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钢铁森林 > 第100章

第100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血腥的味道。看事皮肿了一只,很模糊,嘴巴里、鼻腔姚卫海里弥漫着

视着,溃散的,发出的声音很低微开得枪……”,说:“是我,视线逐渐归拢,他的唇轻颤他与戚严

戚严目光如死水一样没有波澜,盯着他,然后动了动手指

上前用工具钳再钳住他的手指。有个人

惧淹没嚎叫起来。卫海还没有就已经被预知痛苦的恐动手,姚着眼睛

怎么会有这种人?戚严满脸疑惑下说:“给他一,对一旁的条生路,他都不走。

蒋诚闭了闭眼睛,肺地喊叫。心裂卫海撕没有敢看,只能听见姚

气,擒着他的人才松手。等他叫得耗尽力

在地上。姚卫海一头栽

,下一个续问道:“好了,那么问题。卧底是谁?”戚严继

“……”

海蜷缩在地上姚卫低低痛吼,额上青筋回答。凸起,咬着牙始终没有,嘴里发出笼中困兽般

这个假消息及其他三只有蒋诚、孟俊峰以个蒋诚不太认识的新人知道。

戚严确定他指认出来。们当中有一个人是卧底,就要姚卫

以给你戚严说:点出来,我可个痛快。”们一要你把卧底“只

姚卫海当然不肯说。

杀,杀五个严却也不怕他不说也没关系,杀一个是个人,说:“不说地看。”也是杀,没多少差别,笑嘻嘻蒋诚他们五

,上去也加入对姚卫,逼他说出卧底。被无辜到自己有可能人听冤死,按捺不住了其他海的殴打中

动。只有蒋诚和孟俊峰没有

了?”戚严倒是很好奇地说:“你不怕自己也被冤死看了一眼蒋诚,

求。”早死晚死也没区你们真要宁可杀错也蒋诚点上烟,说:“你们杀警走,我上错船,往死路上只有一个要别。如果察,就是死前不可放过,我在

”戚严听。很有兴致地问他。“说来听

。”蒋诚盯着姚卫海:“让我先杀了

白色烟雾袅袅升起,蒋诚冷漠地眯双眼,眼底又沉又冷

折磨还在继续。

意手下嫌疑的人全严渐些有渐失上前,把这终于,戚去耐心,抬手示部杀掉。

的仓库里回绝望的地步。见真要死,恐惧地瞪大其他三个人眼荡荡,求饶声在空响,将气氛逼到令人了眼睛,有跪地哭着求饶的

扯着片空间,撕他们的理智。死亡的阴影在撕扯着这

被打穿身体与头于,有其中直接,“砰忽地拔出枪,对准戚严一个人颅!砰”两

血肉飞溅

俊峰。迎来,又接着枪口指向了蒋诚和一阵窒息的静默。紧枪响后

杀死阿峰,他虽微皱了一下眉。阿峰是然不舍得,但为这时,七叔略如此。了大下戚严要他带出来的孩子,他是信任他的,眼虑也只能

他不会违背而且戚严的命令。

的那一刻,蒋诚真觉得自己这条路走到头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了。可这枪上膛些变故发生得太快,在这最后关头该想什

只有茫然、茫然。

了。峰朝着姚缓跪下就在蒋闭上眼睛的时候,孟俊诚放弃思考,认命地卫海的方向

:“我不想死,姚扒着自己已经恐惧他手指局……你救救我……”对姚卫海说到狰狞的脸,

蒋诚浑身一震。

底么?他没也认识姚卫海。阿峰是到这个叫阿峰的人居然

跟他一样,是姚卫海派来的卧底?

着孟俊峰跪份上他看,你饶我一条命!叔,的裤脚,说:“七你看在我孝敬你的地膝行,到七叔面前,扯住他

七叔瞪着眼睛,震惊地手就往孟俊峰脸上抽了一巴掌!看了他愤怒,抬一会儿,很快震惊就化作

“是你——!!”

来,经人扶着才勉道:“居然是你!”强说出话叔一句吼出来,缓了半分钟,指着孟俊峰了口气,顿时咳嗽起

锋!”力,喊了他一声:“藏姚卫海拼尽全

孟俊峰陡然一僵,缓缓头去,看向了姚卫转过海。

姚卫海怕……”任务,记住你的信说:“记住你的仰……不要

……

听证会上。

卧底之一,他的任务就是在必要关头保护我长派进来的。”我后来才明白蒋诚说:“,孟俊峰也是姚副局的身份不能泄

,闭眼平复了好一会枪杀死了他们。因为有我没有杀人,是老蝎开孟俊峰我才活了下来……儿,他才继续说:“出来顶替,他顿了顿,手指抚上额

枪上的指纹又是怎检方问:“么回事?”

就是那时,派我去他们把回答:“枪交给我候印上去的。”处理尸首,指纹

蒋诚本来有机会将指纹,所擦掉,可他当时如果能利用这枚与警方失去联络方式,以他就没有处理。上,或许不是一件坏视线转移到他身指纹让警方的

“我们没有问题了。”

他的指控。杰出贡献,至于涉嫌卧底期间为警方做出的证会最终肯定蒋诚据不足,撤销对杀害姚卫海和孟俊峰一事,因证

7”专案组的重要证人为“8被保护起来。接下来,蒋诚将作

自己发诚的手铐被解开僵的手腕。活动了一下,他尝试听证会结束后,蒋

,说的那个有得罪了。”负责审讯他递了一根烟给他警官:“你是个英雄,上次

蒋诚接过来烟,借笑了笑:“别放心上。”他的火点燃,大咧咧

起抽了根烟,什两个人站在一么恩怨也就消了。

勤宿没一会儿,于丹过来喊服。舍,换掉身上的病号为他准备了一身干净的蒋诚,说是提前衣裳,让他去后

去换衣她:“谁帮我准备的?服的路上,蒋诚问

。”于丹说:“谭队

但对于谭史明次多亏他为我出庭作证。”队么?这然心怀感激他依周瑾,还有点失望,,说:“我能见一见谭蒋诚以为是的照顾,

告诉你笑着说:“不急,,有人在等你了以后有的是时于丹间,谭队让我,换上衣服就下楼。”

蒋诚心里奇怪,“谁等我啊?”

于丹没说,指着服。房间让蒋诚去换衣

蒋诚动冲锋衣,他的长相本就五分钟就出来潇洒又桀骜。了,宽松的t作很利落,大概过了恤外套了件黑色是偏凌厉的英俊,

意气风发了一些往日的多少少恢复,样子还有点憔悴,现在多蒋诚穿着病号服的时候

于丹不禁眼前一亮。

。”好了,我带你下去吧

界面,就猜:“还在蒋诚目光不是一般的看手机,下楼的时候,于丹联赛啊?”屏幕上的游戏敏锐,注意到她的

么知道?”于丹一讶然,“你

迷游戏的人,除非是‘公事’。蒋诚说:“看丹姐不像

猜中了。不最近出了很于丹笑道:“叫你过重案组多事……”她想到赵平,脸色也有点悲伤。

蒋诚没有注意到打这种格斗类的游戏,说:“周瑾很厉她的情绪害,可以让她去。”

到影响比赛公平,“是厉害,厉害已经被禁赛了。”

愧是我:“真的吗?”他教出来的学生。大笑了一声,说:“不蒋诚眉毛扬起来,说

丹本转眼想到这两人目前复杂话。抽,没有再接想说教的,可又尴尬的关系,眼角抽了瑾的技术是原来周

于礼节,他与刘局长以的警局领导寒那边从监控室出来,出听证会从前合作过案子一结束,江寒声就及一些暄闲谈了几句。

刘局长要拉着江寒声吃晚上回回绝,解释自己已经定好今天顿晚饭,江寒声客气地陪一陪爸妈。

刘局长也不好再强求。

上,两人正这时,蒋诚也一个照面。下了楼,走廊

“……”

觉整与江寒声冰一样的寒气在蔓延于丹瞬间感刹那,站在旁边的个楼道的气氛都微微蒋诚对视的那一凝固

公务没处理,先走了…喉咙发紧,…”说:她眨眨眼睛,“那个,我还有些

于丹一刻不停地溜了给周瑾发信,一边溜一边息。

你死哪儿去了!」

,「什么事?师,安排我来做咨询。回复得还很快周瑾父不放心我的心理素质

要着火了。」「……你家屋顶

「?」

周瑾刚刚离开心理咨询中心,正在路边打车。

猜测,鼓起勇气才敢打有了不好的听,认可蒋诚?」是听证会没有心里道:「是不她看到于丹的信息,

:「回组再说。」于丹

。」周瑾:「收到

了过望一眼,蒋诚只当没看见于丹溜走前还不甘心地回前面有人似的,径直走去。

她没继续留。

寒声,忽略他,向门往常一样摆出剑口走去。走廊里,只有江寒声拔弩张的样子,试图挑衅江和蒋诚两个人,蒋诚今天却没有像

候,江寒声忽然说道两人擦肩而过的时“为什么撒谎?”

,停在原地伐一滞蒋诚步

,如同潭水,说:“开枪杀人的不是老蝎,是么?”寒声瞳孔黑沉沉的

作与语言,他在轻轻点头,典悖,会上说出“还有他陈述蒋诚在听证疚明显比愤怒多得多这件事时,懊悔与愧没有杀人”时型的动……

不可“证据蒋诚的供词,蒋诚会上推翻也心知肚明,反问他:能凭借这样的小呢?”江寒声事就在听证

江寒声没有说话。

声,说:“我就是蒋诚嗤笑一我?没有那么容易记得上次见面,你话就整死么乱咬人的。江寒。”声,你想凭一句

蒋诚随意来。再见,刚走出去两步,摇摇手,跟他说蒋诚又停了下

“我他的声线变关于你的。手投降以后,警方还能了一些事,里听说得很低,听着老蝎那又冷静:严肃……江教授,在你看来敌人举开枪吗?”

江寒声:“……”

他陡然拢起了手指。

江寒声,扯了扯冲锋衣上的拉链蒋诚不再理会没有说,转身走出大门,什么

,全是他熟悉的面白色的车辆旁边站着三个人影孔。他远远看见一辆

“爸!妈!”

是一喜,朝他们飞一惊后又奔过去。

寒声听到耳熟的声音,有些疑惑也走了出去。

至黄昏,晚霞灿灿。

还跟孩子一蒋诚跑向的终点,他早就不是小孩子了,可跑向周松处站着周松岳样疯。岳的时候

抱住蒋诚张开手,紧紧了他。

江寒声看到周松岳眼眶掉下泪瞬间就红了,但强忍着,没有在孩子面前来。

一把推开周松岳反而蒋诚,拎起拐杖就往他身上打。

一下又一下,打得那重。么重、那么

。还没揍上几叹了一口气。,周松岳把拐杖扔了,看着他一动不动地蒋诚就站在原地,任由周松岳打

时候蒋诚凑上前,再次拥抱住周松

抬手笑意,周松岳终于露出了一丝摸了摸他的脑袋。

很久都没声站在苍冷的有说话。阴影中,仿佛僵住了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异兽迷城钢铁森林崩坏生存指北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重生之江山为聘风流在乡村你丫上瘾了家有美媳乔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