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钢铁森林 > 第76章

第76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非偶然。他能记起来这一点绝

能从事卖淫活动,儿,让他们来想着回头跟治安大队的候,就猜测这女人可查一查,因此印象相对深刻。扫黄组通个气这个老同事在调查的时

个消息以后扫黄组接到这过。确实派人来调查

们来的签署正上房东租房时,并没有规的租赁合同,没有可是他警方就很难查到那女人的真实身份。合同,就搬走了,时候,那女人一连一张照片都没有。加

胞胎这一上摆着一张小孩的合关于双厅桌面看到客也只是在上门记点,房东时候,录水电表数字的影。

两个一模一样的小男孩合影里是

房东和邻居的没有一面之词。证据,信息来源仅仅是任何实质性

最终,扫黄组只能不了了之。

着他们去和周瑾,如同拨云谜团等一直到现在,王彭泽将这个线索转述给江寒声解开。的疑惑都在这一刻见日,似乎从前所有可似乎又有更多的有了答案

五年间,关于戚严的家庭背景怀光连环杀永远是拼图上缺失的五年那一块碎片。在这二十距离人案已经过去二十

能明白整件事情的真,或许就周瑾隐隐有一相。只要把这块碎片补上种直觉,

要从什么地方着手查起呢?

了想,对王彭泽说:“等明天我再去分局一周瑾想趟,让他们查查出生证明。”

如果是双胞胎的话,调查范围应该不会太大。

没有符合犯罪侧写的。:“来之前我托人查了,王彭泽叹道

问:“那个女人租房江寒声沉默半晌,址,有么?”的地

王彭泽:“有。”

寒声说始查。”子,就从母亲开:“查不到孩

……

音。酒店,浴室中传来水流的声

周瑾肩膀帮忙。连洗头也要江寒声上的伤还没拆线,不能洗澡,就

手池。江寒扯来花洒,用手试着水温。此刻,周瑾正弯声站在她身旁,着身体,将头低向

?”他撩了一些水水温可以吗到她头发上,低声问:

”了一在她发丝间穿梭、轻揉声,闭上“恩江寒声修长的手指,感受着

,提出疑问:“找那想到江寒声问起那她垂着头,用么?王老师不个房东有一直没查吗?”是说当初扫黄队的人的真到那个瑾以为他是要个女人的租房地址,周实身份再去找房东

去找一找活动在那皮条客寒声回答找房东,我。”片区域的:“不

豁然明白了“哦!”周瑾

免同行冲突,其实各般互不干涉。各的地盘,一“红灯区”,为了隐藏在城市中的

被谁抢走的。她不需要中介,这一,即便知道自己的生意是涉嫌卖片儿的皮条客也既然那女人能很快

许就能问到些什么。能逮到一个皮条客,或如果周瑾

这个点太晚了酒店,我一个人去那边想通这条调查的路子,周瑾有点巡逻。,明天吃完晚饭,你回得意地巡逻我在行。不过今天说:“这个

验丰富。什么k别的方面,周瑾还不tv、夜总会出这里到底有没有情色交易。,让她去里面逛上一黄盯梢,她可是经敢说,要说起圈,她就能嗅

“……”

江寒声轻轻叹了一口气

一个人去好全,就敢独自,明明肩膀上的伤还没那边巡逻。一说到查案子,周瑾真是有使不完的精力

怎么了?”叹气,纳闷道:“周瑾听他

去了,谁来保护我?”救国,问:“你定曲线江寒声决

周瑾有点哭笑不的?”得:“……你认真

按住她开她的视线,脸不认真的。的后颈处,避声的表情,江寒声轻她侧头想看江寒、心不跳地说:“

在她头上搓发泡沫。周瑾很快老实下来,任

说:“起?”那不然,你还是跟我

“好。”

上的水珠。,最后一步是用毛等洗完头发,江寒声再细帮她吹轻擦拭着周瑾耳廓巾轻

瑾缩起脖子声继续。,躲开毛巾,没让。”周江寒“痒

里江寒声的视线,周瑾,用手胡乱搓着出一口气。对上镜干干爽爽的短发她站起眼一弯,说:“谢谢啦。”,舒服地呼

距离一下变得非常近寒声高大的身,几乎贴在一起周瑾转身,突如其来的压迫感影覆压下来,两个人的让她往后一退,

他袖口挽着,两条手臂,将周瑾困在怀中。修长匀称,按在洗手台上

“怎、怎么了?”

太近了。

烫。发起周瑾脸上莫名

他漆黑的眼、薄红离看的唇,黑色的浴袍让吻,就连最亲密的事都白皙。过了,可现在近距更加他的脸看上去她跟江寒声别说亲

点点加速。周瑾心跳在一

难以抵抗的魅力。皮相,放在江寒上也是他不起眼的优他的温柔,他的聪明,往往这么好一副的之一。才是最令人心折、又她知道即便是

她想要吻他。

想什么念头一冒出来,都有些惊讶,连周瑾自己面前,江寒声微“你又在鬼迷心窍地乱周,微一侧脸颊”这句话还在脑海里没盘旋一

上眼,说:“不够,我还想要一个吻。”他好整以暇地闭

真是不谋而合得刚刚好。

吻上江寒声的脸。住他的肩膀,本能地周瑾想也没想,搂

总是无限地接近情暧昧,那欲,可现在又不一样只允许表达一种情绪—这个吻那浅,浅到唇舌缠绵时,前两个人

纯粹的爱意。

月牙。弯得着他的眼睛雪亮,弯仅一个吻后,周瑾就撤开距离,看

她开玩头。”卡,下次还找你洗谢谢江老师,我想办张笑道:“

了。他俯身抱住周她的头发。不住瑾,闭眼,吻了吻江寒声忍

欢迎再来光顾。

……

下城区四转。次日晚,周瑾租了一辆着江寒声在车,

黑,怀光市已经天色越来越爽,拂庞,拂过她的发梢过周瑾的脸过了闷热的季节,夜里的风清清爽

车速很慢,副驾上,江寒声一贯地安静沉默,车厢里有一点声音。

好像很久没做过街面巡周瑾逻了。思绪有些飘忽,想到自

层派出所,她负责在辖昼夜颠倒的疲累,没有多值得深刻记忆,除了无休止的工作和的事情。区里巡逻防控以前

反倒是再往前,很多年、很多年以前,历。似“巡逻”的经书的时候,也有过类京州警大念她记得在

的基层派出所工毕业了间都没有。两个人别说约蒋诚忙得不可开交,毕业后,蒋诚去京州会,就连打个电话的时作,比她大三届,早早就

起值勤。蒋诚经常在夜间山越海地跑来陪他一巡逻,周瑾一有空闲,就翻

周瑾也不会打扰他太给他同事捎带一份。诚负责巡逻的路段上车,给他这当然不符合规定,时间,就从带一份夜宵,也

十多分钟的约会时间车,这才换来她跟蒋他同,然后很有事每次捏着鼻子乱酸蒋诚一顿地下眼力

有那么大的精力不知道自己怎么回想起来,周瑾也这种日子持续了两年才结束,现在

诚,蒋诚就拼了命地去工作。她拼了命地去爱蒋

再受任何人的恩后,藏着他对未自己的能力好来的渴望好地活下去,不用再寄蒋诚拼——他很想靠等年龄再大一些,周瑾开始渐渐明白命的背人篱下,也不用

他骄傲,笔地记着。笔一要强,连亏欠周账他都一

很多很多的钱,可警察的工作根本无法满足此他需要钱,他的渴求。

因吗?甚至不惜开枪杀藏锋”?这是他与贺武害姚卫海和“、戚严那帮人为伍的原

她不相信

像是为了安慰己而找得借口的不相信更然而在证据面前,

“周瑾?”

,下意识踩擦出刺耳的周瑾一回神了刹车,车胎与地面摩锐响。

样?”江寒声,“你怎么紧去看副驾驶位置上的周瑾握住方向盘,赶

寒声有些意外,道:到你了?“是不是我吓

下,懊恼疚,走神了。”头往方向盘上磕了一涌满愧道:“对不起啊,我刚周瑾内心

拍她的背,来开。淡笑道“换我江寒声拍

下去走走周瑾摇摇头:“别了吧。”。我们

“好。”江寒声道:

佛回停靠在路瞟,仿么,她将车开回去,想起什处乱的期间,眼睛还在四周瑾刚刚走神

,有卖小吃的;两侧店的条纹转灯。招牌,不远处,彩斑斓的霓着各式各样的也不算热闹的长街小摊,有卖玩具的上挂着五眼望过去,间发廊,门口竖着红蓝街边零星摆,一处有一条不算冷清还有一

各式各样的玩具,车氢气球。上立着架子,上面挂满一个小车摊前,车头上还系着江寒声停在卡通形状

用长条气老爷爷,正摊主是个面容和蔼拧一个小狗出来。

种地方一站江寒声长得俊美非凡,着实显得有火的意味,尤其清冷,多少些格格不入。装,往这有点不食是一身西人间烟,性格又偏

球小狗看得过于认真可他看摊主拧气

不要买一个周瑾觉得有?”点好笑,怂恿他:“要

:“好。”江寒声竟然没有拒绝,坦诚道

说:“这个就好。”颜色,江寒声指要什么半的“小狗”,中拧了一着摊主手周瑾付过钱,又问他

自己买?”摊主一边笑一边说:“这是给家里孩子买,还是给你

江寒声:“…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周瑾。

周瑾买瓶水。上有点红,匆匆说道:“我看见那边有个超市,我去手抵着唇咳了咳,脸

江寒声说:“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异兽迷城钢铁森林崩坏生存指北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重生之江山为聘风流在乡村你丫上瘾了家有美媳乔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