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钢铁森林 > 第97章

第97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周瑾直直地盯着他,问:“为么会是你?”

赵平没看到她发红水光,以为周瑾是瞧不他,讥蔑着反问,你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眼眶,以及那蒙蒙的?因为我太普通了:“怎么不能是我

一五一十地跟我说!”瑾说:“回去把话

,你敢对着我开枪吗?我不会跟你回,师姐去的

来。笑嘻嘻的,忽然张开双手朝周瑾快步走瑾的脾性,赵平像是早就看透周

迟迟无法朝扳机。越近,周瑾却眼见他越逼

过来的拳头。朝赵平的被打偏,脸砸去!赵平脸下,一拳一口血,侧头,呸出舌抵着腮舔舔血腥躲过周瑾再揍她咬咬牙,将枪

被什么东西她喉咙里涌出。,周瑾腹部就跟心感,几乎从重重踹向周瑾烂一般,剧烈的着恶疼痛感逼

身体绕到他一怼她上去又是被赵平的后方,曲肘往他后背猛地一拳,,这次周瑾没停,拧转

头发。尖锐沉重的力量打得赵,五周瑾没回指一下抓紧周瑾的平一个趔趄,他趁着

发丝间瑾低哼平力道的方向仰起头,疼得唇在着气。颤抖,急促地出一声,她顺着赵传来的剧痛让周

“师姐,你放平眼睛黑过我行不沉的,说:行?”

牙,从腰间拔出一把小刀,反手往赵平瑾一咬面门刺去!

口子,血汩汩流出。躲开,刀尖从赵平来不及他脸上划了一道

他前开折叠刀,又朝赵平很快发现他的意图,抢的手臂上划了一刀。目光瞥了他丢在面踢地上的折叠刀,周瑾距离,与周瑾扯开

异地捂着膊,“你怎么……”赵平有些诧

周瑾冷言知道我在警大搏击比赛问:“你叫我一冷语地上拿过亚军?声师姐,不

么京州警大我还比你大吧?周瑾,算起来占那么久的便宜。”四岁你该不会真以为我上过什赵平狂笑起来,道:“呢,白让你

豹子一样窜至黑暗当中。去拿匕首,虚晃一枪,趁着周瑾阻拦的时机,支援的人已经赶到,赵平作势再

追。周瑾拔腿就

警方已经疏散民众,往上追正的穷能用往上跑,跑到天台,才是真他本来是要下楼,楼下途末过来,没有办法,他只路。

他知道今天是史明已经带人上来。了,回身,看见走不了周瑾和谭

周瑾再一次拿枪口对准他,眼眶!”显,“赵平,最后一捕我就真的开枪了次警告,再敢拒红得更加明

她抬手,朝天放了一记空枪示警

赵平至少看清了周瑾表情,有些可可天台的光线好一些,这时候虽是夜色朦胧,觉得

“师姐,这么痛心地看着我干什么么?问我有什么苦抓我回去审问,想问什?”赵平说,“你想衷吗?”

同事,也是朋,有什么心事可以友,没有人看不,没有人觉得你普起你一聊瑾说:“赵平通。”,我们回去好好聊诉我。我们是

是想说的?”赵平笑了笑么信仰,什么正义,什么理想,什“师姐,别搞这些钱而已。什么好你们那些所谓的什么公平……这些跟我,说,“我就有的没的,我跟你有一点关系都没有!

,指着自己的从村里走出仿佛控诉一样地穷得不能再胸膛,穷的小山村,村里过了来的,一个他越来越不能冷静了好几十年也只供出我这么一个大学生。说着:“我是

我背负着父母是想出人头地。城市,就的希望和骄傲来到这个

走出了那个村子?别人,而是我特别的,不然为什么不是我一直觉得自己是

里的主角那样,从我觉得自己可进到社会此展开全新的生活。的桥段?就像就明白了,很多小说工作,我很快,哪里有那么多逆袭蝼蚁蝼蚁永远都是

是。没有钱你什么都不在这个世界上,

些人还能有说有他们就能摆没做过?些人什么坏事被抓进派出所,后可只要有钱,诈骗的、斗殴的、强奸一切,前脚刚笑地计划着,接下来欧洲度假……脚就要恭恭是去开游艇,还是去敬地把人送的、酒驾肇事的,那出去,

要看他们的我当一个小辅警,又做错了什色,挨他们的巴掌?

样的人,可能努么,不够买他们车库里吗?凭什有些人一出生就能要什么有什么有想过,这一切凭什么师姐,你难道就没力一辈子,赚到的钱也任何一辆车。,而像我这

我不甘心

西,我也要有。”富多我只有这一辈,他们有彩一点子,我想让它丰

怎么能赚到钱?说到底,一切都是。老实本分地当警察为了钱

斥道:“所以你就出卖瑾脸色难堪同事,忍不住地冲他怒,出卖朋友?!

情况孟俊么事!”赵平声音比是会死!”“姚而已,不是我,他们也会找其“他们死峰还露了一些警方的错在不惹那伙人。我只是透不死的关我什海和该追查到卫海和孟俊峰,错他的人,到最后姚卫说,周瑾还大,理直气壮地底,非要招

:“简直无可救药。明痛心疾首,愤恨道谭史

他示意警员从左右包抄上前,直接逮捕赵平

平质问:“向赵个问题,赵平。周瑾打断了他们,我只有一

盯着她。平默不作声地

了运输枪支的路跟戚严泄露的时候,看到线?”警遭到伏击,是不个成员履历组每一说:“我跟师父调查重周瑾17’,特你曾经,我问你,五年前在特警支队当过协警的‘8·是你出卖他们,

时就是一个小协警而已,笑道:“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当赵平觉得她很愚蠢。”

声问道:“我哥哥周不是你害死他的!是不是!”的否认,厉信他周瑾不相川,你认不认识?是

徒打死的?不是,他为什么会死吗?”你怎么还以为你哥看着周瑾,说:“川确实是死于枪击,可你知道师姐哥是被那些歹,那只是表象,周赵平一脸不敢相信地

嘲弄着周川。着周瑾,也白森森的,笑容嘲弄他又笑了起来,牙齿

要荣……“那支队第一神枪手啊,立过那么多战功是因,三十多岁的年纪,秀、太出色了!特警为他太任特警支队的副支队长

位置,他不肯下来那么多年,都想要得到的了还他占住心机去!这怎么角,费尽别人努力能行?位置只有一个,,勾心斗,别人怎么再不声不响就坐了上爬上去?

他永不!”身,才能出了这口恶气当然是要把他潭里,再踩上两脚,拉下马,最好能拉进

意识地颤抖,“你说周瑾眼泪决堤似什么……?”的滚了下来,手指在

”赵“事情就是这样。平说:“没人眼、办法,谁招人恨?!”让周川那么

害死了周川,一时警支队的内斗?因为你也参与了是发激动,问:“起来不是!”道这些事间不敢相信,神色越暗示特到底是谁!你为什么会周瑾听出赵平在

。”姐,别冤枉我,我赵平说的人就是你哥哥了支队,我最仰慕怎么能害他呢?整个特:“师

……

队从前一重前辈,可发展不知道从谁开的,本意是通过训话,让新人学会尊直有训新的传统变相的霸凌。到后面,就成了特警支

,队里组织了射击训刚进特警支队那会儿学生课,周川因为枪法出当上教官。,反赵平色,没做

,赵为迟上第一堂课俯卧撑平因了五十个到,被周川罚

令箭。拿着鸡毛当怀恨在心,暗自骂他赵平对周川

支队的人或许看他好欺新,先,还要拍视频。命令他脱光衣服地躬身喊一圈,再是拍拍赵平的一个“哥”等下课后回到更衣室,,让他一口负,就要训后脑勺地上做俯卧撑特警

狠狠地瞪了他们一赵平觉得受辱,心中愤怒,当然不愿意,恶

结果被“差不多得了,别欺人挥拳就那些要揍他。人看他还敢嚣从门外进来的太甚。”张,周川拦住了,说:

周川要道。进来,他们都让

,走到储物柜前,径周川看都没看赵平一:“还看?想瞥了一眼众人,说掉上衣,然后淡淡打架?”自脱

们就是闹着玩。”有人小声说:“我

不经心地穿上川漫短袖,“那你来试试,看手往储物柜的柜门一架好不好玩?”,望着他说:

摆明了不把你放这小子第一天就迟到,这是在给你出气啊。那人被周川说得哑口“川哥,我们言,埋怨道:眼里。”

他学色短袖,伸手揽平的肩膀,“这小子里又怎枪法准得很,都跟欺负他,咱们?”周川套上白“我是什么人么着点。以后再敢这住赵走着瞧。,不把我放在眼么了

着不寒而栗。放起狠话有尖锐感,就是冷森来也是轻描淡写,没川长相磊朗,一副很端正的相貌落俊森的,让人听

……

直记着这个人。那段周川说上话的机时间,其实连跟特警支队的会都很少,可他一赵平在

高的威信住他的理由。是让赵平记,但这些都不,在特警支队具有很趣幽默,为人随和川说话风

川是第一个夸他,是因为周的人。枪法很准赵平之所以能记住他

当好人有点心机和手腕,都不平说,“可这种世道,“周川是个好人。”赵至于丢了命。”什么用?但凡他有一

赵平眼睛有些红了。

惜。”“他很可惜。很

刮着,还有拉得震天响吵闹,警笛声,一让赵平烦躁难狂风在他耳边呼啦啦地切都太喧嚣、太

察,知道自己这次插翅前将这里围堵得水泄赵平看着眼也难逃了。不通的警

审判,然后坐十几年的牢么?接受审讯,接受被捕?

出生的人不他可跟那入焕社会?一样,坐牢再出来,然一新的么再融些含着金汤他又该怎

难再得到是没有了。那些他想要得到,以后也很追逐的东西还

了一口,不知为何竟有负的感觉。里,赵平长长喘些如释重想到这

风。

自由的风吹拂过来。

放下枪,的直觉,周出于某种敏锐对他说:“赵平,回来!”

张开手臂,闭直走下去。”眼去想回头了拥抱这阵风,低低说:悔的。这条路,我要一“我赵平也没有什么好

赵平走过去,候,直接朝周瑾察觉到他的赵平也转身跑向渺渺夜空。快步走过去,就当神色开始有些不对了,她跑起来的时

的围栏。周瑾冲过去,在千钧一发之际抓住险些将她也带出天台的下坠力赵平的一条胳膊,沉重

赵平讶然地抬起头。

簌簌周瑾眼泪扑干傻事!”往下掉,因为用力太猛,她的着牙喊:“别脸涨成通红,

他的心思镇了有点凉,把泪水划过赵平的脸颊,湿漉漉的,镇。

一直在暗中默默观共事的这些年来,赵察着她。跟周瑾

真是南辕北点像以外,性格眉眼长得有她是周川的妹妹,可两个人除了辙。

分明……水,周瑾似火,能存着一仇,善恶个灼人。周川是对谁都与尊重,可周瑾嫉恶如一个温和,一份理解周川如

到两个人一样的地方了现在他终于看

一样的温柔。

到之前,赵平毅然决然地与此同飞快地靠过来帮忙,在他们赶时,警队其他人也扭开她的手腕

间抓空了。失了力,手中一松,瞬周瑾吃痛,猛地

来。果被及时赶到的平的手,结谭史明一把识探身再去捞赵周瑾瞪大眼睛,下意拽了回

两人重重跌在地上

跟断了似的疼起来。谭史明到底年纪大一下子,腰都了,摔这么

事吧……”“谭队,谭队,没

明摆摆手示意没大碍,经人搀扶着站起谭史

褪得干干净净,麻木的手周瑾,然后动了动发疼到坐在地上,脸上血眼神涣散地看着自己的指。

她一愣,想到刚刚赵平了很短的一句话。,对她说嘴唇动看她最后的眼神了动,他

风将他的声音送上来。

他说:“谢谢。”

下痛哭出声:“我没抓住他……周瑾抬手掩住眼睛,一他,我怎么没抓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异兽迷城钢铁森林崩坏生存指北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重生之江山为聘风流在乡村你丫上瘾了家有美媳乔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