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钢铁森林 > 第102章

第102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挣着手臂周瑾,关上冰箱的门,然后转过身来。

她低着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仔细地看着周瑾,白柔软。她的头发别在耳后,露出的耳垂雪

腰,开。,周瑾蹙眉把他的手,蒋诚再上她试图靠近蒋诚扶次尝试,又被推拨开

“蒋不能别诚,能周瑾推拒着,低声道:这样……”

是掉进平静无澜的油锅这句话就似一粒小小的火星,不大,却里,一下猛烧起来!

将周瑾蒋诚眼神一沉抵到冰箱上。反抗,握住她的手臂,,不顾她的

“为什么?”

就隐隐次见面开始出现的,顷刻间冲得那种自从跟周焰烧得越来越旺,他理智全无他心此刻如同泄了闸的洪水里那簇火不安瑾再情绪,

你,周瑾,这五年来,!”我从来没碰诚说:“我没有背叛过没有……过其他女人,一次都

着说不尽的委屈和想解释给周瑾听。他胸中郁结底五年的冤枉,他闷在心愤怒,他憋

似乎终于做好心理准备!”喜欢你了可不等他开口,周决然出口道:“可我不

燃烧的所有钳着她的手臂松了松,雪水迎头情绪浇灭了如同,他愣在原地,泼下,一句话就把蒋又陡然一紧。

一起多久,周瑾,你?你们才在“因为江寒声,是不是解他吗?”

,却没有一丝犹豫与退我没抬起头,眼里有泪光缩,她说,“蒋诚,系。”周瑾“跟任何人都没有关办法再喜欢你了。”

出蒋诚的那一刻,她就想到当年的事或许有误会。在匡山西里救

案子受又为了她,为周川的因为他没有做错有深深的愧疚,的苦;她对蒋任何事,过那么多

衷,这种怨恨也使得她无法再像以前那便是知道她对蒋诚还有怨恨,即样喜欢蒋诚。和苦可同时他有那么多冤枉

的伤害那么真切,以致的,可那一刻带给她因为尽管背叛是假法忘怀。她现在都无

作呕。心得不断,她跑进洗手间,恶裸体的浑身发抖胃绞痛得天她看到蒋诚和赤女人抱在一起,

深渊的经历,她不想头。再回那种从云端一下跌落到

,现在她看着蒋从前她看着诚只有沉重。诚只有快乐

周瑾说:“蒋诚,我愿意做,除了一件。”任何事去补偿你

会把“你以为我去卧底,疚,对我补偿么?”蒋了哪一件事,我怎么疼我!我做错要你开心,情搞成这样是为了要你对我愧,“小五,我是想诚说?”我想要你

周瑾:“对不起。”

人更让他难过…比起她一句蒋诚见她低下了头,话也回答不上来。周瑾起来头的样子,喜欢别在他面前抬不

仅仅是如果,他非要自己身上每一处伤疤他心底有种恶意在作不可,许就再也无法拒绝他让她看过祟,他想——如果,,她或周瑾

,江寒声冷冷地看着他后也别拿那天在自己又想到可蒋诚做过卧底的事去要,说:「以挟周瑾。」审讯室

“……”

蒋诚咬了咬后槽牙他怎么能输给江寒声?

颤了颤啷一声,周瑾身体他一拳砸在冰箱上

抓住周瑾的胳膊就拽口走去,然着她往后一把将她推出门外。

!”周瑾:“蒋

米九的身高贴她上前一步,蒋诚也突差点没撞在他怀里。然逼上前一步,他近一迫力,周瑾近过来时,跟高山那般具有强大的压

去,攻让周瑾又后退回有些惊讶地看着他。类似的进

个男对你做什么吗?”蒋诚说:“你半夜送一人回家,就不想想他会

周瑾:“……”

“下不为例。”

一声,门重重关上。嘭的

安静,其实蒋诚连这样,他柔和的灯光也不暗下来。太适应门内的世界忽然变得很伸手关掉,周围蓦地

这里没有,空气逐渐凝重起来,令人窒息。了周瑾走来走去的声

可他口袋里没有烟了。口气,烟瘾上来蒋诚艰难地喘了一又想再抽,

烦躁开始无法克制上,身子沉浸在,他靠着墙慢慢坐到地黑暗中。

。”骂了一句:“妈的操他很久,他才低低咒

……

定。上趴了好一会儿,终于,在车里在方恢复镇向盘离开了蒋诚的家周瑾

着江博知和方柔,正好她如去接他回来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时间显示晚八寒声可能还在陪点半,她想江

去,这倒是通了。地提她打给江寒声,罕见示关机状态,她又给江博知打过

江博听周瑾来接人,纳闷地说:“知一声没有来啊,他说你今天忙。”

您和方姨。”不上,先周瑾一听口供对江寒声的话说:顺着“是,组里最近一直在忙案子,没能去看看

“年轻人嘛,都是这么忙。”

发了好大的脾气,江博知心里也不好受。寒声冲他那天江

他不能直接欢……周瑾,不爱交朋友忙着做生时候,我就在意,他性格又内向对你是真的喜他?”,他有时候不太在意过爸爸一直知道,寒声她:“寒声小说这件事,只嘱咐帮我好好照自己,你可不可以跟周瑾

,“我会的。”周瑾笑着答应下

不像有人在找不到江寒声,在楼下的时候她黑着,,她只好先回家看看就注意到家里的灯家的样子

被人从背后猛她输密码进,周瑾就黑漆漆的玄关关,没等她打地抱了满怀。了门,在处去摸灯的开

周瑾是说去了……”吓了一大跳也知道声,就问:“你在家,但啊?不这人是江寒

站也站不稳了。他沉重的身她靠过来,仿佛

瑾一下精神起来,“你周瑾只好丢下包,手携住江寒声,说:“怎么了?”她与他面对又喝酒!”见他身上浓烈的酒味,着,很快就闻

调中混着酒后的迷离与性感:“周瑾,你干什江寒声终于说话了,语么去了?”

一样嗅着,然后说:“你小狗身上有其他男人的味近她从背后紧紧抱住的耳边,像周瑾,侧首贴道,很脏。”

“……”

开他的手臂,想要正,说瑾隐约察觉出他有些视他的眼睛么?”劲,拉“你在胡说什

江寒声不给她这样的机会,推着她向前。

的身体,她上,身后是江寒声紧靠过来连转身的余地都没周瑾被他按到冰冷的门

胆战。江寒声这种陌生的强硬让她有些心惊

江寒声去解开她的细腰带“你是不是一直在一起?”跟蒋诚

负责送他回家。”“……我

问着这种问题,又要跟她做亲密的事。周瑾本能地抗拒江寒声

,不让他动。她抓住江寒声的手腕

”江寒有再动作,嘴唇贴耳边,继“家?续问,“你和蒋诚她的,没的家?”她的身体是顺从

周瑾:“……”

江寒声咄咄逼无礼的侵犯让周瑾觉得很不舒服。人的追问和近乎

她闭了一下眼睛,冷着声音命寒声,放他,说:“江开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异兽迷城钢铁森林崩坏生存指北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重生之江山为聘风流在乡村你丫上瘾了家有美媳乔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