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钢铁森林 > 第83章

第83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乎半盆热汤都泼在锅子打翻,几周瑾的膊上。

凑,拧开水龙头瑾就往水池旁见周瑾瞬间红了大片洗她身一抖,他抓住周的胳膊,当即浑烫伤的胳膊。,冲寒声冲进来,一眼就

唇,没吭声。痛到麻了,她咬着下,只觉得手臂已经火烤一般周瑾皱着眉

边,抬头心脏猛跳。寒意和诘问刺激得她眼睛,那里头的简太太到一时,恰恰对上江寒声漆黑的

…”她惊慌地说:“我、我不是故意的…

竹垫上散热,腾出她刚刚想把小锅端到灶炉来炒菜,没想到一时失了手

的手指都在,反而更加难受,周瑾浸在水流中不自觉地颤抖着。胳膊上的灼烧感,短时冷冷的水流冲激着周瑾间内没有减

没事可为了安慰简么愧疚,,没有太太,让她别那周瑾低声说:“没事,我很烫,水冲一下。”就好了

周瑾!”江寒声眉头皱得更深,有些恼意地说:“

岛台上的刀,颤抖着脾气,刚想问一问,余光突然瞥见简太太拿起白他怎么就冲她发到极点,没明周瑾看他脸色已经差对向他们。

瑾一时惊疑不定,“简……”

开我的家,离开这里!去,我不欢迎你,“周警官,离”她眼睛是红的,拿刀胁迫周瑾和江寒声,要找得人!老简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出里没有你

别动。”,想要收回手周瑾一可她的手腕被时没搞明白状况,好去应刀。寒声使上力,道对简太太手中的:“江寒声拿着,江

的变故,他似乎早料到,一点也不惊讶手臂上的那片面对这样,只低头专心盯着她红肿。

已经表现太太看他们正常了,得不太“出去没有动,拿刀往前!听到了没有!”,情绪逼了一步

你现在的生活,不想说:“戚真,如果江寒声没有抬头,冷声你还想继图挑衅我。”那就把刀放下,别再给简良惹麻烦,

周瑾:“戚真?”

简太太的手腕上露出一道狰狞可怖的伤疤。艳艳的石榴手链往下滑了滑,没有了遮挡,

么。了什周瑾愣住,仿佛明

是,你们找错人了,你们真的找错戚真!跟简良是同乡,我不不是人了……”我叫简珍……我、我戚真却厉声否认:“我

就是简良帮你伪造的江寒声说:“你的身份?”

诉过他一个字……”浸在“不是!不是某种恐惧…要抓就抓样,整个人似乎帮我,,“你们不要伤害他…!”戚真的样…他什么他只是帮我…!跟他没我好了,他只子跟刚才的温柔都不知道,我没有告有关系中,又崩溃,又慌乱端庄大不一

我们谈一谈,好不瑾说:“……戚真,好?我不是来。”伤害你你先把刀放下

戚真看着周瑾胳膊上同时也懊任何一个人。良和她的烫伤,心中恐惧,悔,她不想在属于简家里伤害

的五官皱成一团,眼泪流了下来。倏地一下

,哭诉人,你们到底是谁?你警察,他让你来抓我回去,抓道:“为什么,为什么对不对?你们是他的真不肯放下戒备,刀根本不尖还在对着他们你们会找到这里来?我儿子回去!”

地捕捉到她几乎儿子叫戚严的异常,反问道:“‘没有逻辑的言语中周瑾敏锐不是?”他’是谁?你,是

,像是得到了周瑾的敌意越来越明种肯定的答案,对戚真一听

戚真大笑了几声,嘶声吼道:“你们来晚死了!”那个人,我把他儿子掐死了,他儿子了!回去告诉

厉。她声音越发凄

们回去的我就不该对流你们要敢动他一根汗!强奸犯!去死!我是不会跟你畜生,猪狗不如的畜生子抱有幻想,畜生去死吧你们,让他干净净的人,,简良是干着肮脏血统的孩毛,我就跟你们拼命!的儿子只可能是跟他的儿子一起

……

,他的手依旧伸在窗外,风从他指间流淌过去。越野车上,戚严闭着眼

弹奏着什么,随着,仿佛指尖跳动,他哼起了曲点起来调。手指在空中轻

越野车速度的提呼隆隆刮过来,噎升,让风有些猛了,得人有些喘不过气

窒息。窒息。溺水一样的

觉。讨厌这样窒息的

把他打得倒地不起里进行饥饿与耐力训他也不觉得自己会死……、意识昏迷的时候不觉得自己、几乎会死;练习这么多年来,子弹会死;在野生丛林时候,他不觉得自己拳击格斗,对手是奄奄一息的时候,擦过耳边的

14岁那年。一一次靠近死亡,是在他

线的珠子一样,啪死死地掐着。她泪流那个女人,他最爱的女满面,泪水像断的脖子,嗒啪嗒砸在他的脸上。用双手掐住他

是被泪水淹没的那种,溺水般的窒息。几乎窒息,仿佛

得自己要死了。那时候,戚严真觉

的恨意,美丽的眉眼扭板上,戚真方,盯着他他躺跪在他的上得不成样子。的眼里有狰狞在地

着些微泪光,没在浓重的阴影里。她眼睛里泛

“畜生、畜生!我怎死你,样让我恶心!”么生了你?我早该掐在你小时候就掐死你!跟你爸一

她越掐越紧,用力。越掐越

怕戚真眼睛里那种深沉的憎恨与恐惧。但他不戚严“害怕”这种情绪,害怕死亡,他害时候还拥有

明明戚真力道大到恐那么怖。瘦弱,那么柔软,爱平安双手跟钢筋铁骨一般,着他长大,一变了着他脖子的,掐安,可眼前的,自己活着就爱得要命。她曾经说过辈子平是为了保护好他,看

的。真是想杀死他

他做什么罪不可赦的事了吗

而已。躲在了柜子里他只是习惯性地

戚真不知里偷窥,在戚严长,戚真就不允许他在家里呆着了,而是让大了一些以后,再有客楼下看书道他会藏在柜子他去人上门时

看不见他。他能看到一些习子里,那里很安全,可有。他成,很难戒掉还是想躲在柜惯一旦养切,一切都

透过缝隙,戚严能看发凌乱,在男人的身下见女人嘴里叼着一束玫瑰花,双眼迷离,头忘情地呻吟。

,身上是晶莹的汗水,脸上是情欲的红潮。她那么快

票塞在红钞死要活的?哥哥疼不,说疼你?:“除了我,她胸罩里,吻吻她的脸还能让你叫得要一沓男人满足后,

戚真笑着赶他快走。

婆,“给我当小老以后我养你。”男人又说:

戚真笑骂一声,道:“快滚。”

静下来。赶走了他,卧室里安

戚真独自坐了一会那火苗点燃了一根香烟又用打火机烧中一张,掉其,把钞票数了,

倚靠在床头,静静地抽着。

那么狼狈,又那么脆弱。她的口红花了,头发乱了,她眼角蓦地掉出,模样一滴眼泪,她抬手抹去白色的烟雾在空气中缭绕、腾升

保护的。戚严在那一瞬她是需要间坚定了这件事。

抽了半根烟,戚真就碾灭在水晶烟灰缸的味道。中,起身打开窗户,散着房间里淫靡

楼下有人在鸣笛

个男人户开了,就把手伸进在楼下抽烟,车中,按了按方远地跟戚真调情向盘的喇叭,看见戚真家里的窗刚刚光顾她的那

身去了浴室。戚真没搭理他,转

机从是她的习惯。得益于她的习惯,戚严可以趁柜子里出每次过后都要洗澡,这来。

可他身体还有一的欲望。望没能发泄种欲——施暴

法疏解地转了两圈,柜子,在客厅里无他离开落里的木凳子,飞似抄起角下了楼。的跑

他那种施暴的猛地爆发出来。车旁边男人的那一刻欲望,在看到

情绪,只是手段不人发泄出钢琴的漂美妙,它所有的向那个男人的时候,亮的手,拿起凳子砸他有着用来弹施暴原同而已。都可以让来跟音乐一样他第一次知道

液在沸腾,脉跳动搏在

根领带怎么捆过松散的欲腕,那,男人就闷头倒的领带,想到这股施暴越强烈。地上一凳子砸上去戚真的手望就越来。戚严拽起他

人脸上揍。他一拳一拳往

的惨叫,喜欢奄奄一息他喜欢那夺目喜欢无能的求饶…的鲜血

戚严喘的语道:“再敢碰她,我调却冰冷平静,他警告就打死你。”着粗气,可说话

…”清楚。沉,“不敢了……不敢…字都吐不男人被打得意识昏

,转电话,然后把手机丢头上了楼到他身上戚严将男人塞进后车座,拨通他老婆的

澡出来。回到家,戚真已经洗了

她擦着头发,让戚严关上门,然后去弹首钢琴曲给她听。

身的火气鲜艳迷人的戚真。年少,打架过后,他当年那么看见一袭红裙的戚真,没有褪干净,就

什么东西在燃烧、牢抱住她。他感觉到沸腾,趁着一腔热血,他上前牢

摸他,问:“怎的脑袋以为他是在撒娇,摸戚真被吓了么了?”一跳,但只

戚真的脸颊上戚严闭男人对待戚真一样。上眼,痴魔地亲吻在,像刚才那个

他说:“别,我是你的男人。来疼你。戚真,让他已经是男人了们再碰你了,以后让我

他的。不会拒绝她是

因为这是命中注定,戚严这么坚,永着,戚真离不开他舍不得离开他。信着,他跟戚真被血缘缚

了。可他错

选择拼尽全力掐住了他,想让他死

真恶狠狠地喊着“听见你喘气!”,我都觉得恶心。”,“去死!去死

事,可此时换了柔弱,他竟没有一抗。丝力气反的戚真掐着他他才将一个身强省人就在前一刻,体壮的中年男人打得不

他任她掐着,然后在窒息中昏死过去

严以为自己会死的,可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醒了过

地发不出痛让他短暂脖子上声音,他睁开眼,视四周,终于看见了戚真。的疼迷茫地环

她躺在床,躺在玫瑰花瓣零落的床上。穿着一袭红裙上。

腕上恐怖的伤流了一地口,切开那么深,血

着身体,爬过去喊了她一声。戚严有些惶恐,晃悠

白了,没有回应。戚真脸已经

笃定了一死了在那一刻竟然没有—死亡是美丽的。戚真,那么他们就会,如果刚才他也死害怕,反永远在一起。件事

大的力气惜戚真没有那么子。,没能亲手扼杀她的

一会儿她的手臂下,让戚真地躺在戚真的身边。不安稳地睛。,他又小心翼翼地钻进搂着他,然后上了眼严爬上床,静悄悄

他也要死在这里。

好了。就好了。这样就这样

没过多久,就在在那道光束中走进来一雪白刺目的光,界里这一片山的身影个高大如红与黑交织,忽然就投进来一道死亡世

“不好了!快,快!有有个孩子!”人割腕自杀!还

那张端正的脸。急切睁开眼,就看到男人糊糊将戚严唤醒,声音清朗他迷迷

的鼻息,来搭把手,把这女认道:“孩子还是清醒的。进来,用手探了探他简良靠过的先送医院……”

后一把抱起了戚真。良显然有做急救处理,只是用毛巾简单些手忙脚乱,他不太会压迫住腕部的伤口,然

死死地慌失措,扯住简良的警服,,不肯放手,“不要碰她。戚严惊

简良以为这把你妈妈救回来,回:“别担心,我是警察,我能帮你身边。笑容,试图到你孩子被吓傻了,匆匆给稳住他的情绪,说他一个安心

“……

除了戚真,他没何一个人,当然也信不过眼前有相信过任这个素未谋面的警察。

简良不得不空出一只乖孩子。”说:手来,拍拍戚严的头,

真也常这样抚拍他的头。戚严以前候,戚惊的时

开了力道。慢慢地,他的手松

小孩。”不敢再耽说:“你照顾这的同事进来,搁,对同事这时简良将戚严抱住了。简良

曾经相信过一个警察

只此一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异兽迷城钢铁森林崩坏生存指北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重生之江山为聘风流在乡村你丫上瘾了家有美媳乔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