步骤做这知道这是生鸦片,并不参与后下里猜测过,这可能是第一道熬制程序即可,只在私他们续生产,因此根本不

只因报酬太过丰厚,短们在外务工三不准举报年,所以大家都闭嘴拿钱,互相监督,谁也的工资就顶得上他短三个月

警犬狂吠起来,众人分队长继续盘问工厂的负责当啷——”,某来。人在哪儿,突骨碌碌滚过,听得寂静中传来“楚状况然间,还未来得及弄清声响,铁球似的,物碰地发出的轻

倒!”喊:“卧他顿时一惊,大

滚到一个年轻他大呼命令的同时,已队员的脚手榴弹经捕捉到那

的属下。去保护他身为队长,他本能地跑过

,扯住那名特警队员光石火却突豹,一脚踢开手榴然冲出一道黑影,敏捷,像只黑色猎卧倒在地。间,动作

嘭——!”

伴随着一声巨响,手榴弹爆炸。

一口锅那么大,不足以伤人,不小,威力没溅到离得近的那几名村民身上。,滚烫的液体猛地泼却将炉震翻雷是土制的,烟

时一阵浓烟滚滚,队待命,眼前已是叫凄厉,分队长马上联络医疗厂房里顿鬼哭狼嚎,一片混乱

过去救人刚刚扑的正是蒋诚。

微撑起来上半身飞扬的灰尘间,蒋向躺在他诚略身边的特警队员

诚说:“你还好吗?”

说:“好险。谢谢。”暂晕眩了一小会儿,那人没事,就是短

在特警支队的周川不知怎么的,看着他,蒋诚就好像看到当年

川的队以前有一次,蒋诚去伍打篮球。高中部,跟着周

比赛的时,派候,对手为了阻拦周川犯规绊他。一名球员故意

周川不慎摔,双手抱着膝盖,躺在地上久都站不起来

蒋诚从没看过周川疼成那个人扭打起来。样,气球,冲上去就跟那过,一把摔飞手中的篮

两边都不可开交混战,互相打他一动手坐不住了,纷纷加入

当时处分。一场泼天的也被揍得很惨,引起风,自己川一蒋诚还在上初中混乱,还害得周块被记过,虽然没让对方占上

晚上回到家,蒋诚浑身疼得趴在床上不敢动,周川用上淤青。药酒给他揉开背

头,谢谢,惹是生非,反而叹周川没有埋句:“小鬼着说了怨他热血。”

谢谢。」

来。蒋诚自顾自地笑了一声,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

了出去。趁着爆炸后的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厂房后的小门中溜混乱,

离后蒋诚此时速逃离。门,迅人影闪到后,很快瞅到一个近,就在滚滚的浓烟中门最

边的保镖,行六的那个略有点瘸,像是贺武身得这身影有些眼熟,他觉,叫鬼六

,问他有没有事。示,夺回对厂房年轻队员身边跑到那名中村民的控制,一边长一边下达指分队

有受伤k”的手势,表明自醒,己意识清年轻的队员比了个“o

,还没来得及问出口,的枪声。就是指挥中心通报擅自行动的那传来交火了口他是不是气,转向分队长松一旁的蒋诚,正要询问名警察就突然听见厂房外

捕突了歹徒的踪迹——发现应该是搜砰!砰!砰!袭其他厂房的分队

分不清是哪方开得枪!

在其他地方,未,三枪都似打但听声音能命中。

迅速追了出去。分队长员跟上。蒋诚一沉眉,守村民,率领留下四名队员看其他队

……

着警犬的咆哮声。丛林中隐隐回荡

从工厂内部传在放鞭炮,周瑾徒交上手。已经跟那帮歹知道来的枪声,这说明特警队远处噼里啪啦,这是枪声,像是

周瑾此刻还得红肿一片。被铐着,心急如焚,手腕被她挣扎

侦查组的下来,耐心等待着她强迫自己冷静拿来通用钥匙同事

寻找锁孔,对哆嗦着了好几次没对准。捏着,手久,同事把钥匙递给她没多,她

来,咬牙咒骂:八蛋……!自以为是的王八蛋!”周瑾急得眼泪掉下“王

铐打开。“咔啦——”,

越野车的驾驶位,发周瑾想也不想,迅速拉车门,一头钻进嗡”地一声追过离开的方向“去!踩下油门,猛打方动,向盘,越野车朝着蒋诚

车轮下泥泞四溅,扬长而去时,碾出两道深深的沟

了后方方枪声一响,立刻惊动

那个引爆手榴,在交火中左腿弹、趁乱溜出去的鬼六上受了一枪。

板,不好了!警察打进来中,找到正受惊的贺武,跟他报奔到一间厂房告:“贺老了!”他一瘸一拐,狂

贺武圆眼一相本有种属瞪,顿了颤。他长沉下来,脸色诡异。时汗如雨下,两颊的全然阴意人的和善,此刻于生肥肉颤

“拿枪!你,”贺武随便指了一个。”七叔他人,“去通知们,赶快趁乱逃出去

准备迎接这场恶战。,荷枪实弹,约十多人走出厂房受到贺武的指令,大

不怕和掩体的,与追来的徒,根本不怕杀特警队人,也伙人一个个都是亡命之被杀,借着夜色上火

交织成一场狂风暴雨。双方子弹

夜空,几乎穿透的山林久久回密集,此起彼伏,响动荡在这寂静枪声

潜进去,摸到后方的厂雨,迅速从侧方房。蒋诚目光在夜幕中巡视,顶着枪林弹

高,但分两层。这里每间厂房都不算

诚看见,透其中一扇窗户里二层的墙壁上开着一扇扇的窗户的灯泡玻璃,蒋挂着枚橙色

着。灯还亮

面,检查手枪里剩余的弹。桶后他怀疑里面有人,躲在厂房外堆砌的铁

了一下。乱的脚步声响,再侧身隐蔽然间起,蒋诚大为谨慎,一阵混

子肯定在经让七叔先走了沿途设了堵截盘不过条么办?”贺武的声音,这就开车查的关卡,我们该怎,焦急道:“我从夜色中传来出去,

他像是在谁打电话。

一边焦急地说:“东西在怎么逃出去!”,现我会处理掉的!我就问贺武一边走

“……”

,没有收到回复,贺武脸色一下狰手机信号被强行阻断来。狞起

砸了手机他咬紧后槽牙,暴怒着一下

鬼六还比较冷静,问们现在?”他:“贺老板,我怎么

贺武眯眼,将自己怀里的枪掏出来,说:“怕什么?大不了一起死!”

厂房中疾步走去。方堆放木料的他没逗留太久,带着三个手下往最后

之徒的火力暂时压的人又被那些亡命弹,而特警队两颗子蒋诚制住。枪里仅剩下

他权一下,决定悄悄跟上衡了去,找机会制服贺武。

望。跟他们来到最后一间厂房中,蒋诚探头往里

以及半成品上泼汽油尽。,打算烧掉这里贺武一行四即将,亦或者准备在这里与往提炼海洛因的仪器到来的特警队同归于个人正在

可无论哪一种结果,蒋诚都不能接受

光观察了一圈,很快熟悉过厂蒋诚抬头,目房的地形和情况。

冷的墙壁上,闭眼做了三次深呼吸。他回身,背后贴在冰

节,不再犹豫,迅速贺武一行戒指了两枪。,朝着转身的左手他吻了吻曾戴过四个人砰砰来

后,抬,听到脚步声,立枪。迅速的是鬼六手回了三躲到堆积的他们当中反应最即掩护贺武

蒋诚开枪解决子弹从他手臂边擦过能及时躲在掩体后,鬼六打出的一发去,险些打穿他的胳膊。掉两人,没

他一个翻身,滚到最近处的货箱后

胳膊上剧烈的疼痛一着气下传遍全身,蒋诚粗喘,捂住,丢掉经打空子弹的警枪

不断涌出线条冷峻的脸颊,淌进脖子里。,蒋鲜血从他指缝间诚疼得冷汗淌下,顺着

“贺武!”蒋诚大喊,掉了!”“你逃不

蒋诚,枉我那兄弟!”贺武一听来切齿,,恨得咬牙么信任你,你出卖的人竟是蒋诚

还有赎罪的机会!”板,不要往“我跟你是敌人死路上走,,不是兄弟。现在投降,你,“贺”蒋诚说

“赎罪?

己藏得更深。贺武朝蒋诚背靠的那些货箱猛放两枪,蒋诚缩起身体,将

有什么罪?”贺武跟阿文赎罪吧!他把你当亲还拜兄弟,死前喊,“倒是你,去地下托我照顾你!”“我做个生意而已,

,更是愤个东西弟竟错信了这么一贺武想到自己亲生弟

警察,姚卫海是你杀的吧?还有那个阿谁?“蒋诚,你对得起峰,他死了,你怎么还活着?!”你杀过那么多

激荡么嘲讽,都无法抒贺武浑身血液,似乎腔恨意。发出这,他恨蒋诚来回

的真“你杀!”了!好!卧底察,警察也杀你。哈有趣啊,命都不当卧哈哈——做卧底是么,我让你

砰砰——!

枪。又是近乎发泄似的两

身后货箱里装着是啤间,玻璃瓶碎烂,酒,木屑飞溅,四处横流褐色液体如同油泼

,换一个蒋诚寻机转体,黑影突袭!刚刚站起,移位置余光捕捉到侧方一个

格挡,尽管如得后腿,一个他转身,凌厉的腿风跄摔倒交叉在地。此,鬼六还是将他踹扑面而来!蒋诚手臂

,继续脚踝上狠狠踩去。鬼六咬牙跟上,朝蒋诚的右

蒋诚躲不及,脚踝如遭沉石砸中一般,疼痛从骨头里猛地炸裂。

着疼痛,左脚踹开鬼六躲到另一个货箱子后面自己连滚带爬地起来,提防贺武开枪他闷叫一声,忍

鬼六左腿也受了伤,有点瘸,半边身子往下沉,慢走向蒋诚。

“蒋诚,我们待你不怕遭报应?”,你薄啊

报应?见不到么都没有了,们这群杂种,我什难道还怕蒋诚讥笑道:“因为你你们死,我才怕。”

“那就看看谁凶戾起来。先死!”鬼六面相一下

扑向他鬼六受伤的蒋诚决定左腿。拼一拼,率先

了意识。的瞬间,剧烈的眩晕鬼六吃痛,身着地袭来,鬼六短暂地失去体重心一偏,狠摔在地上!头部

拳。握起朝鬼六照脸蒋诚提膝压上,左手掐住他的脖子,右手

裂,转一拳,将鬼六注,紧接着又是散。刚刚聚拢眼血涌如他力道狠毒,鬼六鼻的意识打得溃梁断

油味猝然引起一场熊在这充斥着汽熊大火。贺武见鬼六落与酒味的一枪,这一枪打歪,下风,朝蒋诚又开了

灼热的热浪滚滚喷涌而裂,吞噬着汽油,猛地烧起远处有油桶爆出!几乎是在眨眼间,火苗来。火势越涨越高,不

蒋诚毫不枪就往追上去犹豫,爬起来拔腿贺武走投无路,握着楼梯上跑。前路被堵着,四周又燃烧起来,

贺武又朝他连续直到子弹被打开了好空,也没能阻止几枪,诚的追势。

转身看向逐渐接近过来贺武的蒋诚。站在这块楼台处,

飞快地思考着对策。汗珠滚滚。他脑子退无可是肆意汹涌的火海,热退,栏杆,栏杆后就浪灼得他贺武身后是

血的手臂,步伐又沉慢,可着地,一步一步将贺武逼到绝路。近精疲力还是那么执蒋诚已经接重又缓竭,他捂着流

,投降吧,贺老板……”他低声说:“别挣扎了

发颤,有些可怖狰狞,他说:脸颊的肉都在条疯狗。武笑得“蒋诚,你好像一

把手举起来,还能少,“你枪里没子弹笑,说“我就当是夸奖了。了,扔掉,”蒋诚无力地笑了挨一顿揍。”

根本不是蒋贺武不能打,没了枪,诚对手。

“好,好,我认输。”

火海当中,举起双手投降。贺武将枪丢到

?”着麻绳,蒋诚解开一根一边住贺武的双手,一边绑问:“老蝎,去栏杆上缠

到么?他根本不在这里你没。”贺武:“

蒋诚:“他在哪?”

知道。”贺武:“不

了审讯室,你道了。”就会知蒋诚冷笑一声,“等进

,浓烟翻滚,再捆好贺武,蒋诚垂乱舞眼一望,楼下火舌熏死。待下去不是被烧死,就是被

二层的玻璃窗一的生路。,这是刺鼻浓烈的口鼻,眼睛迅注意到厂房他们速环视四周,他用袖子捂住眼下唯黑烟冲得他一阵窒息,

块木板,指蒋诚怕贺武跑示贺武爬上去,的手,从货箱上自己,将绳子另一头绑卸下来一碎。将窗户敲

做,像是在盘算着什贺武没有照么。

正在此时,蒋诚忽然听见楼下传来一声熟悉的呼蒋诚!”唤:“

是周瑾

势地冲进来。他跑到见周瑾头罩着警服,不顾火突跳起来,诚心脏猛地突栏杆处往下望去,就

她的眼睛很快扔一疼。火与服被她烟灼得烧起来的警掉,厂房里汹涌的

儿?”喊:“周瑾抬臂挡了挡,再蒋诚,你在哪

她的口腔中,窒飞灰咽进双重煎熬,令周已。咳喘不息和灼热

!”蒋诚惊道:“小五

与他对视,只视线,蒋诚很了。不见周瑾隔着距瑾抬头,正好离,又有滚滚浓烟模糊快就看

突然扑过喝道:“一起死吧!”眼睛,,这时贺武突然瞪红来,蒋诚转身要下去

过栏杆往下跳去撞,贺武没有一丝停顿蒋诚侧身躲开他的冲,直接翻

大的下拽,蒋诚身体重重撞向栏杆,腕相绑着,巨坠力猛地将蒋诚一子。意识反手拉住绳两个人手腕与手

蒋诚使出浑身力气,涨红,死死地拉住那根额头上青筋暴起,头,阴侧侧地冲他狂脸色子。武抬着

吱呀。吱呀

摇摇欲坠。刺响,两个人都在空中栏杆发出松动的破旧生锈的

蒋诚知道不能再这样把折叠试图去割断绳子。去了,从兜里抽出一持下刀,弹开,

蹦——!

盘崩溃,栏杆随也全诚。诚的力量着贺起跌落,同时扑空的还有蒋武一在割断绳子的一瞬间,拦

诚感面而来,很烫,能到一股焚风扑灭。身体完全失重的那一刻,蒋把人烧得灰飞烟

这么多年次感到少不能就这么死了知道自己还是想活来,他头那么深的恐惧,他才着,至

嘭!

”铁锈栏杆落,彻底埋葬了贺武。声音。铁栏砸到被烧出的闷响,紧接着砸在地面这是货箱,轰隆隆一起就是一阵“哗啦地的倒下得焦黑的身体

蒋诚闭着眼,己脚下火海在肆虐的脸。狂舞,,他从茫然中看见自意想而来的头,就见周瑾满是泪痕坠落没有到

拼着浑数,只不敢想,力气,她此刻什么都有一个念头——身解周瑾不敢松一口

这次,她抓住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异兽迷城钢铁森林崩坏生存指北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重生之江山为聘风流在乡村你丫上瘾了家有美媳乔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