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钢铁森林 > 第43章

第43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存在严事,重违纪现象,仅全组通于周瑾在审讯过程中疑似手段不当一出了最终结果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关报批评。审查给

周瑾还没睡醒。接到谭史明电话时,

动不动就酸软得要命不间断地工作,还都懒了。,连精神头一直高强度、从前慢慢渗出来,没觉得有什么,这的疲倦仿佛从骨头缝里一松懈下来,积累

从被子里钻出来头来,周瑾这天睡到快中午,精神恹恹地去的电话。接谭史明

午就来重案组报到。审查结果,通知周瑾下他简单说了

的?”间清醒周瑾一听,瞬上坐起来,“真,猛地从床

江寒声正的,貌似听到开她醒了,笑眼亮亮好从浴室出来,看的事。

重案组的接待室。

,继续问周瑾:“男人跟你在一起坐着的谭史明抬头看了一眼沙发上江教授?”

周瑾:“在。”

“让他接个电话。

朝江寒声的方向递过去手机,小声说:“我师父找你。”周瑾有些疑惑,

“谭队,我是江寒声声:他应了一江寒声眉挑了挑,过来,。”

有应答。头一直安静,迟迟没

?”江寒声:“喂

腔圆、浑厚有力的怒“——小狗崽子,敢挂我电话了你!得江寒声眼声气正能耐啊,传出来一皮一跳。”从听筒里吼,冲

也从没像训为就连二楚,表情有些惊诧,因周瑾将孙子似的训过他。江寒声的父亲,这声吼听得一清

了声:“老师。”江寒声抿唇,闭了闭眼睛,半晌才无奈地

“现在知道喊老师了。”

坐在重案组办公人正是王彭泽室的这

外精神。他头发已经灰白不苟地捋向脑后,着发胶,一丝因此显得格但抹

一股鲜谭史明的见的不世故。相较于海的沉稳,王厉,姚卫彭泽身上倒有

。咬在嘴里的烟是自己里一坐,架,不见卷得人往那没有什么大排场,就咬着他抽。起二郎腿,

他就嘿嘿笑两声,拒绝道:“戒着了,他点上烟,我就闻闻味。”有人要来给

谁敢想这么一个老头居然是省厅犯罪研究室的主任。

问:“您怎么来了?”江寒声得知自己的老师就在重案组办公室,

王彭泽正了。”经道,。”该见一见这孩吧,我“……带上周瑾“有正事,见面再说

声看了眼床,答应:“好。”上的周瑾江寒

赶紧问:“?”老师,王主任是你等他扣下电话,周瑾

来海州了,正好想见江寒声点点头,“他见你。”

张起来,问:“那,那周瑾一下我要准备什么吗?”

多。这一关,不过听江寒声和王彭泽的对话,周系要亲近很母撮合他们两个人的婚事是父声和他父亲个关系很亲近,比江寒的关周瑾倒没怕过长辈瑾直觉他们两

王彭泽听得出,江寒声很敬重

人很好。”寒声看身边,说:“不走过去坐在她的用,老出她紧张,心情倒愉悦,

:“我听见,小狗崽子?的安抚周瑾不太相信他他骂你

姑且当作一种昵称。”江寒声解释:“……

本正经的脸,说起这种话来,便格外有趣他长了张一

思。周瑾直乐,笑得江寒声更不好意

“不要笑了,好他说:不好?”

搂住他的肩,往他笑,小狗眉,她,不小声揶揄他,见帮我多说几句好话。”到你老师,拜托不笑脸颊上崽子——”周瑾亲了一口,“见江寒声一挑

牙洗脸。停留,跳下床去刷她自然没想太多也没多

慢慢笑了起来骨,在脸颊的湿润他屈起个人怔着只留江寒声一处摩挲片刻,

……

周瑾下午去重案组报到。

定是有新的案子,周瑾以为跟“8·17”有关,见到问了问这人出去了一大半,一般件事谭史明,首先办公室的这种情况,肯

8·17想你谭史明说:“是其他案子,命案。‘直接参与行动。”过姚局’还在等进展,姚局全了意见,还是权负责,我也不好多问,不

三,我没有犯过错,周瑾说:“审赖难道还不能证明……

逞私欲的地方,你还要的考虑。再责。”“周瑾,姚局有姚局对你的本职工作负查,这里不是让你还有其他案子要说了,重案组

,让周瑾既委屈又愧疚,“所以我就谭史明的责问只能等?”

说:“你只能做你该做得谭史明事。”

“……”

周瑾知道,谭史明教训理。得不无道

做警察在眼前,职,哪怕再也不她甚至想过,哪怕停“8·17”一案摆查下去。,她也要继续

拔她,重视她,还把案件的真相。毕生的刑侦经验倾囊相授,可不仅仅是但是,谭史明提一件

感情上的倾斜,她控制不了。

破坏行动,更担心原因,担心她感情用事她的安全。这或许也是姚卫海不17”一案的她直接参与“8·

“我明白了。”

,迅速调周瑾深吸几口子?我去跟,现在就下现场。”整心情,问:“什么案

怨、愿意接受仰下巴,一副任劳明看她挺直腰杆,微任何安排的样子谭史,不禁笑了:“我也没算白教你

惑:“怎么?周瑾对他的回答表示疑

实这起案件,与近两个发生在金港、宁远的三“荔阳,证月以来罪标记。的犯同时接到报警。经过对相同,派出所和重案组丽水小区发生一起命案案有关,四起案件具有史明起身,跟她说:区兰井街道的案发现场的初步勘察起凶

头,很快反应过来周瑾皱起眉:“连环杀人案?”

谭史明点了点道姓,要你参与调查。泽主任从省厅下来。他指名,就是来问这件案子的:“王彭

我?”“为什么

问问了,他正好他。”谭史明:“这个就在会议室,你可以直接不清楚

周瑾:“……”

一时半会儿的,她还真不敢。

,他正仰在椅子找到他时寒声会议室,江王彭泽就在重案组的呼呼打盹。

眼,看见来得人是江寒声,笑一下睁开:“喔,大名鼎鼎的江教授,久仰久仰。”听到动静,王彭泽

手。他站起来,“殷勤”地握住江寒声的

“返老还童”。人已经很久没拜个福,师生二少年老三节两寿时跟王彭泽江寒声离开省厅后,就”,一个是,一个是“还是老样见过面了。但一见面,

以继续睡。”正经事的话,您可江寒声从容地抽回手,:“没什么

始头疼了,能睡王彭泽一下又,扶额叹道:“一想到你,我就开坐回椅子里去得着么?”

声:“刚才还噜。”在打呼江寒

“还问罪快猫成警队的明星了。不是为了你?”王彭,“我让你害,过日子,你够厉这儿猫着,好好泽扬了扬眉毛,兴师

“……”。”好好过日子顿了片刻,江,可他们不肯放过我声认真且严肃地:“老师,我很

王彭泽一下然。

电话。王彭泽收到江寒声的三天前

遇事一贯处变不虽然也有年轻气盛的他这个学生,惊。时候,但

过来,王彭泽然而那天江寒声打电却很快听出他的惊慌失措。

了周川把怀表放在的墓“怀表。”江寒声压低声线,说,“……老师,碑前。”

当时王彭泽一听,马上精神抖擞。

跟江寒声同在犯罪表。人,大都知道研究室工作过的戴着一块怀他胸口常佩凡是

怀表是老古董,在当下不算格外引人注目潮物件,因此

个。什么年同事问他,都代了,怎么还随身带这

解释。寒声就笑笑,从不

非凡。江寒声很珍惜那块怀表对他而言,不过表的意义他看得出,想必怀王彭泽也不清楚原因,

不过它最终遗失了。

遗失在最不该遗失的地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异兽迷城钢铁森林崩坏生存指北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重生之江山为聘风流在乡村你丫上瘾了家有美媳乔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