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钢铁森林 > 第95章

第95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说了说目前的情况。江寒声离开审讯室以后,跟刘局

没有提到口看谭队的统筹只是说有不错的进安排展,接下来要具体内容,供的

空降兵追究细枝末节的东西,倒是临走前跟江寒声事。会急着提了刘局本就是的交代,他也不,只要能有好一嘴钓鱼的

声自然答应。江寒

概两个小时以后,周瑾才从谭史明的办公室出来。

寒声还在等周瑾没想到

置,正在看她之前江寒声坐在她的办公位中文版。买的《指环王》

些天为案子的事忙得焦是想了是崭新头烂额,一直没声喜欢的东西时间看,因此书还,不过她这崭新的。周瑾买来解一下江寒

江寒声余光捕捉到周瑾温柔地笑了笑。身影,抬头,朝她

头,“不烫了。你吃药“怎么不回去休了吗?”探手摸了摸江寒声的息?”周瑾问着他,

声回答:江寒声捉住她好。”手,低“我还

间,周瑾说:“回家现在已经到了下班时吧,车。”

然开口问她江寒声:“周瑾,你是不是沉默一会儿,很累?”

心,说,“我精神着呢他放朝江。”“没有。”周瑾有寒声笑了笑,想让些诧异,

江寒声目光注视着没有笑意。周瑾,可她的眼睛里

……

回到家中。玄关处。

地照顾她,伸身上大伤小伤,帮她脱最近这些天,周瑾不断,江寒声习惯掉了外套。过去

痒。手背上,有些刺有些长了,不经意间扫在他的周瑾的头

江寒声丝。顺势捻住一缕柔软的发

瑾这样自然室,蒋诚摸过而然地亲昵……她的头发,甚至是严斌在审讯,他们都可以对周

他们对周瑾而言是特殊的

头发玩,周瑾看江寒声捻着她的我头发干嘛?”她随,笑着问是不是该剪头发了语道:“:“意揉了两下,又自言自把头发夺回来…”

间再久,没说什么,抬手挂好洗手。,自己转去卫生周瑾的衣服次洗了江寒声默然良

他:“我想洗个澡,周瑾从外面里面有浴巾吗?”探出头,问

“在江寒声说:。”阳台,我去拿就好

“谢谢。”

周瑾单手脱掉贴身的打进了浴室。扔在脏衣篮里,然后底衫,

弯身将浅色的衣服件件挑出来衣机中的洗水声,塞到阳台江寒声在哗啦啦地响,

蓝色。这时天已经有点暗了胧胧的灰是那种朦朦,天空

斯理地抽窗户。峭的寒意。江寒声靠在抽完以后又等烟边的位置,慢条味完全消散,他才关上开阳台的窗户,风呼啸而江寒声打了一根烟,过,带着料

了扔在垃圾桶里,然后厅,他将烟头摁熄将垃圾袋一起扔出了门。回到客

像是玻璃刚刚坐下没多久,他周瑾的痛叫声。一下,与之同里“哗啦”一声!“嘭”地听见浴室时还有破碎,紧接着

生间,就见周瑾左手片。手指,周围全是玻璃在地上,捏江寒声忙起身,冲进卫

应该是打翻的玻璃杯子。了刷牙用

她还光着脚

江寒声冷静下来,说:“别动。

?哪里痛?腿还能是滑倒了动吗?”下来先问周瑾:“是不他蹲

周瑾摇摇头,对自己的伤势还是清楚的没大碍。,除了疼,一切都

了一跤。”就是跌她说:“我没事

江寒声伸手,把周瑾横抱起来,翼翼地放到床上去。小心

法医的朋友打一个问这种备给他以前认识的做电话,问情况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周瑾的额头,正准他摸摸

割破了。”周瑾说:“我的手被

声看她捏着左手手指该是被玻璃划到了。,伤口很小很小,应

起身,要去拿药箱,周瑾忽然喊住寒声。:“

江寒?”脸色有点不了片刻,江寒声问她:太对劲儿,声看她“周瑾,你是不是累沉默坐回床边,两个人

我狠倒了,手也破了,浑哭了起来。打了他一手就把下,他也很气愤,放学排队回家的路上揪我的辫子玩觉得委屈,就大疼,我时候被人欺负过。瑾眼,有个男孩子总身上下特别,我生气,就睛有些恍惚,说狠推到地上。我摔道吗?我小“你知

那时,看见我候,我哥哥和在路边接我放学上去把那…”蒋诚一起被欺负,拳…个男生按住揍了好几

当时闹出学校的开。和蒋了很大的动静,诚拉老师和保安过来,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周川

气急败,被男老师拽着,往背上狠捶了两三下,让他住手。蒋诚坏,还要揍那个男生

气冲冲蒋诚死你!”腿伸着还要踹,怒地道下,我揍:“你敢欺负她一

自己身后,也没有拦着个人,周川是最温和不过的一诚揍人从小就是这样,可那天也动了脾气,蒋,周川只管护周瑾

周川始终是高年级的因为传回家里去,好一顿抽。个小孩,,打了一自然要被周松岳

周川旁边,要一起掸子抽岳拿鸡毛腿哇哇大哭。受罚。周瑾见他们打,抱着周松岳周松他,蒋诚就跪在

诚会因为这要是知道周川和蒋件事挨打,那她下次一定不要哭了。她心想,

疼,到最周川几下。三个孩子后也就是象征性地打了吵得周松岳头

话,烦精,快点长叹道:“你啊你,小麻,不敢说太重的受委心吧。”哥们操又抱着周瑾,知道是她大,少让你的哥

……

“一他们在保护我。”直以来,都是

周瑾握着流血的手,流下眼泪。

那么一道伤口,脖子掐到几乎窒息,她没有哭;在简她没有哭;金港行动被都快没了知觉,她在审讯室被犯人掐得她手那个狙击手用刀划了热汤泼上胳膊,良家里,也没有哭……

现在握着流血的伤止。口,双手抵在额头上,她似乎崩溃一般,痛哭不

心、焦虑,还有…了,除了担江寒声终于看出来她一直隐藏着的情绪是…深深的愧疚与懊悔…什么

实‘8·17’那,他是为了空出时间给我过生日,才跟人换了班。”天不该我哥哥出任务的

瑾:“周一字一句江寒声错愕片刻,很快地说给周你没有一点关系。”瑾,你听好了,这跟,他伸手将周瑾抱住,按进颈窝处,

一眼的勇气妈痛哭,我连进去看人在外面都没有。”家属认尸的那天,我自周瑾咬牙己一个忍着哭声,继,听见我续说:“通知

到贺文的信任,蒋诚后背有一道七八寸长的伤口。”做了这一切……他是他们说。他以前在古华监狱,因为我才发抖,强压着哽咽,的衣服,手在为了得说:“还有蒋诚替他挨过一刀,她死死抓着江寒声

她越说,眼泪越多。

我被玻璃扎了一下都觉那么大的罪得疼,可蒋诚受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异兽迷城钢铁森林崩坏生存指北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重生之江山为聘风流在乡村你丫上瘾了家有美媳乔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