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钢铁森林 > 第64章

第64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蒋诚随人走进码头的仓库。

一进门,枪口忽然上蒋的额角。声无息地抵

!”“诚哥

蒋诚的手下迅速拔枪。

一麻,面上却澜不惊。蔓延,蒋诚头皮麻了一股恶寒瞬间在发丝间

低声命令“放下枪。”蒋

,每人手里都持着漆个人,衣着利落轻便,全是生面孔仓库里大约十七八黑的枪械。

他们有的坐,有的站。

投射过来鹰隼似的目光了一下来,坐着的人皆抬蒋诚一进手中的枪;站着的人,眼,没在意,低头继续擦拭着

着一场汹涌的空气轻微沉凝风暴。,在风平浪静之下,好像酝酿

、全副武装的嗅觉极其敏锐,目的形态体格中看光一扫,就从他们过专业训练蒋诚对危险的杀手。出这是一队经

名字?”身后的声音“叫什么响起,有些傲慢。

“蒋诚。”

听贺老板说,你以前做过警察?”

“是。”他回答:

“贺老板派你过来之前讨厌警察?”,有没有告诉你,我最

毫无预兆的“砰砰音刚他话”两声!落,枪口上抬,

消音器后的枪声沉闷、压抑,淡带了白的硝烟袅袅。

躲闪那点聒噪的枪声。眼,微微一偏头,仅闭上,蒋诚没有千钧一发之际,仿佛比起子弹,他更讨厌

悍然,冷声道:诚再睁开眼时,满目们就是朋友了。那我等蒋

腰上的枪套中。那人“噗嗤”笑出来一转,手里,枪似收回具般在他

他就被吓兄弟赖三,我还没开枪,。”那人说,“想当初他那个表得当场尿裤下总算出了个有了那股骚味儿,哈哈——”“七叔,贺老板手底胆识的货色我都忘不子了,到现在

群人跟着发出低低的哄笑。

男人穿着灰色汗衫,了一顶草帽子,正坐在一块小棋。那个被敬作“七叔”的方桌前下象黑长裤,头上戴

他没看蒋诚,抬手又将了一步,彻底将死对面

我不是陪他下棋的年轻人认输道:“七叔,输。”对手,我认

一抬,平静你还是太年轻了。”地望向蒋诚。去,松弛阿峰,的薄眼皮阿峰下七叔坦然一笑,让

他问:“会下棋吗?”

:“会。诚说

他住在栀子巷的时候,常常陪周松岳下象棋

:“让他过来吧。”七叔命令道

好棋盘,七叔让蒋方先手。诚红

走棋也有一股匪劲儿蒋诚,性格使然,不畏不惧

“为什么不做警察佛不经意地问道:七叔神色淡淡的,仿了?”

挡了别人升迁的路,被设计了。”

“哦

又在证据袋出警队里塞了一包白粉诬陷诚也就解释:“一开始的时候,,还让我白白蹲了房。”两年,不光把我踢备追问到底,蒋他似乎准我嫖娼,接受调的牢

七叔哂笑道:“这么说,你是被逼上梁的?”

富贵而已。”“不过求个

得你,最后查出来了吗?”七叔说:“那……谁整

掉他两根手指,“一早就知道。出狱以后,贺老板把人绑到。”留了他一命我面前,我亲手

他。”“你该杀了

多。”个交情就多一条要有容人的气量——”说得上话“有时靠枪,还死人有用得蒋诚说,“我替贺老板,不单单要路,想在黑白两道都做生意,多一候,活人比生财的门

蒋诚将“兵”推过河,再问:“七叔,你说呢

得申辩。这句话听进七叔,倒像是他在为自己从的耳朵里前的警察身份做出

的,七叔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笑眯眯

种在枪林弹雨里蹚惯了交给他一把手枪我们这,他反手扣在棋叔抬起手,一侧的阿峰,“不过,要是不见点盘上吠的狗?的狼,还是一条只会是一头能厮杀正缺你这样的人。”七的,脾气大了些,手下血,我们怎么知道你

我做什么?蒋诚:“七叔想吩

过来,用枪指着蒋诚的人走把枪上。出一张照片,搁在那调了调手指,紧接着从口袋里拿,那一开始七叔

轻微捏紧了一下诚拿起来看了眼,手指

显得晦暗照片上的人制服,镜片下的眼睛略正装,正是姚卫海。

……

“是陷阱。”

江寒声双手杵在桌苍白而清隽。面上,脸

港码头的收网…”我们得到可靠的线报…谭史明百思不解,问:得是金行动?

史明解释,说:平和的语气跟谭事情已经到了紧急的不是戚严。”关头,江寒声尽量用“五年前死得那个

江寒声在怀疑现场有第五个人存在后,马上联系了当年给严验尸的法医

戚严头骨上有没有遭江寒声问钝器击打形成得伤口

印象深以即便不翻,参与过此案尸检记录8·17”的人几乎都案情重大因为“出了回答——没有。,法医也肯定地给刻,所

头上没有任何除了眉心的那道枪伤,“戚严”伤口。

伤过戚严。,他曾因一时愤怒打然而江寒声清楚地记得

是他的那块怀表。个佐证,就除此之外,还有一

能折磨得戚严见到那且乐此不疲。表以后,就找块怀江寒声发疯的方法,到了

,跟江寒声“商量个女孩子,才地亲吻过怀表里的照片当着江寒声上的细链,痴迷的面,戚严衔着怀表”怎么杀死那的艺术。是最极致

一的宣泄口,所以是他被警察围追堵那块怀表是戚带。的战利品,一个月后严此行最大他一直随身携

也没有找到江寒声遗失理现场,掘地三尺,怀表然而在江寒声亲手指挥行动组,姚卫海击毙戚严以后

它不在戚严身上

那个被准确来江寒声击毙的人身上。说,怀表不在

证着同一件——五份餐盒、消失遗落的怀表,三处疑点都在印的伤痕、

可能是他没有见人不过的“第五人”……当初江寒声亲手杀死的是戚严,很有

是戚严的孪生兄弟?还替身?

仿作无论是什么,他将发生案,就是极大的错误。在宁远、金港和海州的连环杀人案定性为模

定有他8·17参与。”江寒声说:“戚严在‘这次交易一话语权,如果他没’犯罪组织中有很高的有死,今天

特警向,在收网行动中警对方是戚严,一个犯下匪交火门杀害两名“8·1在他们预料之内;可是毒枭果敌人仅仅警方示威的亡命7”劫枪大案,专之徒。

的一枪之仇?还是戚严故意放出的上钩,以图报复当年次究竟是真正的交易,诱饵,为了引警方那么这

确定了。一时间连谭史明也不能

离交易分,距时间还有二十分钟。时间是晚七点十

断与权衡。,必须在短时间内做出判谭史明面色一

先是联络了盯梢的员,问:“贺武出发了没有?”

,他还在瑞祥大酒店没有吃饭。”对方回答:“

谭史明越想越不妙,握起身推门而出。紧手机,

是关系到‘8·17周瑾就’……”行动是在门道:“师父外等候,跟了几步,喊,这次

话,转身走向临时指谭史明回身一推挥中心,让她站住,没说一句

周瑾如同迎头被浇了一桶冷水,愣在原地。

人都有资格进到专案组,只有她被像五年前一样,眼睁睁看着除了排除在外,,什么也做不了。

案组没有走漏半点风声。人员,专相关整个收网行动,除了

找不到人,确认第五个人存以后,立即去找寒声方才从谭史明口姚卫海汇报情况,中问出了这次行

码头了。而姚卫海早已经亲自带队前往金港

临时指挥中心。

技术员调好频道,迅姚卫海。速联系上谭史明令

话,姚卫海刚刚回应了一句声音就被淹没在一阵嘈刺耳的杂音之下。

么回事?”谭史明大惊:“怎

慌乱!”技术,明显有些员紧急排查原因,道:“信号被切断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异兽迷城钢铁森林崩坏生存指北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重生之江山为聘风流在乡村你丫上瘾了家有美媳乔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