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书吧

字:
关灯 护眼
看看书吧 > 钢铁森林 > 第38章

第38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江寒责开车,按照严斌给得声负就到了一家火锅店。路线,不到二十分钟

典风格,菜、酒水免费提供,因此生意很红火还在试营业期间,青店面装修偏古

下来的光线。里人声大堂,白腾腾的热气模糊了天沸,几乎坐满了人花板投射

厢。服务员掀地喊严斌经理了门帘进来,恭恭敬敬。严斌一间比较安静的包了三扎啤酒。严斌带他们去了角落做主点上菜,最后又要

喝酒。”“两扎就够了,他不周瑾说:

还是不想跟寒声身上,问:“是不喝酒,眼皮,终于将目光挪到一直沉默的我喝酒?”严斌一抬

江寒声说:“我开车。”

道,喝白的小五陪我喝。想啊。”斌煞,又看向周瑾,笑有介事地点不想“好?”

啤酒就行。周瑾:“算了,

酒。”“两扎啤

严斌哥这地方还成吗?”替周瑾拆了整套餐具问她:“怎么样,三交代完酒水,服务员离开包厢。,询他伸手

点正经事。”周瑾:“你终于能干

声,““小看我?”我虽然不爱学习,但脑子好歹不笨。”严斌啧了一

这次不能半途而废了。周瑾:“那就好好干,

我了?以前我深藏不露,抛弃我,为学渣,谁想你是州警大。”“现在轮到你来教训咱们俩是革命战友她谆谆地嘱咐,严斌轻哼一声,说:,同下考去京还以为

怪我抛弃你?”习班,你不去周瑾:,天天追着小姑娘后头跑,现在“……我拉上补

:“不怪你,亮。”姑娘漂怪补习班严斌的老师长得没有小

耀起来自己当时他哈哈大笑,跟她炫怎么追女生的。

是跟女谎说他到同学家学习,其实她撒帮忙打掩护,教瑾还埋怨,那时候朋友出去约会。严斌天天让她

严斌:“后来不就被发现了么?我妈拿着扫帚把我从巷口打到巷尾。”

眉:“是谎,也拎着我揍。”啊,我爸知道我还帮你周瑾挑

不也没打着你一下么护着你不一样,有周川,他替你挨?我就没人心疼了严斌:“你,女朋友转头跟分手。”打,到最后周叔

碎发往耳后一别时候失恋了,跑来找我起来:“我还记得你那成——”哭,从小到大,我第一次见你哭周瑾将烦心的,冲他笑

对上江她手肘被轻微碰了一下,不禁顿了顿,转头寒声的眼

“抱歉。他说:

……

不远不近,江寒同坐在一不知怎么,周瑾隐隐感受到某种近乎尖锐的压迫感声的表情依旧平静,可,彼此的距离侧的小沙发上她跟江寒

。”“没关系

上来。奇怪,但又说她语气匆匆,心头有些

他漆黑还有几处淡淡的红痕。的头发,毫无波澜周瑾目光一飘,瞥见的侧脸,侧颈上

周瑾起初还奇怪这是什么个了不得的结论。,等她细想,就立刻想到一

咳起来。她没忍住,猛地

严斌:“怎么了?”

红耳赤,完周瑾捂着嘴哪个晚上巴摇头,咳得面干得好事。全不记得这是

停了瑾才想起还有最重要的事没有说。一会,周

“还没跟你正式介绍,这是江寒声。”

,你当爷嘛。”严3在2“认识,以前住号的小少斌笑,“听小五说老师?”

“是。”江寒声:

“哪个学校?严斌:

科大。”

同凡。小五,你走了什么就是小上人家?”教授,“小少爷呢?”严斌笑得更促少爷啊,非“哦,还大学大运,高攀

周瑾轻知道严斌从子,说话没有分寸,小就是这副狗样的语气有微皱起眉,听着严斌其实大都没有恶意。些不对劲,不过她

很好。”是高攀。周瑾她正想回答,寒声安静地开口:一旁江“不

头发:“真没看出来起身,调笑似的探斌咧开嘴,半站丫头有什么魅力?”,你个臭手过去,搓乱周瑾的

江寒声忽然收紧了手掌。

斌的手,大的人了,还手贱?!气道:“多周瑾火速拨开严

他们打了个招瑾看了眼屏幕,电话。”呼:“我去接个反击,被突如的手机铃声打断。周是一串熟悉的电话号码。她扬扬眉,她正要其来

安静下来。餐桌上,火锅汤一离开,包厢里骤然底在渐渐沸腾周瑾

严斌收敛才轻松的笑容。起刚

,正点火的时候,他问?”后一仰,叼他往上一根烟江寒声:“介意

冷道:“介江寒声脸上看不出情绪意。,冰

口气,说,“你无忌惮地点上烟,“介意就好。”严斌肆记得我吧?”朝江寒声的方向喷吐一

有回答。江寒声没

是那么讨厌。”斌说:“好多年没见了,不过我现在看你还

任何强有力的理由,当初就因为蒋诚说过有病”,越不严斌越看江寒声小孩子的讨厌一向不需一句“他顺眼。

屑得跟他计较,但严斌小时候更混蛋,自问没那个气做过很多不上道的事量,因此蒋诚不

对他,严斌也没有太深格的其实想想,江的愧疚。地方。不过现在再面有什么太出寒声没

的丈夫。因为他做了周

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有什可对方是江寒福。选择是个陌生人,他不会觉得么,还会真挚地献上祝如果周瑾最终的声,严斌心底总

诡异的巧合。

你一眼,结果不看。当年跟个变态一样天天跟踪周瑾,她看都话说得真好,会咬人的狗不叫婚了……”“有现在居然跟你结

斌向前倾身,紧盯着江什么跟她在一起?为喜欢,还是因为不寒声,再问:“你为甘心?”

人,就会变得格外在风顺水,碰见个路顺一直没追到手像江寒声这种人,的女习惯喜欢的东西唾手可得,一斌见得多了,从小就意。

这是爱么?并不见得

周瑾的严斌眼中,真正爱过有蒋诚。

江寒声微微笑了笑。

严斌拧眉,“你笑什么?”

我没有,无聊幼稚的挑衅对用处。”,你我不是小孩子了“严斌

锐利。他依然保持着微笑,可近乎阴鸷的,隐隐藏有目光瞬间变了

烟灰缸直直江寒声抬手,将手冲过来,呼地一声砸在严斌下意识想接,可他的肋骨下。侧的烟灰缸推向严斌。

严斌表情痛苦起来,声,“你他妈……”眉头紧锁,看向江寒

他冷声,我很介意。”道:“我说过

严斌愣了愣,下意识生出一些胆怯

他忽然记起当年江—黑白分明,除了不多余的情绪。看向他的那双眼睛—合年龄没有的冷漠,任何

在江寒声的目光中,可怜兮兮的废物。仿佛他严斌才是那个受人欺负、

“……”

烟灰缸拿起放好,狠狠一口气上不来,将摁熄了烟头严斌憋着火,

江寒声说:“谢谢。”

端上来。不一会儿,服务员先将两扎啤酒

严斌仰头大灌好几诚。”,灭了灭肝火,然眼里,你比不上:“在我后说

:“你怎么看江寒声我,我并不在乎。”

说:“那周瑾呢?”严斌哼哼了一声,

……”

严斌说,“你在栀子巷过,你知不知道她喜欢的是谁?大了,家里就剩下不会考虑结婚的事。”“要不是她爸妈年纪,她她一个

“……”

声举了举杯,有种:“敬你一杯,好好珍严斌轻易得江寒惜。到了答案。他朝看戏的神情,说寒声的沉默不言,让

酒。回包厢,掀开门帘,正好见江寒声干净起玻璃杯,仰头一口喝那杯周瑾打完电话就

他的耳朵瞬间充血般红起来,语调还保答:“一定。”持着坚定,简短地回

严斌:“……”

,忙扶住江寒声的后是不能喝酒么?背,问:“你不瑾一惊

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招呼严斌忽然嗤笑下:“能喝!怎么不能着周瑾坐

他打着响指喊服务员过瓶白酒。来,又叫了一

他碰杯,他来者不拒。周瑾不知道江寒声在,但凡严斌什么劲儿

的酒精,顺着喉一路灼烧到胃仅仅是轻蹙着眉辛辣,他也杯接一杯地喝。

越不对劲。旁边,越看周瑾在他

酒不沾。第一哪有这样的并不算长,但知道她跟江寒声相处的时间就跟拼命似的,,滴次喝酒他从来都是有分寸的人

一手扣住他的酒杯。”忍不住,声道:“别喝了,回家,厉过了不久,周瑾实在

的胳膊。她起身,去扶江寒声

他喝啊。自不量力,能怪谁?”了,说起话来更加口早有不择言,“让些醉严斌

瞎说什么了?”他:“是不是你跟他睛很快冷下来,质问无所遁藏,周瑾眼严斌尖锐的敌意几乎

而已。”严斌耸耸肩:“我能说什么?说说以前的

么事?无非是蒋诚。以前还能有

,咬缓点了下头,你真行。”周瑾缓牙道:“严

又有酒劲严斌听她直呼自己他气不打一处来,大名,语气何止着,便再也压不住火的态度了。是生分,简直就是敌对

“我是为你好!周瑾,!”他骂道你他妈结得这是什么狗屁婚

他吗你爸妈放心,就便找个人嫁了?!态——!”子就是个变了解?你知不知道这小这可是一辈子的事!你“为了

你,所以才把他带来给,“我以你认识。”了解用吗?我还以为我为我了解蒋诚,有什么”周瑾手在隐隐发抖“我不了解他。

“……”严斌哑了哑,

没关系,你别来作践声跟这件事情,可以跟我说,江寒人!”周瑾:“为我好的话

“小五!严斌满脸通红,急吼:周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异兽迷城钢铁森林崩坏生存指北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重生之江山为聘风流在乡村你丫上瘾了家有美媳乔静